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國春秋/卷086

卷八十五‧吴越九 十國春秋
卷八十六‧吴越十 列傳
作者:吳任臣 清
卷八十七‧吴越十一

沈崧 皮光業 曹仲達 林鼎 仰仁詮编辑

沈崧字吉甫,閩人也。祖輅,唐大理評事,賜緋;父超,福州長溪縣令。崧初生時,有大蛇墜榻前,引首注視,久而方去。既七日將浴,忽風雨震壞浴盤,人咸異之。

乾寧二年,刑部尚書崔凝知貢舉,登進士第者二十五人,崧與焉。已而昭宗御武德殿,命翰林學士陸扆、秘書監馮偓覆試,凡落十人,是日崧再入選。閩書云:崧,乾寧三年丙辰狀元。羅江東外紀云:崧與羅隱從事浙江幕下,主公出伎,衆稱殊麗便是姮娥。崧曰:“姮娥甚陋,安可及?”主公驚曰:“書記識姮娥否?”曰:“崧兩度到月宫,何爲不識?崧蓋以是警隱云。

尋歸閩,道由淮甸,淮帥辟之不就,遂經杭州,武肅王留爲鎮海軍掌書記,除浙西營田副使,奏授秘書監、檢校兵部尚書、右僕射,凡書檄表奏,多崧所出。後唐莊宗卽位,改元同光,武肅王問其祚修短,崧曰:“觀此號,爲國不成,止一口耳。”文穆王立,雅好儒學,置擇能院,選吴中文士録用之,命崧領其職。國建,拜崧丞相。天福三年二月卒,年七十六。諡曰文獻。有集二十卷。按仁和縣志:縣東二十五里沈家塘,卽崧宅。

皮光業字文通,世爲襄陽竟陵人。父日休,有盛名,唐末爲蘇州軍事判官、太常博士,遂家焉。光業生於姑蘇,十歲能屬文,及長以所業謁武肅王,與沈崧、林鼎同辟幕府,累署浙西節度推官,賜緋。

天寶九年,王欲通誠於梁而難其人,且中隔淮南,輒繞道爲苦,於是以光業爲才使,自建、汀逾虔、郴,越潭、岳、荆南入貢。梁均王大喜,加王天下兵馬大元帥,開府置官屬,特賜光業進士及第,仍賜秘書郎,授右補闕内供奉,賜金紫。

未幾,淮人來求好,王以光業報聘,及還,贈錢三百萬,復禁其出,且曰:“可以市易。”光業曰:“我使介也,豈賈竪也。”乃委置而去,淮人亟載隨之。尋兼兩浙觀察使。文穆王嗣立,命知東府事。天福二年,國建,拜光業丞相,與曹仲達、沈崧同日受命,凡教令儀注多所考定。光業美容儀,善談論,見者或以爲神仙中人。性嗜茗,常作詩以茗爲“苦口師”,國中多傳其癖。八年二月丙辰卒,年六十七。諡曰貞敬。所撰皮氏見聞録十三卷行世。又有妖怪録五卷。

初,光業微時,夢亭上偶人皆列拜,覺而自負。又旅遊會稽,有神降於里巷,光業往視之,神輒不語,及去,衆詰之,曰:“皮秀才此土地主,我小神,不當遽見。”梁選王子傳珍爲駙馬都尉,光業奉命如京師,及歸經靖海,山陰令滕文規故光業舅也,日暝,見有黄衣吏報曰:“皮補闕今已及靖海。”俄失所在,其異徵多此類。

弟光鄰,官温州刺史。子璨,或作文燦,非。官元帥府判官,著有鹿門家鈔詩咏。三世皆以文雄江東,識者榮之。

曹仲達,圭之子也。本名弘達,後避孝獻世子諱,更今名。仲達生於臨平,當母坐蓐時,室有紫光,家人咸異之。稍長,圭欲其習勞,品膳悉與僕隸等,卽嚴冬尚未挾纊,又日令運甓以苦筋骨。尋爲鎮東軍押牙。圭在蘇州日,常乞婚於睦州陳詢,至是遣仲達親迎,卜之,曰:“陳非耦也,當聘他族,以致榮顯。”已而道過錢塘,武肅王奇其貌,遂以王妹儷焉。累授台、處二州刺史。

