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四十 北山小集 後序
宋 程俱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景宋鈔本

 宋故左中奉大夫徽猷閣待制新安縣開國伯食邑

 九伯户致仕贈左通奉大夫程公行狀

  曽祖伯照故贈光禄卿祖母扶風太君魯氏彭

     城太君錢氏

   祖迪故任尚書都官郎中致仕祖母仁和縣君

     江氏仙居縣君余氏天水縣君

   父天民故任瀛州防禦推官信州貴溪縣丞贈左

     宣奉大夫母贈大碩人鄧氏

 公諱俱字致道衢州開化人程氏實髙陽之裔周成

 王時伯符封國扵程休父為宣王司馬後因以國為

 姓春秋時嬰以立趙孤顯六國時邈為秦獄史易大

 小篆為𨽻書漢有不識魏有昱号名將晉元帝即位

 命元禫為新安太守百姓恱之代還遮道請留不得

 去詔從其請比卒賜其子孫田宅扵新安之歙縣遂

 居黄墩迁開化北原者公十世祖也公之曽祖光禄

 君樂愷平易重然諾喜施與郷里稱為長者祖父都

 官君始以儒奮擢進士第治劇邑有徳扵民唐質肅

 介為江東轉運副使日特加賞遇以謂不任威刑而

 人不犯雖古循吏無以加也父宣奉君為兒時日誦

 數千言成童屬文握筆立就未冠舉進士試南宮為

 第一廷試中甲科益博觀典籍研繹奥義常進所撰

 詩書論得相州饒州州學教授㝷爲瀛州防禦推官

 貴溪縣丞攝令事闔邑欣頼召試太學博士而卒公

 時方年九歳哭泣哀毁見者咨歎終喪從母氏寓外

 家母性嚴公左右承意得其歡心外祖尚書鄧公左

 丞潤甫深竒之後其家人縁左丞意奏補公假承務

 郎紹聖四年⿱⺾⿰𩵋禾州吴江縣主簿時

 徽宗即位肆赦放免秋苗本縣復行催理吏持文書

 通簽公即申縣請准 赦蠲放而轉運司牒准省符

 講求遺利公申狀謂財用之在天下譬之衆川之水

 潴之萬頃之陂决漏既多乾涸可待乃欲﨑嶇回逺

 引綫脉之流以益之不如塞其陂之决漏而已今諸

 路賦入則衆川是也萬頃之陂則緫計是也决漏如

 江河則無藝之費是也﨑嶇回逺引綫脉之流以益

 之則講求遺利是也凡無藝之費一切罷之則息民

 𥙿國之政具在守而勿失可以有餘見者驚嘆亦或

 指以爲狂任滿辟差舒州太湖茶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以上書論時政

 罷歸時執政者方力持紹述之說以售其私凡持正

 論者斥以爲邪雖被擯廢人更以爲榮焉大觀初監

 常州市易務八寶恩遷通仕郎政和元年改宣德郎

 差知泗州臨淮縣事三年召赴審察以前上書報罷

 㝷主管兖州岱嶽觀七年差通判延安府以侍親非

 便辭改通判鎮江府俄除編修國朝㑹要所檢閱文

 字八年兼道史檢討宣和二年轉承議郎賜五品服

 明年除將作監丞時論謂公以儒術丗其家今藝學

 績文之士鮮出其右近臣亦推公長扵譔著扵是以

 聞 徽宗即遷祕書省著作佐郎賜上舎出身三年

 除禮部貟外郎駕幸祕書省特㫖召觀書閣下因賜

 御筆書𦘕遷朝奉郎五年丁母憂七年復除禮部貟

 外郎以病告老不俟報而歸坐責歳餘

今上登極轉朝請郎建炎三年復為著作佐郎㝷再

遷禮部貟外郎除太常少卿卧家力辭章四上遂以

直祕閣知秀州㑹車駕臨幸有旨賜對公奏事訖

即啓陳濟大業致中興之說言極剴切有曰

