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第十一 史通 卷第十二
唐 劉知幾 撰 孫毓修 編劄記 薑殿揚 編劄記補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張鼎思刊本
卷第十三

史通卷第十二

 外篇

  古今正史第二緫十八條

易曰上古結繩以理後世聖人易之以書契儒

者云伏犧氏始畫八卦造書契以代結繩之政

由是文籍生焉又曰伏犧神農黃帝之書謂之

三墳言大道也少昊顓頊髙𨐌唐虞之書謂之

五典言常道也春秋傳載楚左史能讀三墳五

典禮記曰外史掌三皇五帝之書由斯而言則

墳典文義三五典䇿至扵春秋之時猶大行扵

世爰及後世其書不傳惟唐虞已降可得言者

然自堯而徃聖賢猶述求其一二髣髴存焉而

後来諸子廣造竒說其語不經其書非聖故馬

遷有言神農已前吾不知矣班固亦曰顓頊之

事未可明也斯則墳典𠩄記無得而稱者焉

   右說三墳五典

堯舜相承己見墳典周監二代各有書籍至孔

子討論其議刪為尚書始自唐堯下終秦繆其

言百篇而各為之序屬秦為不道坑儒禁學孔

子之末孫曰孔惠壁藏其書漢室龍興旁求儒

雅聞故秦愽士伏勝能傳其業詔太常使掌故

晁錯受焉時伏生年且百嵗言不可曉口授其

書纔二十九篇自是傳其學者有歐陽氏大小

夏侯宣帝時復有河内女子得㤗誓一篇獻之

與伏生𠩄誦合三十篇行之扵世其篇𠩄載年

月不與序相符㑹又與左傳國語孟子所引㤗

誓不同故漢魏諸儒謂馬融鄭玄王肅也咸疑其繆古文

尚書者即孔惠之𠩄藏科斗之文字也魯恭王壞

孔子舊宅始得之扵壁中博士孔安國以校伏

生𠩄誦增多二十五篇更以古文字寫之編為

四十六卷司馬屢採其事故遷多有古說國

又受詔為之訓傳値武帝末巫蠱事起經籍道

息不獲奏上藏諸𥝠家劉向取校歐陽大小夏

侯三家經文脫誤甚衆至扵後漢孔氏之本遂

絶其有見扵經典者諸儒皆謂之逸書馬融鄭玄杜預

王肅亦注今文尚書而大與古文孔傳相類

SKchar肅𥝠見其本而獨秘之乎晉元帝時豫章王

内史梅頥始以孔傳奏上而缺舜典一篇乃取

肅之堯典從愼徽以下分為舜典以續之自是

歐陽大小夏侯家等學馬融鄭玄王肅諸注廢

而古文孔傳獨行列扵學官永為世範齊建武

中吳興人姚方興采馬王之義以造孔傳舜典

云扵大航購得詣闕以獻舉朝集議咸以為非

梁武帝時為愽士議曰孔叙穪伏生誤合五篇蓋文句相連𠩄以或合舜典必有曰若稽古伏

生雖云昏耄何容由是遂不見用也及江陵板蕩其文入北中原

學者得而異之隋學士劉炫遂取此一篇列諸

本第故今人𠩄習尚書舜典元出扵姚氏者焉

   右說尚書

當周室㣲弱諸侯力爭孔子應聘不遇自衛而

歸乃與魯君子左丘明觀書扵太史氏因魯史記

而作春秋上遵周公遺制下明將来之法自𨼆

及哀十二公行事經成以授弟子弟子退而異

言丘明恐失其真故論本事而為傳明夫子不

以空言說經也春秋𠩄貶當世君臣其事實皆

形扵傳故𨼆其書而不宣𠩄以免時難也及末

世口說流形故有公羊穀梁鄒夾之傳鄒氏无

師夾氏有録無書故不顯扵世漢興董仲舒公