文穆王立,命仲達權知政事,及建國,拜丞相,與沈崧、皮光業同秉國鈞。忠獻王卽王位,仲達復攝行軍府事。時大賚諸軍,軍中言賜予不均,輙大譁,舉仗不受賜,諸將不復能制,仲達親出階諭之,辭旨曉暢,皆釋仗而拜。仲達性仁厚好施,食不兼味,文穆王雅重之,每呼丞相而不名。卒,年六十二。諡曰安成。

林鼎字涣文,侯官人。父無隱,有詩名,流寓明州,刺史黄晟頗好禮士,無隱依之。鼎生於明州之大隱村,及長,謁武肅王,王以爲觀察押牙。尋辟文穆王幕府,文穆王以其才行累薦,不見用,一日復密薦之,武肅王曰:“鼎骨法非常,真輔相器。然我不驟貴者,欲汝貴之,庶盡心於汝也。”文穆王襲位,署鎮海軍掌書記、節度判官。

鼎性讜正而强記,能書,得歐虞筆法,比中年,讀書必達曙,所聚圖籍悉手鈔數過,卽殘編斷簡,亦較讎補綴,無所厭倦。國建,命掌教令,尋拜丞相,凡政事有不逮者,鼎必極言,罔忌諱。天福中建州之役,鼎指陳天文人事,累疏切諫,王不用鼎言,卒無成功,人多鼎有先見云。開運元年正月卒,年五十四。諡曰貞獻。有吴江應用集二十卷。

仰仁詮,湖州人也。事文穆王爲牙將,以練達稱。王弟元珦不法,文穆王命仁詮詣明州召之,左右慮元珦難制,勸衷甲以往,仁詮竟常服造聽事,偕元珦還杭州,神氣優暇,畧無周章,時皆服其度量。久之,建州刺史王延政與閩主相攻,乞師於杭,仁詮奉命往救,師久不旋,隨爲延政所敗。及忠獻王立,納仁詮女爲元妃。累官寧國軍節度使,同參相府事。未幾,卒。

弟仁謙,隨忠懿王歸宋,授太子舍人,出知永嘉縣。

論曰:崧王質金相,黄中通理;光業文章爾雅,黼黻邦家;仲達、鼎鬱然人望,遇事能斷,聯鑣競爽,出入端揆,彬彬乎皆華國之選也。仁詮雅有幹畧,雖失利南征,而蓋愆末路,亦過不掩功者與。

陸仁章 章德安 郭師從 唐仁恭编辑

陸仁章,睦州人也。少微賤,有大志,以窮困爲武肅王園卒,時人未之知也。武肅王常遊府園,見仁章樹藝有智而志之。及淮南兵圍孫琰於蘇州,繞城三匝,無路可通,武肅王使仁章設計入城,果得琰報而出,由是益加稱賞,以諸孫輩畜之。累遷兩府軍糧都監使,俄轉内牙指揮使。及武肅王薨,文穆王已承制統軍府事矣,方與兄弟同幄行喪,仁章進曰:“令公嗣先王霸業,將吏旦暮趨謁,當與諸公子異處。”乃命主者更設一幄,扶文穆王居之,告將吏曰:“自今惟謁令公,禁諸公子從者,無得妄入。”晝夜警衞,未常休息。

寶正末年,左右皆附文穆王,仁章獨數數以事相犯,至是勞之再三,仁章曰:“先王在位,仁章不知事令公,今日盡節,猶事先王也。”文穆王嘉歎久之。自是仁章與指揮使劉仁杞居中用事。仁章性剛,仁杞好毁短人,頗爲衆切齒。一日,諸將詣府請誅二人,文穆王使從子仁俊諭曰:“二將事先王久,吾方圖其功,汝曹迺欲逞私憾殺之,可乎?吾爲若主,若當禀吾命,不然當歸安國以避賢路。”衆懼而退,遂以仁章爲衢州刺史,仁杞爲湖州刺史。

