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東坡全集/卷002

< 東坡全集
東坡全集·卷一 東坡全集 卷二
作者:蘇軾 北宋
東坡全集·卷三

目录

和子由記園中草木十一首编辑

煌煌帝王都,赫赫走群彥。
嗟汝獨何為,閉門觀物變。
微物豈足觀,汝獨觀不倦。
牽牛與葵蓼,采摘入詩卷。
吾聞東山傅,置酒攜燕婉。
富貴未能忘,聲色聊自遣。
汝今又不然,時節看瓜蔓。
懷寶自足珍,藝蘭那計畹。
吾歸於汝處,慎勿嗟歲晚。

荒園無數畝,草木動成林。
春陽一已敷,妍醜各自矜。
蒲萄雖滿架,困倒不能任。
可憐病石榴,花如破紅襟。
葵花雖粲粲,蒂淺不勝簪。
叢蓼晚可喜,輕紅隨秋深。
物生感時節,此理等廢興。
飄零不自由,盛亦非汝能。

種柏待其成,柏成人亦老。
不如種叢篲,春種秋可倒。
陰陽不擇物,美惡隨意造。
柏生何苦艱,似亦費天巧。
天工巧有幾,肯盡為汝耗。
君看藜與藿,生意常草草。

萱草雖微花,孤秀自能拔。
亭亭亂葉中,一一芳心插。
牽牛獨何畏,詰曲自牙蘗。
走尋荊與榛,如有宿昔約。
南齋讀書處,亂翠曉如潑。
偏工貯秋雨,歲歲壞籬落。

蘆筍初似竹,稍開葉如蒲。
方春節抱甲,漸老根生鬚。
不愛當夏綠,愛此及秋枯。
黃葉倒風雨,白花搖江湖。
江湖不可到,移植苦勤劬。
安得雙野鴨,飛來成畫圖。

行樂惜芳晨,秋風常苦早。
誰知念離別,喜見秋瓜老。
秋瓜感霜霰,莖葉颯已槁。
宦遊歸無時,身若馬系早。
悲鳴念千里,耿耿誌空抱。
多憂竟何為,使汝玄發縞。

官舍有叢竹,結根問囚廳。
下為人所徑,上密不容釘。
殷勤戒吏卒,插棘護中庭。
遠砌忽墳裂,走鞭瘦竛竮。
我常攜枕簟,來此蔭寒青。
日暮不能去,臥聽窗風泠。

芎藭生蜀道,白芷來江南。
漂流到關輔,猶不失芳甘。
濯濯翠徑滿,愔愔清露涵。
及其未花實,可以資筐籃。
秋節忽已老,苦寒非所堪。
劚根取其實,對此微物慚。

自我來關輔,南山得再遊。
山中亦何有,草木媚深幽。
菖蒲人不識,生此亂石溝。
山高霜雪苦,苗葉不得抽。
下有千歲根,蹙縮如蟠虬。
長為鬼神守,德薄安敢偷。

我歸自南山,山翠猶在目。
心隨白雲去,夢繞山之麓。
汝從何方來,笑齒粲如玉。
探懷出新詩,秀語奪山綠。
覺來已茫昧,但記說秋菊。
有如采樵子,入洞聽琴築。
歸來寫遺聲,猶勝人間曲。
[1]

野菊生秋澗,芳心空自知。
無人驚歲晚,唯有暗蛩悲。
花開澗水上,花落澗水湄。
菊衰蛩亦蟄,與汝歲相期。
楚客方多感,秋風詠江籬。
落英不滿掬,何以慰朝饑。

周公廟编辑

吾今那復夢周公,尚喜秋來過故宮。
翠鳳舊依山硉兀,清泉長與世窮通。
至今遊客傷離黍,故國諸生詠雨蒙。
牛酒不來烏鳥散,白楊無數暮號風。

南溪之南竹林中新構一茅堂予以其所處最為深邃故名之曰避世堂编辑

猶恨溪堂淺,更穿修竹林。
高人不畏虎,避世已無心。
隱幾頹如病,忘言兀以喑。
茅茨追上古,冠蓋謝當今。
曉夢猿呼覺,秋懷鳥伴吟。
暫來聊解帶,屢去欲攜衾。
湖上行人絕,階前暮雪深。
應逢綠毛叟,扣戶夜抽簪。