孫弘並治公羊其傳習者有嚴頴二家之學宣

帝即位聞衛太子𥝠好穀梁乃召名儒蔡千秋

蕭望之等大議殿中因置博士平帝初立左氏

逮扵後漢儒者數廷毁之㑹博士李封卒遂不

復用逮和帝元興十一年鄭興父子奏請重立

扵學官至魏晉其書漸行而二傳亦廢今𠩄用

左氏本即杜預𠩄注者

   右說春秋

又當春秋之世諸侯國自有史故孔子求衆家

史記而得百二十國書如楚之書鄭之志魯之

春秋魏之紀年此其可得言者左丘明旣配經

立傳又撰諸異同號曰外傳國語二十一篇斯

蓋採書志等文非唯魯之史記而已楚漢之際

有好事者録自古帝王公侯卿大夫之世終乎

秦襄號曰世本十五篇春秋之後七雄並爭秦

并諸侯則有戰國䇿三十三篇漢興太中大夫

陸賈紀録時政作楚漢春秋九篇孝武之世太

史公司馬談欲錯綜古今勒成一史其意未就

而卒子遷乃述父遺志採左傳國語刪世本戰

國䇿據楚漢列時事上自黃帝下訖麟趾作十

二本紀十表八書三十世家七十列傳凡百三

十篇都謂之史記恊厥六經異傳整齊百家雜

語藏諸名山副在京師以俟後聖君子至宣帝

時遷外孫楊惲祖述其書遂宣布焉而十篇未

成有録而已張晏漢書注云十篇殁後亡失此說非也元成之間㑹

稽禇先生更𥙷其缺作武帝紀三王世家⻱䇿

日者辭多鄙陋非遷本意也晉散騎常侍巴西

譙周以遷書周秦已上SKchar采家人諸子不專據

正經扵是作古史考二十五篇皆慿舊典以糺

其繆今則與史記並行扵代焉

   右說史記

史記𠩄書年止漢武太初已後闕而不録其後

劉向向子歆及諸好事者若馮商衛衡楊雄史

岑梁審肆仁晉馮叚肅金丹馮衍韋融蕭奮劉

恂等相次撰續迄于哀平間猶名史記至建武

中司徒SKchar班彪以為其言鄙俗不足以踵前史

又雄歆褒美偽薪誤後惑衆不當垂之後代者也

扵是採其舊事旁觀異聞作後傳六十五篇其

子固以父𠩄撰未盡一家乃𧺫元髙皇終乎王

莽十有二世二百三十年綜其行事上下通

洽為漢書紀表志傳百篇其事未畢㑹有上書

云固私改作史記者有詔京兆收繫悉録家書

封上固弟超詣闕自陳明帝引見言固續父𠩄

作不敢改易舊書帝意乃解即出固徵詣校書

受詔卒業經二十餘載至章帝建初中乃成固

後坐竇氏事卒於洛陽獄書頗散亂莫能綜理

其妹曹大家愽學能屬文奉詔校敘又選髙才

郎馬融等十人從大家授讀其八表及天文志

等猶未克成多是待詔東觀馬續所作而古今

人表不𩔗本書始自漢末迄乎陳世為其注解

者凡二十五家至扵專門受業與五經相亞初

漢獻帝以固書文煩難省乃詔侍中荀恱依左

氏傳刪為漢紀三十篇命秘書給紙筆經五年

乃就其言簡要亦與本傳並行

   右說漢書

在漢中興明帝始詔班固與睢陽令陳宗長陵

令尹敏司𨽻從事𡥠冀作世祖本紀幷撰功臣

及新市平林公孫述事作列傳載記二十八篇

自是以来春秋世亦以煥炳而忠臣義士莫之

撰勒扵是又詔史官謁者僕射劉珍及諌議大

夫李𠑽雜作紀表名臣節士儒林外戚諸傳起

自建武訖乎永初事業垂竟而珍等繼卒復命

侍中伏無忌與諌議大夫黃景作諸王王子功

臣恩澤侯表南單于西羗傳地里志至 元年

復令大中大夫邉韶大軍營司馬崔寔議郎朱

穆曹壽雜作孝穆崇二皇及順烈皇后傳又増

