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東坡全集/卷004

< 東坡全集
東坡全集·卷三 東坡全集 卷四
作者:蘇軾 北宋
東坡全集·卷五

目录

秋懷二首编辑

秋懷其一编辑

苦熱念西風,常恐來無時。
及茲遂淒凜,又作徂年悲。
蟋蟀鳴我床,黃葉投我帷。
窗前有棲鵩,夜嘯如狐貍。
露冷梧葉脫,孤眠無安枝。
熠燿亦求偶,高屋飛相追。
定知無幾見,迫此清霜期。
物化逝不留,我興為嗟咨。
便當勤秉燭,為樂戒暮遲。

秋懷其二编辑

海風東南來,吹盡三日雨。
空階有餘滴,似與幽人語。
念我平生歡,寂寞守環堵。
壺漿慰作勞,裹飯救寒苦。
今年秋應熟,過従飽雞黍。
嗟我獨何求,萬里涉江浦。
居貧豈無食,自不安畎畝。
念此坐達晨,殘燈翳復吐。

哭歐公孤山僧惠思示小詩次韻编辑

故人已為土,衰鬢亦驚秋。
猶喜孤山下,相逢說舊遊。

梵天寺見僧守詮小詩清婉可愛次韻编辑

但聞煙外鐘,不見煙中寺。
幽人行未已,草露濕芒屨。
惟應山頭月,夜夜照來去。

和陳述古拒霜花编辑

千林掃作一番黃,只有芙蓉獨自芳。
喚作拒霜知未稱,細思卻是最宜霜。

和沈立之留別二首编辑

和沈立之留別其一编辑

而今父老千行淚,一似當時初去時。
不用鐫碑頌遺愛,丈人清德畏人知。

和沈立之留別其二编辑

臥聞鐃鼓送歸サ,夢裏匆匆共一觴。
試問別來愁幾許,春江萬斛若為量。去時,予在江陵。

次韻孔文仲推官見贈编辑

我本糜鹿性,諒非伏轅姿。
君如汗血馬,作駒已權奇。
齊驅大道中,並帶鑾鑣馳。
聞聲自決驟,那復受縶維。
謂君朝發燕,秣楚日未欹。
雲何中道止,連蹇驢騾隨。
金鞍冒翠錦,玉勒垂青絲。
旁觀信美矣,自揣良厭之。
均為人所勢,何必陋鹽輜。
君看立仗馬,不敢鳴且窺。
調習困鞭箠,僅存骨與皮。
人生各有誌,此論我久持。
他人聞定笑,聊與吾子期。
空齋臥積雨,病骨煩撐支。
秋草上垣墻,霜葉鳴階墀。
門前自無客,敢作揚雄麾。
候吏報君來,弭節江之湄。
一對高人談,稍忘俗吏卑。
今朝枉詩句,粲如鳳來儀。
上山絕梯磴,墜海迷津涯。
憐我枯槁質,借潤生華滋。
肯效世俗人,洗刮求瘢痍。
賢明日登用,清廟歌緝熙。
胡不學長卿,預作封禪詞。

湯村開運鹽河雨中督役编辑

居官不任事,蕭散羨長卿。
胡不歸去來,滯留愧淵明。
鹽事星火急,誰能恤農耕。
薨薨曉鼓動,萬指羅溝坑。
天雨助官政,泫然淋衣纓。
人如鴨與豬,投泥相濺驚。
下馬荒堤上,四顧但湖泓。
線路不容足,又與牛羊爭。
歸田雖賤辱,豈識泥中行。
寄語故山友,慎毋厭藜羹。