自清平鎮遊樓觀五郡大秦延生仙遊往返四日得十一詩寄舍弟子由同作樓觀编辑

鳥噪猿呼晝閉門,寂寥誰識古皇尊。
青牛久已辭轅軛,白鶴時來訪子孫。
山近朔風吹積雪,天寒落日淡孤村。
道人應怪遊人眾,汲盡階前井水渾。

五郡编辑

古觀正依林麓斷,居民來說水泉甘。
亂溪赴渭爭趨北,飛鳥迎山不復南。
羽客衣冠朝上象,野人香火祝春蠶。
汝師豈解言符命,山鬼何知托老聃[2]

授經臺编辑

劍舞有神通草聖,海山無事化琴工。
此臺一覽秦川小,不待傳經意已空。

大秦寺编辑

晃蕩平川盡,坡陀翠麓橫。
忽逢孤塔迥,獨向亂山明。
信足幽尋遠,臨風卻立驚。
原田浩如海,袞袞盡東傾。

仙遊潭五首编辑

  潭上有寺三。二在潭北,循黑水而上為東路,至南寺。渡黑水西裏余,從馬北上為西路,至北寺。東路險,不可騎馬,而西路隔潭,潭水深不可測,上以一木為橋,不敢過。故南寺有塔,望之可愛而終不能到。

编辑

翠壁下無路,何年雷雨穿。
光搖巖上寺,深到影中天。
我欲然犀看,龍應抱寶眠。
誰能孤石上,危坐試僧禪。

南寺编辑

東去愁攀石,西來怯渡橋。
碧潭如見試,白塔苦相招。
野饋慚微薄,村沽慰寂寥。
路窮斤斧絕,松桂得幹霄。

北寺编辑

唐初傳有此,亂後不留碑。
畏虎關門早,無村得米遲。
山泉自入甕,野桂不勝炊。
信美那能久,應先學忍饑。

馬融石室编辑

未應將軍聘,初從季直遊。
絳紗生不識,蒼石尚能留。
豈害依梁冀,何須困李侯。
吾詩慎勿刻,猿鶴為君羞。

玉女洞编辑

洞裏吹簫子,終年守獨幽。
石泉為曉鏡,山月當簾鉤。
歲晚杉楓盡,人歸霧雨愁。
送迎應鄙陋,誰繼楚臣謳。


愛玉女洞中水既致兩瓶恐後復取而為使者見紿因破竹為契使寺僧藏其一以為往來之信戲謂之調水符编辑

欺謾久成俗,關市有契繻。
誰知南山下,取水亦置符。
古人辨淄澠,皎若鶴與鳧。
吾今既謝此,但視符有無。
常恐汲水人,智出符之余。
多防竟無及,棄置為長籲。

自仙遊回至黑水見居民姚氏山亭高絕可愛復憩其上编辑

山鴉曉辭谷,似報遊人起。
出門猶屢顧,慘若去吾裏。
道途險且迂,繼此復能幾。
溪邊有危構,歸駕聊復柅。
愛此山中人,縹緲如仙子。
平生慕獨往,官爵同一屣。
胡為此溪邊,眷眷若有俟。
國恩久未報,念此慚且泚。
臨風浩悲咤,萬世同一軌。
何年謝簪紱,丹砂留迅晷。

南溪有會景亭處眾亭之間無所見甚不稱其名予欲遷之少西臨斷岸西向可以遠望而力未暇特為制名曰招隱仍為詩以告來者庶幾遷之编辑

飛檐臨古道,高榜觀遊人。
未即令公隱,聊須濯路塵。
茆茨分聚落,煙火傍城闉。
林缺湖光漏,窗明野意新。
居民惟白帽,過客漫朱輪。
山好留歸屐,風回落醉巾。
他年誰改築,舊制不須因。
再到吾雖老,猶堪作坐賓。

淩虛臺编辑

才高多感激,道直無往還。
不如此臺上,舉酒邀青山。
青山雖雲遠,似亦識公顏。
崩騰赴幽賞,披豁露天慳。
落日銜翠壁,暮雲點煙鬟。
浩歌清興發,放意末禮刪。
是時歲雲暮,微雪灑袍斑。
吏退跡如掃,賓來勇躋攀。
臺前飛雁過,臺上雕弓彎。
聯翩向空墜,一笑驚塵寰。

