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東坡全集/卷003

< 東坡全集
東坡全集·卷二 東坡全集 卷三
作者:蘇軾 北宋
東坡全集·卷四

目录

泗州僧伽塔编辑

我昔南行舟擊汴,逆風三日沙吹面。
舟人共勸禱靈塔,香火未收旗腳轉。
回頭頃刻失長橋,卻到龜山未朝飯。
至人無心何厚薄,我自懷私欣所便。
耕田欲雨刈欲晴,去得順風來者怨。
若使人人禱輒遂,造物應須日千變。
我今身世兩悠悠,去無所逐來無戀。
得行固願留不惡,每到有求神亦倦。
退之舊雲三百尺,澄觀所營今已換。
不嫌俗士汙丹梯,一看雲山繞淮甸。

龜山编辑

我生飄蕩去何求,再過龜山歲五周。
身行萬里半天下,僧臥一庵初白頭。
地隔中原勞北望,潮連滄海欲東遊。
元嘉舊事無人記,故壘摧頹今在不。宋文帝遣將拒魏太武,築城此山。

風浪忽如此,吾行欲安歸。 掛帆卻西邁,此計未為非。 洪澤三十里,安流去如飛。 居民見我還,勞問亦依依。 攜酒就船賣,此意厚莫違。 醒來夜已半,岸木聲向微。 明日淮陰市,白魚能許肥。 我行無南北,適意乃所祈。 何勞弄澎湃,終夜搖窗扉。 妻孥莫憂色,更有篋中衣。

十月十六日記所見编辑

風高月暗水雲黃,淮陰夜發朝山陽。
山陽曉霧如細雨,炯炯初日寒無光。
雲收霧卷已亭午,有風北來寒欲僵。
忽驚飛雹穿戶牖,迅駛不復容遮防。
市人顛沛百賈亂,疾雷一聲如頹墻。
使君來呼晚置酒,坐定已復日照廊。
怳疑所見皆夢寐,百種變怪旋消亡。
共言蛟龍厭舊穴,魚鱉隨徙空陂塘。
愚儒無知守章句,論說黑白推何祥。
惟有主人言可用,天寒欲雪飲此觴。

廣陵會三同舍各以其字為韻仍邀同賦劉貢父编辑

去年送劉郎,醉語已驚眾。
如今各漂泊,筆硯誰能弄。
我命不在天,羿彀未必中。
作詩聊遣意,老大慵譏諷。
夫子少年時,雄辯輕子貢。
爾來再傷弓,戢翼念前痛。
廣陵三日飲,相對怳如夢。
況逢賢主人,白酒潑春甕。
竹西已揮手,灣口猶屢送。
羨子去安閑,吾邦正喧哄。

孫巨源编辑

三年客京輦,憔悴難具論。
揮汗紅塵中,但隨馬蹄翻。
人情貴往返,不報生禍根。
坐令平生友,終歲不及門。
南來實清曠,但恨無與言。
不謂廣陵城,得逢劉與孫。
異趣不兩立,譬如王孫猿。
吾儕久相聚,恐見疑排拫。
我褊類中散,子通真巨源。
絕交固未敢,且復東南奔。

劉莘老编辑

江陵昔相遇,幕府稱上賓。
再見明光宮,峨冠挹搢紳。
如今三見子,坎坷為逐臣。
朝遊雲霄間,欲分丞相茵。
暮落江湖上,遂與屈子鄰。
了不見喜慍,子豈真可人。
邂逅成一歡,醉語出天真。
士方在田裏,自比渭與莘。
出試乃大謬,芻狗難重陳。
歲晚多霜露,歸耕當及辰。

遊金山寺编辑

我家江水初發源,宦遊直送江入海。
聞道潮頭一丈高,天寒尚有沙痕在。
中泠南畔石盤陀,古來出沒隨濤波。
試登絕頂望鄉國,江南江北青山多。
羈愁畏晚尋歸楫,山僧苦留看落日。
微風萬頃靴文細,斷霞半空魚尾赤。
是時江月初生魄,二更月落天深黑。
江心似有炬火明,飛焰照山棲鳥驚。
悵然歸臥心莫識,非鬼非人竟何物。
江山如此不歸山,江神見怪驚我頑。
我謝江神豈得已,有田不歸如江水。是夜所見如此。

