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南豐先生元豐類槁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四

卷第四十三 南豐先生元豐類槁 卷第四十四
宋 曾鞏 撰 景烏程蔣氏密韻樓藏元刊本
卷第四十五

元豊𩔖藁卷之四十四

 誌銘

  殿中丞致王王君墓誌銘

君諱某字某其先琅邪人嘗徙家于蜀王君之考又徙

家于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故今為揚之江都人曽祖諱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祖諱得中為直

定府𫉬鹿縣今贈尚書刑部侍郎考諱汝能為尚書都

官郎中贈尚書工部侍郎君少以父仕為太廟齋郎養

其父不忍一日去左右至卒䘮年巳四十餘始出為南

劒州司户參軍歴監劒州銀銅場和州司户參軍用薦

者監頴峒梲去為越州山隂縣尉滑峒録事參軍随州

唐城縣令其為銀銅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冶者復業而𡻕課大溢為尉能

發奸偷為録事能治獄不撓為令能有惠爱扵人其試

扵事者如此其為人居家孝友遇人和易質厚不為聦

明機巧以華世動俗故知之者少而君亦自(⿱艹石)也至年

七十遂上書還政遷太子中舍今上即位恩𨗇殿中丞

賜緋衣銀魚卒為熈寕五年之五月甲辰年七十有七

以其年十月乙酉𦵏于江都之東興寕郷馬坊里以其

配永嘉縣君周氏祔有子二人曰㡬大理寺丞曰深潤

州丹徒縣主簿皆有文行能卋其家有女一人嫁陸氏

有孫男二人孫女二人尚㓜也寺丞娶余之仲妹以書

来乞君之墓銘余不能辭也銘曰

養心以和動巳以直不為世巧安於自得𩔰不在躬寔

詒爾于𣣔鴻厥聲勒銘于此

   贈大理寺丞致仕杜君墓誌銘

君姓杜氏澶州濮陽人卒扵皇祐元年十月庚申𦵏扵

熈寕八年十月丁酉其墓在濮陽縣桂枝里之欒村以

夫人僊居縣太君潘氏祔君曽王考佑王考延嗣考珣

子男三人曰言曰宗諌皆蚤丗曰宗誨殿中丞女二人嫁

馬氏欒氏孫男二人曰良輔餘未名也君諱瑩宇徳温

贈大理評事又贈大理寺丞為人孝友温良以清静為

學而以淡泊自足行脩扵家而譽聞扵郷其自得者夀

考見扵身其有餘者流澤見扵後故其年至扵八十而

有子能大其門言理之士以此多君也宗誨為人質厚

恬夷世俗之所爲有不爲者余爲㐮陽宗誨實僉書莭

度判官公事爱其所守而知其有所受也其以君之銘

乞扵余故不辭銘曰有以飬其内克遐者夀有以行扵

逺克昌者後帝原厥𥘉追錫命書余與此銘賁于幽墟

   胡君墓誌銘

君名敏生扵天僖之戊午卒時皇祐之𨐌夘也既卒之

明年𦵏扵其所家撫州金谿縣之東某里某原字某姓

胡氏父名晏教君學巳爲之求師又爲之求四方善人

君子與之接致其力不敢懈至扵老以死不敢變君亦

能奉其意故君之爲進士其強學其廣記其愽問其䏻

文辭扵其業可以謂之修其事親其居家與人逰不見

其缺𧇊其約其質其不苟其寡言扵其行可以謂之脩

