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和子由記園中草木十一首

煌煌帝王都,赫赫走群彥。
嗟汝獨何為,閉門觀物變。
微物豈足觀,汝獨觀不倦。
牽牛與葵蓼,采摘入詩卷。
吾聞東山傅,置酒攜燕婉。
富貴未能忘,聲色聊自遣。
汝今又不然,時節看瓜蔓。
懷寶自足珍,藝蘭那計畹。
吾歸於汝處,慎勿嗟歲晚。

荒園無數畝,草木動成林。
春陽一已敷,妍醜各自矜。
蒲萄雖滿架,困倒不能任。
可憐病石榴,花如破紅襟。
葵花雖粲粲,蒂淺不勝簪。
叢蓼晚可喜,輕紅隨秋深。
物生感時節,此理等廢興。
飄零不自由,盛亦非汝能。

種柏待其成,柏成人亦老。
不如種叢篲,春種秋可倒。
陰陽不擇物,美惡隨意造。
柏生何苦艱,似亦費天巧。
天工巧有幾,肯盡為汝耗。
君看藜與藿,生意常草草。

萱草雖微花,孤秀自能拔。
亭亭亂葉中,一一芳心插。
牽牛獨何畏,詰曲自牙蘗。
走尋荊與榛,如有宿昔約。
南齋讀書處,亂翠曉如潑。
偏工貯秋雨,歲歲壞籬落。

蘆筍初似竹,稍開葉如蒲。
方春節抱甲,漸老根生鬚。
不愛當夏綠,愛此及秋枯。
黃葉倒風雨,白花搖江湖。
江湖不可到,移植苦勤劬。
安得雙野鴨,飛來成畫圖。

行樂惜芳晨,秋風常苦早。
誰知念離別,喜見秋瓜老。
秋瓜感霜霰,莖葉颯已槁。
宦遊歸無時,身若馬系早。
悲鳴念千里,耿耿誌空抱。
多憂竟何為,使汝玄發縞。

官舍有叢竹,結根問囚廳。
下為人所徑,上密不容釘。
殷勤戒吏卒,插棘護中庭。
遠砌忽墳裂,走鞭瘦竛竮。
我常攜枕簟,來此蔭寒青。
日暮不能去,臥聽窗風泠。

芎藭生蜀道,白芷來江南。
漂流到關輔,猶不失芳甘。
濯濯翠徑滿,愔愔清露涵。
及其未花實,可以資筐籃。
秋節忽已老,苦寒非所堪。
劚根取其實,對此微物慚。

自我來關輔,南山得再遊。
山中亦何有,草木媚深幽。
菖蒲人不識,生此亂石溝。
山高霜雪苦,苗葉不得抽。
下有千歲根,蹙縮如蟠虬。
長為鬼神守,德薄安敢偷。

我歸自南山,山翠猶在目。
心隨白雲去,夢繞山之麓。
汝從何方來,笑齒粲如玉。
探懷出新詩,秀語奪山綠。
覺來已茫昧,但記說秋菊。
有如采樵子,入洞聽琴築。
歸來寫遺聲,猶勝人間曲。
[1]

野菊生秋澗,芳心空自知。
無人驚歲晚,唯有暗蛩悲。
花開澗水上,花落澗水湄。
菊衰蛩亦蟄,與汝歲相期。
楚客方多感,秋風詠江籬。
落英不滿掬,何以慰朝饑。

注释编辑

  1. 八月十一日夜宿府學,方和此詩,夢與弟遊南山,出詩數十篇,夢中甚愛之。乃覺唯記一句云蟋蟀悲秋菊。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