自金山放船至焦山编辑

金山樓觀何耽耽,撞鐘擊鼓聞淮南。
焦山何有有修竹,采薪汲水僧兩三。
雲霾浪打人跡絕,時有沙戶祈春蠶。
我來金山更留宿,而此不到心懷慚。
同遊盡返決獨往,賦命窮薄輕江潭。
清晨無風浪自湧,中流歌嘯倚半酣。
老僧下山驚客至,迎笑喜作巴人談。
自言久客忘鄉井,只有彌勒為同龕。
困眠得就紙帳暖,飽食未厭山蔬甘。
山林饑臥古亦有,無田不退寧非貪。
展禽雖未三見黜,叔夜自知七不堪。
行當投劾謝簪組,為我佳處留茅庵。吳人謂水中可田者為沙。焦山長老,中江人也

甘露寺编辑

江山豈不好,獨遊情易闌。
但有相攜人,何必素所歡。
我欲訪甘露,當途無閑官。
二子舊不識,欣然肯聯鞍。
古郡山為城,層梯轉朱欄。
樓臺斷崖上,地窄天水寬。
一覽吞數州,山長江漫漫。
卻望大明寺,惟見煙中竿。
很石臥庭下,穹窿如伏羱。
緬懷臥龍公,挾策事琱鉆。
一談收猘子,再說走老瞞。
名高有余想,事往無留觀。
蕭翁古鐵鑊,相對空團團。
陂陀受百斛,積雨生微瀾。
泗水逸周鼎,渭城辭漢盤。
山川失故態,怪此能獨完。
僧繇六化人,霓衣掛冰紈。
隱見十二疊,觀者疑誇謾。
破板陸生畫,青猊戲盤跚。
上有二天人,揮手如翔鸞。
筆墨雖欲盡,典刑垂不刊。
赫赫贊皇公,英姿凜以寒。
古柏親手種,挺然誰敢幹。
枝撐雲峰裂,根入石窟蟠。
薙草得斷碑,斬崖出金棺。
瘞藏豈不牢,見伏理可嘆。
四雄皆龍虎,遺跡儼未刓。
方其盛壯時,爭奪肯少安。
廢興屬造物,遷逝誰控摶。
況彼妄庸子,而欲事所難。
古今共一軌,後世徒辛酸。
聊興廣武嘆,不待雍門彈。

次韻子由柳湖感物编辑

憶昔子美在東屯,數間茅屋蒼山根。
嘲吟草木調蠻獠,欲與猿鳥爭啾喧。
子今憔悴眾所棄,驅馬獨出無往還。
惟有柳湖萬株柳,清陰與子供朝昏。
胡為譏評不少借,生意淩挫難為繁。
柳雖無言不解慍,世俗乍見應憮然。
嬌姿共愛春濯濯,豈問空腹修蛇蟠。
朝看濃翠傲炎赫,夜愛疏影搖清圓。
風翻雪陣春絮亂,蠹響啄木秋聲堅。
四時盛衰各有態,搖落淒愴驚寒溫。
南山孤松積雪底,抱凍不死誰復賢。

送蔡冠卿知饒州编辑

吾觀蔡子與人遊,掀豗笑語無不可。
平時倜儻不驚俗,臨事迂闊乃過我。
橫前坑阱眾所畏,布路金珠誰不裹。
爾來變化驚何速,昔號剛強今亦頗。
鄰君獨守廷尉法,晚歲卻理鄱陽柁。
莫嗟天驥逐羸牛,欲試良玉須猛火。
世事徐觀真夢寐,人生不信長轗軻。
知君決獄有陰功,他日老人酬魏顆。

次韻楊褒早春编辑

窮巷淒涼苦未和,君家庭院得春多。
不辭瘦馬騎沖雪,來聽佳人暗踏莎。
破恨徑須煩麹糵,增年誰復怨羲娥。
良辰樂事古難並,白髮青衫我亦歌。
細雨郊園聊種菜,冷官門戶可張羅。
放朝三日君恩重,睡美不知身在何。