夫積其勤以至扵業之修而止薦扵郷積其謹以至扵

行之修而不克𩔰扵丗此卋之所以哀君也然君有可

以𢠢其親而不疚扵其内比扵得其欲冨貴扵一時而

有愧扵其心者其得失何如固易知也母某氏妻某氏

子某弟某君 嘗學扵余也故銘之銘曰

慰其親學也勤短而屯塞不伸震無垠瑑斯珉

   光禄寺丞通判太平州吳君墓誌銘

龍圖閣直學士給事中吳仲庻具書載其子業官丗行

治屬余曰吾于某不克夀不得見其志幸得名信後卋

則某其不泯泯尚足以慰吾忍也余爲之述曰維吳氏

以文學直道⿰糹⿱𢆶匹有顯人其家于晚出並茂亦多以材䏻

見扵世君居其間孝友䔍學有大志未見其止其不幸

蚤死故君既自重無所試而其家盖識君之事亦畧也

君以父任守将作監主簿今上即位㤙遷大常寺奉禮

郎是𡻕進士及第僉書廣濟軍判官公事上書言時事

有人之所難言者部多盗君請取酒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羡錢益賞購轉

運使難其言君以岡詔用君議盗以衰息君以母濟陽

郡君蔡氏SKchar去官服除遷光禄寺丞通判太平州州頼

以治行部中視河還不入其家将行廣濟圩度姑熟溪

橋壞以水死年三十有三熈寜八年四月某甲子也朝

廷聞而官其一子君娶陳氏尚書職方員外莭亢乏女

前君一年死子曰塤郊社齋郎曰圻未仕女一人始五

𡻕君𥘉名秉禮字子鈞其先興國軍某人曽祖考某祖

考某贈戸部尚書仲庻名中復以君卒之二年正月某

甲子𦵏君南康軍都昌縣沐浴保之龍回山以陳氏祔

銘曰

家紀其行官紀其能𭣣科于少是紹是承維曰未試方

勃而起云胡不遐一跌而逝命則維為昧不可稽𢌿爾

萬年式諗以辭

   殿中丞監楊州稅徐君墓誌銘

唐之亡𭛌者分其地為囯以十数楊行宻有淮南稱吳

海州人徐温為吳将有功行宻死三子相次立温用亊

貴𩔰温死其飬子知誥遂代楊氏盡有江淮之地稱唐

去温所與為姓名者姓李氏名昪温巳子知諌事昇為

将死昪追以為中書令臨淄王知諌子遜事昪子璟為

中書侍郎上饒郡公遜子徐君事璟子煜為其秘書郎

賜緋魚袋宋既受命平天下停李氏以歸徐君亦随之

京師得為太常寺太祝不楽棄官歸江南乆之為殿中

丞監楊州稅以死子天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為祕書丞亦死女四人其第

二父與李皆嫁吕氏徐君死祥符間後四十餘年嫁吕

氏女有子𠋣始𦵏徐君與徐君之母李氏妻陸氏扵楊

州之某原方徐氏之先與楊氏俱起東南收其𡈽地而

有之遭行宻子弱徐氏實任其國至昪遂代吳而徐氏

子孫亦皆㩀士民之上有王公之𫝑扵其一時富貴之

際豈非盛㦲百年之後其世凌遲至扵徐君遂死而無

以𦵏𦵏扵異姓之孫盛衰之變何其速也然自前丗無

不皆(⿱艹石)此冨貴之不可以乆恃亦何必異也而卋之不

安其命者方枉義挈挈以覬幸其偶得之者又惴惴恐

失之是真可以常處也㦲𥘉東南之地既入於有司天

子憐士民許皆復田其故所有地徐君之地爲尤多多

不取有冐徐君之地以賣之者亦不問是以其貧甚而

徐君獨自得徐君諱元榆字僊材好學善属文吏部賈

黄中嘗試其書判曰元白不足多也尤䏻詩詩数百篇

