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豐先生元豐類槁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

卷第九 南豐先生元豐類槁 卷第十
宋 曾鞏 撰 景烏程蔣氏密韻樓藏元刊本
卷第十一

元豊𩔖藁卷之十

  洪範傳

惟十有三祀王訪于箕子王乃言曰鳴呼箕子惟天隂

隲下民相恊厥居我不知其𢑱倫攸叙箕子乃言曰我

聞在昔鯀陻洪水汩陳其五行帝乃震怒不𢌿洪範九

疇𢑱倫攸斁鯀則殛死禹乃嗣興天乃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禹洪範九疇

𢑱倫攸叙何也武王嘆而謂箕子天不言而黙定下民

相𦔳恊順其𠩄居居謂所以安者也而我不知其常理

𠩄次序箕子乃言我聞在昔鯀之治水也至扵五行皆

亂其陳列故上帝震怒不與之以洪範九疇而常理𠩄

以敗鯀則殛死及禹継而起天乃與之以洪範九疇而

常理𠩄以叙盖水之性(⿰氵閠)下而其爲利害也尤甚故鯀

之治水也陻之則失其性而至扵五行皆亂其陳列及

禹之治水也𨗳之則得其性而至扵常倫𠩄以叙常倫

之叙者則舜地乎天成六府三事𠃔治萬世永頼時

乃功也其曰天乃錫禹洪範九疇盖易亦曰洛出書然

而世或以爲不然原其說之𠩄以如此者以非其耳目

之𠩄習見也天地之大萬物之衆不待非常之智而知

其變之不可盡也人之耳目之𠩄及亦不待非常之智

而知其不能逺也彼以非其𠩄習見則果扵以爲不然

是以天地萬物之変為可盡扵耳目之𠩄及亦可謂過

矣爲是說者不獨蔽扵洪範之錫禹至鳯凰麒麟玄鳥

生民之見扵經者亦且以為不然執小而量大用一而

齊萬信臆决而疑經不知其不可亦可謂惑矣五行五

者行乎三材萬物之間故𥘉一曰五行其在人為五事

故次二曰敬用五事五事敬則身脩矣身脩然後可以

出政故次三曰農用八政政必恊天時故次四曰恊用

五紀脩身出政恊天時不可以不有常也常者大中而

已矣故次五曰建用皇極立中以為常而未能適変則

猶之執一也故次六曰乂用三徳三徳𠩄以適変而人

治極矣極人治而不敢絶天下之疑故次七曰明用稽

疑稽疑者盡之扵人神也人治而通扵神明者盡然猶

未敢以自信也必考巳之得失扵天故次八曰念用庻

徴徴有休咎則得失之應扵天者可知矣猶以爲未盡

也故次九曰嚮用五福威用六極福極之在民者皆吾

𠩄以致之故又以考巳之得失扵民也敬本諸心而見

諸外故五事曰敬用用其厚者固治人之道也故八政

曰農用農厚也天時恊則人事得故五紀曰恊用謹其

常則中不可不立也故皇極曰建用建立也乂者𠩄以

救其過持其常也故三德曰乂用明則疑釋故稽疑曰

明用庻徴之見于天不可以不念故庻徴曰念用福之

在于民則宜嚮之故五福曰嚮用極之在于民則宜畏

之故六極曰威用威畏也凡此者皆人君之道其信不

可雜而其序不可亂也推其為𩔖則有九要其始終則

猶之一言而巳也學者知此則可以知洪範矣一五行

曰水曰火曰木曰金曰圡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

直金曰從革圡爰稼穡(⿰氵閠)下作醎炎上作苦曲直作酸

從革作辛稼穡作甘何也盖爰者扵也潤下炎上者言

其𠩄性之成扵天者也曲直從革者言其𠩄化之因扵

人者也於之稼穡而不及其他者扵之稼穡亦言其𠩄

化之因扵人者也不及其他者莫大乎於之稼穡也夫

(⿰氵閠)下炎上言其𠩄性之成於天者然水導之則行潴之

則聚火燃之則熾宿之則壮則其𠩄化亦未嘗不囙之

扵人也或曲直之或從革之或稼穡之言其所化之因

扵人者然可以曲直可以從革可以稼穡則其𠩄性亦

未嘗不成之扵天也𠩄謂天不人不因人不天不成者

也其文所以不同者非固相反所以互相明而𣣔學者

之自得之也(⿰氵閠)下者水也故水曰(⿰氵閠)下炎上者火也故

