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經注疏正字 (四庫全書本)/卷48

卷四十七 十三經注疏正字 卷四十八 卷四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十三經註疏正字卷四十八
  山東按察使沈廷芳撰
  禮記
  曾子問第七
  曾子問節註上卿代君聼國政者脱者字從集説挍
  大祝節註接神則祭服也下脱卿大夫所服禆冕絺冕也一十字從疏挍疏彼為父在始生未命為毛本誤謂
  孔子至北面 明卿大夫士等不禆冕也脱士字
  於階西南註變於朝夕哭位也註誤○丈夫即位於門外丈誤大若君䘮大歛喪誤哭
  禆冕至大夫 此言五等諸侯之孤卿大夫脱之字祝聲至敢告 所以警神也以誤出
  升奠幣于殯東几上東監本誤事几毛本誤凡後素几同
  几筵至體也 今案即夕禮既誤朝是繼體之主主誤貴反朝夕哭位 每日之旦旦毛本誤且
  三日節疏三日至生時 初告生已用用監本誤月
  大宰至禆冕 以為奉世子接神為衍字從集説挍明其時當在堂明監本誤名
  子升至顙𡘜 於時大宰大祝及祝亦升時毛本誤是祝立至南隅 而北面當殯之東南而北字毛本誤倒若其須詔相之時或就子前而西面也詔誤召西面誤西南
  祝宰至衰杖 以子稽顙𡘜故亦𡘜脱下𡘜字北面𡘜而踊而誤謂
  吿于禰音義本又作祢祢監本誤祈
  疏因前論問君未塟而世子生問衍字
  大宰至于禰 故告於主主監本誤王已弁絰葛以交神明明誤用䘮之大事便畢便毛本誤更集説作既不云束帛者束毛本誤執塟後神事之神事字毛本誤倒三日不見也日誤月
  以名至山川 互相明也互相字誤倒稱世子生䘮在殯以下集説入註
  命祝史吿于五廟節註案通觧有諸侯五廟四字
  疏與此相類與毛本誤于
  五官至其職 或雖在國留守雖疑衍字
  祖道至脯也 其有牲犬羊可也有衍字下犬人之犬毛本誤大馭下祝祝監本誤祀及祭酌僕祭監本誤登右祭西軹祭軌軌誤軹下軌謂毛本誤軌謂
  朝服至故也 雖在廟受上亦字衍從通觧挍
  其虞也先重而後輕虞毛本誤處
  孔子曰宗子雖七十節當别起行頭於前疏之下
  疏自啓至塟事 先塟母之時塟誤䘮不奠者不朝夕更改新奠朝夕毛本誤哀次
  行塟不哀次 次謂大門外之右大毛本誤之孝子悲哀悲毛本誤告若於此悲哀脱於字
  殯當至期也 設盥陳鼎饌夷牀之屬夷原文作侇毛本盥字闕其虞至禮也 朝廟則為之蹕也也衍字
  徹饌而埽埽監本誤歸
  疏外䘮至不醴 設醴以禮冠者之身禮毛本誤醴
  徹饌而埽 今忽聞䘮忽毛本誤復
  孔子至賜服 謂諸侯大夫㓜弱未冠脱大夫二字天子而賜諸侯大夫上二字衍
  於斯至冠禮 不可除䘮更改為吉冠也吉監本誤言父没至冠者 又釋父没加冠之禮加毛本誤既
  内䘮至而冠 醴子之後始醴賔之毛本誤者謂子身冠廢廢誤𤼵
  酒為至醴之 案士冠禮云子云云禮誤醴雖適子與庶子同用醮同誤可因而用也因誤同從續通觧挍明不為改冠者不為字誤倒
  饗謂禮之 案士冠禮云若孤子則父兄戒宿冠誤䘮則冠身自迎賔冠下疑脱者字
  祭如之何節既奠無主彌吉 祝延尸於奥尸即席坐奥經作于門外即監本誤既尸卒爵祝酌授尸尸以酢主人爵經作角酢經醋後仿此授毛本誤受賔三獻獻于尸尸三爵止約經文下同主人更爵酌酢脱酌字于西階前北面酬賔下衍酬賔二字