陛下盛徳日新政事日舉賞罰施置仰有以當天意

俯有以合人心則趙氏安而社稷固苟惟不然則天

之所以眷佑者將恐替人之所以欣戴者将恐離如

是則社稷危而天下亂其間盖不容髮 上欣然納

之及虜𮪍南渡既據臨安遣兵破崇徳海鹽公厲兵

守禦方力巳降省劄令公遷避復被㫖管押錢帛由

海道趍行在始出華亭宣撫使留公有旨趣使津發

因航海至永嘉既朝見以病乞歸郷聽命時建炎四

年三月也冬復召赴 行在紹興改元始置祕書省

即以公為祕書少監九月除中書舎人仍兼侍講二

年罷職提舉江州太平觀四年差知漳州以病辭改

提舉台州崇道觀五年復集英殿脩撰六年除徽猷

閣待制九年除提舉萬壽觀充實録院脩撰先是公

得風痺之疾朝廷知公步趍拜跪良難特縁兵火之

後簡𠕋散逸謂公雅精史學持心平實欲使免朝叅

坐局充職其意甚厚而公以疾力辭乃差提舉亳州

明道宮累官至朝議大夫三遇 明堂郊祀恩封新

安縣開國伯食邑九伯户十四年六月疾稍寖乞致

仕轉左中奉大夫壬辰卒扵寢享年六十有七遺表

聞贈左通奉大夫公初娶新昌石氏贈令人再娶同

郡江氏封令人男一人曰行敏右承務郎監潭州南

嶽廟女三人孟以病在室仲嫁右承務郎提㸃坑冶

鑄錢司檢踏官趙伯暘季嫁右迪功郎監潭州南嶽

廟江振卿公天資端方誠直言動不妄思慮精切志

趣髙逺加以該洽深䆳之學典雅閎奥之文自其㓜

年未仕人推爲有父風稍任州縣即能遇事引義慷

 慨論列利害及縁上書坐譴湮阨連年飢寒轉迫氣

 益堅剛而自信愈䔍學業太成偉然有公轉之望然

 不能以辭色假人頗亦寡徒少侣訿笑隨之而與之

 深交者率名卿才大夫或其丈人行乆之名實益孚

 其再佐著作三為郎儀曹朝廷盖欲用之矣晚登掖

 垣侍經席凡命令之下竭思畢慮有不安于心者率

 明白反覆言之其進講若故事必考古驗今曲致規

 鑒未甞有所觀望畏避大抵務合人情當事機守祖

 宗之法度遵先聖之訓誥非持甚髙難行之論以苟

 邀名取譽也每憂外難未夷寢食不置章奏數上如

所謂國家之患在扵論事者不敢盡情當事者不敢

任責言有用否事有成敗理固不齊今言不合則見

排扵當時事不諧則追咎扵始議故雖有智如陳平

不敢請金以行間勇如相如不敢全璧以抗秦通才

如劉晏不敢言理財以贍軍食此有志

祖宗之制謂近年禁庭宮邸與夫宗室貴戚之家其

享冨貴之奉極驕奢侈麗之欲皆自古所無有然其

卒也流離狼狽亦自古所無之而懷利封巳之人習

熟聞見至今猶以侈大為當然以嗇儉為削弱此不

可以不變又論武臣轉官皆自武功大夫轉入横行

 得者既衆則官益以輕使人人皆懷欲得之心無有

 紀極在扵厲世勸功之時其為敝害為尢大

 祖宗之法文臣自将作監主簿至尚書左僕射武臣

 自三班奉職至節度使即是以次迁轉之官而武臣

 自閤門副使至内客省使為横行不係磨勘迁轉之

 列既不係磨勘即非皇城使所得轉入之官其除授

 皆頒特㫖故元豐肇新官制之時以承務郎至特進

 為𭔃禄官以易監主簿至僕射之名而武臣獨依舊

 不以𭔃禄官易之蓋有深意也政和間改武官稱為

 郎大夫遂并横行易之而為轉官之等級此皆當時

有司不習典故不思

祖宗之深旨率意改更以開僥倖之門故流弊日深

且文臣之所謂庻官者轉不得過中大夫而武臣乃

得過皇城使此何理也自改使為大夫以來常調之

官下至皂𨽻轉為横行者不可勝數其敝極矣夫官

職輕重在 朝廷所以用之而巳 朝廷愛重官職

不妄與人則官職重若輕以與人得者冗濫則官職