號南歸集大抵多慨其不得志徐君之所以自見也嫁

吕氏女之夫名某僯徐君之死無以𦵏死以属其子𠋣

𠋣貧甚能自力卒𦵏徐君而就其父志銘曰

富吾不爭可謂既好之貧吾不懟可謂又安之諧㱕此

丘女子之為永昭厥聲維此銘詩

   永州軍事推官孫君墓誌銘

黟縣之孫氏有起進士為尚書工部郎中廣南西路轉

運使以卒者諱抗以文學見扵丗其𦵏在黟之上林有

子亦起進士為永州推官以卒卒時年二十有八者諱

適亦以文學見稱𦵏在其父之左将𦵏其弟邈以告而

乞銘扵南豊曽鞏其序曰孫氏丗家冨春唐有徙歙之

黟縣者諱師睦始自别為黟縣之孫氏師睦生延緒延

緒生旦旦生遂良以子㤙為尚書職方員外郎職方生

工部工部實生君君年十有四辞親學問江東巳有聞

扵人徃徔臨川王安石受學安石稱之後主越州上虞

簿去以父㤙得永州父卒萬里𦤺䘮疾不忍廢事既𦵏

携扶㓜老将就食淮南疾益革遂卒扵池州大安鎮實

至和二年始工部為御史不合而出及使南方什且起

遽卒君尤自力學行謂藴必發其在君又止此君扵學

問好其治亂得失之說不狃近卑扵為文次古為歸不

夸以浮雖素羸不廢書雖進不怠以止既肆而通矣而

不得極其至其銘曰

孫世来黟拔身艱故為世聞家始自工部工部孰有有

書百篇永州之學自其父傳其果以力其敏以明内有

其質外以華英𠕅以不就其後當侈君不有子君多兄弟

   尚書都官貟外郎王公墓誌銘

王氏其先太原人世乆遷徙而今家撫州之臨川公諱

益字舜良曽祖諱某不仕祖諱某以子故贈尚書職方

員外郎考諱某以公故即其家拜衛尉寺丞公祥符八

年舉進士及弟𥘉為建安主簿時尚少縣人頗易之及

觀公所為乃皆大畏服其督賦稅未嘗急貧民或有所

笞罰唯豪劇吏而以故建安人尤爱之嘗病闔縣為祠

禱改臨江軍判官軍多諸豪大姓之家以財力自肆而

二千石亦有所挾為不法吏乗其然乾𣳚無所忌公至

以義折正二千石使不䏻有所縦以明惮吏使不敢動

揺居頃之部中粛然諸豪大吏見公皆側目而視至以

鄙言目公曰是不可欺也卒不得已以他計出公領新

淦縣縣以治聞去改大理寺丞知廬陵縣又改殿中丞

知新繁縣縣有宿奸数人公既䋲以法其餘一以㤙信

遇之嘗踰月不笞一人知韶州改太常愽士尚書屯田

員外郎嶺以南素習扵夷無男女之别日浸月滋為吏

者師耳目謂俗止如此凢姦事雖得有可已者皆不䆒

公曰夫所謂囙其俗豈謂是耶居郡求姦事最急苟有

萌孽一切擿發窮治之属縣翁源多虎公教捕之令𣣔

媚公言虎自死者五與之致州為頌以献公使㱕之曰

政在徳不在異州有屯兵五百人代者乆不至𣣔謀爲

変事𮗜一郡皆駭公不爲動獨取其首五人即日断流

之或請以付獄公不聴既而聞其徒曰(⿱艹石)五人者繋獄

當夜刼之然後衆乃服詔居南方雖小州然獄訟最多

號難治公既以才能治之有餘遂以無事又因民之暇

時爲之理营驛表坊市道巷使皆可以乆逺爲後利歸

丁衛尉府君SKchar服除通判江寕府改都官員外郎二千

石常以事𠋣公公亦爲之盡寳元元年二月二十三日

以疾卒扵官享年四十六母謝氏封永安縣君娶徐氏

又娶吳氏封長夀縣君子男七人曰安仁曰安道曰安

石曰安國曰安世曰安礼曰安上女一人嫁張氏處者

三人安石今爲大理評事知鄞縣慶暦七年十一月上

書乞告𦵏公明年某月䛇曰可遂以某月某日與其昆