  大功節疏非此之謂也此毛本誤所
  服斬至兄弟 辟天子諸侯之正君也脱也字
  言不至奠時 非月半之殷奠也月半字誤倒以士月半不暇殷奠故也暇衍字續通觧挍
  緦不至於人 若同宫云云若原文作如斬衰既練乃祭乃誤及
  説衰與奠説釋文作脱註為其忘哀戚也戚誤疾挍同上
  疏不得即與他人饋奠之事脱即字
  女氏許諾而弗敢嫁弗誤不従石經挍
  疏父䘮至稱母 當稱此家父遣人弔也此家二字衍某子至一耳 伯姬遣使來弔来毛本誤而
  壻免至人請 亦以彼初塟訖云云彼誤被
  如壻親迎節疏當在上女在塗節註下䘮服云女子子在室為父箭笄髽衰三年䘮服下監本衍期字毛本衍記字為父下毛本衍母字
  除䘮節音義償音賞嘗通志堂本作尚案此字本具兩音
  孔子曰嫁女之家節當别起行頭於上節疏後
  取婦節註重世變也世誤時
  疏亦服深衣於門内之次脱服字
  不聞至以下 小功之未可以取婦也婦誤妻
  女未廟見而死節當别起行頭下取女有吉日節同
  疏不遷至父也 将反塟於女氏之黨反毛本誤及及止哀次止毛本誤上示若未成婦然上脱而殺其禮四字従通觧挍
  猶為至衰也 壻巳為之服齊衰期脱已字挍同上
  及反藏諸祖廟藏誤塟
  䘮之二孤節註以魯哀公二年夏卒魯監本誤曽
  疏昔者至以行 言作假主以行作毛本誤則
  辨猶至公也 畏康子之威康誤季
  吾聞諸老聃耼毛本誤從日後同
  主出廟入廟必蹕註蹕止行者者誤也
  疏老耼至命也 陳國苦縣賴鄉曲仁里人也脱人字史記作楚苦縣厲鄉云云為周柱下史史記作周守藏室之史
  祝接神者也 以其祫祭於祖祖毛本誤主若主人入大祖廟中則不可須蹕也以壓於尊者也主誤王以誤似上也字衍可須二字疑衍其一
  将出至命也 而後始就停舍之處就停毛本誤将行
  以脯至埋之 不陳幣玊也毛本玊字闕
  昔者魯昭公節註是不少孤脱孤字従續通觧挍
  疏父所使妾無子節監本脱父字
  如母至妾子 故知此慈母如母謂大夫以下也下脱若字知誤乃
  此指至不服 使為子師脱使字故䘮服云君子子為庶母慈已小功當依續通觧本作䘮服小功章云君子子為庶母慈已者
  據國至公也 云謂之慈母謂毛本誤為寛𥙿慈惠温良者以為子師約記文公子為其母練服麻衣見䘮服記原文重一麻字公之至其母 故春秋母以子貴故疑攷字誤以大夫士為母本應三年毛本闕應字盖謂世子王為其母王監本誤上如諸侯節音義衣於既切下脱又如字下同五字
  天子嘗禘節註既陳謂夙興云云陳毛本誤成
  疏示奉至聞也 東方用㦸云云與榖梁荘二十五年傳疏引互異言助其陽也助傳作充凡聲至隂也彼註作凡有聲皆陽事以壓隂氣充實也辰不集于房不經作弗集合也至可知矣彼傳作房所舍之次集合也不合即日食可知接祭至尸也 更迎尸入坐於奥更誤及納亨謂郷祭之辰亨誤享上納亨同辰誤時郷字脱亦得為祭𥘉不迎尸也亦毛本誤乃天子節疏祝延尸于門外下二字誤奥祝誤祀鄭註云云十一飯一誤九
  天子至不行 哀慼未遑祭祀慼誤感
  其祭至已矣 又熊氏云三飯不侑脱侑字
  既塟至吉也 唯祭天地社稷云云脱上二字自啓至反哭脱至字故不為越紼也也毛本誤出
  帥循至亦然 謂諸侯五祀亦如天子五毛本誤大
