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國春秋/卷104

世祖姓劉名旻,高祖之母弟也。同為章懿皇后所出。

初名崇。為人美鬚髯,目重瞳子。少無賴,嗜洒好博,常黥為卒。

高祖事晉,為河東節度使,署崇馬步都指揮使。高祖即帝位,除太原尹,未幾,遷北京留守,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隱帝時,改河東節度使,累加兼書書令。隱帝年少,政在大臣,郭威為樞密使,有大功,而與崇素不相能。崇與屬吏鄭珙謀,乃罷上供征賦,籍民為兵以自固。

乾祐三年,隱帝遇弒,崇業謀舉兵。會樞密使威反狀已白,而隱帝諸大臣不即推尊之故,未敢即立。謬請立崇子贇為嗣。是時,人皆知威非實意,而崇獨私心喜曰:“吾兒為帝,吾又何求?”乃罷兵。

威少賤,黥其頸上為飛雀,世謂之郭雀兒。至是見崇使者具道所以立贇之意,因自指其頸以示使者,曰:“自古豈有雕青天子,幸公無以我為疑。”崇益喜,信以為然。

太原少尹李驤勸其以兵下太行,控孟津俟變。崇大罵驤離間父子,命牽出斬之,並殺其妻。以其事白於太后,以明無他。已而,威果代漢,是為周太祖。降封贇湘陰公。

崇遣牙將李䛒奉書於周,求贇歸太原。周主報以湘陰比在宋州,今方取歸,京師必令得所,公勿憂。但能同力相輔,當加王爵,永鎮河東。崇知贇不得歸,始有自立意。

乾祐四年春,正月戊寅,帝即位於晉陽,仍用乾祐年號。所有者,並汾、忻、代、嵐、憲、隆、沁、遼、麟、石諸州之地。以節度判官鄭珙為中書侍郎,觀察判官趙華為訊問侍郎,並同平章事,以次子承鈞為侍衛親軍都指揮使,太原尹以節度副使李存瓌為代州防禦使,裨將張元徽為馬步軍都指揮使,陳光裕為宣徽使。

是日,周殺湘陰公贇於宋州。帝以地狹民貧,祭祀祖禰,畧如家人禮,不建宗廟。月奉,宰相百緡,節度使三十緡,其餘簿有資給。

是時,遼將潘耀尼稱君,命遺書皇子承鈞。帝令承鈞復書,言本朝淪亡,紹襲帝位,願循晉室故事求援北朝,許之。

丙戍,發兵屯陰地,黃澤、團柏。丁亥,以承鈞為招討使,與副招討使白從暉、都監李存瓌將兵萬人侵周。晉州帝聞湘公死,大慟哭,為李驤立嗣,歲時祭之。

二月戊戍,我兵五道攻晉州。周節度使王晏閉城不出。承鈞令將士蟻附登城,晏伏兵奮擊,我師敗績。副兵馬使安元寶隆周。

癸卯,移軍攻隰州。周濕州刺史許遷遣步軍都指揮使孫繼業迎擊於長壽村,執我牙將程筠,殺之。未幾,我兵簿州城,攻數日不克,遂引還。

丁巳,遣通事舍人李䛒至於遼,遼主烏雲與帝約為父子之國,使伊喇摩哩來報聘。

己卯,周遣敗卒二百六十餘人還太原,各賜衫袴巾履。

夏四月,遼遣使來告,周使田敏約,歲輸錢十萬緡。帝命宰相鄭珙以厚賂謝遼,自稱姪皇帝致書於叔天授皇帝。

五月辛未,珙卒於遼。

甲戍,定難節度使李彛殷稱番於我。

六月,遼主遣燕王蘇頁、政事令高勳冊命帝為大漢神武皇帝,妃為皇后。又以黃騮九龍、十二稻玉帶報聘,帝更名旻。

秋七月,翰林學士衛融等詣遼謝冊禮,且請兵。

九月,招討使李存瓌自團柏擊周,遼欲引兵來會,與諸將議於九十九泉。諸將皆不欲南行,遼主強之。

癸亥,行次新州之西,火神淀燕王蘓頁及偉王之子太寧主烏孫作亂,殺其君烏雲。

丁卯,齊王蘇頁代立,上尊號曰天順皇帝,改元應厯。自火神淀入幽州,遣劉承訓來告哀。帝命樞密直學士王得中如遼,賀即位,復以叔父事之,請兵以擊晉州。隨遣使如遼行弔禮。

冬十月辛卯,周潞州巡檢使陳思讓敗我兵於虒亭。

甲辰,遼遣彰國節度使蕭禹厥,率兵五萬來會,帝帥兵二萬出陰地關攻晉州。

丁未,軍於城北,三面置寨。周巡檢使王萬敢、龍捷,都指揮使彥超、虎捷,指揮使何徽共拒之。

十二月乙巳,王峻引兵救晉州。晉州南有蒙阬,最險峻,憂我兵據之。是日,聞前鋒已度蒙阬,喜曰:“吾事濟矣!”

帝攻晉州久不克,會大雪,我軍乏食,契丹兵思歸。聞峻至,燒營宵遁。峻入晉州,乃遣行營都指揮使仇弘超等將兵追於霍邑,縱兵奮擊,我兵大敗,墜崖谷死者無算。

周將藥元楅曰:“劉旻悉發其眾,挾契丹而來,志吞晉絳。今氣衰力憊,狼狽而遁,不乘此剪撲,必為後患!”王峻遣使止之,遂解去。

http://ctext.org/library.pl?if=gb&file=96110&by_title=%E5%8D%81%E5%9C%8B%E6%98%A5%E7%A7%8B&page=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