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南豐先生元豐類槁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三

卷第四十二 南豐先生元豐類槁 卷第四十三
宋 曾鞏 撰 景烏程蔣氏密韻樓藏元刊本
卷第四十四

南豐先生元豊𩔖藁卷之四十三

 誌銘

    都官貟外郎胥君墓誌銘

君姓胥氏諱元衡字平叔長沙人皇考諱某王考諱某

考諱某王考贈尚書工部郎中考為翰林學士尚書工

部郎中贈尚書吏部侍郎君少以䕃為将作監主簿六

遷為殿中丞賜緋魚袋鎻㕔應進士舉得出身又三■

為尚書都官貟外郎歴監在京染院内衣庫皮角庫簽

書河南府判官公事通判湖州又通判海州治平三年

四月壬寅以疾卒於泗州其年八月庚寅𦵏於許州陽

翟縣三封原翰林君之塋𥘉娶李氏太子少傅(⿱艹石)谷之

女再娶韓氏封成安縣君尚書刑部貟外郎知制誥綜

之女子男二人曰茂諶太廟室長次尚㓜女二人長早

夭君少孤能自𡚒厲力學問工為文章又謹畏㢘㓗慕

善而不自放居官雖小法未嘗不愼而不為察察扵人

有所䏻容其大意如此故所至士大夫爱其脩而百姓

歸其恕其在染院二庫雖尚少巳有䏻名及為通判判

官而䏻益𩔰盖所試者大将豈可勝数哉始大臣薦其

文章宜在舘閣近臣又薦其脩㓗冝任御史朝庭方嚮

用之以為江西轉運判官命始下而君盖已死矣死時

年三十有九聞其䘮者識與不識皆哀之盖天聖之間

翰林君方䖏𩔰好收奨天下之士而名䏻知人士之出

於其時有盛名於天下者多翰林君發之及其後君既

壮大所與逰士大夫亦皆一時之雋然自天聖至于今𦂯

四十年翰林君之門下士多至大官富貴尊寵君所與

遊士大夫亦多重於時而翰林君弃賔客巳乆君又蚤

世獨翰林君之夫人建康郡太君田氏年七十與君之

孥覊旅於閭巷君之䘮合衆人之賻乃克葬其盛衰之

際如此固所謂命者非耶君之葬祕閣校理裴煜以茂

諶之䟽来請銘予與君皆嘉祐二年進士故不得辭

銘曰

維艱而勩以敏其継維平而畏以篤其義考以無遺在

人有賜我志之良孰曰非遂我材之尤孰曰非試不申

其期不擴其施有命則然其又何悲尚告後世知者之

    劉伯聲草誌銘

慶暦之間余家撫州州椽張文叔與其内弟劉伯聲從

予遊余與伯聲皆罕與人接得顓意以學問磨礲浸SKchar

爲事居三年廼别後数年余以貧而仕見伯聲於京師

年益壮學日以益又数年余校書史舘伯聲数過余飲

酒談𥬇道舊故相樂也伯聲未老然以疾故亦衰矣旣

而余去京師而東更七州至于亳伯聲子之羙来告曰

伯聲死八年矣将死時命之羙屬余銘其言曰𦵏而不

得余銘如不𦵏也余惟伯聲始從余逰至今三十年見

其少壮至於有疾而衰與之故最乆於其死而托銘於

余故不得而辞也伯聲諱震為人質厚沉深寡言𥬇恂

恂蹈規矩與人逰見其一善(⿱艹石)恐不能及見其一失(⿱艹石)