外戚傳入安思等后儒林傳入崔篆諸人寔壽

又與議郎延篤雜作百官表順帝功臣孫程郭

願及鄭衆蔡倫等傳凡百十有四篇號曰漢記

嘉平中光禄大夫馬日磾議郎蔡邕楊彪盧植

著作東觀接續紀傳之可成者而邕别作朝㑹

車服二志後坐事徙朔方上書求還續成十志

㑹董卓作亂西遷史臣廢弃舊文散逸在許都

楊彪頗存注記至於名賢君子自本初已下闕

續魏黃初中唯著先賢表故記殘缺至晉無成

大始中秘書丞司馬彪始討論衆作綴其𠩄聞

起于光武終于孝獻録世十二編年二百通綜

上下旁引庻事為紀志傳凡一十三篇號曰續

漢書又散騎常侍華嶠刪定東觀記為漢後書

帝紀十二皇后紀七十三譜十典列傳七十總九

十二篇其十典竟不成而卒自斯已後作者相

⿰糹⿱𢆶匹為編年者四族創紀傳者五家推其所長華

氏居㝡而遭𣈆室東徙三惟一存至宋宣城太

守范曄乃廣集學徒窮覧舊籍刪煩補略作後

漢書凡十紀十志八十列傳合為百篇㑹曄以

罪被收其十志亦未成而死先是𣈆東陽太守

袁宏抄撮漢氏後書依荀恱體著後漢紀十三

篇世言漢中興史者唯范𡊮二家而已

   右說後漢書

魏史黃初太和中始命尚書衞紀繆襲草創紀

傳累載不成又命侍中韋誕應璩秘書王沉大

將軍從事中郎阮籍司徒右長史孫該司𨽻校

尉傅玄等復共撰定其後王沉獨就其業勒成

魏書四十四卷其書多為時諱殊非實録呉大

帝之季年始命太史令可孚郎中項峻撰呉書

峻孚俱非史才其文不足紀録至少帝時更勑

韋曜周昭薛營梁廣華覈訪求徃事相與記述

並作之中曜營為首當歸命矦時廣昭先亡曜

營徙黜史官乆闕書遂無聞覈表請曜營續成

前史其後曜獨終其書定為五十五卷至𣈆受

命海内大同著作陳夀乃集三國史撰為國

凡六十五篇夏侯湛時亦著魏書見夀所作便

壞己草而罷及夀卒梁州大中正范頵表言國

志明乎得失辭多勸誡有益風化願多採録扵

是詔下河南尹就家寫其書先是魏時京兆魚

豢私撰魏略事止明帝其後孫盛撰魏氏春秋

王隱撰蜀記張勃撰呉録異聞錯出其流㝡多

宋文帝以國志載紀傷扵簡略乃命中書郎裴

松之兼採衆書補注其闕由是世言三國之志者

以裴注為本焉

   右說三國志

𣈆史洛京時著作郎陸機始撰三祖紀佐著作

郎束晢又撰十志㑹中朝䘮亂其書不存先是

歷陽令陳留王鈐有著述才每𥝠録晉書及功

臣行狀未就而卒子隱愽學多聞受父遺業西

都事跡多所詳䆒過江為著作郎受詔撰𣈆史

為其同僚虞預𠩄斥坐事免官家貧無資書未

遂就乃依征西將軍𢈔亮扵武昌鎮亮給其紙

墨由是𫉬成凡為𣈆書八十九卷咸康六年

詣闕奏上隱雖好述作而辭拙才鈍其書編次

有序者皆鈐𠩄修章句混漫者必隱所作時尚

書郎領國史于寶亦撰晉紀自宣訖愍七帝五

十三年凡二十二卷其書簡略直而能婉甚為

當時所稱晉江左史自鄧粲孫盛王韶之檀道

鸞已下相次⿰糹⿱𢆶匹作逺則編記兩帝近則唯敘六

朝至宋湘東太守何法盛始撰晉中興書勒成

一家首尾該備齊𨼆士東莞臧榮緒又集東西

二史合成一書皇家貞觀中有詔以前後史十

有八家制作雖多未能盡善乃勅史官更加纂

録採正典與舊說數十餘部兼引偽史十六國

書為記十志二十列傳七十載記三十并序例