火曰炎上木金亦然惟稼穡則非圡也故言其於之稼

穡而巳者辭不得不然也又言潤下所以起鹹炎上𠩄

以起苦曲直所以起酸從革𠩄以起辛稼穡𠩄以起甘

者凢爲味五或言其性或言其化或言其用或言其味

者皆養人之𠩄最大者則不言此𠩄以為要言也虞書

禹告舜曰政在養民而陳養民之事則曰水火金木圡

糓脩與此意同也二五事曰貌曰言曰視曰𦗟曰思

貌曰恭言曰從視曰明聽曰聦思曰SKchar恭作粛從作乂

明作哲聦作謀SKchar作聖何也盖自外而言之則貌外扵

言自内言之則聽内扵視自貌言視聽而言之則思𠩄

以爲主扵内故曰貌曰言曰視曰聴曰思彌逺者弥外

彌近者弥内此其𠩄以爲次序也五者思所以爲主扵

内而用四事扵外者也至扵四者則皆自爲不相因

故貌不恭者不害扵言從視不明者不害扵聴聦非貌

恭言從然後能哲能哲然後能謀能謀然後能思而至

扵聖也曰思曰SKcharSKchar作聖者盖思者𠩄以充人之材

扵其極聖者人之極也孟子曰人之性或相倍蓗而無

筭者不能盡其材不能盡其材者弗思耳矣盖思之扵

人也如此然而或曰不思而得何也盖人有自誠明者

不思而得尭舜性之是也所謂誠者天之道也有自明

誠者思之弗得弗措也湯武身之是也𠩄謂思誠者人

之道也然而尭舜湯武之徳其至皆足以動容周旋中

禮則身之者終亦不思而得之也尭舜性之矣然尭之

徳曰聦明文思盖尭之𠩄以與人同者法也則性之者

亦未嘗不思故曰誠則明矣明則誠矣而性之身之者

及其成孟子皆以謂盛徳之至也箕子言思𠩄以作聖

孟子言弗思故相倍蓗而無筭其𠩄言者皆法也曰視

曰明明作哲聴作聦聡作謀者視之明無所不照所以

作哲聴之聦無𠩄不聞𠩄以作謀也人之扵視𦗟有能

察扵閭巷之間米塩之細而不知蔽扵堂阼之上治SKchar

之㡬者用其聦明扵小且近故不能無蔽扵大且逺也

古之人知其如此故前旒蔽明黈纊塞聦又以作聦明

為戒夫如是者非塗其耳目也亦不用之扵小且近而

巳矣𠩄以養其聦也養其聦明者故将用之扵大且逺

夫天下至廣不可以家至戸察而能用其聦眀扵大且

逺者盖得其要也昔舜治天下以諸侯百官而緫之以

四岳舜扵視聴欲無蔽扵諸侯百官則詢于四岳欲無

蔽扵四岳則闢四門欲無蔽扵四門則明四目逹四聦

夫然故舜在士民之上非家至戸察而能立於無蔽之

地得其要而已矣其曰明四目逹四聦者舜不自任其

視聴而囙人之視聴以為聦明也不自任其聦明而囙

之扵人者固君道也非君道独然也不自任其聡明而因之為人者固天道也故曰天聡明自我民聦明又曰

惟天聡眀惟圣時憲舜扵聡明下尽人上參天斯其

為舜也舜之時至治之極也人豈有欺舜者㢤舜扵待

人亦豈疑其欺巳也然而訪問反復相參以考察又推

之扵四靣(⿱艹石)唯恐不能無𠩄蔽者盖君天下之体固不

得不立扵無蔽之地也立扵無蔽之地者其扵視聴如

此亦不用之扵小且近矣夫然故蔽明塞聦而天下之

情可坐而盡也言曰從従作乂者易曰出其言善則千

里之外應之出其言不善則千里之外違之則言之要

為可從而巳也言為可従也則其施扵用治道之所由

岀也古之君人者知其如此故其戒曰慎乃出令令出

惟行弗惟反又曰其惟不言言乃雍而舜以命龍亦曰

夙夜出納朕命惟𠃔言之不可違如此貌曰㳟恭作粛

者孟子曰今夫蹶者趋者是氣也而反動其心故曰持

其志無𭧂其氣盖威儀動作見扵外者無不㳟則生扵

心者無不粛也傳曰人受天地之中以生所謂命也禮

義威儀之則所以㝎命也故顔淵問仁孔子告之以視

聴言動以禮而衞之君子𠩄以稱仁者亦曰威儀捸棣

不可選也貌之不可慢如此也存其思養其聦明而不

失之扵言貌故尭之德曰欽明文思言貌者盖尭之𠩄

謂文則雖尭之聖未有不先扵謹五事也三八政曰食

曰貨曰祀曰司空曰司徒曰司㓂曰賓曰師曰食曰貨

曰祀曰賔曰師稱其事者逹乎下也曰司空曰司徒曰

司宼稱其官者任乎上也人道莫急扵養生莫大扵事

死莫重扵安𡈽故曰食曰祀曰司空孟子以使民養

生送死無憾為王道始此四者𠩄以不得不先也使民

