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周易 第四十八卦

Yijing-48.png编辑

巽下坎上。井:改邑不改井,井,以不變為德者也。

[疏]正義曰:「井」者,物象之名也。古者穿地取水,以瓶引汲,謂之為井。此卦明君子脩德養民,有常不變,終始無改,養物不窮,莫過乎井,故以修德之卦取譬名之「井」焉。「改邑不改井」者,以下明「井」有常德,此明「井」體有常,邑雖遷移而「井體」無改,故云「改邑不改井」也。

無喪無得,德有常也。

[疏]正義曰:此明井用有常德,終日引汲,未嘗言損;終日泉注,未嘗言益,故曰「無喪無得」也。

往來井井。不渝變也。

[疏]正義曰:此明性常。「井井」,絜靜之貌也。往者來者,皆使潔靜,不以人有往來,改其洗濯之性,故曰「往來井井」也。

汔至亦未繘井,巳來至而未出井也。羸其瓶,凶。井道以巳出為功也。幾至而覆,與未汲同也。

[疏]正義曰:此下明井誡,言井功難成也。汔,幾也。幾,近也。繘,綆也。雖汲水以至井上,然綆出猶未離井口,而鉤羸其瓶而覆之也。棄其方成之功,雖有出井之勞,而與未汲不異,喻今人行常德,須善始令終。若有初無終,則必致凶咎,故曰「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凶」。言「亦」者,不必之辭,言不必有如此不克終者。計獲一瓶之水,何足言凶?以喻人之修德不成,又云但取喻人之德行不恒,不能慎終如始,故就人言凶也。

《彖》曰:巽乎水而上水,井。音舉上之上。

[疏]「《彖》曰」至「水井」。○正義曰:此就二體釋「井」之名義。此卦坎為水在上,巽為木在下,又巽為入,以木入於水而又上水,井之象也。○注「音舉上之上」。○正義曰:嫌讀為去聲,故音之也。

井養而不窮也,「改邑不改井」,乃以剛中也。以剛處中,故能定居其所而不變也。

[疏]正義曰:「井養而不窮」者,歎美井德,愈汲愈生,給養於人,無有窮巳也。「改邑不改井,乃以剛中也」者,此釋井體有常,由於二五也。二五以剛居中,故能定居其所而不改變也。不釋「往來」二德者,無喪無得,「往來井井」,皆由此剛居中,更無他義,故不具舉《經》文也。

「汔至亦未繘井」,未有功也。井以巳成為功。

[疏]正義曰:水未及用,則井功未成,其猶人德事被物,亦是功德未就也。

「羸其瓶」,是以凶也。

[疏]正義曰:汲水未出而覆,喻脩德未成而止,所以致凶也。

《象》曰: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勞民勸相。「木上有水」,井之象也。上水以養,養而不窮者也。相猶助也。可以勞民勸助,莫若養而不窮也。

[疏]正義曰:「木上有水」,則是上水之象,所以為井。「君子以勞民勸相」者,勞謂勞賚,相猶助也。井之為義,汲養而不窮,君子以勞來之恩,勤恤民隱,勸助百姓,使有成功,則此養而不窮也。

初六:井泥不食,舊井無禽。最在井底,上又無應,沈滯滓穢,故曰「井泥不食」也。井泥而不可食,則是久井不見渫治者也。久井不見渫治,禽所不向,而況人乎?一時所共棄舍也。井者不變之物,居德之地,恒德至賤,物無取也。

[疏]「初六並泥」至「無禽」。○正義曰:初六「最處井底,上又無應,沈滯滓穢」,即是井之下泥汙,不堪食也,故曰「井泥不食」也。井泥而不可食,即是「久井不見渫治,禽所不向,而況人乎?故曰「舊井無禽」也。○注「井者不變之物」。○正義曰:「井者不變之物,居德之地」者,《繇》辭稱「改邑不改井」,故曰「井者,不變之物,居德」者,《系辭》又云:「井,德之地」,故曰「居德之地」也。《注》言此者,明井既有不變,即是有恆,既居德地,即是用德也。今居窮下,即是恒德至賤,故物無取也,禽之與人,皆共棄舍也。

