打开主菜单

北山小集 (四部叢刊本)/卷十六

卷十五 北山小集 卷十六
宋 程俱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景宋鈔本
卷十七

北山小集卷第十六

           信安程 俱

   雜著

    宣和御書賛

靈交結空祕瑛房也大有在上俯雲章也羲圗頡迹

寄明光也臣俱寳之澤莫長也行書如龍行天或㳺

或飛其馳不迫其靜不遲盖從容八法者猶嚴恭而

自度其超忽萬變者猶應物之神機乎草書

    宣和御𦘕賛

太虚混淪滋象之先無動而生萬彚出焉巍巍道尊

 實主張是芒乎芴乎無擇巨細是翾飛者與彼有筠

 如馬一毛如地一塵凡有形相寄此筆端造化之妙

 毋以盡觀

     鄧安惠公賛

 翼翼鄧公外粹中剛德人之容有藴若虚叩之則出

 如響發鍾有文不彪用之則冝温厚顯融白首事親

 洞洞屬屬如相肅雍移之事君牧丘之文終之恭

 然執法憲府謇謇不撓審克厥中有赫軍容禍亂之

 機見㣲納忠晚登廟堂泊無怨懷㳺心太公盖清而

 畏知仁而有勇和而不同不色不言不有其賢名莫

之從知人則哲帝鑒孔昭温良在躬老成日徂世不

之才機警䟽通愛而不見再拜遺像隱如岱嵩

    實相齋銘

觀身實相 如萝幻響 亦如虚空  有無邉際

無作無受 無去来今 無空不空 有願無願

生住異滅  一切皆無 如如此身  威儀差别

如是如是  皆如實知 萬境現前 如水鏡像

繁興用處 而常湛然 觀一切法  無不皆空

是為𮗜知  諸法實相 相即是空  空即是實

無能觀者  亦無了知 觀佛亦然 一相無相

      紹興已未北山老人寓止長夀五年矣

      春三月於寓舎之西為屋一間挾以二

      厦於是逰息焉名之曰實相齋而為之銘

     寂照軒銘

 寂如妙髙山安住而不動照如鑑止水不將亦不迎

 應物而不傷無取亦無受於中現色像而實無所有

 即此顧眄中是我無盡藏

     唐三隠賢賛

 余讀唐隠逸傳尤慕王績盧鴻張志和不為出處係

 累泛然若浮雲之卷舒使萬乗之尊可見可聞不可

得而臣世之戮人可望而不可攀也視夫假脩渾沌

以夸世洗箕山之耳以賣髙者不亦拘拘然乎

王績無功絳州龍門不喜拜揖簡放絶塵發名賢科

亷潔孝悌不樂居朝去為縣吏四海雲擾網羅在天

有田十六頃在河渚間結廬北渚著書東臯種𮮐釀

酒子光是交武德之𥘉待詔門下良醖可戀竟以疾

罷樂史善釀求爲樂丞史死遂去述酒作經刺史願

見荅曰奈何坐召君平託無心子機士見問笑而不

譍豫知終日自誌其墓卓哉先生

廬鴻顥然其先幽燕爰徙洛陽迺盧嵩山葯房荃壁

 金書玉歴明雲吸霞皎皎獨立見鴻草堂十志開元之𥘉備禮

 再聘確然自髙鈎深守靜五年丁巳帝詔曰鴻道極

 㤗一德循中庸禮有大倫義不可廢想翻然易節以

 副朕意先生至都謁見不拜宰相問狀曰忠信是頼

 禮之所薄何足見帝召升内殿命諫議大夫固拒得

 已浩然歸廬朝廷得失許以狀聞官營草堂寕極是

 名聚徒廣學至五百人帝欽素履沒有餘㤙

 志和子同婺州金華母萝楓生妙齡起家䇿干肅宗

 翰林待詔録事金吾坐貶南徼旋㑹赦還遂歸江湖

 鈞徒自号𤣥真著書太易十五篇探幽𧷤無其兄鶴

齡為築東都茨以生草椽棟不斵釣不設餌豹席㯶

屩縣令聾瞽不窺其德使浚渠執畚曽無忤色㛐織

布裘雖暑不釋徃來苕霅浮家泛宅太虚爲室明月

為燭四海諸公周逰共躅憲宗採歌圗索其容竟不

能致不知所終

    列仙圖賛凡二十八人

有形皆幻初無倪巨細未足相雄雌蚩蚩坐受幻物

欺不能與天同宻移𤣥黄二物知何為獨能長乆無