足扵飬生送死之具然後教之教之不率然後刑之故

曰司徒曰司寇此𢑱倫之序也其教之也固又有叙可

得而考者古之欲明明徳扵天下者必始扵知至意誠

心正然後身脩脩然後國家天下治以是為大學之

道百王莫不同然而見扵經者莫詳扵尭明文思尭

之得於心者也克明俊徳有諸心故能求諸身也以親

九族九族既睦有諸身故能求諸家也平章百姓百姓

昭明有諸家故能求諸國也恊和萬邦𥠖民於變時雍

有諸國故能求諸天下也積扵其心以至扵身修此尭

之𠩄以先𮗜非求之扵外也積於其家以至扵天下治

此尭之𠩄以𮗜斯民非强之扵耳目也夫然故尭之治

何為也㢤民之從之也豈識其𠩄以從之者㢤此先王

之化也然以是為無法立司徒之官以敎之者法也教

之者𨗳之以効上之𠩄為而巳也養之扵學𠩄以使之

講明文之以禮樂所以使之服習皆教之之具也使之

講明者所以逹上之𠩄為使之服習者𠩄以順上之所

為𠩄謂效之也上之所有故下得而効之未  之所

無下得而効之也當尭之時萬邦𥠖民之所効者尭之

百官百官之𠩄効者尭之九族九族之𠩄効者尭之身

而導之以効上之所為者舜爲司徒也舜扵其官則又

慎徽五典身先之也然後至扵五典克從民効之也及

舜之時舜之𨗳民者固有素矣然水害之後其命契為

司徒則猶曰百姓不親五品不遜敬敷五教在寛盖憂

民之不親而念其不順上之化命之以謹布其教而終

戒之以在寛豈迫就之也㢤其上下之際導民者如此

此先王之教也為之命令為之典章為之官守以致扵

民此先王之政也盖化者𠩄以𮗜之也教者𠩄以𨗳之

也政者𠩄以率之也覺之無可言未有可以導之者也

導之無可言未有可以率之者也而况扵率之無可言

而欲一断之以刑乎孟子曰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

能以自行其𠩄謂善𮗜之者也其𠩄謂法導之者也其

𠩄謂政率之者也其相湏以成未有去其一而可以言

王道之俻者也先王之養民而迪之以敎化如此其詳

且盡矣而民猶有不率者故不得不加之以刑加之以

刑者非可巳而不已也然先王之刑固又有叙矣民之

有罪也必察焉𤯝也過也非終也雖厥罪大未加之以

刑也民之有罪也必察焉非𤯝也非過也終也其養之

有𠩄不足其敎之有𠩄不至則必責己而恕人故湯誥

曰惟爾萬方有罪在予一人予一人有罪無以爾萬方

如是故以民之罪為自我致之未加之以刑也民之有

罪必察焉其養之無所不𠯁教之無所不至不于我政

人之有罪矣民之罪自作也然猶有漸於𢙣者乆而𮐃

化之日淺者則有曰殺之姑惟教之未加之以刑也

民之有罪非青也非過也終也自作也教之而猶不典

式我也則是其終無悛心衆之𠩄弃而天之𠩄討也然

後加之以刑多方之所謂至扵𠕅至于三者也故有雖

厥罪小乃不可以不殺用刑如此其詳且慎故先王之

刑刑也其飬民之具教民之方不如先王之詳且盡未

有可以先王之刑刑民者也矧曰其以非先王之刑刑

民也昔唐虞之際相継百年天下之人四罪而已及至

於周成康之世刑之不用亦四十餘年則先王之民加

之以刑者殆亦無矣先王之治使百姓足扵衣食遷善

而逺罪矣人之𠩄以相交接者不可以廢故曰賔賓者

非獨施扵耒諸侯通四夷也人之𠩄以相保聚者不可

以廢故曰師師者非獨施扵征不庭伐不悛也八政之

𠩄先後如此所謂𢑱倫之叙也不然則𢑱倫之斁而巳

矣四五紀曰𡻕曰月曰日曰星辰曰暦数盖恊之以𡻕

恊之以月恊之以日者𠩄以正時而恊之以星辰者𠩄

以考其驗扵𩔰也恊之以暦数者𠩄以考其驗於微也

正時然後萬事得其叙所謂暦象日月星辰期三百六

旬有六日以閏月定四時成嵗也五皇極皇建其有極

歛時五福用敷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厥庻民惟時厥庻民于汝極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汝保