  大夫之祭節疏齊衰至則祭 但三飯則止止監本誤上下但三飯下並衍耳則二字主人酌酒酳尸酳誤獻小功與絲麻其服轉轉與毛本誤於
  所祭至則祭 謂士所祭祖禰脱所字
  謂若至昆弟 而於祖禰則無服也也誤然
  君子禮以飾情疏 必使内外相副内外字誤倒故云衰以飾在内之情云字衍下衍故字衰服為至痛飾也衰服三年問作斬衰苴杖三年至虚乎 若身在重服而弔他人在誤有従集説挍大夫士有私喪節疏但大祥而可已可衍字挍同上
  謂主至則否 謂適子仕宦者宦誤官下同
  父母之䘮弗除節疏一生有不除説之事説當作脱
  先王節疏故君至禮也 伸孝心也心毛本誤于
  君既啟節疏言送至服也 其君䘮祔與卒哭與毛本誤于大夫内子節註大夫適妻也監本脱適字
  疏以未殯君監本脱未字若尋常朝夕夕毛本誤之若其臨君之殯日之殯字毛本誤倒
  大夫至夕否誤註云大夫至其事上文明大夫之禮節脱之字君既殯而婦有舅姑之䘮婦誤歸
  賤不誄貴節註讀之以作諡讀誤誄續通觧挍
  諸侯相誄節註禮當言誄於天子也言當請字爛文
  疏誄累也上當脱㓜不誄長四字
  共殯音義必刃切刃誤忍
  則子麻弁節音義柩其又切案毛氏居正云明堂位其乆切當作兩音通用升自西階註不忍異人也脱於字
  升自阼階註不忍異入續通觧作不忍異於生
  疏今其入也如之何今誤令
  親身棺曰椑 諸公椑内猶有兕諸下衍侯字諸侯以椑為親身也椑為字毛本誤倒年未老故大棺等云云未毛本誤夫孔子至殯服 於時大斂之後時毛本誤是
  此謂至具焉 知此謂已大僉者脱已字散帯垂者監本脱者字小斂苴經大鬲鬲毛本誤高經特云共殯服者服誤臨入自至西階 如似賔客似毛本誤以
  闕謂至變也 謂菆𡍼既畢毛本塗誤服畢誤殯周柩入毁宗周毛本誤廟
  如小至從柩 唯首著免云云免毛本誤冕
  既封音義依註音窆脱依註二字
  既引及塗塗釋文作涂後仿此註扱上衽扱誤板上毛本誤止音義既封至騐切九字重出
  疏遂遂至君也 以經云遂既封而歸矣矣當以字之誤屬下句若在封墳既畢必在子歸之後若誤君在毛本誤待
  封亦至至尊 無免於堩堩誤恒
  祝曰節音義下同毛本誤卜同為無日同日誤曰
  疏貴禄至少牢 若庶子為大夫若誤但從通觧挍則於其家自立禰廟其衍字從集説挍
  攝主節註迎尸之前尸誤主周禮作墮案周禮作隋
  不歸肉註諸與祭者留之共燕諸誤謂毛本疏内同
  其辭於賔曰辭釋文作詞
  疏而祝命尸綏祭脱祭字交相致爵訖交誤主
  此之至大夫 䘮服小記下當脱云字
  攝主不厭祭 厭是神之厭飫上厭字陽陽
  不旅 謂所将祭旅酬之時所衍字
  不配 祝告神辭曰以某妃配某氏辭誤辟妃毛本誤姓
  皆辟至某氏 以其無尸上當脱云厭厭飫神也者七字
  尸至至厭也 此云攝主不厭謂下大夫攝不陽厭也脱云攝主不厭及不陽厭八字云不綏祭下謂今主人四字衍
  賔奠而不舉 此即不旅酬之事即誤則
  肉爼至共燕 賔客正祭諸助祭之賔客上賔客二字衍故註云諸與祭者云云註誤主
  宗子節疏曾子至祭乎 曾子以孔子上文云上論字當衍文請問至時祭 庶子無爵下脱逺辟正主四字惟可望近所祭者之墓而為壇通觧本無近字
  不祭至正主 本國不得有廟本毛本誤木
  言祭至廟也 雖據宗子有爵而言雖當唯字誤
