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北山小集 (四部叢刊本)/卷四十

卷三十九 北山小集 卷四十
宋 程俱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景宋鈔本
後序

 北山小集卷第四十

           信安程  俱

    狀劄六

     府第納宰相劄子

 竊見接伴髙麗人使官申請一行人支賜並乞減半

 支給巳得指揮施行竊謂今日國力比承平時所耗

 削者何啻一半而自越至明之勞比昔時自京師至

 明逺近又不及十分之一尚循弊風冗費如此竊謂

 在艱急時所冝上下體國以從省儉又自來國信使

 及接送伴使並自受命置局之日使支破一行人食

 錢請給所費不貲欲乞裁酌國信使及接伴送使自

 朝辭前若干月日置局勿為浮費以耗國用但使不

 至妨事足矣何必纔因事便欲廣費官錢蠹國病民

 也右謹具呈

     申省狀

 昨扵紹興元年十一月十九日准中書門下省吏房

 送到詞頭一道為資政殿學士盧益該遇明堂大禮

 封贈内故妻趙氏淑國夫人擬封福國夫人竊慮前

 執政官妻未應封國㝷呼到司封手分崔彦通供稱

 勘會見任執政官并前執政官遇赦并初除封贈母

 妻並封贈郡夫人如係小郡合封贈次郡巳係次郡

 合封贈大郡夫人縁擬封與所供有此異同遂具狀

 申中書門下省乞下本部契勘的實依條格施行今

 來本房送到司封狀稱今據承信郎宮使盧資政府

 幹辦使臣左政狀契勘本使宮使樞宻資政該遇去

 年九月十八日明堂大禮合該封贈㝷依條式陳乞

 近䝉尚書司封取㑹亡妻淑國夫人趙氏所封係用

 是何年日恩賜封贈已具囬申外今竊聞省部疑惑

 謂淑國係大國初封未合封大國致有取㑹今再禀

 覆得本使資政鈞旨昨扵建炎二年九月内初除同

知樞宻院合該封贈是時係初封特封小國又扵當

年十一月内該遇冬祀大禮又合封贈係合贈次國

其逐次封贈官告因建炎三年二月渡江並皆去失

不存今來又該遇紹興元年九月十八日明堂大禮

又許封贈係第三次合封大國今來即不審淑國係

是大國為復次國若是大國即乞省部指揮扵一等

大國内别封一國號如是次國即乞依條封贈大國

及司封手分崔彦通狀稱本官妻今來合遷改次國

夫人本部已擬福國夫人具奏訖兼福係次國俱再

追喚到司封手分崔彦通令供具宰執合封贈母妻

條法據本人狀稱勘㑹左右僕射封贈母妻國夫人

執政官封贈郡夫人者右契勘同知樞宻院即非宰

臣扵條封妻只合封郡夫人其盧資政妻初除封國

巳是謬誤司封人吏非不明知條格乃復妄有奏擬

欺罔朝廷其人吏欲乞指揮送大理寺勘斷施行仍

令司封將盧資政封贈依條格奏擬以慿命詞行下

謹具申中書門下省伏候鈞旨

    乞住講月分不支職食錢奏狀

右臣等各以非才備貟講讀學術淺陋無補聖聦月

請添給固巳厚顔今來住講月分若依常月勘請户

禄實多况時方艱虞國用尚屈是雖小費在扵臣等

無功而受竊不自安伏望聖慈特許臣等住講月分

更不勘支職食錢𠋫開講筵日既修職事所不敢辭

伏𠋫勑㫖奉聖旨不允𠩄乞

    申堂改正王擇仁轉官不合命詞狀

承吏房送到詞頭為王擇仁昨建炎四年九月准告

授通直郎直徽猷閣近具狀經朝廷為當時巳係通

直郎近又承宣撫司便冝指揮轉奉議郎今來合轉

朝奉郎直徽猷閣合下宣撫䖏置使司取索元告毁抹

令某命詞者某㝷發貼子扵吏部取索建炎四年

 擇仁轉官除職因依據吏部録到元降指揮全文并

 告有詞係是本年八月十九日賞功轉官除職某契

 勘當時既巳是通直郎轉兩官即合轉承議郎上件