竹𪕋编辑

野人獻竹𪕋,腰腹大如盎。
自言道旁得,採不費罝罔。
鴟夷譲圓滑,混沌慙瘦爽。
兩牙雖有餘,四足僅能髣。
逢人自驚蹶,悶若兒脱襁。
念兹㣲陋質,刀几安足枉。
就禽太倉卒,羞愧不能饗。
南山有孤熊,擇獸行䑛掌。

渼陂魚编辑

霜筠細破為雙掩,中有長魚如臥劍。
紫荇穿腮氣慘淒,紅鱗照坐光磨閃。
攜來雖遠鬣尚動,烹不待熟指先染。
坐客相看為解顏,香粳飽送如填塹。
早歲嘗為荊渚客,黃魚屢食沙頭店。
濱江易采不復珍,盈尺輒棄無乃僭。
自從西征復何有,欲致南烹嗟久欠。
遊鯈瑣細空自腥,亂骨縱橫動遭砭。
故人遠饋何以報,客俎久空驚忽贍。
東道無辭信使頻,西鄰幸有庖齏釅。

讀道藏编辑

嗟予亦何幸,偶此琳宮居。
宮中復何有,戢戢千函書。
盛以丹錦囊,冒以青霞裾。
王喬掌關鑰,蚩尤守其廬。
乘閑竊掀攪,涉獵豈暇徐。
至人悟一言,道集由中虛。
心閑反自照,皎皎如芙蕖。
千歲厭世去,此言乃籧篨。
人皆忽其身,治之用土苴。
何暇及天下,幽憂吾未除。

十二月十四日夜微雪明日早往南溪小酌至晚编辑

南溪得雪真無價,走馬來看及未消。
獨自披榛尋履跡,最先犯曉過朱橋。
誰憐破屋眠無處,坐覺村饑語不囂。
惟有暮鴉知客意,驚飛千片落寒條。

九月中曾題二小詩於南溪竹上既而忘之昨日再遊見而錄之编辑

湖上蕭蕭疏雨過,山頭靄靄暮雲橫。
陂塘水落荷將盡,城市人歸虎欲行。

誰謂江湖居,而為虎豹宅。
焚山豈不能,愛此千竿碧。

司竹監燒葦園因召都巡檢柴貽勖左藏以其徒會獵園下编辑

官園刈葦留枯槎,深冬放火如紅霞。
枯槎燒盡有根在,春雨一洗皆萌芽。
黃狐老兔最狡捷,賣侮百獸常矜誇。
年年此厄竟不悟,但愛蒙密爭來家。
風回焰卷毛尾熱,欲出已被蒼鷹遮。
野人來言此最樂,徒手曉出歸滿車。
巡邊將軍在近邑,呼來颯颯從矛叉。
戍兵久閑可小試,戰鼓雖凍猶堪撾。
雄心欲搏南澗虎,陣勢頗學常山蛇。
霜乾火烈聲爆野,飛走無路號且呀。
迎人截來砉逢箭,避犬逸去窮投罝。
擊鮮走馬殊未厭,但恐落日催棲鴉。
弊旗仆鼓坐數獲,鞍掛雉兔肩分麚。
主人置酒聚狂客,紛紛醉語晚更嘩。
燎毛燔肉不暇割,飲啖直欲追羲媧。
青丘雲夢古所咤,與此何啻百倍加。
苦遭諫疏說夷羿,又被賦客嘲淫奢。
豈如閑官走山邑,放曠不與趨朝衙。
農工已畢歲雲暮,車騎雖少賓殊佳。
酒酣上馬去不告,獵獵霜風吹帽斜。