極凢厥庻民無有滛朋人無有比徳惟皇作極何也言

大建其有中故能聚是五福以布與衆民而惟時厥衆

民皆于汝中與汝保中盖中者民𠩄受以生而保中者

不失其性也凢厥衆民無有以滛為朋人無有以比為

德盖滛者有𠩄過也比者有𠩄附也無𠩄過無所附故

能惟大作中也人謂學士大夫别扵民者也九厥庻民

有猷有為有守汝則念之不恊于極不罹于咎皇則之

之而康而色曰予攸好德汝則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福時人斯其惟則

之極無虐㷀獨而畏髙明人之有能有為使羞其行而

邦其昌何也言厥庻民有猷有為有守者汝則念其中

不中其不恊于中不罹于咎(⿱艹石)狂也肆矜也㢘愚也直

之𩔖大則受之言大者非小者之𠩄能受也而安汝顔

色而謂之曰予攸好德𠩄以教之使恊于中也有猷有

為有守而不罹于咎者民之有志而無𢙣者也不恊于

極者不能無𠩄過而巳教之則其從可知也如是而汝

則與之以福冨之以禄貴之以位𠩄以示天下之人而

使之𭄿也如此則是人斯其惟大之中矣夫剛不中者

至扵虐㷀獨柔不中者至則於畏高明今也惟大之中

故剛無虐㷀獨柔無及高明所謂剛而無虐柔而立也盖剛至扵虐㷀獨則六極𢙣之亊也柔至扵高明則六

極弱之事也惟皇六極則五福攸好徳之事𠩄以言之者不同至其可以

推而明之也則猶一言而巳也洪範於皇極於三德扵

五福六極言人之性或剛柔之中或剛柔有過與不及

故或得SKchar失而其要未嘗不欲去其偏與䕫之教胄子

皐陶之陳九德者無以異盖人性之得失不易乎此而

𠩄以教與所以察之者亦不易乎此也教之福之而民

之恊于中者如此又使有能有為者進其行而不巳則

乆而後能積積而後能大大而後能著人材之盛如此

而國其有不興者乎故曰人之有能有為使羞其行而

邦其昌也凡厥正人既冨方糓汝弗能使有好于而家

時人斯其辜于其無好德汝雖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福其作汝用咎何

也言凢正人之道既冨之然後可以責善責善者必始

於汝家使無𠩄好于汝家則是人斯其(⿱艹石)辜矣既言不

能正家以率之則䧟人于罪又言不好德之人而汝與

之福其起汝為咎而已故曰于其無好徳汝雖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福

其作汝用咎也自皇建其有極至使羞其行皆𠩄以教

也而扵此乃曰凢厥正人既富方榖又曰使無好于而

家時人斯其辜者明敎之必本於富行之又始於家其

先後次序然也無偏無陂遵王之義無有作好遵王之

道無有作悪遵王之路無偏無黨王道蕩蕩無黨無偏

王道平平無反無側王道正真㑹其有極歸其有極何

也無偏無陂遵王之義者無過與不及無偏也無不平

無陂也所循者惟其宣而無適莫遵王之義也無有作

好遵王之道無有作悪遵王之路者作好作悪偏扵巳

之所好悪者也好惡以理不偏扵已之𠩄好惡無作好

作悪也𠩄循者通道大路而不由徑遵王之道路也道

路云者異辭也無偏無黨王道蕩蕩者存扵已者無偏

扵人者無黨无偏无黨也其為道也廣大而不狹吝

王道蕩蕩也無黨无偏王道平平者施扵無黨則存

扵巳者無偏無黨無偏也其為道也夷易而無阻艱王

道平平也無反無側王道正直者無𠩄背無𠩄反也非

在左而不得乎右在右而不得乎左無側也其為道也

𠩄止者不邪𠩄由者不曲王道正直也如是𠩄以為王

之義為王之道為王之路明王天下者未有不知是而

可也㑹于有極者来而赴乎中也歸于有極者徃而反

乎中也由無偏以至無側𠩄知者非一曲𠩄守者非一

方推天下之理逹天下之故能大而不遺小能逺而不

遺近䏻𩔰而微𠩄謂天下之通道也来者之𠩄赴歸

者之𠩄反中者居其要而宗之者如此𠩄應者弥廣𠩄

操者彌約所謂天下之大本也君人者未有不由此而

國家天下可為者也其可考扵經則易之智周乎萬物

道濟乎天下故不過其可考扵行事則舜之執其两端

而用中扵民湯之執中立賢無方能推其無偏陂無作好悪

無偏黨无反側之理而用其無適莫無由徑無狹吝無

阻艱無𠩄背無在左而不得乎左在右而不得乎左者

以通天下之故而不泥執其𠩄㑹所歸之中以為本故

能定也夫然故易之道為聖人之要道非窮技曲學之