終期至人亦窺衆幻機奪取元化操鑪鎚留形遁數

乃一戲呼噏六子交娥羲偉兹二十八幻師燁如

 經星周四維𮪍箕降𭥦非有蘄出入六合唯所之黄

 妖位閏炎綱隳嗷嗷億萬沉塗泥翩然下墮哀黔㴝

 赤伏紹緒皇功巍雲臺累塊空刑儀索身滅迹歸無

 涯竺乾心印金襴衣語幻語法空無依承承卒付碧

 眼𫤘一華来東今萬支洪荒怪譎同一歸勿SKchar我言

 無町畦

     文殊維摩𦘕賛

 是妙𠮷祥七佛之師為大醫王法病是治五藴十二

 行即大揔持五濁海中得淨摩尼非取非捨不即不

 離化度無量十方四維而黙無言而寂無為是歡喜

 藏亦大闡提是無垢施惟金粟尊真俗無異人法何

 存於不二境示不二門三十二義諍論紛紜最後文

 殊無說無聞而我一黙是義方圓擬議之際電掣

 星奔

     題三界四禪天圖偈句

 如火宅喻三界無安是故衆生應求出要而此三界

 亦如空華分别說三實無所有我觀如來不可思議

 出入三界如㳺觀園而常湛然處菩提座應知亦有

 上上根人不歴堦梯徑超佛地四𩀱八軰如焦榖牙

 十地四禪如隔羅縠凡此世界能忍衆生若見若聞

應知希有思地獄苦發菩提心如救頭然勿放逸

諸𢙣莫作衆善奉行是雖常談是佛敎誨

      紹興八年北山程俱長壽寓舍讀藏經

      畢於解夏日編次圖仍題偈句

     圓照大通二本襌師真賛

圓照道廣 海㴠波𣻌 於無中作 示四無量

大通道峻  壁立千仞 轉大法輪 而常清淨

     妙湛睿老真賛

黄蘖妙湛禪師睿公童子出家已有衝天之志早年

悟道遂開選佛之場法誦傳衣孤峯頂目視雲漢慧

林敷座㣲塵裏轉大法輪喧靜一如𢇁毫不立入㕓

垂手端能於異𩔖中行破闇傳燈肯使向瞎驢邉滅

名乆喧於四海化方𬒳於九夷嗣法了心圖形瞻敬

信安老漢以偈賛云

 是妙湛師丹青頂相 頭圎下豐 眉在眼上

    題米元章墓

嗚呼是惟元章米公之墓公少名黻後更為芾常自

号襄陽漫仕盖襄陽人云中年樂南徐山川風土之

美因家焉歴官州縣入朝為書學愽士太常愽士至

尚書禮部員外郎出守淮陽軍卒生於皇祐之辛夘

 卒於大觀之庚寅將沒預告郡吏以期日即具棺櫬

 置便坐時坐卧其間閲案牘書文檄洋洋自若也至

 期留偈句自謂來從衆香國其歸亦然舁歸葬丹徒

 五州山之原遵治命也公風神散朗姿度瓌瑋音吐

 鴻暢談辯風生東西晋人也其為文詞與立言命物

 皆自我作故不蹈襲前人一言元次山樊紹述之流

 也其書竒逸飛動法本二王虞楮而下不論也為吏

 所至有名跡簡靜愛人人皆歡樂之其政事了無俗

 吏常撿陽亢宗元紫芝之流也東坡⿱⺾⿰𩵋禾公謂其文清

 雄絶俗謂其字超妙入神世不以為過公樂善喜推

下後進紹聖丙子余𥘉識公南徐貽詩謂余李太白

後身非所擬也如葉少藴𨵿止叔方以英俊居下僚

公一面知其為國噐見當路有氣力者輙言之不置忘

其身之窮也公旣沒余他日過南徐便覺招隱鶴林

爽氣都盡顧甞裒其所遺詩帖帙而藏之為之賛云

珠璣玉石璀璨兀硉巵言之出風雲蕩潏變化融液

惟心之畫是千載人不可無一

    馮宣徽𦘕賛

於穆 仁祖其仁如天萬物茂遂莫知其然凡厥有位

至于士卿㢡飬漸摩登其俊良有如馮公荆楚之秀

 𤥨詞豐碑志見潜阜揚于帝庭褎然舉首出入中外

 有猷有為匡時納忠善𩔖是毗帝賚神孫俾究厥施

 惟時聖神飭蠱圖治群情未孚故老憂喟六事是陳

 以捄時敝𠃔哲 神考灼知厥心趣佐予治如彼和羹

 式為鹽梅全美令終為世表儀世道交喪士賤不振

 以同爲和以順為正見此遺像燁如景星匪公之懷

 二帝之明

     𦘕馬賛

 神超遥骨權竒尾蕭梢歩逶迤追風流電驚四蹄驊

 騮皮質龍驎姿飢飡玉山禾渇飲西瑶池御非造良