《象》曰:「井泥不食」,下也。「舊井無禽」,時舍也。

[疏]正義曰:「下也」者,以其最在井下,故為井泥也。「時舍也」者,以既非食,禽又不向,即是一時共棄舍也。

九二:井穀射鮒,甕敝漏。谿谷出水,從上注下,水常射焉。井之為道,以下給上者也。而無應於上,反下與初,故曰「井穀射鮒」。鮒,謂初也。失井之道,水不上出,而反下注,故曰「甕敝漏」也。夫處上宜下,處下宜上,井巳下矣,而復下注,其道不交,則莫之與也。

[疏]正義曰:「井穀射鮒」者,井之為德,以下汲上。九二上無其應,反下比初,施之於事,正似谷中之水,下注敝鮒,井而似穀,故曰「井穀射鮒」也。鮒謂初也。子夏《傳》云:「井中蝦<虫麻>,呼為鮒魚也。」「甕敝漏」者,井而下注,失井之道,有似甕敝漏水,水漏下流,故曰「甕敝漏」也。

《象》曰:「井穀射鮒」,無與也。

[疏]正義曰:「無與也」者,井既處下,宜應汲上。今反養下,則不與上交,物莫之與,故曰「無與也」。

九三:井渫不食,為我心惻,可用汲。王明,並受其福。渫,不停汙之謂也。處下卦之上,復得其位,而應於上,得井之義也。當井之義而不見食,脩巳全潔而不見用,故「為我心惻」也。為,猶使也。不下注而應上,故「可用汲」也。王明則見照明,既嘉其行,又欽其用,故曰「王明,並受其福」也。

[疏]「九三井渫不食」至「王明並受其福」。○正義曰:「井渫不食」者,渫,治去穢汙之名也。井被渫治,則清潔可食。九三處下卦之上,異初六「井泥」之時,得位而有應於上,非「射鮒」之象。但井以上出為用,猶在下體,未有成功。功既未成,井雖渫治,未食也。故曰「井渫不食」也。「為我心惻」者,為,猶使也。井渫而不見食,猶人脩巳全潔而不見用,使我心中惻愴,故曰「為我心惻」也。「可用汲,王明,並受其福」者,不同九二下注而不可汲也,有應於上,是可汲也。井之可汲,猶人可用。若不遇明王,則滯其才用。若遭遇賢主,則申其行能賢主既嘉其行,又欽其用,故曰「可用汲,王明,並受其福」也。

《象》曰:「井渫不食」,行惻也。行感於誠,故曰「惻也」。求「王明」,受福也。

六四:井甃,無咎。得位而無應,白守而不能給上,可以修井之壞,補過而巳。

[疏]正義曰:「六四,井甃無咎」者,案:子夏《傳》曰:「甃亦治也,以磚壘井,脩井之壞,謂之為甃。」六四得位而無應,自守而巳,不能給上,可以脩井崩壞。施之於人,可以脩德補過,故曰「井甃無咎」也。

《象》曰:「井甃無咎」,脩井也。

[疏]正義曰:「脩井」者,但可脩井之壞,未可上給養人也。

九五:井洌寒泉,食。洌,絜也。居中得正,體剛不撓,不食不義,中正高絜,故「井洌寒泉」,然後乃「食」也。

[疏]正義曰:餘爻不當貴位,但脩德以待用。九五為卦之主,擇人而用之。洌,絜也。九五居中得正,而體剛直。既體剛直,則不食污穢,必須井絜而寒泉,然後乃食。以言剛正之主,不納非賢,必須行絜才高,而後乃用,故曰「井洌寒泉,食」也。

《象》曰:「寒泉」之食,中正也。

[疏]正義曰:以「中正」者,若非居中得正,則任用非賢,不能要待寒泉,然後乃食也。必言「寒泉」者,清而冷者,水之本性,遇物然後濁而溫,故言寒泉以表絜也。

上九:井收。勿幕有孚,元吉。處井上極,水巳出井,井功大成,在此爻矣,故曰「井收」也。群下仰之以濟,淵泉由之以通者也。幕猶覆也。不擅其有,不私其利,則物歸之,往無窮矣,故曰「勿幕有孚,元吉」也。

[疏]正義曰:收,式胄反。凡物可收成者,則謂之收,如五穀之有收也。上六,處井之極,「水巳出井,井功大成」者也,故曰「井收」也。「勿幕有孚,元吉」者,幕,覆也。井功巳成,若能不擅其美,不專其利,不自掩覆,與眾共之,則為物所歸,信能致其大功,而獲元吉,故曰「勿幕有孚,元吉」也。

《象》曰:「元吉」在上,大成也。

[疏]正義曰:上六所以能獲「元吉」者,只為居「井」之上,並功大成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