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賢氏族言行類稿 (四庫全書本)/卷57

卷五十六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 卷五十七 卷五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五十七
  宋 章定 撰
  皇甫千百四八
  姓纂子姓宋戴公之子充石字皇父子孫以王父字為氏漢興改父為甫後漢定安都尉皇甫攜生稜始居安定稜子彪有八子號八祖皇甫氏為姓
  後漢皇甫規字威明舉賢良後為中郎将討諸羌諸羌慕其威信相勸降者十餘萬 黨事起天下名賢多見染逮規雖為名将素譽不髙自以西州豪傑耻不得預迺自上言云云臣宜坐之朝廷知而不問時人以規為賢
  皇甫嵩字義真討黄巾大破之拜左車騎将軍 奏請冀州一年租贍饑民百姓歌曰天下大亂兮市為墟母不保子兮妻失夫賴得皇甫兮復安居 累拜太尉
  晉皇甫謐字士安博綜典籍百家之言自號𤣥晏先生時人謂之書淫竟不仕 子方回少有文才南土人士咸崇敬之
  皇甫重字倫叔沈果有才用為泰州刺史
  載記皇甫真字楚季弱冠髙才慕容皝時遷平州别駕守遼東營丘二郡皆有善政
  北史皇甫和字長諧深沉有雅量尤明禮儀為濟隂太守子聿道以幹局知名位廣平令 和弟亮字君翼為尚書殿中郎攝儀曹屬有勅下司各列勤惰亮三日不上省文宣詰其故亮曰一日雨一日醉一日病酒文宣以其恕實優容之附裴佗傳
  皇甫璠字景瑜仕周為隨州刺史政有簡惠百姓安之小心奉法恒以清白自處當時稱為善人 子誕字𤣥慮仕隋遷治書侍御史朝臣無不肅憚
  皇甫遐字永賢事毋以孝聞母喪廬墓負土為墳有詔旌異之
  唐皇甫無逸字仁儉仕隋歴淯陽太守治為天下最王世充簒位棄母妻斬關自歸追騎及無逸顧曰吾有死終不能同爾為逆解金帶投之地曰以與爾無相困由是獲免 髙祖以無逸本隋勲舊尊遇之拜御史大夫時蜀新定吏多横恣民不聊生詔無逸持節巡撫既至黜貪暴用廉善蜀人以安 徙益州大都督長史所至輒閉閤不通賔客甞按部宿民家燈炷盡主人将續無逸抽刀斷帶為炷其廉介如此過自畏慎每上表疏 讀數十乃遣
  皇甫鎛涇州人改戸部侍郎憲宗伐蔡急於用度鎛裒㑹嚴亟以辦濟師蔡平之明年遂同平章事
  皇甫湜字持正睦州人擢進士第裴度辟為判官度修福先寺将立碑求文於白居易湜怒曰近捨湜而逺取居易請從此辭度謝之湜請斗酒飲酣援筆立就度贈以車馬繒綵甚厚湜大怒曰自吾為顧况集序未甞許人今碑字三千三縑何遇我薄耶度笑曰不覊之才也從而又酬之
  宋朝皇甫煥字堯文湖之長興人父子莅官所至皆有可紀慶元間将漕廣東嘗捐俸錢七千緍置圭田以給廣之與計偕者廉介之操士夫以無逸比之填埏其二子也
  東方千百四九
  風俗通伏羲氏之後帝出乎震位主東方子孫因以為氏焉
  前漢東方朔字曼倩平原人十三學書三冬文史足用目若懸珠齒若編貝勇若孟賁㨗若慶忌廉若鮑叔信若尾生 文辭不遜髙自稱譽上偉之令待詔公車 善射覆 伏日割肉歸遺細君 拜太中大夫給事中 對化民有道 上書自訟獨不得大官諷誦詩書百家之言自以智能海内無雙 官不過侍郎位不過執㦸用之則為虎不用則為䑕言不純師行不純徳
  上官千百五十
  姓纂楚王子蘭為上官邑大夫因氏焉
  唐上官儀字游韶陜州人工文詞涉貫墳典貞觀初擢進士第遷秘書郎太宗每屬文遣儀視稿髙宗即位進西臺侍郎時以雍州司士參軍韋絢為殿中侍御史或疑非遷儀曰此野人語耳御史供奉赤墀下接武䕫龍簉羽鵷鷺豈雍州判佐比乎時以為清言尤工詩人多效之謂之上官體
  百里千百五一
  姓纂秦大夫百里奚其先虞人家於百里因氏焉
  史記秦繆公即位虞大夫百里奚為繆公夫人媵於秦亡秦走宛楚人執之繆公聞百里奚賢欲重贖之恐楚人不與乃請以五羖羊皮贖之孟子曰自鬻於秦養牲者五羊之皮與此言異是時百里奚年已七十餘繆公釋其囚與語國事繆公大説授之國政號曰五羖大夫 孟子萬章問曰或曰百里奚自鬻於秦養牲者五羊之皮食牛以要秦繆公信乎孟子曰否不然好事者為之也知虞公之将亡而先去之不可謂不知也時舉於秦知繆公之可與有行也而相之可謂不智乎相秦而顯其君於天下可傳於後世不賢而能之乎 孟子曰虞不用百里奚而亡秦繆公用之而霸