初到杭州寄子由二絕编辑

初到杭州寄子由二絕其一编辑

眼看時事力難勝,貪戀君恩退未能。
遲鈍終須投劾去,使君何日換聾丞。

初到杭州寄子由二絕其二编辑

聖明寬大許全身,衰病摧頹自畏人。
莫上岡頭苦相望,吾方祭竈請比鄰。

次韻柳子玉编辑

地爐编辑

細聲蚯蚓發銀瓶,擁褐橫眠天未明。
衰鬢鑷殘欹雪領,壯心降盡倒風旌。
自稱丹竈錙銖火,倦聽山城長短更。
聞道床頭惟竹幾,夫人應不解卿卿。自謂竹幾為竹夫人。

紙帳编辑

亂文龜殼殳細相連,慣臥青綾恐未便。
潔似僧巾白氎布,暖於蠻帳紫茸氈。
錦衾速卷持還客,破屋那愁仰見天。
但恐嬌兒還惡睡,夜深踏裂不成眠。

臘日遊孤山訪惠勤惠思二僧编辑

天欲雪,雲滿湖,樓臺明滅山有無。水清石出魚可數,林深無人鳥相呼。臘日不歸對妻孥,名尋道人實自娛。道人之居在何許,寶雲山前路盤紆。孤山孤絕誰肯廬,道人有道山不孤。紙窗竹屋深自暖,擁褐坐睡依團蒲。天寒路遠愁仆夫,整駕催歸及未晡。出山回望雲木合,但見野鶻盤浮圖。慈遊淡泊歡有余,到家恍如夢蘧蘧。作詩火急追亡逋,清景一失後難摹。

李杞寺丞見和前篇復用元韻答之编辑

獸在藪,魚在湖,一入池檻歸期無。誤隨弓旌落塵土,坐使鞭箠環呻呼。追胥連保罪及孥,近屢獲鹽賊,皆坐同保徙其家。百日愁嘆一日娛。白雲舊有終老約,朱綬豈合山人紆。人生何者非蘧廬,故山鶴怨秋猿孤。何時自駕鹿車去,掃除白髮煩菖蒲。麻鞋短後隨獵夫,射弋狐兔供朝晡。陶潛自作五柳傳,潘閬畫入三峰圖。吾年凜凜今幾余,知非不去慚衛蘧。歲荒無術歸亡逋,鵠則易畫虎難摹。

再和编辑

東望海,西望湖,山平水遠細欲無。野人疏狂逐漁釣,刺史寬大容歌呼。君恩飽暖及爾孥,才者不閑拙者娛。穿巖度嶺腳力健,未厭山水相縈紆。三百六十古精廬,出遊無伴籃輿孤。作詩雖未造藩閾,破悶豈不賢樗蒲。君才敏贍兼百夫,朝作千篇日未晡。朅來湖上得佳句,從此不看營丘圖。知君篋櫝富有余,莫惜錦繡償菅蘧。窮多鬥險誰先逋,賭取名畫不用摹。

遊靈隱寺得來詩復用前韻编辑

君不見,錢塘湖,錢王壯觀今已無。屋堆黃金鬥量珠,運盡不勞折簡呼。四方宦遊散其孥,宮闕留與閑人娛。盛衰哀樂兩須臾,何用多憂心郁紆。溪山處處皆可廬,最愛靈隱飛來孤。喬松百丈蒼髯須,擾擾下笑柳與蒲。高堂會食羅千夫,撞鐘擊鼓喧朝晡。凝香方丈眠氍毹,絕勝絮被縫海圖。清風時來驚睡余,遂超羲皇傲幾蘧。歸時棲鴉正畢逋,孤煙落日不可摹。

戲子由编辑

宛丘先生長如丘,宛丘學舍小如舟。
常時低頭誦經史,忽然欠伸屋打頭。
斜風吹帷雨註面,先生不愧旁人羞。
任從飽死笑方朔,肯為雨立求秦優。
眼前勃谿何足道,處置六鑿須天遊。
讀書萬卷不讀律,致君堯舜知無術。
勸農冠蓋鬧如雲,送老齏鹽甘似蜜。
門前萬事不掛眼,頭雖長低氣不屈。
余杭別駕無功勞,畫堂五丈容旂旄。
重樓跨空雨聲遠,屋多人少風騷騷。
平生所慚今不恥,坐對疲氓更鞭箠。
道逢陽虎呼與言,心知其非口諾唯。
居高忘下真何益,氣節消縮今無幾。
文章小技安足程,先生別駕舊齊名。
如今衰老俱無用,付與時人分重輕。