和子由木山引水二首编辑

蜀江久不見滄浪,江上枯槎遠可將。
去國尚能三犢載,汲泉何愛一夫忙。
崎嶇好事人應笑,冷淡為歡意自長。
遙想納涼清夜永,窗前微月照汪汪。

千年古木臥無梢,浪卷沙翻去似瓢。
幾度過秋生蘚暈,至今流潤應江潮。
泫然疑有蛟龍吐,斷處人言霹靂焦。
材大古來無適用,不須郁郁慕山苗。

寄題興州晁太守新開古東池编辑

百畝新池傍郭斜,居人行樂路人誇。
自言官長如靈運,能使江山似永嘉。
縱飲坐中遺白帢,幽尋盡處見桃花。
不堪山鳥號歸去,長遣王孫苦憶家。

華陰寄子由编辑

三年無日不思歸,夢裏還家旋覺非。
臘酒送寒催去國,東風吹雪滿征衣。
三峰已過天浮翠,四扇行看日照扉。
裏堠消磨不禁盡,速攜家餉勞驂騑。

和董傳留別编辑

粗繒大布裹生涯,腹有詩書氣自華。
厭伴老儒烹瓠葉,強隨舉子踏槐花。
囊空不辦尋春馬,眼亂行看擇婿車。
得意猶堪誇世俗,詔黃新濕字如鴉。

次韻柳子玉見寄编辑

薄雷輕雨曉晴初,陌上春泥未濺裾。
行樂及時雖有酒,出門無侶漫看書。
遙知寒食催歸騎,定把鴟夷載後車。
他日見邀須強起,不應辭病似相如。

送曾子固倅越得燕字编辑

醉翁門下土,雜遝難為賢。
曾子獨超軼,孤芳陋群妍。
昔從南方來,與翁兩聯翩。
翁今自憔悴,子去亦宜然。
賈誼窮適楚,樂生老思燕。
那因江鱠美,遽厭天庖膻。
但苦世論隘,聒耳如蜩蟬。
安得萬頃池,養此橫海鱣。

王頤赴建州錢監求詩及草書编辑

我昔識子自武功,寒廳夜語樽酒同。
酒闌燭盡語不盡,倦仆立寐僵屏風。
丁寧勸學不死訣,自言親受方瞳翁。
嗟余聞道不早悟,醉夢顛倒隨盲聾。
邇來憂患苦摧剝,意思蕭索如霜蓬。
羨君顏色愈少壯,外慕漸少由中充。
河車挽水灌腦黑,丹砂伏火入頰紅。
大梁相逢又東去,但道何日辭樊籠。
未能便乞勾漏令,官曹似是錫與銅。
留詩河上慰離別,草書未暇緣匆匆。

秀州僧本瑩靜照堂编辑

鳥囚不忘飛,馬系常念馳。
靜中不自勝,不若聽所之。
君看厭事人,無事乃更悲。
貧賤苦形勞,富貴嗟神疲。
作堂名靜照,此語子謂誰。
江湖隱淪士,豈無適時資。
老死不自惜,扁舟自娛嬉。
從之恐莫見,況肯從我為。

石蒼舒醉墨堂编辑

人生識字憂患始,姓名粗記可以休。
何用草書誇神速,開卷戃怳令人愁。
我嘗好之每自笑,君有此病何年瘳!
自言其中有至樂,適意無異逍遙遊。
近者作堂名醉墨,如飲美酒消百憂。
乃知柳子語不妄,病嗜土炭如珍羞。
君於此藝亦云至,推牆敗筆如山丘。
興來一揮百紙盡,駿馬倏忽踏九州。
我書意造本無法,點畫信手煩推求。
胡為議論獨見假,隻字片紙皆藏收。
不減鍾張君自足,下方羅趙我亦優。
不須臨池更苦學,完取絹素充衾裯。


送安惇秀才失解西歸编辑

舊書不厭百回讀,熟讀深思子自知。
他年名宦恐不免,今日棲遲那可追。
我昔家居斷還往,著書不復窺園葵。
朅來東遊慕人爵,棄去舊學從兒嬉。
狂謀謬算百不遂,惟有霜鬢來如期。
故山松柏皆手種,行且拱矣歸何時。
萬事早知皆有命,十年浪走寧非癡。
與君未可較得失,臨別惟有長嗟咨。