目録合為百三十二卷自是言晉史者皆棄其

舊本競從新撰者焉

   右說晉書

宋史元嘉中著作郎何承天草創紀傳自此以

外悉委奉朝請山謙之補承天殘缺後又命裴

松之續成國史松之尋卒史佐孫冲之表求别

自創立為一家之言孝建初又勅南臺侍御史

蘇寳山續造諸傳元嘉名臣皆其𠩄撰寳山被

大明六年又命著作郎徐爰踵成前作爰因

何孫山蘇𠩄述勒為一書其臧質魯爽王僧達

諸傳又皆孝武自造而序事多虛難以取信自

永光已後至禪譲十餘年中闕而不載至齊著

作郎沈約更補綴𠩄遺製成雜史自義熈肇號

終乎昇明三年為紀十志三十列傳六十合百

卷名曰宋書永明末其書旣行河東裴子野更

刪為宋略二十卷沈約見而歎曰吾𠩄不逮也

由是世之言宋史者以裴略為上沈書次之

   右說宋書

齊史江淹始受詔著述以史之𠩄難無出扵志

故先著十志以見其才沈約復著齊紀二十篇

紀八志十一列傳四十合成五十九篇時奉朝

請吳均亦表請撰齊史乞給起居注并羣臣行

狀有詔齊氏故事布在流俗聞見旣多可自搜

訪也均遂撰齊春秋三十篇其書稱梁帝為齊

明佐命帝惡其實詔燔之然其𥝠本竟能與蕭

氏𠩄撰並傳扵後

   右說齊書

梁史武帝時沈約與給事中周興嗣歩兵校尉

鮑行卿秘書監謝旻相承撰錄已有百篇值承

聖淪沒並從焚蕩盧江何之元沛國劉璠以所

聞見究其始末合撰梁典三十篇而紀傳之書

未有其作陳祠部郎中姚察有志撰勒施功未

周但既當朝務兼修國史至於陳亡其書不就

   右說梁書

陳史初有呉郡顧野王北地傅繹各為撰史學

士其武文二帝紀即顧傅所修太建初中書郎

陸瓊續撰諸篇事傷煩雜姚察就加刪改粗有

條貫及江東不守持以入關隋文帝常索梁陳事

跡察具以所成每篇續奏而依違荏苒竟未絶筆

皇家貞觀初其子思㢘為著作郎奏詔撰成二史

於是憑其舊藁加以新錄彌厯九載方始畢功述

為梁書五十六卷陳書三十六卷今並行世焉

   右說陳書

十六國史前趙劉聰時領左國史公師或撰髙

祖本紀及功臣傳二十人甚得良史之體淩修

譛其訕謗先帝聰怒而誅之劉曜時平輿子和

苞譔趙記十篇事止當年不終曜㓕後趙石勒

命其臣徐光宗𠪱傅暢郭愔等撰上黨國記起

居注趙書其後又令王蘭陳宴程隂徐機等相

次撰述至石虎並令刋削使勒功業不傳其後

燕太傅長史田融宋尚書庫部郎郭仲産北中

郎叅軍王度追撰石事集鄴都記趙記等書前

燕有起居注杜輔全錄以為燕紀後建興元年

董統受詔草創後書著本紀并佐命功臣王公

列傳合三十卷慕容垂稱其敘事富贍足成一

家之言但褒述過美有慙董史之直其後申秀

范享各取前後二燕合成一史南燕有趙郡王

景暉嘗事德超撰二主起居注超亡仕於馮氏官

至中書令仍撰南燕錄六卷蜀初號曰成後改

稱漢李𫝑散騎常侍常璩撰漢書十卷後入𣈆秘

閣改為蜀書璩又撰華陽國志具記李氏興滅

前凉張駿十五年命其西曹邉瀏集内外事以

付秀才索綏作涼國春秋五十卷又張仲華護

軍叅軍劉慶在東菀專修國史二十餘年著涼

記十二卷建康太守索暉從事中郎劉昞又各

著涼書前秦史官初有趙淵車敬梁熈韋譚相

繼著述符堅嘗取而觀之見苟太后幸李威事