越州張中舍壽樂堂编辑

青山偃蹇如高人,常時不肯入官府。高人自與山有素,不待招邀滿庭戶。臥龍蟠屈半東州,萬室鱗鱗枕其股。背之不見與無同,狐裘反衣無乃魯。張君眼力覷天奧,能遣荊棘化堂宇。持頤宴坐不出門,收攬奇秀得十五。才多事少厭閑寂。臥看雲煙變風雨。筍如玉箸椹如簪,強飲且為山作主。不憂兒輩知此樂,但恐造物怪多取。春濃睡足午窗明,想見新茶如潑乳。

姚屯田挽詩编辑

京口年來耆舊衰,高人淪喪路人悲。空聞韋叟一經在,不見恬侯萬石時。貧病只知為善樂,逍遙卻恨棄官遲。七年一別真如夢,猶記蕭然瘦鶴姿。

送岑著作编辑

懶者常似靜,靜豈懶者徒。拙則近於直,而直豈拙歟。夫子靜且直,雍容時卷舒。嗟我復何為,相得歡有余。我本不違世,而世與我殊。拙於林間鳩,懶於冰底魚。人皆笑其狂,子獨憐其愚。直者有時信,靜者不終居。而我懶拙病,不受砭藥除。臨行怪酒薄,已與別淚俱。後會豈無時,遂恐出處疏。惟應故山夢,隨子到吾廬。

吉祥寺賞牡丹编辑

人老簪花不自羞,花應羞上老人頭。醉歸扶路人應笑,十里珠簾半上鉤。

吉祥寺僧求閣名编辑

過眼榮枯電與風,久長那得似花紅。上人宴坐觀空閣,觀色觀空色即空。

和劉道原見寄编辑

敢向清時怨不容,直嗟吾道與君東。坐談足使淮南懼,歸去方知冀北空。獨鶴不須驚夜旦,群烏未可辨雌雄。廬山自古不到處,得與幽人子細窮。

和劉道原詠史编辑

仲尼憂世接輿狂,臧谷雖殊竟兩亡。吳客漫陳豪士賦,桓侯初笑越人方。名高不朽終安用,日飲無何計亦良。獨掩陳編吊興廢,窗前山雨夜浪浪。

和劉道原寄張師民编辑

仁義大捷徑,詩書一旅亭。相誇綬若若,猶誦麥青青。腐鼠何勞嚇,高鴻本自冥。顛狂不用喚,酒盡漸須醒。

送張職方吉甫赴閩漕六和寺中作编辑

羨君超然鸞鶴姿,江湖欲下還飛去。空使吳兒怨不留,青山漫漫七閩路。門前江水去掀天,寺後清池碧玉環。君如大江日千里,我如此水千山底。

雨中遊天竺靈感觀音院编辑

蠶欲老,麥半黃,前山後山雨浪浪。農夫輟耒女廢筐,白衣仙人在高堂。

和蔡準郎中見邀遊西湖编辑

夏潦漲湖深更幽,西風落木芙蓉秋。飛雪暗天雲拂地,新蒲出水柳映洲。湖上四時看不足,惟有人生飄若浮。解顏一笑豈易得,主人有酒君應留。君不見錢塘宦遊客,朝推囚,暮決獄,不因人喚何時休。城市不識江湖幽,如與蟪蛄語春秋。試令江湖處城市,卻似麋鹿遊汀洲。高人無心無不可,得坎且止乘流浮。公卿故舊留不得,遇所得意終年留。君不見拋官彭澤令,琴無弦,巾有酒,醉欲眠時遣客休。田間決水鳴幽幽,插秧未遍麥已秋。相攜燒筍苦竹寺,卻下踏藕荷花洲。船頭斫鮮細縷縷,船尾炊玉香浮浮。臨風飽食得甘寢,肯使細故胸中留。君不見壯士憔悴時,饑謀食,渴謀飲,功名有時無罷休。

和子由柳湖久涸忽有水開元寺山茶舊無花今歲盛開编辑

太昊祠東鐵墓西,一樽曾與子同攜。回瞻郡閣遙飛檻,北望檣竿半隱堤。飯豆羹藜思兩鵠,飲河噀水賴長霓。如今勝事無人共,花下壺盧鳥勸提。長明燈下石欄幹,長共杉松鬥歲寒。葉厚有棱犀甲健,花深少態鶴頭丹。久陪方丈曼陀雨,羞對先生苜蓿盤。雪裏盛開知有意,明年開後更誰看。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编辑