是日宿水陸寺寄北山清順僧二首编辑

是日宿水陸寺寄北山清順僧其一编辑

草沒河堤雨暗村,寺藏修竹不知門。
拾薪煮藥憐僧病,掃地焚香凈客魂。
農事未休侵小雪,佛燈初上報黃昏。
年來漸識幽居味,思與高人對榻論。

是日宿水陸寺寄北山清順僧其二编辑

長嫌鐘鼓聒湖山,此境蕭條卻自然。
乞食繞村真為飽,無言對客本非禪。
披榛覓路沖泥入,洗足關門聽雨眠。
遙想後身窮賈島,夜寒應聳作詩肩。

客位假寐编辑

謁入不得去,兀坐如枯株。
豈惟主忘客,今我亦忘吾。
同僚不解事,慍色見髯須。
雖無性命憂,且復忍須臾。

鹽官部役戲呈同事兼寄述古编辑

新月照水水欲冰,夜霜穿屋衣生棱。
野廬半與牛羊共,曉鼓卻隨鴉鵲興。
夜來履破裘穿縫,紅頰曲眉應入夢。
千夫在野口如麻,豈不懷歸畏嘲弄。
我州賢將知人勞,已釀白酒買豚羔。
耐寒努力歸不遠,兩腳凍硬公須軟。

朱壽昌郎中少不知母所在刺血寫經求之五十年去歲得之蜀中以詩賀之编辑

嗟君七歲知念母,憐君壯大心愈苦。
羨君臨老得相逢,喜極無言淚如雨。
不羨白衣作三公,不愛白日升青天。
愛君五十著彩服,兒啼卻得償當年。
烹龍為炙玉為酒,鶴發初生千萬壽。
金花詔書錦作囊,白藤肩輿簾蹙繡。
感君離合我酸辛,此事今無古或聞。
長陵朅來見大姊,仲孺豈意逢將軍。
開皇苦桃空記面,建中天子終不見。
西河郡守誰復譏,潁谷封人羞自薦。

將之湖州戲贈莘老编辑

余杭自是山水窟,仄聞吳興更清絕。
湖中桔林新著霜,溪上苕花正浮雪。
顧渚茶牙白於齒,梅溪木瓜紅勝頰。
吳兒縷薄欲飛,未去先說饞涎垂。
亦知謝公到郡久,應怪杜牧尋春遲。
鬢絲只好封禪榻,湖亭不用張水嬉。

鴉種麥行编辑

余杭自是山水窟,仄聞吳興更清絕。
湖中桔林新著霜,溪上苕花正浮雪。
顧渚茶牙白於齒,梅溪木瓜紅勝頰。
吳兒縷薄欲飛,未去先說饞涎垂。
亦知謝公到郡久,應怪杜牧尋春遲。
鬢絲只好封禪榻,湖亭不用張水嬉。

鹽官絕句四首编辑

南寺千佛閣编辑

古邑居民半海濤,師來構築便能高。
千金用盡身無事,坐看香煙繞白毫。

北寺悟空禪師塔编辑

已將世界等微塵,空裏浮花夢裏身。
豈為龍顏更分別,只應天眼識天人。

塔前古檜编辑

當年雙檜是雙童,相對無言老更恭。
庭雪到腰埋不死,如今化作雨蒼龍。

僧爽白雞编辑

斷尾雄雞本畏烹,年來聽法伴修行。
還須卻置蓮花漏,老怯風霜恐不鳴。

送張軒民寺丞赴省試编辑

龍飛甲子盡豪英,嘗喜吾猶及老成。
人競春蘭笑秋菊,天教明月伴長庚。
傳家各自聞詩禮,與子相逢亦弟兄。
洗眼上林看躍馬,賀詩先到古宣城。伯父與太平州張侍讀同年,此其子

六和寺沖師閘山溪為水軒编辑

欲放清溪自在流,忍教冰雪落沙洲。
出山定被江潮涴,能為山僧更少留。

和致仕張郎中春晝编辑

投紱歸來萬事輕,消磨未盡只風情。
舊因蓴菜求長假,新為楊枝作短行。
不禱自安緣壽骨,苦藏難沒是詩名。
淺斟杯酒紅生頰,細琢歌詞穩稱聲。
蝸殼殳卜居心自 放,蠅頭寫字眼能明。
盛衰閱過君應笑,寵辱年來我亦平。
跪履數従圯下老,逸書閑問濟南生。
東風屈指無多日,只恐先春鶗鴂鳴。

