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下經咸傳卷四·遯 周易正義
下經咸傳卷四·大壯
孔穎達
下經咸傳卷四·晉

周易 第三十四卦

大壯 Yijing-34.png编辑

乾下震上。大壯:利貞。

[疏]正義曰:大壯,卦名也。壯者,強盛之名。以陽稱大,陽長既多,是大者盛壯,故曰「大壯」。「利貞」者,卦德也。群陽盛大,小道將滅,大者獲正,故曰「利貞」也。

《彖》曰:「大壯」,大者壯也。大者謂陽爻,小道將滅,大者獲正,故「利貞」也。

[疏]「《彖》曰」至「壯也」。○正義曰:「大者壯也」者,就爻釋卦名。陽爻浸長,巳至於四,是大者盛壯,故曰「大者壯也」。○注「大者謂陽爻」至「利貞也」。○正義曰:釋名之下,剩解利貞,成「大者」之義也。

剛以動,故壯。「《大壯》,利貞」,大者正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矣。天地之情,正大而巳矣。弘正極大,則天地之情可見矣。

[疏]正義曰:「剛以動故壯」者,就二體釋卦名。乾剛而震動,柔弱而動,即有退弱;剛強以動,所以成壯。「大壯利貞大者正也」者,就爻釋卦德。大者獲正,故得「利貞」。「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矣」者,因大獲正,遂廣美正人之義。天地之道,弘正極大,故正大則見天地之情。不言萬物者,壯大之名,義歸天極,故不與咸、恒同也。

《象》曰:雷在天上,大壯。剛以動也。

[疏]正義曰:震雷為威動,乾天主剛健,雷在天上,是「剛以動」,所以為「大壯」。

君子以非禮弗履。壯而違禮則凶,凶則失壯也。故君子以「大壯」而順體也。

[疏]正義曰:盛極之時,好生驕溢,故於「大壯」誠以非禮勿履也。

初九:壯於趾,征凶有孚。夫得「大壯」者,必能自終成也。未有陵犯於物而得終其壯者。在下而壯,故曰「壯於趾」也。居下而用剛壯,以斯而進,窮凶可必也,故曰「征凶有孚」。

[疏]正義曰:「壯於趾征凶有孚」者,趾,足也。初在體下,有如趾足之象,故曰「壯於趾」也。施之於人,即是在下而用壯也。在下用壯,陵犯於物,以斯而行,凶其信矣。故曰「征凶有孚」。

《象》曰:「壯於趾」,其孚窮也。言其信窮。

[疏]正義曰:「其孚窮」者,釋「壯於趾」者,其人信其窮凶也。

九二:貞吉。居得中位,以陽居陰,履謙不亢,是以「貞吉」。《象》曰:「九二貞吉」,以中也。

[疏]正義曰:以其居中履謙,行不違禮,故得正而吉也。

九三:小人用壯,君子用罔,貞厲。羝羊觸藩,羸其角。處健之極,以陽處陽,用其壯者也。故小人用之以為壯,君子用之以為羅己者也。貞厲以壯,雖復羝羊,以之觸藩,能無羸乎?

[疏]「九三小人用」至「羸其角」。○正義曰:罔,羅罔也。羝羊,羖羊也。藩,藩籬也。羸,拘累纏繞也。九三處《乾》之上,是「健之極」也。又「以陽居陽」,是健而不謙也。健而不謙,必用其壯也。小人當此,不知恐懼,即用以為壯盛,故曰「小人用壯」。君子當此即慮危難,用之以為羅罔於巳,故曰「君子用罔」。以壯為正,其正必危,故云「貞厲」也。以此為正,狀似「羝羊觸藩」也。必拘羸其角矣。

《象》曰:「小人用壯」,君子罔也。

[疏]正義曰:言小人用以為壯者,即是君子所以為羅罔也。

九四:貞吉,悔亡。藩決不羸。壯於大輿之輹。下剛而進,將有憂虞。而以陽處陰,行不違謙,不失其壯,故得「貞吉」而「悔亡」也。巳得其壯,而上陰不罔巳路,故「藩決不決」也。「壯於大輿之輹」,無有能說其輹者,可以「往」也。

[疏]正義曰:「大輿」者,大車也。「下剛而進,將有憂虞」。而九四「以陽處陰,行不違謙」,居謙即「不失其壯」,故得正吉,而「悔亡」也。故云「貞吉悔亡」。九三以壯健不謙,即被「羸其角」。九四以謙而進,謂之上行。陰爻「不罔巳路,故藩決不羸也」。「壯於大輿之輹」者,言四乘車而進,其輹壯大無有能脫之者,故曰「藩決不羸,壯於大輿之輹」也。

《象》曰:「藩決不羸」,尚往也。

[疏]正義曰:「尚往」者,尚,庶幾也。言已不失其壯,庶幾可以往也。

六五:喪羊于易,無悔。居於大壯,以陽處陽,猶不免咎,而況以陰處陽,以柔乘剛者乎?羊,壯也。必喪其羊,失其所居也。能喪壯于易,不於險難,故得「無悔」。二履貞吉,能幹其任,而已委焉,則得「無悔」。委之則難不至,居之則敵寇來,故曰「喪羊于易」。

[疏]「六五,喪羊于易,無悔」。○正義曰:「喪羊于易無悔」者,羊,壯也。居大壯之時,「以陽處陽,猶不免咎,而況以陰處陽,以柔乘剛者乎」?違謙越禮,必喪其壯。群陽方進,勢不可止。若於平易之時,逆舍其壯,委身任二,不為違拒,亦剛所不害,不害即無悔矣,故曰「喪羊于易無悔」也。○注「居於大壯」至「喪羊于易」。○正義曰:羊,剛狠之物,故以譬壯。云「必喪其羊失其所居」者,言違謙越禮,理勢必然。云「能喪壯于易不於險難」者,二雖應已,剛長則侵,陰為已寇難,必喪其壯,當在於平易寇難未來之時,勿於險難敵寇既來之日。良由居之有必喪之理,故戒其預防。而莊氏云:「《經》止一言喪羊,而《注》為兩處分用。初云'必喪其羊,失其所居',是自然應失。後云'能喪壯於易,不於險難',故得無咎。自能喪其羊,二理自為矛盾。」竊謂莊氏此言,全不識《注》意。

《象》曰:「喪羊于易」,位不當也。

[疏]正義曰:「位不當」者,正由處不當位,故須舍其壯也。

上六:羝羊觸藩,不能退,不能遂。無攸利,艱則吉。有應於三,故「不能退」。懼於剛長,故「不能遂」。持疑猶豫,志無所定,以斯決事,未見所利。雖處剛長,剛不害正。苟定其分,固志在一,以斯自處,則憂患消亡,故曰「艱則吉」也。

[疏]「上六羝羊觸藩」至「艱則吉」。○正義曰:「退」謂退避。「遂」謂進往。有應於三,疑之不巳,故不能退避。然懼於剛長,故不能遂往,故云「羝羊觸藩不能退不能遂」也。「無攸利」者,持疑猶豫,不能自決,以此處事,未見其利,故曰「無攸利」也。「艱則吉」者,雖處剛長,剛不害正。但艱固其志,不舍於三,即得吉,故曰「艱則吉」也。

《象》曰:「不能退,不能遂」,不詳也。「艱則吉」,咎不長也。

[疏]正義曰:「不詳也」者,祥者善也。進退不定,非為善也,故云「不祥也」。「咎不長也」者,能艱固其志,即憂患消亡,其咎不長,釋所以得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