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賢氏族言行類稿 (四庫全書本)/卷56

卷五十五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 卷五十六 卷五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五十六
  宋 章定 撰
  諸葛千百三十四
  姓纂本葛氏夏殷侯國葛伯之後英賢傳云舊居琅邪諸縣後徙陽都先有葛時人謂之諸葛氏因以為氏焉風俗通云葛嬰為陳涉将軍有功非罪而誅漢文追封其孫為諸縣侯因以為氏世本云有熊氏之後為詹葛氏齊人語訛以詹葛為諸葛
  前漢諸葛豐字少季琅邪人以明經為郡文學特立剛毅擢司𨽻校尉刺舉無所避京師為之語曰間何闊逢諸葛上嘉其節加秩光禄大夫
  魏志諸葛誕字公休
  蜀志諸葛亮字孔明躬耕隴畝好為梁父吟 徐庶目為卧龍 先主曰孤之有孔明猶魚之有水 不求聞達先主三顧於草廬之中率軍攻祁山關中響震以木牛流馬運糧 屯田渭濵 天下竒才 推演兵法作八陣圖 星隕營中俄而亮卒 治戎為長竒謀為短器能政理管蕭之亞
  諸葛喬字伯松
  諸葛瞻字思逺屢遷至尚書僕射 蜀人咸愛其才敏毎朝廷有一善政佳事雖非瞻所建倡百姓皆傳相告曰葛侯之所為也
  吴志諸葛瑾字子瑜事繼母恭謹為人有容貌思度於時服其宏雅 以徳度規檢見器當世 子恪名盛當世瑾常嫌之謂非保家之子恪字元遜少有才名孫權見而竒之曰藍田生玉真不虛也
  晉諸葛侯字道明轉臨沂令為政平和王導嘗曰明府當為黒頭公為㑹稽太守政績第一
  諸葛長民有文武幹用 貧賤常思富貴富貴必履危機
  南史文學諸葛朂為國子生作雲中賦又作東冶徒賦隱逸諸葛璩字幼玟安貧守道悦禮敦詩如其簡退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清厲俗舉秀才不就
  北史諸葛頴煬帝時為著作郎帝嘗賜詩有曰參翰長洲苑侍講肅成門名理窮研覈英華恣討論
  申屠千百三十五
  姓纂周幽王申后兄申侯之後支子居安定屠原因以為氏一説申徒狄夏賢人後葉音轉改為申屠氏或云申徒楚官號
  史記申屠嘉梁人以材官蹶張遷為隊率 孝文時遷御史大夫至為丞相封故安侯為人廉直門不受私謁
  申屠蟠字子龍郡召為主簿不行隱居精學博貫五經不為燥濕輕重不為窮達易節司馬温公稱申屠
  蟠見幾而作不俟終日卓乎其不可及已
  淳于千百三十六
  風俗通春秋小國也一號州公元和初避上嫌名改為于氏
  史記太倉公者齊太倉長臨淄人也姓淳于名意少而喜醫方術受師於元里公乗陽慶為人治病決死生多騐文帝時當刑意有五女少女緹縈隨父上書上悲其意乃除肉刑