冬至日獨遊吉祥寺编辑

井底微陽回未回,蕭蕭寒雨濕枯荄。
何人更似蘇夫子,不是花時肯獨來。

後十余日復至编辑

東君意淺著寒梅,千朵深紅未暇裁。
安得道人殷七七,不論時節遣花開。

戲贈编辑

惆悵沙河十里春,一番花老一番新。
小樓依舊斜陽裏,不見樓中垂手人。

和人求筆跡编辑

麥光鋪幾凈無瑕,入夜青燈照眼花。
從此剡藤真可吊,半紆春蚓綰秋蛇。

再用前韻寄莘老编辑

麥光鋪幾凈無瑕,入夜青燈照眼花。
從此剡藤真可吊,半紆春蚓綰秋蛇。

畫魚歌编辑

天寒水落魚在泥,短鉤畫水如耕犁。
渚蒲拔折藻荇亂,此意豈復遺鰍鯢。
偶然信手皆虛擊,本不辭勞幾萬一。
一魚中刃百魚驚,蝦蟹奔忙誤跳擲。
漁人養魚如養雛,插竿冠笠驚鵜鶘。
豈知白挺鬧如雨,攪水覓魚嗟已疏。

吳中田婦嘆编辑

今年粳稻熟苦遲,庶見霜風來几時。
霜風來時雨如瀉,耙頭出菌鐮生衣。
眼枯淚盡而不盡,忍見黃穗臥青泥。
茹苦一月被上宿,天晴獲稻隨車歸。
汗流肩赤載入市,价賤乞与如糠犧。
賣牛納稅拆屋炊,慮淺不及明年饑。
官今要錢不要米,西北万里招鬼儿。
龔黃滿朝人更苦,不如卻作河伯歸。

和邵同年戲贈賈收秀才三首编辑

和邵同年戲贈賈收秀才其一编辑

傾蓋相歡一笑中,從來未省馬牛風。
卜鄰尚可容三徑,投社終當作兩翁。
古意已將蘭緝佩,招詞閑詠桂生叢。
此身自斷天休問,白髮年來漸不公。

和邵同年戲贈賈收秀才其二编辑

朝見新荑出舊槎,騷人孤憤苦思家。
五噫處士太窮約,三賦先生多誕誇。
帳外鶴鳴奩有鏡,筒中錢盡案無鮭。
玉川何日朝金闕,白晝關門守夜叉。時賈欲再娶。

和邵同年戲贈賈收秀才其三编辑

生涯到處似檣烏,科第無心摘頷須。
黃帽刺船忘歲月,白衣擔酒慰鰥孤。
狙公欺病來分栗,水伯知饞為出鱸。
莫向洞庭歌楚曲,煙波渺渺正愁予。

遊道場山何山编辑

道場山頂何山麓,上徹雲峰下幽谷。
我從山水窟中來,尚愛此山看不足。
陂湖行盡白漫漫,青山忽作龍蛇盤。
山高無風松自響,誤認石齒號驚湍。
山僧不放山泉出,屋底清池照瑤席。
階前合抱香入雲,月裏仙人親手植。
出山回望翠雲鬟,碧瓦朱欄縹緲間。
白水田頭問行路,小溪深處是何山。
高人讀書夜達旦,至今山鶴鳴夜半。
我今廢學不歸山,山中對酒空三嘆。