不受鞿鳴和鑾躡九逵走千里先安之誠不如果不

驪飽芻菽略馽羇三尺童子縻且揮駕鹽挽磑靡不

為我觀此羗貌甚閑整聊持短韁不見鞭影似縻非

覉若繫而騁苟惟驅之八極俄頃

    郭恕先𦘕賛

為善無近名為惡無近刑若斯言也猶未離乎有生如

恕先者貌則人耳固巳超崑崙而友大庭故依隱玩

世猖狂而妄行蔚然之鬚偉然之軀視之猶芟宿草

而委枯株也又奚以生累而形拘乎然天莫得而命地

莫得而理金朱不能困而隂陽不能災其於道也豈

 所謂外其身而身存者哉

     閏唐待詔顧德謙𦘕入貢圖賛

 大道之行人無斁懷泊焉相忘莫徃莫來逮德下衰

 親譽畏侮邇之不能繄逺是務招徠不足求以兵旅

 有服斯叛無得何亡我觀此圖掩卷慨宣和乙巳八月舟行道睢陽趙

 叔問携此圖過河亭共閱為題此賛

     賀方囬𦘕笥有龔髙𦘕二其一戴勝殆非

     筆墨所成其一鼫䑕尤妙形態曲盡有貪

     而畏人之意方回言髙蜀人與趙昌同時

     妙於毛羽其先世所藏數十幅今唯此二

    𦘕見邀各題數語其上

    戴勝

惟載鵀氏知與時通降干柔桒以趣女工意俾世氓

不虐于冬誰為鳥紀以配九農

    鼫䑕按尔雅處田中食粟豆盖鼫䑕云

有鼫踆踆齧此場粟不勤而贏以果其腹有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其中

而志逐逐何以占之機見於目不如太倉擇廪(“㐭”換為“面”)而榖

夜舞于門晝市于屋豈無灌熏莫我敢毒心肆體

胖以傲麟鵠

    山隂圖賛

 清風郎月輙思𤣥度空山無人誰與晤語謝𤣥度

 養生盡年希風數子坐遂宿心豈非天賜王右軍

 東山之㳺人境起勝淝水之勲莫之與竸謝安石

 談鋒孰當寄逸鷹隼訾黄不猍莫賞神駿支道林

     陸宣公祠堂賛

 唐相陸宣公贄嘉興人建炎三年夏四月信安程俱

 假守秀州始訪公之像圖之資聖佛寺卛僚吏祠而

 拜之謹為之賛曰

 天下無事湛干宴安視此神噐隱如太山是以其臣

 唯得是嗜以諛為恭以憸為智世方紛亂上下岌岌

 忍於其間覬得患失偉哉宣公興元之𥘉夷嶮一致

 為君矢謨如彼大厦載支載扶如彼赤子以調以虞

 格君之非砭國之肓卒以一旅還之異方西平之功

 宣公之畫外戡内籌心膂惟一擕李之郊呉越所䖍

 公生其間種蠡汗顔顧視故國喬木蒼然豈無若人

 奠九壥兮

     晋右軍將軍㑹稽内史王逸少賛有序

 逸少為㑹稽内史時王懷祖在郡每聞鼓吹意逸少

 候已汛掃庭宇以待之而終不至也後懷祖起爲楊

 州刺史實部㑹稽因修故怨逸少疲於簡對深以為

 恥棄官自誓父母墓前不復仕若逸少可謂剛矣知

 足不辱知止不殆士生不逢身更殆辱屢矣而猶不

 知止足者視古人何如也賛曰

 觀逸少三書所陳皆晋國之至計其憂深見逺所以

 援古今而論成敗者其才盖足以經世然進於朝不

 得用其長其出守也不得仲其志雖秩千種更顯位

 矣是直以犬馬鳬鴈畜之耳此逸少之所取也是其

 所以浩然獨徃如機發而颷逝者已彼懷祖之螫特

 其蟣蚤而已盖所謂優哉㳺哉聊以卒𡻕者矣

     唐秘書監太子賔客賀季真賛有序

 天寳三年季真自祕書監太子賔客去為千秋觀道

 士時天下號無事然林甫仙客固已相軋禄山固已

 驕三綱固已絕殺三庶人治亂之分識者知其漸矣後十

 有二年而天下亂其風流清鑑固一世所推而先見

 勇徃又絶人如此誰謂季真清狂者耶賛曰

 越椒生而知若敖氏之將餒醴酒不設而知楚人將

 鉗我於市古之見幾而作不俟終日者是以動而無

 悔此季真所以去軒裳如脫屣也世道交䘮豈無其

 人智及之而勇不足以行之者皆季真之細也狗苟