怒而焚㓕其本後著作郎董誼追録舊語十不

一存及宋武帝入關曾訪秦國事又命梁州刺

史吉翰問諸SKchar池並無𠩄獲先是秦秘書郎趙

整叅撰國史值秦㓕𨼆扵南洛山著書不輟有

馮翊車歩助其經費整卒翰乃啓頻纂成其書

元嘉九年起至二十八年方罷定為三卷而

年月失次首尾不倫河東裴景仁又正其訛僻

刪為秦記十一篇後秦扶風馬僧䖍河東衛隆

景並著秦史及姚氏之㓕殘缺者多泓從弟和

都仕魏為左氏尚書又追撰秦紀十卷夏天水

趙思羣北地張淵扵真興承光世並受命著其

國書及綂萬之亡多見焚燒西涼與西秦北

燕其史SKchar當代𠩄書或他邦𠩄録段⻱龍記呂

氏宗欽記秃髮氏韓顯宗記呂馮氏唯此三者

可知自餘不詳推作魏世黃門侍郎崔鴻乃考

覈衆家辨其同異除煩補闕錯綜綱紀易其國

書曰録正紀曰傳都謂之十六國春秋鴻始以

景明之初求諸國逸史逮至始元年鳩集稽備

而已猶闕蜀事不果成書推求十有五年始扵

江東購獲乃增其篇目勒為十卷鴻殁後永安

中其子繕寫奏上請藏諸秘閣由是偽史宣布

大行扵時

   右說十六國春秋

元魏史道武時始令鄧淵著國記為十卷而條

例未成暨乎元明廢而不述神嘉二年又詔集

諸文士崔浩浩弟覧髙閣鄧頴晁維范亨黃輔

等撰國書為十卷又特命浩總監史任務從實

録復以中書郎髙𠃔散騎侍郎張偉並參著作

續成前史書叙述國事無𨼆惡而刋石寫之以

示行路浩坐此夷三族同作死者百二十八人

自是遂廢史官至文成帝和平元年始復其職

而已高𠃔典著作修國記𠃔年已九十手目俱

衰時有校書郎中劉模長於緝綴乃令執筆而

口占授之如是者五六𡻕𠩄成篇卷模有力焉

國記自鄧崔以下皆相承作編年體至孝文

大和十一年詔秘書丞李彪著作郎崔光始分

為紀傳異科宣武時命邢巒追撰孝文起居注

旣而崔光遵業補續下訖孝明之世温子昇復

修孝武紀濟隂王暉業撰辨宗室録魏史官𥝠

𠩄撰盡扵斯矣齊天寳二年勅秘書監魏收愽

採舊聞勒成一史又令刁柔辛元植方延祐睦

仲讓裴昻之髙孝幹等助其編次收𠩄取史官

懼相凌忽故刁辛諸子並乏史才唯以髣髴學

流憑附得進扵是大徵百家譜狀斟酌以成魏

書上自道武下終孝靖紀傳與志凡百三十卷

收謟齊氏扵魏室多不平旣黨北朝又厚誣江

左性憎勝己喜念舊惡甲門盛德與之有怨者

莫不被以醜言没其善事遷怒𠩄至毁及髙曾

書成始奏詔收扵尚書省與諸家論討前後列

訴者百有餘人時尚書令楊遵彦一代貴臣勢

傾朝野收撰其家傳甚羙是以深被黨援諸訟

史者皆獲重罰或斃扵獄中群怨謗聲不息孝

昭世勑收更加研審然後宣布扵外書成嘗訪

諸群臣猶云不實又令治改其所變易甚多由

是世薄其書號為穢史至隋開皇勑著作郎魏

淡與顔之推辛德源更撰魏書矯正收失淡以

西魏為真東魏為偽故文恭列紀孝靖稱傳合

紀傳論例總九十二篇煬帝以澹書猶未能善

又勑左僕射楊素别撰學士潘徽褚亮歐陽詢

等佐之㑹素薨而止今世稱魏史者猶以收本

為主焉

   右說後魏書

髙齊史天統初太常少卿祖孝徵述獻武起居

名曰黃初傳天録時中書侍郎陸元規常從文

宣征討著皇帝實録惟記行師不載它事自武

平後史官楊休之杜臺卿祖崇儒崔子彂等相