  百里孟明名視秦大夫百里奚之子也 晉饑乞糴於秦秦伯謂百里與諸乎對曰救災䘏鄰道也 秦伯伐晉濟河焚舟取王官及郊晉人不出遂自茅津濟封殽尸而還遂霸西戎用孟明也 君子謂孟明之臣也其不解也能懼思也
  西門千百五二
  姓纂鄭大夫居西門因氏焉列子有西門子魏文侯時西門豹為鄴令
  西門豹為鄴令鄭之三老常嵗為河伯娶得巫行視人家女好者云是當為河伯婦即聘取洗沐為治齋宫河上張絳帷女居其中浮之河中數十里乃没人多持女逺逃俗言不為河伯娶婦水來漂溺其人民豹曰至期幸來告吾亦徃送女至時豹徃㑹之河上三老父老皆㑹其巫老女從弟子女十人豹曰呼河伯婦来視其好醜即将女出帷豹曰是女不好煩大巫嫗為入報河伯待更求好女即使吏卒共抱大巫嫗投之河中有頃曰巫嫗何乆也弟子趣之復以弟子一人投之河中凡三弟子豹曰巫嫗弟子女子也不能白事煩三老為入白之復投三老河中西門豹簮筆磬折嚮河立待良乆曰巫三老不来奈之何復欲使廷掾及豪長者趣之皆叩頭血流乆之罷去鄴之吏民大驚恐自後不復敢言
  吾丘千百五三
  姓纂吕氏春秋中山有力者吾丘象
  前漢吾丘壽王字贛趙人拜東郡都尉不復置太守多盗賊詔賜璽書曰子在朕前之時知畧輻奏以為天下少雙海内寡二及至連十餘城之守任四千石之重職事並廢盗賊從横甚不稱在前時何也壽王因言其状後徵為光禄大夫侍中 議汾隂鼎為漢寳由吾千百五四
  姓纂由余之後仕吴子孫入越因號由吾氏
  北史藝術由吾道榮少為道士遊燕趙間聞晉陽有人大明法術乃尋訪之 道家符水禁呪隂陽厯數天文藥性無不通解 後隱於琅邪山辟穀餌松术求長生之祕
  毋将千百五五
  見姓苑
  前漢毋将隆字君房為諫大夫成帝末奏封事請徵定陶王竟立為太子隆遷冀州牧
  主父千百五六
  姓纂趙武靈王號主父支孫因以為氏
  史記主父偃齊臨淄人也學長短縱横之術晩乃學易春秋百家言上書闕下朝奏暮召天子謂曰公安在何相見之晩乃拜為郎中數見上疏言事詔拜為謁者一嵗中四遷 或説偃太横偃曰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吾日暮途逺故倒行暴施之
  索盧千百五七
  姓纂吕氏春秋禽滑釐門人索盧參
  後漢獨行索盧放字君陽以尚書教授千餘人 初署郡掾太守有事當斬放願以身代使者義而赦之由是顯名 光武徵為洛陽令政有能名 徙諫議大夫數納忠言 後以疾徵不起使人輿之見於南宫雲臺賜穀二千斛
  樗里千百五八
  姓纂秦丞相樗里子因氏焉
  史記樗里子名疾秦惠王異母弟 滑稽多智秦人號曰智囊 武王立以為丞相
  成公千百五九
  姓纂衛成公之後以諡為氏
  晉成公簡字宗舒家世二千石性清素不求榮利潜心味道罔有干其志者官至散騎常侍
  文苑成公綏字子安少有俊才詞賦甚麗 時有孝烏每集其廬作賦美之 雅好音律嘗當暑承風而嘯泠然成曲因為嘯賦 張華每見其文嘆服以為絶倫 徵為博士
  胡母千百六十
  姓纂齊宣王母弟封母鄉逺本胡公因曰胡母氏
  晉胡毋輔之字彦國少擅髙名吐佳言如鋸木屑霏霏不絶為後進領袖 守繁昌令節酒自厲甚有能名髙堂千百六一
  風俗通齊卿髙敬仲食采於髙堂因氏焉
  魏志髙堂隆字升平魯髙堂生後也 為散騎常侍學業修明志存匡君因變陳戒發於懇誠 及没明帝曰天不欲成吾事髙堂生舍我亡也
  聞人千百六二
  風俗通少正卯魯之聞人其後遂以聞人為氏漢有太子舍人聞人通沛人治后氏禮
  老萊千百六三
  老萊子楚賢人著書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五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