謂也舜之治民為皇建其有極用敷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厥庶民非偏政

逸徳之謂也湯之用賢為翕受敷施九德咸事非𥝠好

獨惡之謂也洪範之為𩔖雖九然充人之材以至扵其

極者則思通天下之故而能定者則在扵中其要未

有易此也曰皇極之敷言是𢑱是訓于帝其訓凢厥庻

民極之敷言是訓是行以近天子之完曰天子作民父

母為天下王何也曰者其辞也其辭以謂人君之扵大

中既成之以徳又布之以言是以為常是以為順于帝

其順而巳人君之為言順天而致之扵民故凡其衆民

亦扵極之布言是順是行以親附天子之輝光而曰天

子作民父母為天下王曰父母者親之辭也曰王者徃

之辭也上之人扵遵王之義至王道正直能繇前之說

則下之人扵順上之𠩄行所言而相與附之其爱之曰

父母而戴之曰天下王必繇後之說經𠩄以始其義扵

彼而終其効扵此者以明上之𠩄以王者如是則下之

𠩄以王之者如是非虚致也六三徳一曰正直二曰剛

克三曰柔克平康正直彊弗友剛克爕友柔克何也正

直者常徳也剛克者剛勝也柔克者柔勝也平康正直

𭛌弗友剛克爕友柔克者所遇之妾殊故𠩄又之德異

也凡此者𠩄以治人也高明柔克沉潜剛克何也人之

為德高抗明爽者本扵剛而柔有不足也故済之以柔

克𠩄以救其偏沉深潜晦者本扵柔而剛有不足也故

済之以剛克𠩄以救其偏正直則無所偏故無𠩄救九

此者以治已與人也惟辟作福作威玉食臣無有作福

作威玉食臣之有作福作威玉食其害于而家凶于而

國人用側頗僻民用僣𫻪何也作福者柔克之𠩄有也

作威者剛克之𠩄有也惟辟作福作威玉食臣無有作

福作威玉食者正直之𠩄有也以其卒曰臣之有作福

作威玉食則人用側頗僻民用僣𫻪是以知惟辟作福

作威玉食臣無有作福作威玉食者正直之𠩄有也明

矣箕子之言者皆九疇之𠩄有九疇之𠩄無者箕子盖

不得而言也知此則知九疇之為九矣人君扵五事思

無𠩄不通聡明無𠩄不逹言之出納無𠩄不𠃔扵皇極

𠩄遵者正直所不可入者偏陂反側作好作悪滛朋比

徳之亊臣人雖有小人之桀者未有能蔽其上而作福

作威玉食者也人臣雖作福作威玉食者必窺其間縁

其有可蔽之端故雖小人之庸者猶得以無忌惮而放

其邪心也洪範以作福柔克之𠩄有作威剛克之𠩄有

惟辟作福作威玉食正直之𠩄有臣而作福則僭君之

柔克臣而作威則僣君之剛克臣而作福作威玉食則

為側頗僻无𠩄不僭矣故扵三徳詳言之至若杜其間

使無可蔽之端雖有邪臣不得萌其僣者則在扵五事

脩皇極建而巳也七稽疑擇建立⺊筮人乃命⺊筮曰

雨曰霽曰𮐃曰驛曰克曰貞曰悔凡七卜五占用二衍

𫻪立時人作卜筮三人占則従二人之言何也言選擇

知卜筮之人而建立之乃命之以其職曰雨霽𮐃驛克

之五兆𠩄以卜所謂五者也曰貞曰悔之二卦所以筮

所謂凡七者也已命之以其職矣乃立是人使作筮之

事三人占則従二人之言卜不同則従多也汝則有大

疑謀及乃心謀及卿士謀及庶人謀及卜筮何也謀及

乃心揆諸巳也謀及卿士謀及庶人質諸人也謀及龜

筮叅謀SKchar神也舜典曰朕志先定詢謀僉同SKchar神其依

亀筮恊従謂此也汝則従従従卿士従庶民従

之謂大同身其康彊子孫其逢吉何也従扵心而人神

之𠩄共與也故謂之大同則身其康强子孫其逢吉也

汝則従従従卿士逆庶民逆吉卿士従従従

汝則𨒫庶民逆吉庶民従従従汝則逆卿士逆吉

何也所従者多則吉可知也汝則従従従卿士逆

庶民逆作内吉作外㐫亀筮共違于人用静吉用作㐫

何也心與亀之𠩄従則作内吉而已亀筮之𠩄共違則

不可以有作矣凢謀先人者盡人事也従逆先卜筮者

SKchar神也吉有三有卿士逆庻民逆者矣有汝則逆庶

民逆者矣有汝則逆卿士逆者矣(⿱艹石)従従則皆不

害其為吉又至扵亀従筮逆則可以作内而巳亀筮共

違則皆不可以有作也盖疑故卜筮卜筮者吾以謂通

諸神明神明之所従則吾必其吉神明之𠩄違則吾必

其㐫誠之至謹之盡也八庶徴曰雨曰暘曰燠曰寒曰

風曰時五者来備各以其序庶草䌓廡一極備凶一極

無㐫曰休徴曰肅時雨(⿱艹石)曰乂時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艹石)哲時燠(⿱艹石)

