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二 博物志卷之三
作者:張華 西晉
卷之四

目录

異獸编辑

漢武帝時,大苑之北胡人有獻一物,大如狗,然聲能驚人,雞犬聞之皆走,名曰猛獸。帝見之,怪其細小。及出苑中,欲使虎狼食之。虎見此獸即低頭著地,帝為反觀,見虎如此,欲謂下頭作勢,起搏殺之。而此獸見虎甚喜,舐唇搖尾,徑往虎頭上立,因搦虎面,虎乃閉目低頭,匍匐不敢動,搦鼻下去,下去之後,虎尾下頭起,此獸顧之,虎輒閉目。

後魏武帝伐冒頓,經白狼山,逢獅子,使人格之,殺傷甚眾,王乃自率常從軍數百擊之,師子哮吼奮起,左右咸驚。王忽見一物從林中出,如貍,起上王車軛,師子將至,此獸便跳起在師子頭上,即伏不敢起。於是遂殺之,得師子一。還,來至洛陽,三十里雞犬皆伏,無鳴吠。

九真有神牛,乃生溪上,黑出時共鬬,即海沸,黃或出鬬,岸上家牛皆怖,人或遮則霹靂,號曰神牛。

昔日南貢四象,各有雌雄。其一雄死於九真,乃至南海百有餘日,其雌塗土著身,不飲食,穴草,長史問其所以,聞之輒流涕。

越雋國有牛,稍割取肉,牛不死,經日肉生如故。

大宛國有汗血馬,天馬種,漢、魏西域時有獻者。

文馬,赤鬣身白,目若黃金,名吉黃之乘,復薊之露犬也。能飛食虎豹。

蜀山南高山上,有物如獼猴。長七尺,能人行,健走,名曰猴玃,一名馬化,或曰猳玃。伺行道婦女有好者,輒盜之以去,人不得知。行者或每遇其旁,皆以長繩相引,然故不免。此得男子氣,自死,故取女不取男也。取去為室家,其年少者終身不得還。十年之後,形皆類之,意亦迷惑,不復思歸。有子者輒俱送還其家,產子皆如人,有不食養者,其母輒死,故無敢不養也。及長,與人無異,皆以楊為姓,故今蜀中西界多謂楊率皆猳玃、馬化之子孫,時時相有玃爪也。

小山有獸,其形如鼓,一足如蠡。澤有委蛇,狀如轂,長如轅,見之者霸。

猩猩若黃狗,人面能言。

異鳥编辑

崇丘山有鳥,一足,一翼,一目,相得而飛,名曰虻,見則吉良,乘之壽千歲。

比翼鳥,一青一赤,在參嵎山。

有鳥如烏,文首,白喙,赤足,曰精衛。故精衛常取西山之木石,以填東海。

越地深山有鳥,如鳩,青色,名曰冶鳥。穿大樹作巢如升器,其戶口徑數寸,周飾以土堊,赤白相次,狀如射侯。伐木見此樹,即避之去。或夜冥,人不見鳥,鳥亦知人不見己也,鳴曰「咄咄上去」,明日便宜急上樹去;「咄咄下去」,明日便宜急下。若使去但言笑而不已者,可止伐也。若有穢惡及犯其止者,則虎通夕來守,人不知者即害人。此鳥白日見其形,鳥也;夜聽其鳴,人也。時觀樂便作人悲喜,形長三尺,澗中取石蟹就人火間炙之,不可犯也。越人謂此鳥為越祝之祖。

異蟲编辑

南方有落頭蟲,其頭能飛。其種人常有所祭祀號曰蟲落,故因取名焉。其飛因晚便去,以耳為翼,將曉還,復著體,吳時往往得此人也。

江南山溪中水射工蟲,甲類也,長一二寸,口中有弩形,氣射人影,隨所著處發瘡,不治則殺人。今鸚螋蟲溺人影,亦隨所著處生瘡。盧氏曰:以雞腸草搗塗,經日即愈。周日用曰:萬物皆有所相感,愚聞以霹靂木擊鳥影,其鳥應時落地,雖未嘗試,以是類知必有之。

蝮蛇秋月毒盛,無所蜇螫,嚙草木以洩其氣,草木即死。人樵採,設為草木所傷刺者亦殺人,毒甚於蝮嚙,謂之蛇迹也。

華山有蛇名肥遺,六足四翼,見則天下大旱。

常山之蛇名率然,有兩頭,觸其一頭,頭至;觸其中,則兩頭俱至。孫武以喻善用兵者。

異魚编辑

南海有鰐魚,狀似鼉,斬其頭而乾之,去齒而更生,如此者三乃止。

東海有牛體魚,其形狀如牛,剝其皮懸之,潮水至則毛起,潮去則毛伏。

東海鮫䱜魚,生子,子驚,還入母腸,尋復出。

吳王江行食鱠,有餘,棄於中流,化為魚。今魚中有名吳王鱠餘者,長數寸,大者如箸,猶有鱠形。

廣陵陳登食膾作病,華佗下之,膾頭皆成蟲,尾猶是膾。

東海有物,狀如凝血,從廣數尺,方員,名曰鮓魚,無頭目處所,內無藏,眾蝦附之,隨其東西。人煮食之。

異草木编辑

太原晉陽以北生屏風草。

海上有草焉,名篩。其實食之如大麥,七月稔熟,名曰自然穀,或曰禹餘糧。篩音師。

堯時有屈佚草,生於庭,佞人入朝,則屈而指之。一名指佞草。

右詹山,帝女化為詹草,其葉鬱茂,其萼黃,實如豆,服者媚於人。

止些山,多竹,長千仞,鳳食其實。去九疑萬八千里。

江南諸山郡中,大樹斷倒者,經春夏生菌,謂之椹。食之有味,而忽毒殺,人云此物往往自有毒者,或雲蛇所著之。楓樹生者啖之,令人笑不得止,治之,飲土漿即愈。

  ↑返回頂部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