不能㧞其䔍於𧨏如此讀書有大志慨然𣣔有為者也

孤能自立尤貪然营䟽属之𦵏孤姪之嫁娶忘其力

之不足也数以進士薦於郷卒不合㫛乃得試将作監

主薄曽大父澤左𥙷闕贈吏部尚書太父居仁單州單

父縣主簿考絃濟州司理參軍其先清河人自吏部𦵏

開封府之東明今為東明人伯聲卒於熈寕五年二月

戊戌年五十有三𦵏於東明之陽山郷白駒里以元豊

三年十一月某甲子妻賈氏尚書比部貟外郎式之女

子四人之羙之純之竒之邵二女嫁倪良器李日新張

文叔名彦愽余為之叙其文者也銘曰

敏於求巳尚行寡言䔍於求古廣見多聞有就𢌿之而

施則屯維舊則信以諗後人

    尚書北部貟外郎李君墓誌銘

康定𥘉先人寓南康與李君居並舎是時君年未 四

十㳺余父子間相好也後十餘𡻕君為臨安遇余於浙

西道舊故喜甚又十餘𡻕君巳退而家居復見之山陽

又九𡻕而君年七十有一以卒明年其孤仲熊自山陽

抵京師拜且泣曰願得銘也余惟君㳺余父子間四十

年矣銘其可辭君姓李氏諱丕字子京𥘉名真卿曽大

父諱某大父諱某考諱某贈光禄卿母丁氏仙源縣太

君継母王氏仁壽縣太君海州朐山人家故寒也學爲

士自君始出舉進士中其科得主楚之淮隂簿𡻕凶轉

運使調軍食用君主宿州糴他州皆強賦民猶不足君

随便開誘糶者恱趍糴最他州去爲䖍州司法參軍䏻

随用見聲出衆上薦者十四人不用𨗇寜國軍節度掌

書記轉運使属君市翎毛SKchar致如主糴所市以赤数之

至十萬復最他州又属君主作院君考校程度所作兵

噐総一萬一千三百二十有四皆精且利他軍州事有

能决者多属君君所决者三十有八事盖復太平州

囚𬋩壽活之明通判歙州林瑀無罪釋之𩔖如此於是

䏻益白薦者三十人遷祕書着作佐郎用薦者監興元

府稅急吏寛商課嬴十有七萬𡻕中以𡻕次遷祕書丞

以課遷太常愽士以覃㤙遷尚書屯田貟外郎知杭州

臨安縣召為審刑院詳議官賜緋衣銀魚遷尚書郎官

貟外郎通判蜀州蜀少事然他州訟有積𡻕不能决者

轉運使以属君君所决八事民信服之遷尚書職方貟

外郎監在京内衣庫樞宻使田况奏用君刪定馬軍司

條貫既成詺加賞賚濵州有獄乆不䏻决辞連大臣冢

子遣吏治之輙辞詺遣君乃决累遷尚書𥋏方郎中以

母老出通判杭州坐法免復為尚書比部郎中監沂州

承縣塩酒稅未逾月自罷歸又監陜州集津垜塩務不

行以本官致仕元豊三年九月巳夘以疾卒山陽之私

第十一月甲寅𦵏安樂郡之揚興里君娶葛氏仙居縣

君再娶喬氏夀安縣君子男七人曰仲熊衞州軍事推

官曰仲謨以進士再試禮部曰仲将曰仲傑曰仲倩曰

仲昌皆未仕也女六人嫁吴好禮于銳皆奉議郎馬察

于鏜皆進士餘㓜也君既自𡚒拔立其家盖仕四方惟

蜀去其親其事兄撫孤弟姓皆盡㤙意其為吏不獨䏻

自仕其官盖他吏之不能任其事者或属君兼任之辨

其𥙿也不幸一跌世無力桭逹之者故以坎𡒄終銘曰

海區氏李有啓厥世富辭與䏻自約而侈曰父與子𭅺

官卿士曰妻及母翟衣象揥謂势方利孰轠以毀施不

盡有故也則喟尚佑爾裔以追厥始

    司封貟外郎蔡公墓誌銘

公諱充字公度天聖二年進士及第為邵武軍之邵武

尉又為應天府之下邑尉丁母夫人河間縣太君周氏