 告只合改正前銜作通直郎後擬作承議郎直徽猷

 閣令官告院檢㑹元指揮全文别行給告或出劄子

 改正如此則與當時告詞賞功之意相應所有今來

 再轉一官合轉朝奉郎只合給告不合命詞欲乞鈞

 慈特賜判筆施行庶扵體制為冝

     乞貼改勑黄劄子

 劉光丗王寔營田畫一録黄内有稱今來朝廷撫定

邊事措置營田保守邊面某欲乞鈞裁貼改邊事

字作江北改保守邊靣字作保養兵農取鈞旨

    繳⿱⺾⿰𩵋禾易轉行横行奏狀

准中書門下省兵房送到詞頭一道為武功大夫榮

圑練使⿱⺾⿰𩵋禾易把截奉化縣界已蒙轉一官囬授乞

扵今官上収使奉聖旨蘇易將所得轉一官特扵階

官上轉行其巳降囬授指揮更不施行令臣命詞行

下者右臣竊見自頃以來武臣轉官皆自武功大夫

轉入横行寖以冗濫頓失祖宗之法得者既衆則官

益以輕使人人皆懷欲得之心無有紀極在扵厲丗

勸功之時其為弊害尢大今⿱⺾⿰𩵋禾易止是把隘奉化不

經闘敵便轉一官囬授有服親巳是優恩既降成命

今來乃扵階官上轉行即合轉右武大夫乃是昔時

西上閤門使而朝廷即從其請収還囬授指揮其扵祖

宗之法號令之冝皆非所應得也臣契勘祖宗之法文

臣自守將作監主簿至尚書左僕射武臣目三班奉

職至節度使即是以次遷轉之官而武臣閤門副使

至客省使為横行不係磨勘遷轉之列既不係磨勘

即非皇城使所得轉入之官其除授皆須特旨故元

豐肇新官制之時以承務郎至特進為𭔃禄官以易

監主簿至僕射之名而武臣獨依舊不以𭔃禄官易

之者蓋有深意也自政和不唯輕改武臣官稱為郎

大夫遂并與横行易之而為轉官之等級此皆當時

有司不習典故不思祖宗之深旨率意改更以開僥

倖之門大抵如此故流弊日深也祖宗時如曹瑋屢

更邊帥功名傑出乃以閤門使知秦州張亢楊歴最

久官止扵客省使且以元豐三年言之是時官儀人

物最盛且多之時而閤門使止有十四貟引進使一

貟四方館使云貟副使五貟而巳諸將之為横行者

皆在數中如种諤韓存寳李浩李昌𧙓姚麟之流是

 也諤以崇儀副使知岷州擒宗哥首領敗鬼章而得

 引進副使後以擒山後生羗冷鷄朴而得東上閤門

 使當時横行既少官職貴重官職貴重則人以為榮

 人主慶賞之柄亦重不然則反是矣且文臣之所謂

 庶官者轉不得過中大夫而武臣乃得過皇城使此

 何理也横行職事親近人主恩數多𩔖從官故祖宗

 時官至皇城使者尚少其有至皇城使而合轉官者

 多是只與遥郡刺史今乃扵武功大夫上一例轉行其

 為冗濫甚矣自改使為大夫巳來經靖康建炎覃沛

 之後常調之官下至皂使僕厮之餘轉而為横行者

 不可勝數而運戰之物不以功之髙下一例轉入者

 又不可勝數也自古名噐不官職太輕變易舊

 章紊亂體制未有如十餘年以來者也今横行之官

 無慮數百千貟其㢢可謂極矣夫官職重輕在朝廷

 所以用之而巳朝廷愛重官職不妄與之則官職重

 若朝廷輕以與人得者冗濫則官職輕官職輕則得

 者不以爲恩未得者常懷觖望何謂得者不以爲恩

 異時横行至少得者即爲異恩今則人人可以循次

 轉行則彼才器超絶之人軍職立功之士與常進碌

 碌之流官稱一同了無差别所在之䖏百千爲曹則

亦何足貴者使彼挈短量長計功比𩔖則所謂得之

不以為恩者有矣何謂未得者常懷觖望蓋與之既

輕得之容易則其流必濫既濫則冗理之必然則彼

未得者將曰某人之才我豈不如某人之遷豈以功

伐然彼為横行而我獨平進則所謂未得者常懷觖

望者有矣豈唯不以為恩與常懷觖望而巳而安危

治亂之萌實存其中蓋不可不所與也𨵿張官為

将軍則雖以黄忠之才之功先主亦欲為将軍而諸

葛武侯以為不可遽與𨵿張等如此則官職安得不

重唐徳宗時勲官冗濫扵是有以開府驃𮪍告身易

一醉者然則官職重輕無它唯朝廷所以用之如何