 而蠅營臨深而擿埴以僥萬一於甞試者亦足愧矣

      蓮社圖十八賢賛陶潜謝靈運陸修靜附

       社主逺法師

 逺公𢎞道實相是談像浮江滸神運伽藍戒珠義海

 爲世所瞻

       彭城劉遺民仲思

 仲思綜愽 二林領袖 大化見前  不忘正受

       豫章雷次宗仲倫

 仲倫秉操 招隱是開 納詩繹禮  學者四來

       鴈門周續之道祖

 道祖髙風 出處無礙 在野非固 入朝彌介

      南陽宗炳少文

少文嘉遁 樓丘飲谷 三聘SKchar然  衡巫在目

      南陽張野萊民

萊民孝友 學兼華笁  菲衣糲食  不改其樂

      南陽張詮秀碩

秀碩髙逸  帶經以耡  𮪍省莫致  容SKchar是娯

      西林𮗜寂大師慧永

𮗜寂慈睟 衆香所薫  清而容物  猛獸是群

      東林普濟大師笁道生

生公演義  頑石肯首  龍去虎丘  錫飛匡岫

      法師慧持

慧持兄逺 是謂二難  超情釋累 蜀有龍門

       𦋺賔佛䭾耶舍尊者

舎揔持  神通無量  經律華夷 是虚空藏

      𦋺賔佛䭾跋陁羅尊者

跋陁寂妙  親禮慈氏  果證不還 譯宣了義

      法師慧叡

叡公講論  思徹言表  𣑽漢昭然 唯躬是蹈

      法師曇順

順公竒噐  羅什所歎  色空無着  為般若岸

        法師曇𢘆

 𢘆公𤣥晤  譽發英妙 棲神幽境  鳥獸馴擾

        法師道昺

 昺公孤峻  文不再讀 社主西歸 法燈是續

       法師道敬

 敬公蘭秀  兼通儒釋 六根一戒  凛如氷玉

       法師曇詵

 詵公多識  動植之性  詣理通𤣥  超然髙勝

       柴桑陶潜淵明

 淵明髙蹈  性與道俱  世出世士  莫得親䟽

     康樂公謝靈運

康樂遒上 豪氣不除 慧業則有 非寂滅徒

     道士陸修靜

陸公𤣥虚 寄傲簡寂 江湖相忘 一𥬇莫逆

     真靜齋銘

以動逐動如猱在山以定止動如馬在閑即動而定

如淵在瀾孰能乗轉徙之車逰利害之塗出入有無不

愕不慕更萬化而常然者吾願與之忘年

     常清靜庵銘

三衢道士陳應常結庵山居北山老人名之曰常清

靜庵而爲之銘


天其運乎而四時行其得一以清地其處乎而百物


生其得一以寕古之人乎其心如天地之心湛然常


寂其氣如天地之氣周流運行則其爲常清靜也固


已超動靜而泯濁清豈不亘古今而通神明矣又况


乎乆視而長生


    題阿蘭若偈


一切法空寂諸佛所行處是名阿蘭若亦名阿蘭那


乃至阿練拏及以阿練若是故解空者樂阿蘭那行


無爭無戯論逮得薩芸然

     題醉學究圖

 是諸衆生或醉或醒或老或稚或喧或靜或嗔或喜

 或猴而冠或鬼而睡或𡚒拳而闘或㦸手而詈或𥬇

 而道之或挽之使止情炎内焚風力更熾不知其然

 孰主張是或偊而杖或拜而跪昬呶于前胡卒以禮

 如一機抽如群SKchar戯菩提海中等一幻翳

     鐡𨵿石硯銘

 鐵中錚錚化石爲硯其利也若㳺刃之發硎其質也

 若范鎔之百鍊求之於人盖見於用也敏以强發扵

 文則煥以粲也

     麟臺故事後序

 右麟臺故事五卷紹興元年二月丙戌丞相臣宗尹

 叅知政事臣守叅知政事臣某言祖宗以來館閣之

 職所以養人才備任使一時名公卿皆由此塗出崇

 寕以後選授寖輕自軍興時廵務省冗官祕省隨罷

 今多難未弭人才為急四方俊傑號召日至而職事

 官員闕太少殆無以處事固有若緩而急者此𩔖是