  淳于髠齊之贅婿也長不滿七尺滑稽多辨 此鳥不飛則已一飛沖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楚王發兵加齊齊王使淳于髠之趙請兵髠仰天大笑冠纓索絶曰臣從東方來見道傍有禳田者操一豚蹄酒一盂祝曰甌窶滿篝汙邪滿車五榖蕃熟穰穰滿家臣見其所持者狹而所欲者奢故笑之 威王問曰先生能飲幾何而醉髠對曰臣飲一斗亦醉一石亦醉威王曰先生飲一斗而醉惡能飲一石哉髠曰賜酒大王之前執法在傍御史在後恐懼俯伏而飲不過一斗若親有嚴客奉觴上夀不過二斗若朋友交游乆不相見卒然相覩歡然道故私情相飲可五六斗若乃州閭之㑹男女雜坐六博投壺相引為曹握手無罰目眙不禁徐廣曰眙吐甑反直視貌此可飲八斗日暮酒䦨合尊促坐男女同席履舄交錯堂上燭滅主人留髠而送客羅襦襟解㣲聞薌澤當此之時髠心最歡能飲一石故曰酒極則亂樂極則悲萬事盡然言不可極極之而衰以諷諫焉齊王曰善乃罷長夜之飲
  前漢佞幸孝成時士人則淳于長
  後漢淳于恭字孟孫善説老子清靜不慕榮名舉動周旋必由禮度客隱琅琊美其素行除為議郎引見極日訪以政事所薦名賢無不徵用進對陳政皆本道徳及卒賜穀千斛刻石表閭
  晉藝術淳于智字叔平能易筮
  魏志淳于瑗為袁紹将
  南史淳于量字思明有幹畧便弓馬為車騎将軍北史淳于誕字靈逺歸魏陳伐蜀計宣武嘉納之
  鮮于千百三十七
  姓纂子姓殷後周武王封箕子於朝鮮支子仲食采於于子孫因以鮮于為氏
  南史孝義鮮于文宗七嵗喪父以種芋時亡明年此時對芋嗚咽如此終身
  北史鮮于世榮漁陽人立忠節
  宋朝鮮于侁字子駿閬州人也性任重力學舉進士第慶厯中天下旱詔中外言事侁上書論災異之興言甚剴切稍遷秘書丞知綿州英宗初為皇嗣侁上疏請選經術士以為羽翼神宗初詔求直言侁為蔡河撥發應詔言十六事皆人君謹始者神宗謂滕甫曰其文類王陶可嘉也遂用為利州路轉運判官初建助役法詔諸路監司各定所役緡錢轉運使李瑜定四十萬侁曰利路民貧二十萬足矣與瑜議不合各具利害以聞神宗是侁議因以為諸路率即罷瑜以侁為轉運使利州守周永懿貪虐不法前使者不敢問侁舉按其罪編管衡州又為京東轉運使所代吴居厚以掊歛虐下侁繼之務行寛大司馬光嘗謂蘇軾曰子駿福星也京東人困甚且令子駿救之然安得百子駿布之天下乎元祐初召為太常少卿拜右諫議大夫請外除集賢殿修撰知陳州卒 侁長於楚詞甞作九誦蘇軾見之謂其近古屈原宋玉友其人於冥漠續㣲學之将墜者 東坡先生云自朝廷更法以來奉法之吏尤難其人刻急則傷民寛厚則廢法二者其理難通而山陜地瘠民貧役重其推行為尤難子駿世家南隆親族故人散處所部以親則害法以法則傷恩二者其勢難全是三難者萃於子駿而子駿為之九年其聲藹然聞之四方上不害法下不傷民中不廢親自講議措置至於立法定制皆成於其手吏民舉欣欣焉而子駿亦自治園囿亭榭賦詩飲酒雍容有餘如異時為監司者君子以是知其賢
  太史千百三十八
  姓纂齊太史之後
  吴志太史慈字子義少好學仕郡奏曹史 後於神亭戰敗為孫䇿所執䇿曰子義𤯝州名士以信義為先常與參論諸軍事 子亨字元復
  南史儒林太史叔明少善荘老兼通孝經論語禮記尤精三𤣥每講説聴者常五百人
  第五千百三十九
  姓纂出自齊諸田之後田氏漢初徙園陵者多故以次第為氏
  後漢第五倫字伯魚其先齊諸田之後 舉孝廉拜㑹稽太守受俸裁留一月糧餘皆賤貿與民之貧羸者禁民屠牛祭神 或問倫有私乎曰昔有與千里
  馬者雖不受毎三公有所選舉心不能忘而亦終不用吾兄子病一夜十徃退而安寢子有疾雖不省視竟夕不眠豈可謂無私乎
  第五訪字仲謀補新都令政平化行三年之間隣縣歸之戸口十倍 遷張掖太守嵗饑迺開倉賑給吏懼譴争上言訪曰太守樂以一身救百姓遂出穀賦人璽書嘉之
