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周易 第三十五卦

Yijing-35.png编辑

坤下離上。晉: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

[疏]正義曰:「晉」者,卦名也。「晉」之為義,進長之名。此卦明臣之昇進,故謂之「晉」。「康」者,美之名也。「侯」謂昇進之臣也。臣既柔進,天子美之,賜以車馬,蕃多而眾庶,故曰「康侯用錫馬蕃庶」也。「晝日三接」者,言非惟蒙賜蕃多,又被親寵頻數,一晝之間,三度接見也。

《彖》曰:晉,進也。明出地上,順而麗乎大明,柔進而上行。凡言「上行」者,所以在貴也。

[疏]「《彖》曰晉進也」至「進而上行」。○正義曰:「晉,進也」者,以今釋古,古之「晉」字,即以進長為義,恐後世不曉,故以「進」釋之。「明出地上」者,此就二體釋得「晉」名。離上坤下,故言「明出地上」。明既出地,漸就進長,所以為「晉」。「順而麗乎大明柔進而上行」者,此就二體之義及六五之爻,釋「康侯用錫馬」巳下也。「坤」,順也;「離」,麗也。又為明坤能順從而麗著於大明,六五以柔而進,上行貴位,順而著明臣之美道也。「柔進而上行」,君上所與也,故得厚賜而被親寵也。

是以「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也。康,美之名也。順以著明,臣之道也。「柔進而上行」,物所與也。故得錫馬而蕃庶。以「訟受服」,則「終朝三褫」。柔進受寵,則「一晝三接」也。

[疏]「是以康侯」至「三接也」。○正義曰:釋訖舉《經》以結君寵之意也。○注「康美之名也」至「一晝三接也」。○正義曰:舉此對釋者,蓋訟言終朝,晉言一晝,俱不盡一日,明黜陟之速,所以示懲勸也。

《象》曰:「明出地上」,晉。君子以自昭明德。以順著明,自顯之道。

[疏]「《象》曰」至「以昭明德」。○正義曰:「自昭明德」者,昭亦明也,謂自顯明其德也。周氏等為「照」以為自照己身。《老子》曰:「自知者明。」用明以自照為明德。案:王《注》此云:「以順著明自顯之道。」又此卦與明夷正反。《明夷o象》云:「君子以蒞眾用晦而明。」王注彼云:「蒞眾顯明,蔽偽百姓。」「藏明於內,乃得明也。」准此二注,明王之《注》意以此為自顯明德。昭字宜為昭,之遙反。周氏等為照,之召反,非《注》旨也。

初六:晉如、摧如,貞吉。罔孚,裕,無咎。處順之初,應明之始,明順之德,於斯將隆。進明退順,不失其正,故曰「晉如、摧如、貞吉」也。處卦之始,功業未著,物未之信,故曰「罔孚」。方踐卦始,未至履位,以此為足,自喪其長者也。故必「裕」之,然後「無咎」。

[疏]「初六晉如摧如」至「無咎」。○正義曰:「晉如摧如貞吉」者,何氏云:「摧,退也。裕,寬也。如,辭也。」初六處順之初,「應明之始,明順之德,於斯將隆」,進則之明,退則居順,進之與退,不失其正,故曰「晉如摧如貞吉」也。「罔孚」者,處卦之始,功業未著,未為人所信服,故曰「罔孚」。「裕無咎」者,裕,寬也。「方踐卦始,未至履位」,不可自以為足也,若以此為足,是「自喪其長」也。故必宜寬裕其德,使功業弘廣,然後「無咎」,故曰「裕無咎」也。

《象》曰:「晉如摧如」,獨行正也。「裕無咎」,未受命也。未得履位,「未受命也」。

[疏]「《象》曰「至」未受命也」。○正義曰:「獨行正」者,獨猶專也,言進與退,專行其正也。「裕無咎未受命也」者,進之初,未得履位,未受錫命,故宜寬裕進德,乃得「無咎」。

六二:晉如,愁如,貞吉。受茲介福,于其王母。進而無應,其德不昭,故曰「晉如愁如」。居中得位,履順而正,不以無應而回其志,處晦能致其誠者也。脩德以斯,聞乎幽昧,得正之吉也,故曰「貞吉」。「母」者,處內而成德者也。「鳴鶴在陰」,則「其子和」,之立誠於闇,闇亦應之,故其初「愁如」。履貞不回,則乃受茲大福于其王母也。