謀時寒(⿱艹石)曰聖時風(⿱艹石)曰咎徴曰狂恒雨若曰僣恒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艹石)曰豫恒燠(⿱艹石)曰急恒寒(⿱艹石)曰𮐃恒風(⿱艹石)何也曰雨曰

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曰燠曰寒曰風所謂五者也曰時則五者之時也五

者無不至則𠩄謂五者耒備也無不時所謂各以其序

也五者無不至無不時則至扵庶草莫不蕃蕪言隂陽

和則萬物莫不茂盛也五者有𠩄甚則爲沴所謂一極

備㐫也有𠩄不至亦爲沴𠩄謂一極無㐫也扵五亊貌

足以作肅則時雨順之其咎狂則常雨順之言足以作

乂則時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其咎僭則常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順之視足以作哲則時燠

順之其咎豫則常燠順之聴足以作謀則時寒順之其

咎急則常寒順之思足以作聖則時風順之其咎蒙則

常風順之凢言時者皆休之證凢言常者皆咎之證也

五亊之當否在扵此而五證之休咎應扵彼爲人君者

𠩄以不敢不念而考巳之得大扵天也曰王省惟𡻕卿

士惟月師尹惟日𡻕月日時無易百榖用成乂用明俊

明用章家用平康日月歳時既易百糓用不成乂用昏

不明俊民用微家用不寕何也此章之𠩄言者皆念用

庶證也休咎之證各象其事任其亊者王也與王共其

任者卿士師尹也則庶證之耒王與卿士師尹之𠩄當

省其所以致之者所謂念用庶證也王計一𡻕之證而

省之卿士計一月之證而省之師尹計一日之證而省

之所省多者其任責重𠩄省少者其任責輕其所䖏之

分然也王與卿士師尹之所省𡻕日月三者之時無易

言各順其任則百糓用成又用明俊民用章家用平康

王與卿士師尹之𠩄省日月𡻕三者之時既易言各違

其任則百糓用不成乂用昏不明俊民用微家用不寕

也庶民惟星星有好風星有好雨日月之行則有冬有

夏月之従星則以風雨何也言星之所同而日月之

行則有常度有常度者不妄従則星不得作其好如矛

之好不同而王與卿士師尹之動則有常理有常理者

不妄従則民不能作其好故月行失其道而従星之𠩄

好則以風雨猶王政失其常而従民之𠩄好則以非僻

言此者以庶證之来王與卿士師尹則能自省而民則

能自省者也民不能自省則王與卿士師尹當省民

之得失而知巳之𠩄以致之者也巳之𠩄致者民得其

性則休證之𠩄集也巳之𠩄致者民失其性則咎證之

𠩄集也故省民者乃𠩄以自省也其反復如此者𠩄以

畏天変盡人事也知王與卿士師尹之𠩄省者如此則

知此章之𠩄言非念用庶證則不言也不知王與卿士

師尹之𠩄省者如此則扵念用庶證無所當而扵言為

贅矣是不知九疇之為九也九五福一曰夀二曰富三

曰康寕四曰攸好徳五曰考終命六極一曰㐫短折二

曰疾三曰SKchar四曰貧五曰惡六曰弱何也民能保極則

不為外物戕其生理故壽食貨足故富無疾SKchar故康寕

于汝極故攸好徳無不得其死者故考終命人君之道

失則有不得其死者有戕其生理者故㐫短折不康故

疾不寕故SKchar食貨不足故貧不能使之于汝極則剛者

至扵𭧂故惡柔者不能立故弱此人君所以考巳之得

失扵民者也或曰福之言如此而不及貴賤何也曰九

疇者皆人君之道也福極者人君𠩄以考巳之得失扵

民福之在于民則人君之𠩄當嚮極之在于民則人君

之所當畏福言攸好徳則致民於善可知也極言惡弱

扵不善可知也視此以嚮畏者人君之亊也末有

攸好德而非可貴者也未有惡弱而非可賤者也故攸