 也謂冝量復舘職以待天下之士制曰其復祕書省

 置監若少監一人丞著作郎佐郎各一人校書郎正

 字各二人其省事所應行除官到條具上尚書省三

 月甲辰詔以朝請郎直祕閣臣程俱試祕書少監臣

 愚無似𥘉以編修國朝㑹要撿閱官寓館下又再佐

 著作今兹修廢官以舉令典又以人乏首被乆虚之

 選踧踖懼不稱受職之始則按求簡牘皆無有竊念

 惟昔三入祕書省皆以薄技𨽻太史氏頗記祖宗三

 館故事與耳目所見聞老吏奔散死亡之餘亦尚有

 存者或収故牘煨燼泥塗中叅攷裁定條上尚書請

 置孔目官一人楷書吏十有二人專知吏一人其誰

 何繕治守藏防閤庖滌之徒卒不過八人其案典文

 書法式期㑹廪稍人從皆如舊格叅以近制從事尚

書以聞制曰可於是士庻始有以家藏國史實録寳

訓㑹要等書來獻者國有大禮大事於兹有攷焉而

校書郎正字又雜以祖宗之制召試學士院而從命之

臣俱謹按周官外史掌四方之志掌三皇五帝之書

太史正歳年以序事頒之于官府及都鄙頒告朔于

邦國與夫所謂左史書言右史書動者今袐書省實

兼有之漢魏以降名稱不一要爲史官故唐龍朔中

以祕書監爲太史少監爲蘭臺侍郎今有司文書散

缺尚衆例從省記按以從事蠹敝或生而典籍之府

憲章所由顧可漫無記述以備一司之守乎昔孫伯

黶司晋之典籍及辛有之二子董之故伯黶之後在

晉為籍氏辛有之後在晉爲董史則談狐是也臣衰

緒寒逺雖非世官然身出入麟臺者十四年於此矣

則其纂故事禆闕文者亦臣之職也因采摭三館舊

聞簡𠕋所識比火纉緝事以𩔖從法令略存因革咸

載為書十有二篇列為五卷録上尚書副在省閣以

備有司之討論臣俱昧死謹上

    三髙堂詩序

蠡位越相禄萬鍾去之如涕唾則後世角毛銖之得

冒坎擭而不省者可以少沮翰進退無必隨時而保

 身則出處之意得託菰鱸以示好又何深哉龜蒙江

 湖一匹夫然於其不合視埶位無如也其交如皮日

 休終見汙於賊巢彼獨挺然玉峙無一釁可指擿與

 夫攫金挾炭之夫盖萬萬矣夫左手據圖籍右刃掠

 其吭雖冥惷不爲也揣是而求之輕重得矣然世固

 有抱利權逐勢𦦨死不反頋為天下僇笑者幾何人

 哉其於輕重之思是又出冥惷者之下也然則是三

 子者祠而旌之固可以訓元符二年呉江旣立三子

 者像明年三月甲子安于祠堂令與僚佐拜而奠之

 某謂俗奔竸乆矣兾得守道自重確乎不可抜足以

風百世而驅天下者將矯浮俗而歸之庶幾清節之

為貴然望之而未見抑有之而未聞耶今居是邑特

仰三子之志意其知時而退不迷於出處之道盖君

子之所恱聞也凡我同志其系之以詩

    題陳襄薦士狀草并手詔及本傳後

右樞宻直學士尚書右司郎中兼侍讀陳襄傳見

神宗皇帝實録實録成於紹聖其言襄之政事故少

貶焉襄之賢聞天下而薦賢樂善之美以壬午之詔

而益明然襄之所薦三十餘人其所學所陳皆不以

當時之所建立為然者襄之行已措意不以禍福進

退動其心以盡忠於所事盖可為也而 神宗皇帝

以髙明精粹之學 英睿剛徤之姿撫熈洽之昌辰


操天下之利𫝑而能不以異已者為忤方且禮遇而


挽留之此過於帝堯之舎已從人一等矣夫喜柔順

𢙣忠直逺君子昵小人此三季之所以亂亡也從諫


弗咈顯忠遂良此有啇之所以興隆也伊尹曰有言

逆于汝心必來諸道有言遜于汝志必求諸非道


神宗皇帝其力行於是乎 今皇帝得襄之遺藁於

委弃之餘為下明詔而襃顯之有 神宗皇帝厲精


進善之心矣實天下幸甚又因俾從臣皆得與薦賢

之美然則何以報上德而追前哲乎紹興二年庚子

具位臣程俱謹記


北山小集卷第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