黑雲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卷地風來忽吹散,望湖樓下水如天。放生魚鱉逐人來,無主荷花到處開。水枕能令山俯仰,風船解與月徘徊。烏菱白芡不論錢,亂系青菇裹綠盤。忽憶嘗新會靈觀,滯留江海得加餐。獻花遊女木蘭橈,細雨斜風濕翠翹。無限芳洲生杜若,吳兒不識楚辭招。未成小隱聊中隱,可得長閑勝暫閑。我本無家更安往,故鄉無此好湖山。

七月一日出城舟中苦熱编辑

涼飆呼不來,流汗方被體。稀星乍明滅,暗水光彌彌。香風過蓮芡,驚枕裂魴鯉。欠伸宿酒余,起坐濯清泚。火雲勢方壯,未受月露洗。身微欲安適,坐待東方啟。

宿余杭法喜寺寺後綠野亭望吳興諸山懷孫莘老學士编辑

徙倚秋原上,淒涼晚照中。水流天不盡,人遠思何窮。問諜知秦過,看山識禹功。余杭,始皇所舍舟也。西北舟杭山,堯時洪水,系舟山上。稻涼初吠蛤,柳老半書蟲。荷背風翻白,蓮腮雨退紅。追遊慰遲暮,覓句效兒童。北望苕溪轉,遙憐震澤通。烹魚得尺素,好在紫髯翁。

宿臨安凈土寺编辑

雞鳴發余杭,到寺已亭午。參禪固未暇,飽食良先務。平生睡不足,急掃清風宇。閉門群動息,香篆起煙縷。覺來烹石泉,紫筍發輕乳。晚涼沐浴罷,衰發稀可數。浩歌出門去,暮色入村塢。微月半隱山,圓荷爭瀉露。相攜石橋上,夜與故人語。明朝入山房,石鏡炯當路。昔照熊虎姿,今為猿鳥顧。廢興何足吊,萬世一仰俯。

自凈土步至功臣寺编辑

落日岸葛巾,晚風吹羽扇。松間野步穩,竹外飛橋轉。神功鑿橫嶺,巖石得巨片。直渡千人溝,下有微流泫。岡巒蔚回合,金碧爛明絢。緬懷異姓王,負擔此鄉縣。長逢跨下辱,屢乞桑間飯。誰謂山石頑,識此希世彥。凜然英氣逼,屹起猶聳戰。他年萬騎歸,文老恣歡宴。錦繡被原野,金珠散貧賤。竇融既入朝,吳芮空記面。榮華坐銷歇,閱世如郵傳。惟有長明燈,依然照深殿。

遊徑山编辑

眾峰來自天目山,勢若駿馬奔平川。中途勒破千里足,金鞭玉𩍐相回旋。人言山住水亦住,下有萬古蛟龍淵。道人天眼識王氣,結茅宴坐荒山巔。精誠貫山石為裂,天女下試顏如蓮。寒窗暖足來樸渥,夜缽呪水降蜿蜒。雪眉老人朝叩門,願為弟子長參禪。爾來廢興三百載,奔走吳會輸金錢。飛樓湧殿壓山谷,朝鐘暮鼓驚龍眠。晴空偶見浮海蜃,落日下數投林鳶。有生共處覆載內,擾擾膏火同烹煎。近來愈覺世路隘,每到寬處差安便。嗟余老矣百事廢,卻尋舊學心茫然。問龍乞水歸洗眼,欲看細字銷殘年。龍井水洗病眼有效。

自徑山回得呂察推詩用其韻招之宿湖上编辑

多君貴公子,愛山如愛色。心隨葉舟去,夢繞千山碧。新詩到中路,令我喜折屐。古來軒冕徒,操舍兩悲慄。數朝辭簪笏,兩腳得暫赤。歸來不入府,卻走湖上宅。寵辱吾久忘,寧畏官長詰。飄然便欲去,誰在子思側。君能從我遊,出郭及未黑。

