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例 引用書目
作者:李瑤 清
溫氏原序

引用書目编辑

  《御批通鑒輯覽》、《四庫全書提要》、《東華錄》、《明史稿》、《綏寇紀略未刻編、《貢舉考》、《三朝備要》、《明季遺聞》、《甲乙編年》、《舊京志》、《揚州殉難觚》、《殘明書》、《中興金鑒》、《兩朝識小錄》、《三垣筆記》、《綏史後編、《三藩紀事本末》、《金陵剩事》、《贛難紀實》、《江東事案正續編、《浮海記》、《滇考》、《滇緬日記》、《劫灰錄》、《孑遺錄》、《三岡志略》、《湖錄》。

  以上書二十七種,皆一時參核徵引者。所以附識於此,特明《勘本》、《摭遺》之事必有源、言必有據,非杜撰也。群書不分年代後先,示便也;不列作者姓氏,省文也。

續用書目编辑

  《皇朝武功紀盛》、《江南義師始末》、《福人錄》、《續鑒》、《明季輯略》、《魯乘》、《廣見聞》、《舟山忠節表》、《閩小史》、《閏餘逸事》、《夢華潭水榭叢錄》、《澳門圖志》、《浙東郡縣新舊志》。

  又,續見諸書,於紀傳中隨時轃損。難經排版印成,亦多案事翻改。並附識。

  嗟夫!不才少務交游,絀於知己;名心獨冷,俠骨空張。向維急人之急,每致累益加累。今而纘此故史,托驥尾、逐蠅頭,亦計之末焉者矣。憶昨從事都轉幕下,浮家西子湖邊,月滿一樓,花明四壁。詩酒壺矢之會,旬輒載舉;親疏依附之流,日繁有徒。及茲黃金散盡,白髮漸生。鼓枻重來,入山小住,聽萬籟之既寂,對一鐙而自孤。我因注史杜門,人亦棄交絕跡。撫今感昔,尚忍何言!

  夫是書之初,助我借書考鏡者,苕上坊友吳壽昌;助我貸泉始事於梓者,盤石九品官周劍堂。既而我子辛生來自蕪湖,命之校字。楮本不足,則罄我行裝投諸質庫;又不足,則乞貲市儈,耐盡誹嘲。自夏歷秋,工徒百有餘指,岌岌欲潰;亦不啻爾時江上之防獨守,我心散而復振。先嘗馳書吳門幕中舊雨,或以危言相恐;間詣鹺政偕事諸人,幾至叩關弗納。竭智盡力,書乃有成。成之時,幸錢塘大令同里石敦夫同福、前漢陽觀察富春周蕓皋、前湖州太守贛榆董奕山、杭州別駕同郡吳兼山先後分廉相饟;且不敷,則更得蕭山蔡氏松町封翁偕其妷孝廉篴椽年丈聘珍為之稱貸以益之。是書初印計八十部,工閱二百四十餘日,糜用平泉三十萬有奇。

  所以歷識集事之難於此者,藉以示吾後人,知賣文為活之難乎其為難也!凡一江上下、十年前後之奉觴為壽、折簡為盟及誼稱世執而嘗小受吾惠者,或呼之弗應、或望之輒走,非之笑之之不暇,而皆以冰炭視也。噫!

  己丑秋吳山觀潮日,七寶轉輪藏主古高陽氏並記於十二峰寓樓。

補勘書目编辑

  《欽定勝朝殉節諸臣錄》、《國殤事略》、《三朝閏餘年表》、《國變難臣鈔記》、《南渡錄無名氏著,與李暎碧異、《吳下舊聞》、《天南逸史》、《平定臺海事略》、《國初七子遺書》、《明通事案》、《越中殉義傳》、《越東郡縣新舊志》、《鮚埼亭集內、外編》、《明文授讀》、《西河合集》、《天都文類》、《諸名家專集》凡集中一文一事於本史有所關合者,摘錄之;不及備載其名

  《繹史》既成之明年庚寅春,重事勘補。蕭山蔡氏丈篴椽孝廉為之鳩工排版,傳諸海內者又百部。凡續見之書,名列如上。夫溫氏原史臚引書目僅四十餘種,今就吳興楊氏跋尾之所稱及區區者一隅之所聞所見,則約略猶在百種以外;此溫氏之所以不盡不詳也。以上續引諸書,人名之備者,莫如《勝朝殉節錄》;人事之詳者,莫如全氏《內、外編》也。

  庚寅閏夏,子玉氏並記。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