憂服除為越州司理參軍天平軍節度掌書記遷祕書

省著作佐郎知洪州奉新縣祕書丞知遂州小溪縣改

通判戎州累遷太常慱士尚書屯田度攴司封貟外郎

歴監在京都進奏院群牧判官知綘州又為提㸃𠛼湖

北路刑獄公事至和三年七月二十三日以疾卒於澧

州之官舎享年七十有一嘉祐二年十一月十三日葬

于建昌軍南城縣太平鄉之西原公為人好自㓗清平

居衣冠容貌肅然及其臨事以沉黙慎静為主故自起

家至於其終凢三十餘年歴内外官任事無纎芥之失

其與人逰始(⿱艹石)淡然無𠯁動其意者及其乆人人皆退

自喜謂公真長者也其為尉參軍掌書記人始以㢘節

知公及為奉新小溪絳州其政又以平恕不SKchar聞至其

在群牧𠛼湖数更宜諸事人皆服其䏻其扵越州属将

佐交惡府中多向背公獨挺立無所與後将又以貪坐

法官属多不能自全事亦卒無汙公者扵戎州属瀘州

叛  㳙井監轉運使用公調兵食禦之兵遂以濟於

絳州州𡻕市羊数萬供京師公奏减之至今頼其法扵

𠛼湖既周知官属善惡於善人多薦籍成就之而扵𢙣

人無所貸其法公既䏻自将𩔰其材故薦公者尤多盖

王沂公曽王鄧公詒永與今冨丞相粥之居鄆也皆薦

之而鄧公之為樞宻使兼群牧制置使也又奏公為判

官其為當丗之大臣所知如此𥘉公年十三䘮父家貪

尤自克苦飬其母及仕未甞廣田宅䘮歸借屋以居曽

祖諱㳟祖諱道隆父諱旦以公㤙贈尚書屯田貟外郎

丗家南城故為南城人娶鄭氏累封宋城縣君子八人

曰冠卿祕書省著作佐郎曰端卿鄭州原武尉曰文卿

曰徽卿曰宋卿曰喬卿曰子卿曰孺卿公殁詔官其一

子盖公不獨能以其有施於身又䏻力以其餘教扵家

故公之殁也冠卿以材尤知名端卿而下皆謹嚴䏻丗

其家者也女二人嫁邵武尉陳渉進士陳之邵冠卿䓁

将𦵏公以銘属公故人子曽鞏銘曰

司封抱能屈𥘉齡秉旄懐𥿈晚始亨沙墟莾崖肆經

馬羊茁肥獄訟平凛然氣志㓗以清自㣲託𨺚用兢兢

風流餘徽𬒳家庭子多以才後方興

    贈職方貟外郎蘇君墓誌銘

熈寕元年春余之同年友趙郡蘇軾自蜀以書至京師

謂余曰軾之大父行甚髙而不為世用故不䏻自見於

天下然古之人亦不必皆䏻自見而卒有傳於後者以

丗有發明之者耳故軾之先人甞䟽其事盖将属銘於

子而不幸不得就其志軾何敢廢焉子其為我銘之余

為之記其說曰君諱序字仲先眉州眉山人其先盖趙

郡栾城人也曽太父釿大父祐父杲三丗皆不仕而行

義聞於郷里祐生扵唐季而卒於周𩔰徳之間甞以事

至成都遇道士異之屏人謂曰吾術䏻変化百物将以

授子祐辭不願道士𥬇曰是果有以過人矣而杲始以

好施𩔰名君讀書務知大義為詩務逹其志而巳詩多

至千餘篇為人踈逹自信持之以謙輕財好施急之人

病孜孜(⿱艹石)不及𡻕凶賣田以賑其隣里郷黨至孰人将

償之君辭不受以是至数破其業厄於飢寒然未甞以

為悔而好施益甚遇人無踈宻一與之傾盡無疑礙或

欺而侮之君亦不変人莫測其意也李順叛攻眉州君

居圍中守禦㑹其父病沒君治䘮執禮盡哀退慰安其

毋皆不失所冝慶暦𥘉詔州縣立斈取士争欲執亊斈

中君獨戒其子孫退避人皆服其行蜀自五代之亂斈

者哀少又安其郷里皆不願出仕君獨教其子渙受斈