  第五種字興先倫曽孫少厲志義為吏冠名州郡以司徒掾使異州廉察災害舉奏刺史二千石刑免甚衆棄官奔走者數十人以奉使稱職拜髙宻侯相盗賊憚之桴鼓不鳴流民歸者嵗中至數千家 後坐徙朔方臧昊上書言其在鄉曲無苞苴之嫌步朝堂無擇言之闕故論者説清髙以種為上序直士以種為首
  唐第五琦字禹圭京兆人肅宗駐彭原琦奏事謁見即陳今之急在兵兵彊弱在賦賦所出以江淮為淵若假臣一職請悉東南寳貲飛餉函洛唯陛下命帝悦拜監察御史勾當江淮租庸使兼諸道鹽鐡鑄錢使鹽鐡名使自琦始當軍興隨事趣辦人不益賦而用以饒遷戸部侍郎判度支進同平章事郭子儀表為糧料使
  尉遲千百四十
  姓纂與後魏同起號尉遲館如中華之諸侯國孝文改為尉遲氏
  北史尉遲逈字薄居後為都督益潼等州明賞罰布恩威人夷懐而歸之比及徵入朝蜀人立碑頌徳 弟綱字婆羅從周文征伐常陪侍幃幄出入卧内 子運少彊濟志在立功周宣帝在東宫武帝選忠諒鯁正者以匡弼之以運為右宫正
  唐尉遲敬徳名恭以字行朔州善陽人武徳二年與尋相舉地降引為右府統軍從撃王世充㑹尋相叛諸軍疑敬徳囚之王釋之引見臥内曰大丈夫以氣相許小嫌不足置胸中因賜之金 從討劉黒闥賊以竒兵襲李勣敬徳率壮士馳入賊 隱太子嘗以書招之贈金皿一車固辭太子怒而止敬徳以聞王曰公之心如山岳然雖積金至斗豈能移之 其戰善避 每單騎入賊羣刺之不能傷
  屈突千百四一
  姓纂本居𤣥朔後徙昌黎孝文改為屈氏至西魏又復本姓
  唐屈突通其先蓋昌黎人其後家於長安仕隋為虎賁郎将文帝命覆隴西牧簿得隱馬二萬疋帝怒欲殺監牧官吏千五百人通進頓首曰臣願身就戮以挺衆死帝悟乃免 涖官勁正有犯法者雖親無所回縱其弟蓋為長安令亦以方嚴顯時語曰寧食三斗艾不逢屈突蓋寧食三斗葱不逢屈突通髙祖起義代王遣通守河東戰乆不下或勸之降曰吾𫎇國厚恩事二主安可逃難每自摩其頭曰要當為國家受一刀其訓勉士卒必流涕後從討王世充通口與心誓以死許國帝太息曰烈士狥節吾今見之 二子壽銓
  司空千百四二
  姓纂禹為堯司空支孫氏焉帝堯後有隰叔孫士蒍為晉司空亦因氏
  唐司空圖字表聖河中人咸通末擢進士王凝辟置幕府召為殿中侍御史盧擕屬於盧渥曰司空御史髙士也渥表為僚佐景福中拜諫議大夫不赴圖本居中條山王官谷有仙人田遂隱不出作亭觀素室悉圖唐興節士文人名亭曰休休作以見志自目為耐辱居士
  公西千百四三
  史記魯郡公西赤字子華公西蒧字子上公西輿如並孔子弟子
  公冶千百四四
  史記公冶長字子長齊人孔子弟子
  公儀千百四五
  史記循吏公儀休魯博士以髙第為魯相 不受客之遺魚 食茹而美拔其園葵而棄之見其家織布好而疾出其家婦燔其機云欲令農士工女安所售其貨乎
  公儀仲子魯人見禮記
  公羊千百四六
  魯有公羊髙子夏弟子著春秋傳
  穀梁千百四七
  魯穀梁赤治春秋傳子夏門人也尸子云穀梁俶字元始魯人亦傳春秋十五篇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五十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