耳臣不勝愚惷拳拳慮國之誠忘其么麽敢因⿱⺾⿰𩵋禾

之請曲折布陳亦冀陛下深思熟計有以捄其弊而

巳其⿱⺾⿰𩵋禾易所轉一官伏望聖慈只令依前降囬授指

揮施行庶使有功而得之者皆知為異恩而非可知

循致者也則官職重而勸激深矣所有詞頭繳納中

書門下省外謹録奏聞伏候勑旨

   繳任源管押成都府等路内藏庫金銀疋

   帛等奏狀

今月二十八日承中書門下省户房送到録黄為正

月二十八日奉聖旨成都府潼川府路每年合給内

藏庫金銀疋帛并御服綾絹将建炎元年二年未納

欠數及建炎三年紹興元年並未納數可劄下張

浚催發計會任源除合用疋帛外並令宣撫司變轉

輕賫差得力使臣同任源押赴行在本庫交納令臣

書行者右臣竊見陛下以張浚宣撫陜西與將士卒

𭧂露之久比者殺獲虜㓂荐立戰功特降中使傳宣

撫問以示恩意兼川陜之人累年以來朝廷音信幾

扵隔絶今聞王人之來諒皆感慨悲喜企聞徳音乃

以催發變轉内藏庫金銀疋帛并御服綾絹使之管

押臣恐逺方之人不逹事體妄意聖朝以寛恤民隠

之實未聞以誅求逋貢之務為急則是陛下諄勤之

意一介之使未足以布宣恩仁適足以招致怨讟而

已臣愚竊為聖主惜之者此也况内藏庫合納之物

并御服綾絹自有司存在内則户部在外則漕司起

發驅催乃其所職恐不必更煩聖慮委任中使然後

辦也兼張浚宣撫陜西以來三年于此矣供給饋餉

賞軍等用不聞出扵朝廷而陜西五路例遭殘破是

則資費出扵四川者必多矣民力凋困不問可知今

乃追逋欠扵五年之後責嵗額扵方春之初其扵示

 逺方宣德㫖尤非𠩄先也若使漕司逐急既巳用過

 未能遽集而今乃中使臨之宣撫使督之漕司州縣

 將安取乎則必取之扵民耳非急扵星火剥及膚髓

 何從便得之以赴中使之囬也是一使至而四川之人

 為之騷動又非所以安逺方之民也不唯如此中使

 至彼若未得内藏庫物及御服綾絹則豈敢空囬必

 湏曰有公移督促宣撫使及轉運司則是日乆經營

 飬軍備㓂之外别生一項憂煎掊斂之事也督之益急

 則中使當有妄作威福之嫌而事未必濟一也中使

 既得物帛則不唯地里極逺兼道路亦未甚通必湏

 兵衛而行兵少則不能禦兵多則事體張皇使好亂

 無知之人得以藉口惑衆二也不然劇賊生心多以

 師旅要而取之或害中使徒辱朝廷三也至扵御服

 綾絹固是臣子共奉之常然扵枕戈甞膽大冠帛衣

 之際而俾聖主親其文以索之又非所以感人心而

 先恭儉之術也建炎二年臣以尚書郎從駕渡江至

 杭之初竊聞執政進呈减婺州貢羅事陛下驚歎曰

 如此等事朕都不知盡令蠲免而執政止乞分數蠲

 减遂蒙制可陛下曰如此好事一日做得一事一年

 當復幾何矣臣時徒歩𧿧足剽敓凍餒之餘殆無生

 意傳聞此言歡喜踊躍至扵出涕知聖德之可以大

 有為也雖禁中之語然神聖之言所當宣布無事扵

 宻自是臣常為士大夫誦之竊以謂如臣等軰不可

 以畏辠謀巳懷利緘黙以負聖徳也臣願陛下以爾

 時之心為心所降指揮乞賜寢罷俾有司具諸路合

 供内藏庫物與御服綾絹之數且詰其不至之由候

 到出自聖裁或蠲或减之外責以期限孰敢不供所

 有録黄未敢書行謹録奏聞伏候勑旨

     正月二十九日上殿劄子

 臣竊觀古者國有大疑則謀及卿士謀及庶民故周

官有大詢在西漢時有大政事典禮刑辟必集愽

議郎以上至公卿中二千石二千石議之而取捨焉

同者不以為賢異者不以為罪唯其當而已矣祖宗

之朝倣漢制自三館之士皆得與議尚可考也况今

天下多故云為舉措蓋安危利害間不容髮之時也

雖陛下緫攬圖回扵上大臣盡忠竭慮扵下然廣采

兼聽深思熟計而後擇而行之未為過也臣愚欲望

它日應有大議如𠩄謂政事典禮刑辟之大者下愽