送任伋通判黄州兼寄其兄孜编辑

吾州之豪任公子,少年盛壯日千里。
無媒自進誰識之,有才不用今老矣。
別來十年學不厭,讀破萬卷詩愈美。
黃州小郡隔溪谷,茅屋數家依竹葦。
知命無憂子何病,見賢不薦誰當恥。
平泉老令更可悲,六十青衫貧欲死。
桐鄉遺老至今泣,潁川大姓誰能箠。
因君寄聲問消息,莫對黃鷂矜爪觜。

和子由初到陳州見寄二首次韻编辑

道喪雖雲久,吾猶及老成。
如今各衰晚,那更治刑名。
懶惰便樗散,疏狂托聖明。
阿奴須碌碌,門戶要全生。

舊隱三年別,杉松好在不。
我今尚眷眷,此意恐悠悠。
閉戶時尋夢,無人可說愁。
還來送別處,雙淚寄南州。

次韻子由綠筠堂编辑

愛竹能延客,求詩剩掛墻。
風梢千纛亂,月影萬夫長。
谷鳥驚棋響,山蜂識酒香。
只應陶靖節,會聽北窗涼。

送劉攽倅海陵编辑

君不見阮嗣宗,臧否不掛口,
莫誇舌在牙齒牢,是中惟可飲醇酒。
讀書不用多,作詩不須工,
海邊無事日日醉,夢魂不到蓬萊宮。
秋風昨夜入庭樹,蒓絲未老君先去。
君先去,幾時回。
劉郎應白髮,桃花開不開。

送錢藻出守婺州得英字编辑

老手便劇郡,高懷厭承明。
聯紆東陽綬,一濯滄浪纓。
東陽佳山水,未到意已清。
過家父老喜,出郭壺漿迎。
子行得所願,愴悢居者情。
吾君方急賢,日旰坐邇英。[3]
黃金招樂毅,白璧賜虞卿。
子不少自貶,陳義空崢嶸。
古稱為郡樂,漸恐煩敲搒。
臨分敢不盡,醉語醒還驚。

送呂希道知和州编辑

去年送君守解梁,今年送君守歷陽。
年年送人作太守,坐受塵土堆胸腸。
君家聯翩三將相,富貴未已今方將。
鳳雛驥子生有種,毛骨往往傳諸郎。
觀君崛郁負奇表,便合劍佩趨明光。
胡為小郡屢奔走,征馬未解風帆張。
我生本自便江海,忍恥未去猶仿徨。
無言贈君有長嘆,美哉河水空洋洋。

次韻王誨夜坐编辑

愛君東閣能延客,顧我閑官不計員。
策杖頻過如未厭,卜居相近豈辭遷。
莫將詩句驚搖落,漸喜樽罍省撲緣。
待約月明池上宿,夜深同看水中天。

送文與可出守陵州编辑

壁上墨君不解語,見之尚可消百憂。
而況我友似君者,素節凜凜欺霜秋。
清詩健筆何足數,逍遙齊物追莊周。
奪官遣去不自沈,曉梳脫發誰能收。
江邊亂山赤如赭,陵陽正在千山頭。
君知遠別懷抱惡,時遣墨君消我愁。

送劉道原歸覲南康编辑

晏嬰不滿六尺長,高節萬仞陵首陽。
青衫白髮不自嘆,富貴在天那得忙。
十年閉戶樂幽獨,百金購書收散亡。
朅來東觀弄丹墨,聊借舊史誅奸強。
孔融不肯下曹操,汲黯本自輕張湯。
雖無尺箠與寸刃,口吻排擊含風霜。
自言靜中閱世俗,有似不飲觀酒狂。
衣巾狼藉又屢舞,旁人大笑供千場。
交朋翩翩去略盡,惟我與子猶仿徨。
世人共棄君獨厚,豈敢自愛恐子傷。
朝來告別驚何速,歸意已逐征鴻翔。
匡廬先生古君子,掛冠兩紀鬢未蒼。
定將文度置膝上,喜動鄰里烹豬羊。
君歸為我道姓字,幅巾他日容登堂。