仁章歷官至保大軍節度使,同參相府事。天福四年卒。仁杞,富春人。按富陽舊志:天成三年,縣令陸仁章禱宋明王廟有應,請封爲通聖侯。仁璋與仁章豈卽一人歟,存以竢考。

章德安,處州麗水人。累官至内都監。文穆王寢疾時,察德安忠直能斷大事,欲屬以後事,語之曰:“弘佐尚少,當擇宗人長者立之。”德安曰:“弘佐雖少,羣下服其英敏,願王勿以爲念。”王曰:“汝善輔之,吾無憂矣。”已而,文穆王薨。内牙指揮使戴惲者,與文穆王養子弘侑比,蓋弘侑養母,惲妻之私親也。或言惲謀立弘侑,德安秘不發喪,伏甲士於幕下,殺惲,廢弘侑爲庶人,復其孫姓而幽之。居無何,上統軍使闞璠彊而横,排斥異己,忠獻王不能制,德安數與之争,璠遂以計貶德安於處州。右都監李文慶亦不附璠,同時貶睦州。文慶,故睦州人也。

郭師從,合肥人。田頵婦弟也,隸頵部下爲都虞候。文穆王質宣州時,頵每戰不利,輒顧左右索錢郎殺之,師從與頵母多方保護,得不死。頵敗,師從隨歸杭州,武肅王德其人,署爲鎮東都虞候,數從文穆王破廣德,征無錫,有功,累遷浙西營田副使。忠獻王時,拜同參相府事。卒,年八十四。

唐仁恭,其先世自晉昌徙餘杭。唐天復中,有建威推官希颜者,卽仁恭父也。仁恭事文穆王爲唐山縣令,有能聲。子渭,仕宋,官職方郎中。

論曰:仁章誼無狥私,德安忠以事主,當文穆授受之際,仁章正其始,德安正其終,大義斷然,雖古名臣何加焉。師從保全王躬,託魚服於豫且之網,得膺壽考,宜矣。仁恭擅良吏才,撫循一邑,殆所云豈弟君子、民之父母者邪。

水丘昭券 薛温编辑

水丘昭券,安國人。漢有司隸校尉水丘岑者,昭券蓋其後也。性沉厚,知書,能文章。武肅王母出自水丘氏,昭券以國戚故,事忠獻王爲内都監使。唐攻福州急,福州使者乞師於杭,諸將多以道險遠爲解,昭券言:“救鄰恤災,古今通義。”勸王宜亟濟師,與王意頗合,從之。忠獻王之誅程昭悦也,令昭券夜率甲士千人圍其第,昭券曰:“昭悦家臣也,有罪當顯戮,不宜夜興兵。”王以爲知大體。

及忠遜王立,忿統軍使胡進思横甚,與指揮使何承訓及昭券密謀逐之於外,昭券以爲進思黨盛,未可猝去,不如姑容之,以俟後圖,王猶豫未決。會承訓懼事發相及,反洩其謀於進思。居數日,王夜宴將吏,進思疑圖己,輙戎服執兵帥親兵百人入見王於天册堂,曰:“老奴無罪,何故見圖?”遂錮王義和院廢之,并殺昭券及進侍鹿光鉉。光鉉,忠遜王舅也。進思妻聞昭券死,泣下曰:“他人猶可殺,昭券君子也,奈何殺之?”

薛温,錢塘人,以武勇爲親軍都頭。天福十二年,統軍使胡進思既廢忠遜王而迎忠懿王,領兩軍事。明年春,遷忠遜王於衣錦軍私第,進思日請圖害,譬説百端不止,忠懿王慮其有他變,遣温將親兵衛之,且誡曰:“是行也,委爾保全廢王,若有非常處分,皆非吾意,當以死捍之。”進思果潛謀於温,温拒而不許,復夜使方安等二人逾垣入忠遜王第,温帥衆救之,斃安等於庭中。已而進思死,忠遜王獲考終,温之力也。温累官鎮國都指揮使、睦州刺史。乾德三年,捨地爲吉祥律寺,未幾卒,諡正顯。一作正獻。

論曰:昭券志期包荒,事同裕蠱,當斷不斷,身殞奸邪。易言君不密則害臣,臣不密則害身,其水丘氏之謂乎!薛温保衞故主,矢志靡他,俾二君兄弟式好,克全天倫,厥功爲多焉,所由與終始易慮者有間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