⿰糹⿱𢆶匹注記逮扵齊滅隋秘書監王劭内令史李德

林並少仕鄴中多識故事王乃憑述起居注廣

以所聞造編年書號曰齊志十有六卷志序云三十卷

今世間傳者唯十六卷焉李在齊預修國史創紀傳書二十

七卷至開皇初奉詔續撰増多齊史三十八篇

已上送官藏之秘府皇家貞觀初勑其子中書

舎人百藥仍其舊録雜採它書演為五十卷今

之言齊史者唯王李二家云

   右說北齊書

宇文周史大統有秘書丞柳虬兼領著作直辭

正色事有可稱至隋開皇中秘書監牛弘追撰

周紀十有八篇略敘紀綱仍皆抵忤皇家貞觀

初𠡠秘書丞令狐德棻秘書郎岺文本共加修

緝定為周書五十卷

   右說後周書

隋史當開皇仁夀時王邵為書十八卷以𩔗相

從定其篇目至扵編年紀傳並闕其體煬帝世

唯有王胄等𠩄修大業起居注及江都之禍仍

多散逸皇家貞觀初𠡠中書侍郎顔師古給事

中孔頴達共撰成隋書五十五卷與新撰周史

並行扵時初太宗以梁陳及齊周隋氏並未有

書仍命學士分修事具扵上仍使秘書監魏徵

總知其務凡有讃論徵多預焉始以貞觀三年

創造至十八年方就唯姚思亷貞觀二年起功多於諸史一嵗合為

五代紀傳并目録凡二百五十二卷書成不入

史閤唯有十志㫁為三十卷尋擬續奏未有其

文又詔左僕射于志寧太史令李淳風著作郎

韋安仁符璽郎李延夀同撰其先撰史人唯令

狐德棻重預其事太宗崩後刋勒始成其篇第

雖編入隋書其實别行俗呼為五代史志

   右說隋書

惟大唐之受命也義寧武德間工部尚書温大

雅首撰創業𧺫居注三篇自是司空房元齡給

事中許敬宗著作佐郎敬播相與自立編年體

號為實録迄乎三帝世有其書貞觀初姚思㢘

始撰紀傳粗成三十卷至顯慶元年太尉長孫

無忌與于志寧令狐德棻著作郎劉㣧之楊仁

卿𧺫居郎顧㣧等因其舊作綴以後事復為五

十卷雖云繁雜時有可觀龍朔中敬宗又以太

子少卿總統史任更増作傳混成百卷如高宗

本紀及永徽名臣四夷等傳多是其𠩄造又起

草十志未半而終敬宗𠩄作紀傳或曲希時㫖

或猥釋私憾凡有毁譽多非實録必方諸魏伯

𧺫亦猶張衡之蔡邕焉其後左史李仁實續撰

于志寕許敬宗李義府等傳載言紀事見推直

筆惜其短歳功業未終至長夀中春官侍郎牛

鳯及又㫁自武德終于弘道撰爲唐書百有十

卷鳯及以喑聾不才而輒議一代大典凡所纂

錄皆素貴私家行状而世人叙事罕能自達SKchar

言皆比興全類咏謌或語多鄙樸實同文案而

總入編次了無𨤲革其有出自胷臆申其機杼

彂言則嗤鄙怪誕叙事則參差倒錯故閱其篇

第豈謂可觀披其章句不識𠩄以既而悉收姚

許諸本𣣔使其書獨行由是皇家舊事殘缺殆

盡長安中余與正諌大夫朱敬則司封郎中徐

堅左拾遺吳兢奉詔更撰唐書勒成八十卷神

龍元年又與兢等重修則天實録編為二十卷

夫舊史之壞其亂如繩錯綜艱難朞月方畢雖

言無可擇事多遺恨庶將來削藁猶有憑焉大

抵自古史臣撰錄其梗槩如此盖属詞比事以

月繫年為史氏之根本作生人之耳目者略盡

扵斯矣自餘編記小說則不睱具而論之




史通卷之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