出都來陳所乘船上有題小詩八首不知何人作有感余心者聊為和之编辑

蛙鳴青草泊,蟬噪垂楊浦。
吾行亦偶然,及此新過雨。

鳥樂忘罝罦,魚樂忘鉤餌。
何必擇所安,滔滔天下是。

煙火動村落,晨光尚熹微。
田園處處好,淵明胡不歸。

我行無疾徐,輕楫信溶漾。
船留村市鬧,閘發寒波漲。

舟人苦炎熱,宿此喬木灣。
清月未及上,黑雲如頹山。

萬竅號地籟,沖風散天池。
喧豗瞬息間,還掛斗與箕。

潁水非漢水,亦作蒲萄綠。
恨無襄陽兒,令唱銅鞮曲。

我詩雖云拙,心平聲韻和。
年來煩惱盡,古井無由波。

次韻張安道讀杜詩编辑

大雅初微缺,流風困暴豪。
張為詞客賦,變作楚臣騷。
展轉更崩壞,紛綸閱俊髦。
地偏蕃怪產,源失亂狂濤。
粉黛迷真色,魚蝦易豢牢。
誰知杜陵傑,名與謫仙高。
掃地收千軌,爭標看兩艘。
詩人例窮苦,天意遣奔逃。
塵暗人亡鹿,溟翻帝斬鰲。
艱危思李牧,述作謝王褒。
失意各千里,哀鳴聞九臯。
騎鯨遁滄海,捋虎得綈袍。
巨筆屠龍手,微官似馬曹。
迂疏無事業,醉飽死遊遨。
簡牘儀刑在,兒童篆刻勞。
今誰主文字,公合把旌旄。
開卷遙相憶,知音兩不遭。
般斤思郢質,鯤化陋儵濠。
恨我無佳句,時蒙致白醪。
殷勤理黃菊,未遣沒蓬蒿。

送張安道赴南都留臺编辑

我公古仙伯,超然羨門姿。
偶懷濟物誌,遂為世所縻。
黃龍遊帝郊,簫韶鳳來儀。
終然反溟極,豈復安籠池。
出入四十年,憂患未嘗辭。
一言有歸意,闔府諫莫移。
吾君信英睿,搜士及茅茨。
無人長者側,何以安子思。
歸來掃一室,虛白以自怡。
遊於物之初,世俗安得知。
我亦世味薄,因循鬢生絲。
出處良細事,從公當有時。

傅堯俞濟源草堂(此詩亦載山谷集编辑

微官共有田園興,老罷方尋隱退廬。
栽種成陰十年事,倉黃求買萬金無。
先生卜築臨清濟,喬木如今似畫圖。
鄰裏亦知偏愛竹,春來相與護龍雛。

陸龍圖詵挽詞编辑

挺然直節庇峨岷,謀道從來不計身。
屬纊家無十金產,過車巷哭六州民。
塵埃輦寺三年別,樽俎岐陽一夢新。
他日思賢見遺像,不論宿草更沾巾。[4]

胡完夫母周夫人挽詞编辑

柏舟高節冠鄉鄰,絳帳清風聳縉紳。
豈似凡人但慈母,能令孝子作忠臣。
當年織屨隨方進,晚節稱觴見伯仁。
回首悲涼便陳跡,凱風吹盡棘成薪。

和柳子玉過陳絕糧二首编辑

風雨蕭蕭夜晦迷,不須鳴叫強知時。
多才久被天公怪,闕食惟應爨婦知。
杜叟挽衣那及脛,顏翁食粥敢言炊。
詩人情味真嘗遍,試問於君底事虧。

如我自觀猶可厭,非君誰復肯相尋。
圖書跌宕悲年老,燈火青熒語夜深。
早歲便懷齊物意,微官敢有濟時心。
南行千里成何事,一聽秋濤萬鼓音。

潁州初別子由二首编辑

征帆掛西風,別淚滴清潁。
留連知無益,惜此須臾景。
我生三度別,此別尤酸冷。
念子似先君,木訥剛且靜。
寡詞真吉人,介石乃機警。
至今天下士,去莫如子猛。
嗟我久病狂,意行無坎井。
有如醉且墜,幸未傷輒醒。
從今得閑暇,默坐消日永。
作詩解子憂,持用日三省。

近別不改容,遠別涕沾胸。
咫尺不相見,實與千里同。
人生無離別,誰知恩愛重。
始我來宛丘,牽衣舞兒童。
便知有此恨,留我過秋風。
秋風亦已過,別恨終無窮。
問我何年歸,我言歲在東。
離合既循環,憂喜叠相攻。
悟此長太息,我生如飛蓬。
多憂發早白,不見六一翁。