好徳則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福謂貴之𠩄以𭄿天下之人使恊于中固

巳見之皇極矣於皇極言之者固𠩄以勉人扵福極不

言之者攸好徳與惡弱之在乎民則考吾之得失者尽

矣貴賤非考吾之得失者也人君之扵五行始之以五

亊修其性扵巳次之以八政推其用扵人次之以五紀

恊其時扵亊次之以皇極謹其常以應天下之故而率

天下之民次之以三德治其中不中以適天下之変次

之以稽疑以審其吉㐫扵人神次之以庶證以考其得

失扵天終之以福極以考其得失於民其始終先後與

夫粗精小大之際可謂盡矣自五亊至于六極皆言用

而五行不言用者自五事至扵六極皆以順五行則五

行之用可知也虞書扵六府言脩則箕子扵五行言其

所化之因扵人者是也虞書扵六府次之以三亊則箕

子扵五行次之以五亊而下是也虞書扵九功言戒之

用休董之用威則箕子扵九疇言庶證之與福極是也

則知二帝三王之治天下其道未嘗不同者萬世之𠩄

能易此九疇之所以為大法也

   進太祖皇帝総序状

右臣誤𬒳聖恩付以史事今月三日延和殿伏𮐃靣諭

𠩄以任屬臣者臣愚不肖不知𠩄䖏是以蚤夜一心極

慮惟祖宗積累功徳非可形容矧臣之鄙豈能擬議髣

髴将無以使列聖巍巍之偉跡焜燿昭徹布在方𠕋此

臣之𠩄以惴惴也𥨸惟前世原大推功必始扵受命之

君以明王迹之𠩄自故啇頌所紀繇湯上至扵契周詩

生民清庙本扵后稷文王宋興太祖開建鴻業更立三

材為帝者首陛下𠩄以命臣𩔰楊褒大之意固以謂太

祖雄材大畧千載以耒特起之主囯家𠩄繇興無前之

烈宜明白𭧂見以𮗜窹万世傳之無窮臣𥨸考舊聞伏

念旬月次輯太祖行事揆其指意𠩄出終始之際論著

于篇敢繕寫上塵臣内自省大懼智不足以窺測髙逺

文不𠯁以推闡精㣲使先帝成功盛徳晦昧不章不能

滿𠯁陛下仁孝継述之心仰負㤙待無以自贖伏惟陛

下聡明睿智不卋之姿非群臣所能望如賜裁㝎使臣

獲受成法更去粃繆存其可采繋扵太祖本紀篇未以

為國史書首以称明詔萬分之一臣不勝大願惟陛下

留意財𦍒臣未敢請對謹具状以𠩄論著随状上進以

聞伏侯勑㫖

   太祖皇帝総叙

孟唐之敝自天寳巳後紀綱䆮壊不能自振以至扵失

天下五代興起五十餘年之間更八姓十有四君危亡

之変数矣其尤甚也契丹遂入中囯擅立名號當是時

天地五行人事之理反易繆亂不同夷狄者亡㡬耳太

祖為天下𠩄戴踐尊位以生民為任故𭄿農桑薄賦斂

緩刑罰除舊政之不便民者詔令勉覈相属推其心無

一日不在百姓也知方鎮之病民也故設通判之貟使

歛以繩墨SKchar吏民之不良也故数使在位舉其所知患

吏或受賕或不奉法也故罪至死徒一無𠩄貸原其意

盖以謂遭世大衰不如是吏不知禁不能救民扵焚溺

之中也征伐既下諸國必先以逋欠滌煩苛賙乏絶雪

𡨚滯惠農民㧞人才申命郡邑反復不倦SKchar遇水旱輙

𬞞食請禱欲移災扵已其扵群臣有㤙舊有勞能待之

各盡其分以位貴之以財冨之有男使尚主有女使嫁

宗室其予人之周也如此即材可用雖讎不廢不可用

雖光𩔰矣不䖏以𫝑其有罪多縦貸之或賜之使自媿

及至堅明約束以整齊天下者亦使之不䏻踰也强僣

之國皆接以恩禮啇賈徃耒不禁有出境犯其令者迺

爲之置市𫟪邑使两利有𠩄乏少常振助之征伐所加

必其罪𭧂者師出未嘗不以義也其君長已降及就俘

執道路勞問迎致使者相望既至罪不数辱之SKchar假秩

禄及其宗親吏属賜以田宅使子孫世守擁護保全皆

得以夀考終自晋既覆㓕契丹寖大中國惴畏不敢當

太祖㧞用材武護西北𫟪寵以非常之恩任属專𦗟信

明常遣戍卒戒之曰我猶赦汝郭進殺汝矣有訟進者

謂曰進軍政SKchar此必犯進法送進使殺之関市租賦諸