宿望湖樓再和编辑

新月如佳人,出海初弄色。娟娟到湖上,瀲瀲搖空碧。夜涼人未寢,山靜聞響屐。騷人故多感,悲秋更憀慄。君胡不相就,朱墨紛黝赤。我行得所嗜,十日忘家宅。但恨無友生,詩病莫訶詰。君來試吟詠,定作鶴頭側。改罷心愈疑,滿紙蛟蛇黑。

夜泛西湖五絕编辑

新月生魄跡未安,才破五六漸盤桓。今夜吐艷如半璧,遊人得向三更看。三更向闌月漸垂,欲落未落景特奇。明朝人事誰料得,看到蒼龍西沒時。蒼龍已沒牛鬥橫,東方芒角升長庚。漁人收筒及未曉,船過惟有菇蒲聲。湖上禁漁,皆盜釣者也。菇蒲無邊水茫茫,荷花夜開風露香。漸見燈明出遠寺,更待月黑看湖光。湖光非鬼亦非仙,風恬浪靜光滿川。須臾兩兩入寺去,就視不見空茫然。

焦千之求惠山泉詩编辑

茲山定空中,乳水滿其腹。遇隙則發見,臭味實一族。淺深各有值,方圓隨所蓄。或為雲洶湧,或作線斷續。或鳴空洞中,雜佩間琴築。或流蒼石縫,宛轉龍鸞蹙。瓶罌走四海,真偽半相瀆。貴人高宴罷,醉眼亂紅綠。赤泥開方印,紫餅截圓玉。傾甌共嘆賞,竊語笑僮仆。豈如泉上僧,盥灑自挹掬。故人憐我病,蒻籠寄新馥。欠伸北窗下,晝睡美方熟。精品厭凡泉,願子致一斛。

答任師中次韻编辑

閑裏有深趣,常憂兒輩知。已成歸蜀計,誰惜買山貲。世事久已謝,故人猶見思。平生不飲酒,對子敢論詩。

沈諫議召遊湖不赴明日得雙蓮於北山下作一絕持獻沈既見和又別作一首因用其韻编辑

湖上棠陰手自栽,問公更得幾回來。水仙亦恐公歸去,故遣雙蓮一夜開。詔書行捧縷金箋,樂府應歌相府蓮。莫忘今年花發處,西湖西畔北山前。

和歐陽少師會老堂次韻编辑

一時冠蓋盡嚴終,舊德年來豈易逢。
聞道堂中延蓋叟,定應床下拜梁松。
蠹魚自曬閑箱篋,科斗長收古鼎鐘。
我欲棄官重問道,寸莛何以得舂容。

和歐陽少師寄趙少師次韻编辑

朱門有遺啄,千里來燕雀。公家冷如冰,百呼無一諾。平生親友半遷逝,公雖不怪旁人愕。世事如今臘酒濃,交情自古春雲薄。二公凜凜和非同,疇昔心親豈貌從。白頭相映松間鶴,清句更酬雪裏鴻。何日揚雄一廛足,卻追范蠡五湖中。

監試呈諸試官编辑

我本山中人,寒苦盜寸廩。
文辭雖少作,勉強非天廩。
既得旋廢忘,懶惰今十稔。
麻衣如再著,墨水真可飲。
每聞科詔下,白汗如流瀋。
此邦東南會,多士敢題品。
芻蕘盡蘭蓀,香不數葵荏。
貧家見珠貝,眩晃自難審。
緬懷嘉祐初,文格變已甚。
千金碎全璧,百衲收寸錦。
調和椒桂釅,咀嚼沙礫磣。
廣眉成半額,學步歸踔踸。
維時老宗伯,氣壓群兒凜。
蛟龍不世出,魚鮪初驚淰。
至音久乃信,知味猶食椹。
至今天下士,微管幾左衽。
謂當千載後,石室祠高朕。
爾來又一變,此學初誰諗。
權衡破舊法,芻豢笑凡飪。
高言追衛樂,篆刻鄙曹沈。
先生周孔出,弟子淵騫寢。
卻顧老鈍軀,頑樸謝鐫鋟。
諸君況才傑,容我懶且噤。
聊欲廢書眠,秋濤喧午枕。

