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書目 溫氏原序
作者:溫睿臨 李瑤 清
原例

  《南疆佚史》者何?紀金陵、閩、粵三朝遺事也。何以不言朝?不成朝也。何以為之南疆?皆南土也。若曰一時疆此南疆也,然則何紀爾也?曰:土宇反復、攻守紛錯,政令有得失、歲月有替興,成敗之跡不可泯也;忠佞雜陳、賢奸各出,奇才傑士之謀略、武夫猛師之忠勇、老成正直之持論、讒諂欺罔之詭辨及忠義奮發者有凌霜犯雪之操、叛逆殘殺者有狐媚虎噬之狀,概不可略也。事變愈繁,情態畢露,可以下拜、可以起舞、可以按劍裂眥、可以慟哭流涕,缺唾壺而抒悲憤者矣。

  嘗論明之亡也,始於朋黨、成於奄豎,而終於盜賊。南渡以後,馬、阮得志,借朋黨以肆毒、合奄豎以固寵、假盜賊以張威;廟堂昏庸酣歌,勿恤忠貞黜落、貪黷橫恣,紀綱倒置、是非混淆,以致穴中自斗,亡不旋踵。思文,賢主也;幅員偪仄,倚寇召寇。永明仁慈有餘,英斷不足;崎嶇山海之間,播遷流離,收遺孽為腹心、托絕域為禁禦,傷已!當其時坐而平章者,不乏道德聲望、忠諒誠悃之儒;其捍禦邊圉、綢繆海外者,亦多英達敏練、遺艱投大之材。彼史、姜、劉、黃、袁、何、瞿、堵諸君子者,皆學究天人、忠貫日月;常變不渝,文武互濟:亦可謂祖宗之留遺王國之楨幹也。其如好爵虛糜,大權不畀;或外而不內,或尊而不親。終於一木支傾、丸泥塞潰,碧血青磷,抗忠自信。悲夫、悲夫!天命不延,人心再壞。百六之會,又焉能逃!蓋明之積弊,約有三端:一曰務虛名,不採實用。高談性命,而以農田、軍旅為麤;研志詞華,而以刑法、錢榖為俗。至使吏治不修,武備全廢;假鉞於武夫、待成於胥吏:一弊也。二曰別流品,不求真才。古之求士,或在草澤、或在山林,甚至羈囚、餓隸、降卒、仇夫皆列置班聯,畀膺寵任;未聞同朝之謗。今乃獨尊甲第,鄙棄舉質;即才懷管、葛,行同夷、惠,遷擢無期,排擠有自。楚材晉用,誰實貽之?二弊也。三曰爭浮文,不念切效。以承平虛氣抗大敵,以祖訓浮言攝巨寇;欲使通和而反樹之怨,欲令效忠而益滋之怒。迨至噬臍剝膚,影銷煙散:三弊也。積此三弊,敗亡不悟。則誤國之罪,豈得獨諉之小人哉!余所以不禁掩卷三嘆也。

  嗟乎!故國舊都,望之悵然。況乎姓氏以開業並垂,爵命與末流俱隕!其始其末,先臣實式憑之。俯仰今昔,回環感慕,不知涕泗之何從!亦自附於西臺之紀云爾。

  古高陽氏曰:右原序一首,凡千餘言,間多語病處。不獲已,而就其必不可存者,芟替百十字;以冀詞歸循謹,可以傳世無議也。後之「原例」亦如之。「勘本」三十卷中,轃益多而芟替者十不逮於一;其所以芟之、替之者,亦徒以有必不可存之詞也。並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