弟奉公之䘮𦵏江寕府之某縣某處吾嘗聞郷里長老

言公爲人倜儻有大志在外當事輙可否矯矯不可撓

及退歸其家歛色下氣致孝扵父母致爱扵族人之間

娄曲順承一以㤙自克位不滿其意故在外之所施用

者見扵小而已今吾所書是也其大可知則家行最䔍

已先人嘗従公逰其言亦然而吾又與安石友故得知

公事㝡詳其将𦵏也使者以安石之述與書耒請銘遂

爲之銘其尤可哀者也

公堂有母老不𮗜哀公庭有子仁孝而才世所可喜公

两棄之莫不皆死公有餘悲

   衛尉寺丞致仕金君墓誌銘

今上皇祐二年祀明堂推㤙群臣祕書丞金君得以其

父為大理評事致仕五年郊金君為太常愽士又得以

其父為衛尉寺丞惟衛尉府君諱某字温叟浮梁人𥘉

君之考贈大理評事諱某有三子伯曰鼎臣為某軍莭

度掌書記仲曰汝臣為太常愽士季即君兄弟俱舉進

士書記與仲既起家君因不復肯就舉曰吾兄弟不可

俱去吾親也後三十餘年卒以有子為丞云君有四子

曰君著曰君佐曰君卿愽士也曰君佑兄弟又皆舉進

士愽士既有名秩于朝三子皆復飬扵家盖其父子兄

兄弟之出䖏如此何其相似也當是時宋興巳百年愽

士方以林自起扵賤貧𣣔以其所爲爲天下慨然有志

者也君獨自得扵大山長谷之間日従子孫来四方之

客與夫郷人之老詩書樽席之側嘯歌息偃以忘其年

隤然遂其志者也遭天子既宗祀明堂頋朝士大夫皆

褒崇其親𣣔以風示天下命書寵章降于其家𩔰荣一

時夀考康寜有孫有曽以承以翼何其祥也君爲人簡

易無町畦能事父兄衣食奉飬自與者嘗取其簿嘗有

盗其牛羊已又盗其所乗馬者君知之皆不校盗卒自

悔以伏盖君之質與其恕又有足多者如是也生扵淳

化之庚寅卒扵嘉祐之丁酉遺命三月而𦵏従薄遂以

其年十二月四日葬于饒州浮梁縣萬户山之前夫人

徐氏累贈夀安縣君君之殁也有子四人女六人孫男

九人女十二人曽孫男三人女二人金氏或曰出少昊

金天氏或曰出漢侍中秺候傳至孫則亡至曽孫復侯

而秺侯有弟倫倫子(⿱艹石)孫四丗六人皆侍中以忠孝名

尊𩔰扵世卋稱金氏云至君之先皆家京兆唐僖宗時

有令浮梁者遭黄巢亂徙人築險自保所活人以数萬

因留治之凢十有七年遂家浮梁以功至檢校尚書右

僕射昭信軍莭度使諱某君曽祖也子諱某君祖也愽

士以君之外孫尚書屯田員外郎臧論道之狀耒属曰

子爲我銘吾親吾死足矣鞏不敢辭銘曰

卑少㳟老惟物之常即強棄父廼理之亡帝用慨然尊

祀明堂頋襃耋夀風示九有君𫝑之亨與享其荣擁笏

魏巾扵家以息有子有孫嚴嚴我側志無不得君子之

詳銘以發之君子之光

   撫州金谿縣主簿徐洪墓誌銘

嘉祐元年䖍州安逺闕縣令建安徐洪以撫州金谿主

簿攝安逺事明年八月十一日死安逺十二月其父尚

書屯田郎中舉以書告君之故人南豊曽鞏曰子為我

銘洪之墓遂考次君世序行巳歴官卒𦵏之終始銘扵

其墓曰君曽大父某某官大父某某官君字孺興為人

有大志讀書好其治亂得失之大㫖為文長扵辨說

奔放馳騁上下反复之際有足壯也未冠聲號聞四方

𥘉中進士除洪州司户參軍不就退居大江之南好倜

儻非常之竒莭不肯少屈於人居八年以父命始強出

為主簿非其好也君居家遇人無親踈豁如也樂赴人

之急為主簿不以非其好故怠其意其治能有爱於人