  至子可以稱孝 以庶子合稱孝者上三字疑衍或庶子下脱一子字註首本也誣猶妄也八字當為衍文
  殤不祔祭註祔當為備聲之誤也為誤謂聲當作字
  疏祭必有尸乎 曽子之意以祭是神脱是字鏜疑是下脱祭字若厭祭亦可乎 祭末尸既起之後末毛本誤木其禮亦可可誤爾
  孔子至有尸 孔子答以祭成人之䘮者以祭字誤倒曽子至陽厭 一祭之中有此兩厭一誤二
  宗子為殤節疏族人至其禮 若與宗子期親云云註見記宗子孤為殤而死者案記文無下三字
  肵爼音義又忌依切又毛本誤子
  疏不告利成謂祭畢祭毛本誤既
  凡殤節疏凡殤至而止 謂宗子親昆弟所生之適子也下三字誤于是適祭之當於宗子祖廟毛本與誤於下得於曾祖廟同一是昆弟之子脱是字是宗子期親期誤皆若然諸父當於宗子曽祖之廟脱於字大功雖有同財之義義誤塟
  塟引節註變謂異禮禮毛本誤體
  反塟節音義數音速出註五字脱
  為君使節疏自卿大夫士之家曰私館曰私館當作至公館君所命停舍之處舍誤客
  下殤節註塟下殤於園中下毛本誤夏
  孔子節註長殤有送塟車者送毛本誤所
  史佚節註畏知禮者者誤也従集説挍
  疏下殤土周土毛本誤上
  塟於園 故用土周而塟于園中也故誤所自此以下諸註疏本並闕文遂輿機而徃者輿猶抗也機者以木為之状如牀無脚及輄邉也先用一䋲直於中央繫著兩頭之榪又别取一䋲繫一邊材横鉤中央直䋲報還鉤材徃還取一匝兩邊悉然而後以尸置於䋲上抗舉以徃園中臨斂時當堲周之上先縮除直繩則兩邊交鉤之繩悉各離解而尸從機中零落入於堲周中故曰輿機而徃也塗邇故也者若成人墓逺則以棺衣棺於宫中此下殤塟於園是路去家甚近故先用機舉尸徃園中而後棺斂故曰塗邇故也
  註土周至墓也 正義曰案檀弓云夏后氏之堲周塟中殤下殤故知土周是堲周也檀弓云中殤下殤此註直云以夏后氏之堲周塟下殤於園中者以經云下殤土周塟於園故指下殤為言檀弓所云據士及庶人也若諸侯長中殤適者車三乗下殤車二乗既有遣車即不得堲周輿機而塟也諸侯庶長殤中殤車一乗則庶子亦不用堲周輿機而塟其下殤則輿機其大夫之適長殤中殤則遣車一乗即不輿機下殤無車則輿機也然則王之適庶長中下殤皆有遣車並不輿機士及庶人適庶皆無遣車則中下殤並皆輿機故熊氏云若無遣車中從下殤其長殤既無遣車年又長大不可與下殤同盖棺斂於宫中載棺而徃之墓從成人也
  今墓逺則其塟也如之何者曾子見時世禮變皆棺斂下殤於宫中而塟之於墓與成人同路今既逺不復用輿機于尸為當用人抗輿棺而徃墓為當用車載棺而徃墓耶問其塟儀故云如之何
  昔者史佚至宫中 正義曰此舉失禮之人史佚周𥘉良史有子下殤而死墓逺者史佚欲不塟於園而載尸徃墓及棺而塟之其墓少逺猶豫未定召公故勸之令棺斂於宫中如成人也
  史佚曰吾敢乎哉至自史佚始也 正義曰史佚曰吾豈敢乎哉者恐逹禮者所譏故召公為諮問於周公周公答曰豈豈者怪拒之辭又云不可不可是不許之辭史佚不逹其指故行棺於宫中之禮也此云自史佚為始明昔非惟於宫中不棺亦不衣也已上並從儀禮經傳通觧續補入卿大夫将為尸節音義處昌慮切四字脱
  疏尸弁冕而出脱弁字
  為君至士者 以君之先祖有為士者祖誤視
  夏后氏節註則卒哭而致事則當衍字案皇氏疏則周人卒哭致事是鄭君従夏殷推而知之當是註文而孔氏云孔子既前答周人卒哭而致事則又似屬經文但脱去周人二字而以卒哭而致事六字誤入註耳今衛氏集説本亦爾姑闕之以俟知者