贈莘老七絕编辑

贈莘老七絕其一编辑

嗟餘與子久離群,耳冷心灰百不聞。
若對青山談世事,當須舉白便浮君。

贈莘老七絕其二编辑

天目山前淥浸裾,碧瀾堂下看銜艫。
作堤捍水非吾事,閑送苕溪入太湖。

贈莘老七絕其三编辑

夜來雨洗碧巑岏,浪湧雲屯繞郭寒。
聞有弁山何處是,為君四面竟求看。

贈莘老七絕其四编辑

夜橋燈火照溪明,欲放扁舟取次行。
暫借官奴遣吹笛,明朝新月到三更。

贈莘老七絕其五编辑

三年京國厭藜蒿,長羨淮魚壓楚糟。
今日駱駝橋下泊,恣看修網出銀刀。

贈莘老七絕其六编辑

烏程霜稻襲人香,釀作春風霅水光。
時復中之徐邈聖,無多酌我次公狂。

贈莘老七絕其七编辑

去年臘日訪孤山,曾借僧窗半日閑。
不為思歸對妻子,道人有約徑須還。

莘老葺天慶觀小園有亭北向道士山宗說乞名與詩编辑

春風欲動北風微,歸雁亭邊送雁歸。
蜀客南遊家最遠,吳山寒盡雪先晞。
扁舟去後花絮亂,五馬來時賓從非。
惟有道人應不忘,抱琴無語立斜暉。

至秀州贈錢端公安道並寄其弟惠山山人编辑

鴛鴦湖邊月如水,孤舟夜傍鴛鴦起。
平明擊纜石橋亭,慚愧冒寒髯御史。
結交最晚情獨厚,論心無數今有幾。
寂寞抱關嘆蕭生,耆老執戟哀揚子。
怪君顏采卻秀發,無乃遷謫反便美。
天公欲困無奈何,世人共抑真疏矣。
毗陵高山錫為骨,陸子遺味泉冰齒。
賢哉仲氏早拂衣,占斷此山長洗耳。
山頭望湖光潑眼,山下濯足波生指。
倘容逸少問金堂,記與嵇康留石髓。

秀州報本禪院鄉僧文長老方丈编辑

萬里家山一夢中,吳音漸已變兒童。
每逢蜀叟談終日,便覺峨眉翠掃空。
師已忘言真有道,我除搜句百無功。
明年采藥天臺去,更欲題詩滿浙東。

王復秀才所居雙檜二首编辑

王復秀才所居雙檜其一编辑

吳王池館遍重城,奇草幽花不記名。
青蓋一歸無覓處,只留雙檜待升平。

王復秀才所居雙檜其二编辑

凜然相對敢相欺,直幹淩空未要奇。
根到九泉無曲處,世間惟有蟄龍知。

宋叔達家聽琵琶编辑

數弦已品龍香撥,半面猶遮鳳尾槽。
新曲翻從玉連鎖,舊聲終愛郁輪袍。
夢回只記歸舟字,賦罷雙垂紫錦絳。
何異烏孫送公主,碧天無際雁行高。

元日次韻張先子野見和七夕寄莘老之作编辑

得句牛女夕,轉頭參尾中。
青春先入睡,白髮不遺窮。
酒社我為敵,詩壇子有功。
縮頭先夏鱉,實腹鄙秋蟲。見《玉川子》。
莫唱裙垂綠,無人臉斷紅。
舊交懷賀老,新進謝終童。
袍鶻雙雙瑞,腰犀一一通。
小蠻知在否,試問囁嚅翁。

正月九日有美堂飲醉歸徑睡五鼓方醒不復能眠起閱文書得鮮于子駿所寄古意作雜興一首答之编辑

眾人事紛擾,志士獨悄悄。
何異琵琶弦,常遭腰鼓鬧。
三杯忘萬慮,醒後還皎皎。
有如轆轤索,已脫重縈繞。
家人自約敕,始慕陳婦孝。
可憐原巨先,放蕩今誰弔。
平生嗜羊炙,識味肯輕飽。
烹蛇啖蛙蛤,頗訝能稍稍。
憂來自不寐,起視天漢渺。
闌干玉繩紙,耿耿太白曉。

次韻答章傳道見贈编辑

並生天地宇,同閱古今宙。
視下則有高,無前孰為後。
達人千鈞弩,一弛難再彀。
下士沐猴冠,已系猶跳驟。
欲將駒過隙,坐待石穿溜。
君看漢唐主,宮殿悲麥秀。
而況彼區區,何異一醉富。
鶢鶋非所養,俯仰眩金奏。
髑髏有餘樂,不博南面後。
嗟我昔少年,守道貧非疚。
自従出求仕,役物恐見囿。
馬融既依梁,班固亦事竇。
效顰豈不欲,頑質謝鐫鏤。
仄聞長者言,婞直非養壽。
唾面慎勿拭,出胯當俯就。
居然成懶廢,敢復齒豪右。
子如照海珠,網目疏見漏。
宏材乏近用,巧舞困短袖。
坐令傾國容,臨老見邂逅。
吾衰信久矣,書絕十年舊。
門前可羅雀,感子煩屢叩。
願言歌緇衣,子粲還予授。