士祕書省郎官以上臺諫侍從議前二日集議扵朝

堂俾同者為一狀𠩄見異者退别為狀偕上中書門

 下省進呈而後擇而行之其便有五合衆人之智盡

 天下之公是非利害斷而行之一也示天下以無我

 以來嘉言良䇿二也自博士以上皆得與議則雖欲

 退有後言以歸非扵上横議扵下不能三也陛下因

 揆之以道隂察邪正辯能否扵其間以備𥳑擢而汰

 庸才四也如此則在朝之臣既皆有慮國謀事之責

 庶思禆益朝廷而不爲秦人視越之人肥瘠者五也

 臣愚無知竊以爲便惟陛下裁擇取進止

     二

 臣竊見邇日以來所在㓂賊徃徃巳就招安然欲一

 切收而養之則耗財而滋冗食簡而汰之則無所歸

 而聚為盗此不可不慮也自㓂之入其所經州縣户

 口𠩄耗幾半如聞閒田不耕者尚多儻專遣一使有

 學識而䟽通有吏能而端厚者如以勸農為名辟屬

 母過若于人俾行經㓂州郡與縣令佐根具閒田為

 籍各注郷村里保地名頃𠭇户人姓名丁口等印牓

 招諭復業其未復業田計見實數候有招安簡放疲

 冗之人即從朝廷按籍撥遣令扵某䖏給逃田耕種

 借以牛種及起蓋席屋並田以居如乏耕牛即習用

 漢志人犁之法一熟或再熟之後即住支糧種浸為

 屯田是一舉而兩得也即有歸業者證驗無偽即以

 給還而就耕之人别給閒田如初給之數仍專置一

 司以領護之臣所陳梗㮣如蒙聖裁稍有可采即乞

 降指揮俾朝廷博議可否如可施行仍衆具措置曲

 折纎悉之務以聞更委大臣裁定施行庶㡬有利而

 無弊取進止

     繳録黄奏狀

 准中書門下省吏房送到録黄一道為兩浙西路安

 撫大使司乞辟持服人承直郎閻彦昭充營田幹辦

 公事令臣書行者右臣契勘近者胡舜陟起復知饒

 州并宣州乞起復司户叅軍馬允升依舊在任及江

 東安撫大使司奏乞起復胡慤知繁昌縣閻彦昭知

 蕪湖縣臣並具奏陳以謂饒州别無事冝及非邊任

 𭔃委又司户之職人皆可為并蕪湖繁昌自可求選

 能吏不必皆用持服之人奪人子至痛罔極之情創

 巨痛深方寸既亂徒虧禮制無補事功皆蒙聖慈采

 納施行今來閻彦昭從浙西再乞起復乞賜檢㑹前

 奏及所降閻彦昭起復不行指揮照㑹施行所有録

 黄難以書行謹録奏聞伏候勑㫖

     繳録黄狀

 准中書門下兵房送到録黄一道樞宻院奏神武右

 軍都統制申竊見迪功郎孫愿丁父憂乞令起復差

 充本軍幹辦官奉聖㫖令某書行者右某契勘近縁

 起復從官知州及江東浙西安撫大使司辟官起復

 某各具繳論巳蒙降指揮不行訖今來孫愿亦非將

 帥及見任從軍在行不可暫闕之人所有録黄難以

 書行隨狀繳納謹具申中書門下省伏乞照㑹施行

     二月二十日實封奏二十二日承省劄備坐白劄子上言云云奉聖㫖罷中書舍人提舉 江州太平觀

 右臣准中書門下省吏房送到詞頭一道徐俯除右

 諌議大夫令臣命詞行下臣伏見自頃以來陛下圗

 治之切徃徃急扵用人徳意誠厚也然竊考古今之

 冝與祖宗之制其進用人才自非隠遯丘園道義才

 器卓然傑出如陽城种放之流未有闊略資望不循

 次而進者何哉名器不可不重人情當使厭服故也

 俯之少時誠有俊聲SKchar亦豪邁以禧之子甞見用扵

 崇寧政和之間然以黄庭堅甥又上書入邪等且連

 任宮觀故流落扵群枉當路之時靖康之初召為省

 郎其後未有所歴也陛下即位以來𥘉未之識今乃遽

 自前任省郎驟除諫議大夫自元豐五年更定官制

 來五十餘年未之有也上皇用人雖號為兼収驟用

 然亦未有所謂親擢之士闊略資歴如此者傳曰如

 有所譽其有所試矣又曰左右皆曰賢未可也諸大

 夫皆曰賢未可也國人皆曰賢然後察之見賢焉然

 後用之此古聖人之言用人之法也今陛下亦既有

 所試而見其賢矣乎况諌議大夫以彌縫衮闕佑佐