  吾聞諸老耼節註征之作費誓費釋文作粊
  疏致事至致事 思親彌深彌誤禰
  記曰至謂乎 在上君子許其致事其誤之是不奪情以從利禄從誤求従續通觧挍
  子夏至非與 孔子既前答周人卒哭而致事而毛本誤于伯禽至費誓 周公之子封於魯於毛本誤放
  今以三年之䘮至弗知也下今字當者字之誤
  文王世子第八 疏及事上之法及誤下之二字從集説挍設庠序釋奠先聖先師設誤説釋毛本誤設至典於學於當依監本作于
  文王之為世子節疏案緯候之説候誤公侯字
  食上必在視寒煖之節暖監本作煖
  文王一飯節音義箴本亦作鍼鍼誤諴
  疏庶幾至循也 是庶幾為慕尚之義是毛本誤尚
  間猶瘳也 其間有空隙下病字衍挍同上
  女以為何節註則此受命之後也此毛本誤有
  吾與爾三焉與釋文作予
  疏言王終久有之久毛本誤九
  撫猶至後也 一年質虞芮之訟二年伐鬼方集説同詩書正義引書傳質作訟書正義作質鬼方詩書正義及史記皆作䢴文王出則剋𥠖剋亦作克涖阼音義莅本或作涖涖監本仍作莅毛本誤吏
  春夏節註干盾也盾釋文作楯
  小樂正節註舍菜合舞菜經作采註舍即釋也采誤讀為菜舞羽吹籥吹經作龡
  春誦節音義播波我切案毛氏居正云播尚書有二音又波佐切
  疏干盾至秉翟 引鄭詩左手執籥引鄭二字當誤倒
  四人至吹籥 但此經雅多有諸侯之禮故謂之大樂正小樂正也雅誤雜從通觧挍大樂正下衍也字釋蘋藻之菜藻周禮註作蘩南南至不僣 西夷之樂曰支離朱詩疏作株是小雅鼓鐘之詩鐘毛本誤樂
  誦謂至同也 在國兼在西郊下誤重郊字合周家為言耳合誤舍従集説挍若周别有大學小學更何所學也下學字監閩本作教大司成節註則大司成則誤即通觧挍音義徳行同下當有中失丁仲切五字
  疏大學至授數 前文小樂正云云文衍字
  凡侍坐節音義間徐古辨切案毛氏居正云辦作辨誤廣三寸一本作廣三尺云云脱上廣字
  凡學節疏官謂至之事 有道徳者亦使教焉道下衍有字傳士禮十七篇脱士字
  凡始立學節疏不及於先聖下者字衍今案釁器用幣脱今字續通觧挍
  謂天至孔子 若諸侯止立時王一代之學止誤正凡大合樂節註謂春入學舍菜合舞菜釋文作采後同
  疏大合至象類 而月令云云則是春合舞而誤又是誤明從集説挍
  曲藝皆誓之註謂小技能也謂誤為
  疏語謂至郊學 今天子親視學於其西郊其衍字必取至才焉 取其才者斂其才能者脱上其者二字
  謂之郊人 小才藝能者未官之前不得同為俊選上衍而已二字前下衍而字挍同上以其猶在郊學也以誤前従通觧挍
  然後釋菜註以器成有時将用也有時二字衍集説挍
  疏始立學 亦謂天子命諸侯始立教學教衍字挍同上釋菜禮輕也 此既釋菜禮輕輕毛本誤器
  言乃至宗也 若魯國之比比監本誤北
  教世子疏雖非一也以教世子為主上四字當從集説本作然凡三王節疏既成則教尊官正脱則字
  樂所以修内也 樂是喜樂之事是毛本誤事
  保也者至道者也 乃可通達流行通毛本誤退
  設四傳節疏案尚書大傳云大毛本誤太
  仲尼節音義治直吏切至並同一十一字當在上君子節下
  行一物節註物猶事也四字集説作疏
  疏司主至正也 此經謂世子也也據註字之當屬下句易文言云貞固足以幹事言毛本誤也