望海樓晚景五絕编辑

望海樓晚景五絕其一编辑

海上濤頭一線來,樓前相顧雪成堆。
從今潮上君須上,更看銀山二十回。

望海樓晚景五絕其二编辑

橫風吹雨入樓斜,壯觀應須好句誇。
雨過潮平江海碧,電光時掣紫金蛇。

望海樓晚景五絕其三编辑

青山斷處塔層層,隔岸人家喚欲應。
江上秋風晚來急,為傳鐘鼓到西興。

望海樓晚景五絕其四编辑

樓下誰家燒夜香,玉笙哀怨弄初涼。
臨風有客吟秋扇,拜月無人見晚妝。

望海樓晚景五絕其五编辑

沙河燈火照山紅,歌鼓喧喧笑語中。
為問少年心在否,角巾欹側鬢如蓬。

試院煎茶编辑

蟹眼已過魚眼生,颼颼欲作松風鳴。
蒙茸出磨細珠落,眩轉繞甌飛雪輕。
銀瓶瀉湯誇第二,未識古人煎水意。
古語雲煎水不煎茶。君不見昔時李生好客手自煎,貴從活火發新泉。
又不見今時潞公煎茶學西蜀,定州花瓷琢紅玉。
我今貧病長苦饑,分無玉碗捧蛾眉。
且學公家作茗飲,磚爐石銚行相隨。
不用撐腸拄腹文字五千卷,但願一甌常及睡足日高時。

孫莘老求墨妙亭詩编辑

蘭亭繭紙入昭陵,世間遺跡猶龍騰。
顏公變法出新意,細筋入骨如秋鷹。
徐家父子亦秀絕,字外出力中藏棱。
嶧山傳刻典刑在,千載筆法留陽冰。
杜陵評書貴瘦硬,此諭未公吾不憑。
短長肥瘠各有態,玉環飛燕誰敢憎。
吳興太守真好古,購買斷缺揮縑繒。
龜跌入座螭隱壁,空齋晝靜聞登登。
奇蹤散出走吳越,勝事傳說誇友朋。
書來乞詩要自寫,為把栗尾書溪藤。
後來視今猶視昔,過眼百世如風燈。
他年劉郎憶賀監,還道同是須服膺。

李公擇求黃鶴樓詩因記舊所聞於馮當世者编辑

黃鶴樓前月滿川,抱關老卒饑不眠。
夜聞三人笑語言,羽衣著屐響空山。
非鬼非人意其仙,石扉三叩聲清圓。
洞中鏗鈜落門關,縹緲入石如飛煙。
雞鳴月落風馭還,迎拜稽首願執鞭。
汝非其人骨腥膻,黃金乞得重莫肩。
持歸包裹敝席氈,夜穿茅屋光射天。
里閭來觀已變遷,似石非石鉛非鉛。
或取而有眾忿喧,訟歸有司今幾年。
無功暴得喜欲顛,神人戲汝真可憐。
願君為考然不然,此語可信馮公傳。

八月十日夜看月有懷子由並崔度賢良编辑

宛丘先生自不飽,更笑老崔窮百巧。
一更相過三更歸,古柏陰中看參昴。
去年舉君苜蓿盤,夜傾閩酒赤如丹。
今年還看去年月,露冷遙知範叔寒。
典衣自種一頃豆,那知積雨生科斗。
歸來四壁草蟲鳴,不如王江長飲酒。王江,陳州道人。

催試官考較戲作编辑

八月十五夜,月色隨處好。
不擇茅檐與市樓,況我官居似蓬島。
鳳咮堂前野桔香,劍潭橋畔秋荷老。
八月十八潮,壯觀天下無。
鯤鵬水擊三千里,組練長驅十萬夫。
紅旗青蓋互明滅,黑沙白浪相吞屠。
人生會合古難必,此景此行那兩得。
願君聞此添蠟燭,門外白袍如立鵠。

八月十七復登望海樓自和前篇是日榜出余與試官兩人復留五首编辑

樓上煙雲怪不來,樓前飛紙落成堆。
非關文字須重看,卻被江山未收回。
眼昏燭暗細行斜,考閱精強外已誇。
明日失懷君莫怪,早知安足不成蛇。
亂山遮曉擁千層,睡美初涼撼不應。
昨夜酒行君屢嘆,定知歸夢到吳興。
天臺桂子為誰香,倦聽空階夜點涼。
賴有明朝看潮在,萬人空巷鬥新妝。
秋花不見眼花紅,身在孤舟兀兀中。
細雨作寒知有意,未教金菊出蒿蓬。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