 上徳為職昔者端厚如王覿博通如孔文仲剛果如

 劉安丗忠清如豐稷甞為之矣然覿文仲安丗皆自

 諌官次遷稷自前侍郎待制遷皆望實俱髙人主熟

 其議論趣向以充選今俯雖SKchar豪才俊然陛下何從

 便得之而驟用若此臣恐天下怪惑也漢SKchar宣甞言

古刑人尚服今爵人反惑無乃與人美官未足以勸

而及令天下惑乎陛下誠知徐俯何惜𡻕月召至行

在所謂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使其望實巳

爭扵人然後進而用之蓋無不可也寧使士論以得

之爲後時而無使相顧駭視腹非而竊歎也非君父

所以成就愛惜臣子之心也不然則似恐其不來以

髙位誘之要其必至如此則不唯非所以待士亦不

足以得士矣何哉蓋上之人期之以利而彼亦懷利

而來苟懷利也亦何士之可得哉臣願陛下但下召

命湏其至也姑以所應得者命之陛下它日欲置之

 左右循塗而進亦何為不可哉臣誠為朝廷惜此舉

 措而愛俯人才竊思有以彌縫成就之也臣承詞頭

 竊用惶惑㐲念旬日不敢措詞巳而再思蒙陛下厚

 思俾待辠論思之地儻使朝廷舉措未厭人心或致

 疑謗而乃惜身懷利不能長慮𨚫顧盡忠獻言是臣

 仰負聖恩苟貪榮寵人尤鬼瞰將無𠩄逃所以觸死忘

 生妄貢愚瞽伏望陛下深思愚言更賜裁䖏臣聞漢

 武帝時讀子虚賦而善之有恨不與朕同時之歎狗

 監楊得意侍旁進言乃臣里人司馬相如所作及召

 相如至但以為郎久之為文園令而巳使相如不因

 狗監不由華麗之文以聞則漢武必有以䖏之矣史

 稱漢武雄才大略豈此𩔖耶今俯之素行無相如之

 累陛下育材從善愛惜臣子之心又逺過前古但不

 湏匆匆如此無故使上下皆受疑謗扵清議也只如

 唐之元稹其才噐文章既為名御史矣在長慶時命

 知制誥以至翰林真不忝矣止縁自荆南判司中忽

 命從中出召為省郎便知制誥遂喧朝聽穆宗與稹

 皆得謗議以謂荆南監軍崔潭峻之所引也致使元

 稹才能一皆埋没為正人面辱比之青蠅是進之適

 所以毁之也以此觀之不可不不可不惜此臣所

 以拳拳懇懇上瀆聖聦者也所有告命臣未敢命詞

 行下謹録奏聞伏候勑旨

     臣兩日來聞外傳俯與中官唱和有魚湏

     之句號為警策臣恐外人不知陛下所以

    得俯之由妾以此為疑議仰累聖徳之聦

    明愚所以不敢緘黙終具繳論然臣未敢

    具申中書門下省如臣所陳或蒙采納只

    乞聖旨從中䖏分别降指揮収還前命臣

    無任惶懼憂灼俟辠之至

    貼黄奏為徐俯差除詞頭欲乞聖慈更加

    裁省如臣所陳或蒙采納只乞從中䖏分

    别降指揮収還前命𠋫勑㫖事

    臣手寫奏狀如蒙聖慈開可别作施行即

    乞不須降出

右臣今月二日准尚書省劄子奉聖旨差提舉萬壽

觀充實録院修撰聞命震懾若無所容敢𤁋懇誠上

告君父伏念臣自紹興二年八月六日忽嬰末疾今

巳七周年餘百端始療終未復常左手不能舉動五

指皆拳左足不能屈伸歩趨拜起至扵執持食噐穿

着衣裳卷舒𥿄札無不須人加以年齒益衰心志益

耗扵朝謁則不能歩趨扵職事則必至曠闕扶掖蹇

跛傳𥬇四方玷洿聖朝取譏士𩔖不但以愚拙空踈

衰病癈忘不足當筆削之任而巳也况聖主在上賢

雋如林一朝大典舉以付之必能稱職如臣殘癈豈

可冒榮伏望聖慈特賜寑罷上件㫖揮許臣依舊在

外宮觀飬痾里閭一意醫治涵泳聖化以畢餘生不

勝厚幸伏惟皇帝陛下天地父母矜而察之臣無任

祈天望聖激切屏營之至


北山小集卷第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