所以成就之者甚俻至渙以進士起家蜀人榮之意始

大変皆喜受斈及其後眉之斈者至千餘人盖自蘇氏

始而君之季子洵壮猶不知書君亦不強之謂人曰是

SKchar其不斈者也旣而洵果𡚒發力斈與其子軾轍皆

以文斈名天下為斈者所宗盖雖不用於世而見於家

稱於郷里者如此是不可以無傳也已君始以子㤙為

大理評事後累贈尚書職方貟外郎享年七十有五慶

暦五年五月十一日終於家八年二月某日𦵏扵眉山

縣脩文郷安道里先瑩之則夫人史氏蓬莱縣大君二

子曰渙尚書都官郎中提㸃利州路刑獄公事有䏻名

曰洵覇州文安縣主簿編纂太常禮書贈光禄寺丞孫

七人位佾不欺不疑  不危軾轍軾殿中丞直史舘

轍啇州軍事推官銘曰

蘇氏徂西值蜀崩分三世高逝以篤吾仁君始不覊勞

躬以卑孝于父母施及窮𨤲維見之卓教其子孫終化

邦斈者詵詵維子(⿱艹石)孫同時三人擅名文章震動四

方廼本厥𥘉考祖之自刻詩墓石以𢌿厥裔

   庫部貟外郎知臨江軍范君墓誌詺

嘉祐五年六月辛巳尚庫部貟外郎知臨江軍事范君

卒于位年五十有三其年十月𨐌酉𦵏于江州徳化縣

之仁貴郷萬家山前𦵏其孤属君之故人李中考次君

之官氏邑里與其功行之實為状授使者使告於鞏曰

先君𦵏旣得日月冝有銘孤安期也敢請鞏曰君之行

宜有述乃為之誌其墓而銘之其叙曰惟范氏傳叙受

姓自劉累以来其後居江州者出於𣈆豫章太守寗之

後君諱端字思道江州徳化人也祖祕書省著作佐郎

贈太常少卿諱成象父尚書都官貟外郎贈光禄卿諱

應辰君始以父任為太廟齋郎累轉至尚書庫部貟外

郎歴徳化尉江寕主簿江都令知南昌飛鳥彭山三縣

通判通州徙泰州又為匈當開治畿内溝泣提㪯陜西

河北路便糴糧草至知臨江軍事而飛鳥以乞飬太夫

人得監江寕府塩稅彭山用薦者得監雲安軍塩井二

縣皆不至君聚書萬餘卷強力篤斈為人恭遜質儉䏻

自脩𩛙門内之治肅如也及施於為政以謹法䏻持㢘

名於世而世之䏻𮗚其内者亦少也始為江都㑹𡻕旱

(⿱艹石)谷為楊州遣吏数人與君皆出視民田他吏還者

白𡻕善君還獨白田實旱(⿱艹石)谷 𥘉不是之也君持旱

苗力争乃卒是君所白吴遵路蒋堂為淮南轉運使使

君護河役君徃視之還言河不可為遂罷君用他吏護

役而河果不可為三人者其𥘉皆怒已乃感寤共薦之

而當是之時天下之主財利者方務於急聚歛治民者

以立聲威為賢交四方之賔客者又徃徃嚮意於卑辞

貌煩饗燕贈送之禮以其故䏻傾士大夫以千天下之

譽君乃獨推息民教化之意以簡易自守故為雲安主

塩利而議蠲塩課以数萬為臨江以興學教人為先而

厨傳賔客之奉十去其七八四方之徃来者或出語訕

君君不為之動也其正行直道如此太夫人李氏賛皇

縣太君父尚書工部侍郎虚已元配氏父龍圖閣直斈

士向次配周氏清河縣君父尚書司封貟外郎陵子男

六人安期安仁安之安世安夀安禮女五人長適和州

司戸參軍鄭夷中次  ⿺辶商SKchar主簿周詠次適郊社

齋郎周佺期餘尚㓜孫男六人萃叟岩叟渭叟商叟䝉

叟真叟太夫人之䘮君哀感疾四年乃䏻起凢君之所

既立可謂有士君子之行非耶自不遵先王飬士用人

之法而士在閭巷之間者用力扵空文居朝廷者馳騁