  庶子節音義弟大計切下脱又作悌下孝弟皆同八字
  其在外朝節註掌羣臣之版版毛本誤班毛本誤位
  疏是第三節中之上節也三誤四
  正者至族者 故讀謂政也政毛本誤正
  外朝至位也 王族故士虎士云云故監本誤旅毛本誤族是在路寝門外也脱寝字案大射卿西面北上卿毛本誤郷故云亦司馬之屬下司馬二字當衍文
  其登餕節疏尸拜受嗣子答拜嗣子經作舉奠下嗣子及長兄弟同相對而餕餕經作籑此一登之文一本毛本誤
  則以上嗣 其登餕獻受爵脱下二字
  庶子治之雖有三命不踰父兄案疏云當在前臣有貴者以齒之下以次主人次毛本誤俟
  疏大事至下齒 謂衰服布縷精麤也布縷字誤倒謂得入齊衰之限限毛本誤下然主人亦不得下而與之序齒列焉誤則主人猶不得在父兄之下而齒列焉
  親者至者希 若大功則一年三㑹食若毛本誤苦
  其在軍節註行以遷主行誤所
  疏下宫至異語 故春秋云立武宫下脱傳曰羣六稱宫六字則卿大夫之適子下脱以正室為卿大夫之適子是一十一字從續通觧挍
  族之相為節音義下註為君同脱註字
  纎剸註纎讀為鍼鍼刺也鍼誤殱釋文挍音義扶忍切下脱劓魚器切四字
  獄成節註讞之言白也白毛本誤某
  公素服不舉案素服下此素服下脱居位不聼樂五字
  親哭之案朱子云下脱于異姓之廟五字當𥙷之
  疏有司行法之事行毛本誤刑
  公族至甸人 又云磬盡也毛本盡字闕
  其刑至甸人 亦鞠讀刑法之書於甸人之官也於毛本誤與
  纎讀至曰鞠 小刑用鑚鑿次刑用刀鋸案魯語作中刑用刀鋸其次用鑚窄讀囚人所犯罪状之書人下衍之字用法謂用其法律脱下用字雖犯宫刑但髠去其髪也犯誤無髠誤髠下並同
  罪既至類也 是重慎刑殺其族類也殺毛本誤設
  其族食節音義差徐初宜切初毛本誤所
  疏此謂第三節中之下節此謂當作自此至不翦其類也為九字
  外朝至姓也 盖外朝至尊别盖誤者
  登進受爵則以上嗣則衍字
  公與至逹矣 君上存親而與族人㑹燕脱㑹字豈得相背棄背本亦作遺
  五廟節疏所以必告必赴者脱上必字
  親未至能也 盖賤其無能也盖誤者
  古者至有倫 而先在第八結者八毛本誤人
  翦割截也 鄭康成註法云謂同族不宫者是也法衍字宫毛本誤公
  遂設節註席位之處席誤帝
  適饌節註親視其所有下通觧有也字
  既歌節註諸合樂之所美諸通觧作説
  下管象註前歌後舞舞誤武音義師樂音洛四字脱
  王乃節音義𩥉又作駿下衍駿字
  疏有司卒事反命 有司告釋奠既畢脱告字
  適東至先老 則既視學畢脱刖字則釋之養老之處東序之中天子親自釋奠云云當依通觧作然後適東序親自云云一既歌而語以成之也者一衍字
  禮之大者也 語説父子君臣之道君臣下當脱長㓜二字下既歌節疏同
  三老至必也 是父兄事之也脱之字席衆賔於賔席之西南面脱下席字
  象周至後舞 今文是泰誓之文也是字當在今文上
  羣吏至是也 諸侯既為畿外諸毛本誤詩
  是故節疏是故聖人之記事也者也者字毛本誤倒
  是故古之人節註下當脱音義露見賢遍切五字
  世子之記節註言此存其記其毛本誤具






  十三經注疏正字卷四十八
<經部,五經總義類,十三經注疏正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