将得恣用不問出入以其故士附闘者盡力諜者盡情

𫟪臣可諉者皆十餘年不易其任然位不過巡檢使衆

不過三五千人盖任專則势便位不極則士勵兵少則

用約御将亦多術矣緫其𠩄長能兼用之故能省費息

民振新集之衆屈慿陵之虜也盖太祖䔍扵孝友有天

下之行聡明智勇有天下之材仁必愛人有天下之志

包含徧覆有天下之量守之以勤儉恭慎虚心納諫鍳

扵奥蜀以奢侈爲戒思天下之重不復遊畋封拜諸子

務自約損不盡循故典𭣣納學士大夫用之不求其俻

或守難進之莭亦不奪也晚喜讀書𭄿諸将以學曰欲

使之知治道也兼覆夷夏從容以徳江南平覽捷書而

位曰師征不義而顧令吾民死兵彼何負㢤秦州巳入

尚波于之地却而不受錢俶耒歸之越契丹願聽盟

約逡巡退抑不自矜伐天下大𫝑連数十城之鎮割其

故地以小其力易動勤畜之兵歛置懐服以消其難至

扵舉賢良崇孝弟綴礼樂明考課雖宇内𥘉輯然庶政

大体彌綸備具遺文故事施扵後世皆可為法民扵是

時從死更生室家相保士農工賈各還其職鳥獸草木

亦莫不遂前世舊臣備将相䖏腹心𤓰牙之任者一旦

回心奉令北郷如素委質天下廣都通邑兼地千里徳

懐二三之臣負衆自用令之不従召之不至者尚数十

皆束袵来庭代易奔走如水湊下粤蜀吴楚歐閩之君

分天下爲八九曰帝與王𫝊子及孫更数十𡻕者編名

因虜並聚闕下四海之内混斉爲一海東之囯高麗極

南交阯西戎吐蕃回紇北狄契丹皆請吏奉貢天地所

養通途之属莫不内附當是時更立天下與民爲始天

地五行人事之理亂而復正盖太祖之扵受命非如前

世之君圖衆以智啚柄以力其䖏心積慮非一夕一日

在扵取天下也其在天者暦数在人者群臣萬民三軍

之士不㱕周㱕太祖未有知其𠩄以然者所謂天也及

其𫝊天下也舎子属弟是則太祖之受天下與舜受之

尭禹受之舜其揆一也其𫝊天下與尭𫝊之舜舜𫝊之

禹其揆一也受天下及𫝊天下視天與人而巳非其心

未嘗有天下豈䏻如是㢤世以謂太祖不世出之主與

漢高祖同盖太人有大度意豁如也知人善任使與

漢高祖同固然也太祖承自天寳以後更五代二百餘

年極敝之天下漢祖承全盛之秦二世之末天下始乱

𠩄因之𫝑既殊太祖開建帝業作則垂憲後常可行漢

祖粗㝎海内而巳不及一太祖立折杖法脫民榜笞死

禍㝎著常刑一本寛太漢祖雖約法三章然SKchar刑三族

之誅至孝文始去不及二太祖功臣皆故䓁夷及位㝎

上下相安始終一意漢祖疑間諸将夷㓕其家不及三

太祖削大弱𭛌藩臣遵職漢祖封國過制友者更起累

世乃定不及四太祖征伐必克漢祖數𢧐輙北不及五

太祖文武自出群臣莫及漢祖非得三傑之𦔳不得無

失不及六開寳之𥘉南海先下趙佗分越而帝漢祖不

䏻禁不及七太祖不用兵契丹自附漢祖折厄白登身

僅免禍不及八太祖後宫二百問願歸者復去四之一

漢祖溷於祍席女禍及宗不及九太祖明扵太計以属

天下漢祖擇嗣不審㡬墜厥世不及十也漢祖𠩄不能

及其大者如此是自三代巳耒撥亂之主未有及太祖

也三代盛矣然禹之孫太康失國湯之孫太甲放廢

武之後三世𫝊昭王不返扵楚繇漢以下變故之宻盖

不可勝道也太祖經始大基流風遺澤𠩄𬒳者逺五聖

遵業至今百有二十餘年上下和樂無變容動色之慮

接扵耳目治安乆長自三代以耒𠩄未有也維太祖創

始𫝊後比迹尭舜綱理天下軼扵漢祖太平之業施扵

無窮三代𠩄不及成功盛徳其至矣㢤盖唐天寳十四

年天下戸八百九十一萬太祖元年戸九十六萬末年

天下既㝎户三百九萬今上元豊二年戸一千三百九

十一萬六聖之徳澤覆露生飬斯其𠩄以盛也本原事

實其𠩄繇致此有自也㢤



元豐𩔖藁卷第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