[疏]「六二晉如愁如」至「于其王母」。○正義曰:「晉如愁如」者,六二進而無應於上,其德不見昭明,故曰「進如愁如」,憂其不昭也。「貞吉」者,然履順居於中正,不以無應而不脩其德,正而獲吉,故曰「貞吉」也。「受茲介福于其王母」者,介者,大也。母者,處內而成德者也。初雖「愁如」,但守正不改,終能受此大福於其所脩,故曰「受茲介福於其王母」。○注「進而無應」至「于其王母也」。○正義曰:「鳴鶴在陰」,則「其子和之」者,此王用《中孚》九二爻辭也。

《象》曰:「受茲介福」,以中正也。

六三:眾允,悔亡。處非其位,悔也。志在上行,與眾同信,順而麗明,故得「悔亡」也。

[疏]正義曰:六三處非其位,有悔也。「志在上行,與眾同信,順而麗明,故得其悔亡」。

《象》曰:「眾允」之,志上行也。

[疏]正義曰:居晉之時,眾皆欲進,巳應於上,志在上行,故能與眾同信也。

九四:晉如鼫鼠,貞厲。履非其位,上承於五,下據三陰,履非其位。又負且乘,無業可安,志無所據,以斯為進,正之危也。進如鼫鼠,無所守也。

[疏]「九四晉如鼫鼠,貞厲」。○正義曰:「晉如鼫鼠」者,鼫鼠有五能而不成伎之蟲也。九四履非其位,上承於五,下據三陰,上不許其承,下不許其據,以斯為進,無業可安,無據可守,事同鼫鼠,無所成功也。以斯為進,正之危也,故曰「晉如鼫鼠,貞厲」也。○注「履非其位」至「無所守也」。○正義曰:「晉如鼫鼠無所守也」者,蔡邕《勸學篇》云:「鼫鼠五能不成一伎術。」《注》曰:「能飛不能過屋,能綠不能窮木,能游不能度穀,能穴不能掩身,能走不能先人。」《本草經》云:「螻蛄一名鼫鼠」,謂此也。鄭引《詩》云:「碩鼠碩鼠,無食我黍。」謂大鼠也。陸機以為「雀鼠」。案:王以為「無所守」,蓋五伎者當之。

《象》曰:「鼫鼠貞厲」,位不當也。

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無不利。柔得尊位,陰為明主,能不用察,不代下任也。故雖不當位,能消其悔。「失得勿恤」,各有其司,術斯以往,「無不利」也。

[疏]「《象》曰鼫鼠」至「無不利」。○正義曰:「悔亡失得勿恤往吉無不利」者,居不當位,悔也。「柔得尊位,陰為明主」,能不自用其明,以事委任於下,故得「悔亡」。既以事任下,委物責成,失之與得,不須憂恤,故曰「失得勿恤」也。能用此道,所往皆吉而無不利,故曰「往吉無不利」也。

《象》曰「失得勿恤」,往有慶也。

[疏]正義曰:「有慶」者,委任得人,非惟自得無憂,亦將人所慶說,故曰「有慶」也。

上九:晉其角,維用伐邑。厲吉無咎,貞吝。處進之極,過明之中,明將夷焉,巳在乎角,在猶進之,非亢如何?失夫道化無為之事,必須攻伐,然後服邑,危乃得吉,吉乃無咎。用斯為正,亦以賤矣。

[疏]「上九,晉其角」至「貞吝」。○正義曰:「晉其角」者,西南隅也。上九處晉之極,過明之中,其猶日過於中,巳在於角而猶進之,故曰「進其角」也。「維用伐邑」者,在角猶進,過亢不巳,不能端拱無為,使物自服,必須攻伐其邑,然後服之,故云「維用伐邑」也。「厲吉無咎貞吝」者,兵者兇器,伐而服之,是危乃得吉,吉乃無咎,故曰「厲吉無咎」。以此為正,亦以賤矣,故曰「貞吝」也。

《象》曰:「維用伐邑」,道未光也。

[疏]正義曰:「道未光也」者,用伐乃服,雖得之,其道未光大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