輕官職輕則得者不以為恩未得者常懷觖望他人

莫能言也顧任職未幾而罷罷未幾而病病卒不可

復起此有識者之士𠩄以深為天下惜也公平生著

述不可勝紀巳抱病猶不輟然憂深慮危時時芟削

焚弃今所存者北山小集四十卷麟臺故事五卷黙

說三卷餘無傳焉其孤卜以九月辛酉葬于開化縣

北山之原屬瑀狀公行實将求銘扵鉅儒碩學以啚

不杇謹考核叙如右紹興十四年九月日龍圗閣學

士左中奉大夫提舉江州太平觀鄱陽縣開國子食

邑五百户賜紫金魚袋程瑀狀


 北山小集藏書家著録甚稀是本由黄氏士禮居宋本傳

 寫不特校對盡善且字法歐虞深得宋槧遺意聞李

 女史慧生常以此書臨摹書法大有唐人風味宋本

 歸汪氏後女士懐想不釋辛已𡻕藝芸假出時李

 曽手録一部亦閨閣中佳話也

 道光庚寅三月草觀一過漫書卷 --卷(⿵龹⿱一龴)井芷方若蘅

嘉慶二年嵗在丁已閏六月八日天晴曝書展玩一過時

與西席顧澗薲夏方米同觀因見日録在葉

鄭兩序後而反缺半葉未解其故余曰此當年

装潢匠誤以序文次于目録後卷一前故遺失

半葉也今每葉後有字影及硃筆痕隱隱可見是

確証爰復著數語以傳信于後時在王洗

馬巷新宅之士礼居  蕘圃氏識



  是嵗良月廿又桼曰瞿中溶籍觀于著凮亭


癸亥六月一日輯宋刻書目檢及此集其去淂書之𡻕月

已足八年矣昔余繪續淂書圖石是曰蝸廬松竹盖致

道寓居吾郡之城北葺屋曰蝸廬而松柱竹椽饒有古

樸之意今余自壬戌冬又遷于東城之縣橋題藏書室曰

百宋一㕓夫亦取其小焉耳爰誌數語于册尾蕘翁記

黄孝廉蕘圃買淂宋槧本北山小集四十卷皆用故

紙印刷驗其紙背皆乾道六年官司簿帳其印记

文可辨者曰湖州同理院新朱记曰湖州户部瞻軍

酒庫记曰湖州監在城酒務朱記曰湖州司獄朱記

曰烏程縣印曰歸安縣印曰監湖州都商税務朱

记意此集板刻扵吴典官𪠘也古人之移案牘

𠩄困紙皆精好事後尚可它用蘇子羙監道奏

院以鬻放紙口錢祀神宴客淂罪可見宋此故

紙未嘗輕棄今官文書紙率輭薄不耐久数

年之後黴爛蠧蝕不復可用矣北山诗文有風

骨在南宋可稱錚錚者而此本紙墨古推

的是淳熙以前物讀之殊不忍釋手嘉慶丁己冬

十一月廿日竹汀居士錢大昕題時年七十Page:Sibu Congkan Xubian399-程俱-北山小集-10-10.djvu/146Page:Sibu Congkan Xubian399-程俱-北山小集-10-10.djvu/147Page:Sibu Congkan Xubian399-程俱-北山小集-10-10.djvu/148Page:Sibu Congkan Xubian399-程俱-北山小集-10-10.djvu/149

江安傅沅叔同年得此書於上海藏余家者浹月余

請於沅叔攝影備印存之有年矣月霄先生跋力斥

藏書家愛護舊籍祕不示人之謬復深望後人之廣

為傳布閘北之變幸未被熸今印成行世可以慰先

生於九原矣卷第十二第八葉小山賦首一二行第

一字均不全余見一明鈔節本為何字納字又卷第

二十七第一葉勑楊沂中等首行第九似舒字第十

游字僅存大半次行龔行天討句闕行字下作大字

檢閱原本暨鐵琴銅劍樓瞿氏所藏同出一源者均

如此此足見傳寫之慎一筆不苟洵可信已民國紀

元二十三年五月海鹽張元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