扵虚名以譁世取寵士之䏻脩其内㓗身累行者非自

好之莫䏻至而世亦罕䏻知之也故君之事予喜為之

見於文使後之君子得覧焉君扵文章尤長於詩有集

三卷蔵於家其銘曰

君性温温好退特卑及其臨事擇義而為一世之棄君

獨從之一世之慕君獨違之行已有常在官無疪SKchar

知之眎此銘詩

    張乆中墓誌銘

君姓張氏名持字乆中𥘉名伯虎慶暦三年耒自曲江

入太學當是時天子方詔學官𡻕献士二人學者以数

百千人獨献君㑹學散不報於是時予盖未甞識君也

後二年過予之所居臨川始識之君為人深沉有太度

喜氣莭重交㳺一時所與之逰者甚衆而君所尤稱

廣漢張賁以為年少可進以學者莆陽陳惇盖君之學

多賁發之而扵惇以師友自處也凢君之與人交喜窮

盡其得失其義𠯁以正之而其直未嘗苟止也至其與

衆人接尤温以莊不妄與之言與之言必随其材智所

到不病以其所不為故君之友皆惮其嚴而喜其相與

之盡衆人之得君逰者亦皆喜爱而未嘗有失其意者

其語曰士生扵今势不足以持卋而逰扵其間當如此

也扵臨川出其文章因學予言古令治亂是非之理至

扵為心持身得失之際扵其義余不能損益也後二年

死扵興國軍某月某日也明年其弟来江南以力之不

能将獨負君之骨以歸是時陳惇方以進士得出身約

君之弟曰吾忍不全㱕吾友耶明年吾得𥙷為吏力䏻

以君之 㱕其弟乃止君年(⿱艹石)干祖某考某君㓜孤

扵兄嫂嘗曰嫂之扵吾猶母也婦䏻以姑之礼事吾嫂

者可以為吾婦矣然卒亦無也君固難交然不易其好

而陳惇者與君交尤深也予嘗眎惇與君之相従SKchar

齟齬無不共之其中心豈有利然也丗之交友道廢乆

矣其有之或非此也然則君之事其有取扵卋教非邪

惇以某年某月某日㱕君之𦵏地而属予銘其辭曰■

嗚呼乆中不如其志孔孟巳然何獨扵子生而不大夫

固為之其長在人扵此𮗚之

   祕書丞知成都府雙流縣事周君墓誌銘

君姓周氏諱旻字夢臣衢州江山人也曽祖漢規祖徳

厚父幹君以進士及第歴南劒之将樂建昌軍之南城

主簿監䖍州雩都銀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又為泰州司户參軍用薦者為

祕書省著作佐郎知宣州南陵縣事迁祕書丞知成都

府雙流縣事嘉祐六年正月某甲子至江陵卒扵舟中

年五十有一母某氏先娶毛氏又娶祝氏子男三人曰

某曰某女四人君之卒某始七𡻕清江李中為之具䘮

事所須某年某月某甲子君之弟暠𦵏君扵某縣某郷

某所之原君少孤力學不問生業事母以孝稱在仕也

嫁姊之貪者居常分月俸三之一以奉之餘以與諸弟

君與妻子或止食舘劵而已為人和平質簡其施扵為

政亦然及至有所必行人亦多所不䏻及也其為南城

雩都取豪猾尤難治者三人皆䋲以法君既見𢙣果扵

䋲而去之故其餘皆歛跡不敢犯君法此君之行已居

官已試者也所試者大将豈止扵是欤銘曰

婉婉為人嶷嶷為吏此有爱慕彼無怨議孰厚其有孰

艱厥施維銘㫥之以論耒裔






元豊𩔖藁卷之四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