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國春秋/卷105

睿宗本紀

睿宗名鈞,初名承鈞,世祖次子也。以後唐天成元年丙戌生。幼而潁異,性孝謹,頗好學,工書。太祖既晏駕,承鈞謂服喪以日易月,非禮也。始行三年喪禮。

奉表於遼,自稱曰男遼主述律。答之以詔,呼爲兒皇帝。遣驃騎大將軍知內傳省事劉承訓冊命承鈞爲天子,更名鈞,時年二十九也。仍稱乾祐,不改元。

乾祐八年春,二月庚子朔,日食。庚申遣使如遼,請加上天順皇帝尊號,不許。夏六月丁未,蜀主遣使,約主兵攻周,許之。

乾祐九年夏,四月,葬神武皇帝於交城北山,上廟號。六月甲子,遣使於遼,議軍事。是冬,服除。改明年爲天會元年。

天會元年春正月,已丑朔,大赦。以子繼恩爲太原尹,翰林學士衛融爲中書侍郎,同平章事內客省使叚常爲樞密使,侍衛都指揮使蔚進掌親軍。潛結江南川爲外援。夏五月辛卯,遣使供方物於遼。秋七月初立七廟於高祖,舊第號顯聖宮。冬十朋癸亥,麟州刺使楊崇訓,舉城降。周周以爲麟州防禦使。十一月,遼遣大同節度使侍中,高勲,將兵會李存,環擊周至潞州城下而還。帝知契丹不足恃而不敢遽絕,贈勲甚厚。十二月,唐使者陳處堯自契丹來,遊太原。帝厚禮之,留數日北還。

天會二年,春正月,丙子,周建雄節度使楊廷璋敗我兵於隰州城下。時周隰州刺史孫議暴卒,廷璋檄都監閑廄使,李謙溥權知州事。未機,我兵至攻城,久不下。廷璋潛與謙約,各募死士百人襲我營。我兵驚潰遂解,還。夏六月壬子,周昭儀節度使李筠,寇石會關,遂拔六寨。乙卯,丑,再遣使如遼。十二月,庚辰,又遣使如遼。是冬,國中大雪。國人唱曰:「生怕赤真人,都來一夜春。」

天會三年,夏四月,戊戌,遼以南京留守蕭思溫爲兵部都總管,擊周師。是月周攻契丹,拔益津,凡橋淤口三關。遼主遣使來告急。五月,乙巳朔,周師陷瀛、莫二州。帝諭發兵撓周邊,遣使日馳七百裏。會周王南歸乃止。庚戌,周李重進,將兵出土門寇。巳巳,敗我兵於百井,斬首二千餘級。六月,周李筠入寇,陷遼州,獲我刺史張丕。辛巳,周楊廷璋侵邊,降我堡寨十三。是月,周主殂,梁王宗訓。立冬十一月,遼師謀會我兵,攻周鎮、定二州。

天會四年,春正月,乙巳,周禪位於宋,宋改元建隆。夏四月,周昭儀節度使李筠起兵拒宋,遂殺澤州刺史,據其城。已而遣牙將劉繼衝,判官孫孚,奉表稱臣。執其監軍周光遜,閑廄使李廷玉送於我乞兵爲援。帝欲謀於遼,繼衝述筠意請無用契丹兵。帝即率本國兵自將出團柏谷,羣臣餞於汾水僕射。趙華獨言筠舉事,輕易未可爲恃。帝至於太平驛,封筠西平王。筠見帝儀衛不備,非如王者,心甚悔。因自陳受郭氏恩,不敢愛死。帝與周世仇,亦不悅其說,遂使宣徽使盧贊監其軍。筠心益不平,與贊多不協,乃留長子守節,居潞而自引衆南向。帝聞贊與筠異,遣平章事衛融和解之。是月,遣河陽節度使范守圖,將兵援筠。夏五月,乙亥,朔,日有食之。癸卯,宋將石守信敗李筠於長平。壬子,以潞州歸附,遣使告遼。丁巳,宋帝新征筠。丁卯,宋石守信、高懷德大破筠兵,盧贊死焉。筠走保澤州,宋帝列柵圍之。六月辛未,澤州陷,李筠赴火死,衛融被執。宋帝以鐵撾擊融首,不死,釋之。帝懼,引師歸。乙酉,宋帝攻潞州。丁亥,李守節以潞州降宋。甲午,宋將折德扆,敗我兵於沙谷砦。是月,宋兵圍石州。帝遣使告遼,詔阿刺率四部來援。復命蕭思溫以三部兵助之。秋九月,壬寅,宋昭儀節度使李繼勲寇平遙縣,俘獲甚衆。十月乙酉,宋晉州兵馬鈐轄,荊罕儒襲汾州死焉。

天會五年,冬十二月,乙未,李繼勲大敗我兵,執遼州刺史傳廷彥及其弟勲。

天會六年,春二月,我兵侵晉、潞二州,爲宋守將所敗。三月,宋詔我降人徙家於邢、洺,計口給粟。夏四月,宋命郭進控西山,武守琪戌。晉州李謙溥守隰州以備我師。是月,太原民潛逃降宋者四百七十人。秋七月,捉生指揮使路貴等十一人降宋。宋並補內殿直。

天會七年,春二月,遣使如遼,言我國欲巡邊徼,乞張聲援。秋七月,宿衛殿直,行首王隱、劉紹、趙鸞等謀亂事,覺,伏誅。辭連樞密使叚常出,常爲汾州刺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