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古詩源/序 古詩源/例言
例言
作者:沈德潛

康衢擊壤,肇開聲詩,上自陶唐,下暨秦代,韻語可采者,或取正史,或裁諸子,雜錄古逸,冠於漢京,窮詩之也,詩紀備詳,茲擇其尤雅者。 風騷既息,漢人代興,五言為標準矣。就五言中,較然兩體,蘇李贈答、無名氏十九首,古詩體也;廬江小吏妻羽林郎、陌上桑之類,樂府體也。昭明獨尚雅音,略於樂府,然措詞敘事,樂府為長,茲特補昭明選未及,後之作者,知所區別焉。 安世房中歌,詩中之雅也;漢武郊祀等歌,詩中之頌也;廬江小吏妻羽林郎、陌上桑等篇,詩中之國風也。樂府中亦具三體,當分別觀之。 曹子建云,漢曲訛不可辨,魏人且然,況今日耶,凡不可句讀,及無韻不成誦者均不錄。 蘇李以後,陳思繼起,父兄多材,渠尤獨步,故應為一大宗。鄴下諸子,各自成家,未能方埒也。嗣宗觸緒興懷,無端哀樂,當塗之世,又成別調矣。 壯武之世,茂先休奕,莫能軒輊;二陸潘張,亦稱魯衛;太沖拔出於眾流之中,丰骨峻上,盡掩諸家,鍾記室季孟於潘陸之間,非篤論也。後此越石景純,聯鑣接軫;過江末季,挺生陶公,無意為詩,斯臻至詣,不第於典午中屈一指云。 詩至於宋,體製漸變,聲色大開,康樂神工默運,明遠廉儁無前,允稱二妙;延年聲價雖高,雕鏤太甚,未宜鼎足矣。齊人寥寥,玄暉獨有一代;元長以下無能為役。 蕭梁之代,風格日卑,隱侯短章,猶存古體,文通仲言,辭藻斐然,雖非出群之雅,亦稱一時作者。陳之視梁,抑又降焉,子堅孝穆,並以總持,略具體裁,專求名句,所云差強人意者耶。 梁時橫吹曲,武人之詞居多,北音鏗鏘,鉦鐃競奏,企喻歌折楊柳歌詞木蘭詩等篇,猶漢魏人遺響也。北齊敕勒歌,亦復相似。 北朝詞人,時流清響,庾子山才華富有,悲感之篇,常見風骨,所長不專在造句也。徐庾並名,恐孝穆華詞,瞠乎其後。 隋煬帝豔情篇什,同符后主,而邊塞諸作,矯然獨異,風氣將轉之候也。楊處道清思健筆,詞氣蒼然。後此射洪曲江,起衰中立,此為之勝廣矣。 漢武立樂府,采歌謠,郭茂倩編樂府詩集,雜謠歌詞,亦俱收錄,謂觀此可以知治忽,驗盛衰也。愚於各代詩人後,嗣以歌謠,猶前人志云。 漢以前歌詞,後人儗作甚夥,如夏禹玉牒詞、漢武帝落葉哀蟬曲類是也,詞旨可取,不妨並登,真偽自可存而不論。然如皇娥白帝歌,事近於誣,虞姬答歌、蘇武妻答詩,詞近於時,類此者不敢從俗采入。 詩非談理,亦烏可悖理也。仲長統述志云,畔散五經,滅棄風雅,放恣不可問矣,類此者所屏却。 晉人子夜歌,齊梁人讀曲等歌,俚語俱趣,拙語俱巧,自是詩中別調。然雅音既遠,鄭衛雜興,君子弗尚也。愚於唐詩選本中,不收西崑香奩諸體,亦是此意。 新城王尚書,向有古詩選本,抒文載實,極工裁擇,因五言七言,分立界限,故三四言及長短雜句,均在屏却。茲時采錄各體,補所未備,又王選五言兼取唐人,七言下及元代,茲從陶唐氏起,南北朝止,探其源,不暇沿其流也。 詩之為用甚廣,范宣討貳,爰賦摽梅,宗國無鳩,乃歌圻父,斷章取義,原無達詁也。箋釋評點,俱可無庸,為學人啟嵞,未能免俗耳。書中徵引,宜錄全文,緣疏通大義,匪同箋註,凡經史子集,時從刪節,近於因陋就簡,識者諒諸。 德潛學識淺尠,於制詩緝頌,略無所得,此書援据典實,通達奧義,得三益之功居多,參訂姓氏,詳列簡末。

歸愚沈德潛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