金谿富人錮山林之利数十年君始奪之而縣之貧人

頼其利盖君之所試者小其為日又近而其所既立如

是也享年三十有二死之(⿱艹石)干日𦵏饒州鄱陽東門外

母某氏某縣君妻凌氏黄氏男一人曰還孫始二𡻕女

四人尚幼也銘曰

嗚呼儒興志果而大不勝于柔以窒其外不隕其剛以

享于内胡短其施而多其與父老天子兒嬰失父維銘

告哀以納于墓

   太子右司禦率府副率致仕沈君墓誌銘

君諱某字某姓沈氏沈氏自齊太子家令約家扵吳興

故世為吳興人至君之大父諱某考諱某始自吳興之

東林徙家扵錢塘故今為錢塘人君以宗室宻州𮗚察

使宗旦㤙即其家得為太子右清道率府副率致仕又

以祀明堂㤙迁太子右司禦率府副率兼官檢校國子

𥙊酒兼監察御史階銀青光禄大夫勲武𮪍尉蓋宻州

𮗚察使宗旦者今天子之姪潞王之孫而其母夫人盖

君之姪也君為人質朴無外飾其居郷閭寛然長者也

其事父兄䏻力以嚴眎族人䏻爱以均雖饒財為大家

而衣服飲食自與尤寡約至人有急歸我則推財赴之

無錙銖頋惜意憐里 𡻕饑輙發倉以救人有欺其財

者皆不校既老治其家事不肯SKchar曰吾先人之所以付

我也處其子孫不以逸曰所以使汝守吾先人之法也

嘉祐二年三月一日以疾辛于家享年七十有六其年

十一月十五日葬錢塘之西城𥘉娶吳氏𠕅娶車氏某

縣君其葬也吳氏實從子三人曰瞱曰睕曰時孫八人

沔曰溱曰沂曰淑曰SKchar曰湜曰漸曰渥曽孫三人曰

師楊曰師荀曰師軻時沔沂皆舉進士餘亦皆有學行

盖君之教也銘曰

赤赫宗子保藩于密天子曰嘻汝惟沈出子假汝寵錫

其外親東宫之屬有長衛軍命君于家俾休其老以偃

以側服章華好天子命我匪我有求隤然順退媚于林

丘不藴為機不阻為畦曰逺無仇曰近無疵里巷之依

惟此令人流聞餘澤化其子孫惟身之祥既夀而康惟

後之祥宜熾而昌惟墓有域其蔵有石刻此銘詩昭示

無極

   寳月大師塔銘

君名脩廣字叔微杭州錢塘人姓王氏九𡻕出家學佛

居州之明慶院十一𡻕落𩬊為僧景祐二年詔賜紫衣

五年又賜號寳月大師治平某年州選為管内僧正熈

寜元年十月感疾癸丑㑹門人與常所徃来學佛之人

告以将終其夕沭浴易衣正坐而卒享年六十有一門

人曰慈化大師了性曰崇照大師了然曰賜紫衣了藴

以明年某月某甲子為塔𦵏君扵某縣某郷某原君為

人樂易慈祥有智識度量人不見其喜怒讀五經略知

大義頗喜為詩少羸多病始學為醫既成而有疾者多

㱕之無貴賤貧冨皆為之盡其術未嘗有所厚薄尤

者或資之衣食以其故自京師至于四方自公卿至于

學士大夫多知其名既見皆樂従之㳺而郷邑之人至

于覊旅㳺客其㱕之者無不厭其意君扵接之雖劳未

嘗有觧卷不𣣔之色扵資之藥物衣食雖窮無未嘗有

所計惜其應外者如此及退而處夫貧冨死生之際又

有所不累其心故至扵不䏻自給而未嘗動意至扵且

死而未嘗改容変色噫是非可銘也欤銘曰

不以貧故累其心此學士大夫所難至扵遭死生之変

而不驚又難也君之學不同而自得者則然固不可以

無傳况扵名聞扵世行信扵人故為之書尚使長存





元豊𩔖藁卷之四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