歐陽少師令賦所蓄石屏编辑

何人遺公石屏風,上有水墨希微蹤。
不畫長林與巨植,獨畫峨嵋山西雪嶺上萬歲不老之孤松。
崖崩澗絕可望不可到,孤煙落日相溟濛。
含風偃蹇得真態,刻畫始信天有工。
我恐畢宏韋偃死葬虢山下,骨可朽爛心難窮。
神機巧思無所發,化為煙霏淪石中。
古來畫師非俗士,摹寫物像略與詩人同。
願公作詩慰不遇,無使二子含憤泣幽宮。

陪歐陽公燕西湖编辑

謂公方壯須似雪,謂公已老光浮頰。
朅來湖上飲美酒,醉後劇談猶激烈。
湖邊草木新著霜,芙蓉晚菊爭煌煌。
插花起舞為公壽,公言百歲如風狂。
赤松共遊也不惡,誰能忍饑啖仙藥。
已將壽夭付天公,彼徒辛苦吾差樂。
城上烏棲暮靄生,銀釭畫燭照湖明。
不辭歌詩勸公飲,坐無桓伊能撫箏。

十月一日將至渦口五里所遇風留宿编辑

長淮久無風,放意弄清快。
今朝雪浪滿,始覺平野隘。
兩山控吾前,吞吐久不嘬。
孤舟系桑本,終夜舞澎湃。
舟人更傳呼,弱纜恃菅蒯。
平生傲憂患,久已恬百怪。
鬼神欺吾窮,戲我聊一噫。
瓶中尚有酒,信命誰能戒。

出潁口初見淮山是日至壽州编辑

我行日夜向江海,楓葉蘆花秋興長。
平淮忽迷天遠近,青山久與船低昂。
壽州已見白石塔,短棹未轉黃茅岡。
波平風軟望不到,故人久立煙蒼茫。

壽州李定少卿出餞城東龍潭上编辑

山鴉噪處古靈湫,亂沫浮涎繞客舟。
未暇燃犀照奇鬼,欲將燒燕出潛虬。
使君惜別催歌管,村巷驚呼聚玃猴。
此地他年頌遺愛,觀魚並記老莊周。

濠州七絕编辑

濠州七絕·塗山[5]编辑

川鎖支祁水尚渾,地理汪罔骨應存。
樵蘇已入黃熊廟,烏鵲猶朝禹會村。

濠州七絕·彭祖廟[6]编辑

跨歷商周看盛衰,欲將齒髮鬪蛇龜。
空餐雲母連山盡,不見蟠桃著子時。

濠州七絕·逍遙臺[7]编辑

常怪劉伶死便埋,豈伊忘死未忘骸。
烏鳶奪得與螻蟻,誰信先生無此懷。

濠州七絕·觀魚臺编辑

欲將同異較錙銖,肝膽猶能楚越如。
若信萬殊歸一理,子今知我我知魚。

濠州七絕·虞姬墓编辑

帳下佳人拭淚痕,門前壯士氣如雲。
倉黃不負君王意,獨有虞姬與鄭君。

濠州七絕·四望亭编辑

太和中刺史劉嗣之立,李紳以太子賓客分司東都,過濠,為作記。記今存而亭廢者數年矣。

頹垣破礎沒柴荊,故老猶言短李亭。
敢請使君重起廢,落霞孤鶩換新銘。

濠州七絕·浮山洞[8]编辑

人言洞府是鰲宮,升降隨波與海通。
共坐船中那得見,乾坤浮水水浮空。


  1. 八月十一日夜宿府學,方和此詩,夢與弟遊南山,出詩數十篇,夢中甚愛之。乃覺唯記一句雲蟋蟀悲秋菊。
  2. 觀有明皇碑,言夢老子告以享國長久之意
  3. 邇英,閣名。
  4. 成都有思賢閣,畫諸公像。
  5. 下有鯀廟,山前有禹會村。
  6. 有雲母山,云彭祖所采服也。
  7. 莊子祠堂在開元寺,即墓為堂。
  8. 洞在淮上夏潦不能及而冬不加高,故人疑其浮也。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