法惠寺橫翠閣编辑

朝見吳山橫,暮見吳山縱。
吳山故多態,轉側為君容。
幽人起朱閣,空洞更無物。
惟有千步岡,東西作簾額。
春來故國歸無期,人言秋悲春更悲。
已泛平湖思濯錦,更看橫翠憶峨眉。
雕欄能得幾時好,不獨憑欄人易老。
百年興廢更堪哀,懸知草莽化池台。
遊人尋我舊遊處,但覓吳山橫處來。

祥符寺九曲觀燈编辑

紗籠擎燭迎門入,銀葉燒香見客邀。
金鼎轉丹光吐夜,寶珠穿蟻鬧連宵。
波翻焰裏元相激,魚舞湯中不畏焦。
明日酒醒空想像,清吟半逐夢魂銷。

上元過祥符僧可久房蕭然無燈火编辑

門前歌鼓鬥分朋,一室清風冷欲冰。
不把琉璃閑照佛,始知無盡本無燈。

正月二十一日病後述古邀往城外尋春编辑

屋上山禽苦喚人,檻前冰沼忽生鱗。
老來厭逐紅裙醉,病起空驚白髮新。
臥聽使君鳴鼓角,試呼稚子整冠巾。
曲欄幽榭終寒窘,一看郊原浩蕩春。

有以官法酒見餉者因用前韻求述古為移廚飲湖上编辑

喜逢門外白衣人,欲膾湖中赤玉鱗。
遊舫已妝吳榜穩,舞衫初試越羅新。
欲將漁釣追黃帽,未要靴刀抹絳巾。
芳意十分強半在,為君先踏水邊春。

飲湖上初晴後雨二首编辑

飲湖上初晴後雨其一编辑

朝曦迎客豔重岡,晚雨留人入醉鄉。
此意自佳君不會,一杯當屬水仙王。湖上有水仙王廟。

飲湖上初晴後雨其二编辑

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

往富陽新城李節推先行三日留風水洞見待编辑

春山磔磔鳴春禽,此間不可無我吟。
路長漫漫傍江浦,此間不可無君語。
金魚池邊不見君,追君直過定山村。
路人皆言君未遠,騎馬少年清且婉。
風巖水穴舊聞名,只隔山溪夜不行。
溪橋曉溜浮梅萼,知君系馬巖花落。
出城三日尚逶遲,妻孥怪罵歸何時。
世上小兒誇疾走,如君相待今安有。

風水洞二首和李節推编辑

風水洞二首和李節推其一编辑

風轉鳴空穴,泉幽瀉石門。
虛心聞地籟,妄意覓桃源。
過客詩難好,居僧語不繁。
歸瓶得冰雪,清冷慰文園。

風水洞二首和李節推其二编辑

山前雨水隔塵凡,山上仙風舞檜杉。
細細龍鱗生亂石,團團羊角轉空岩。
馮夷窟宅非梁棟,禦寇車輿謝轡銜。
世事漸艱吾欲去,永隨二子脫譏讒。

獨遊富陽普照寺编辑

富春真古邑,此寺亦唐余。
鶴老依喬木,龍歸護賜書。
連筒春水遠,出谷晚鐘疏。
欲繼江潮韻,何人為起予。

自普照遊二庵编辑

長松吟風晚雨細,東庵半掩西庵閉。
山行盡日不逢人,浥浥野梅香入袂。
居僧笑我戀清景,自厭山深出無計。
我雖愛山亦自笑,獨往神傷後難繼。
不如西湖飲美酒,紅杏碧桃香覆髻。
作詩寄謝采薇翁,本不避人那避世。

富陽妙庭觀董雙成故宅發地得丹鼎覆以銅盤承以琉璃盆盆既破碎丹亦為人爭奪持去今獨盤鼎在耳二首编辑

富陽妙庭觀董雙成故宅發地得丹鼎覆以銅盤承以琉璃盆盆既破碎丹亦為人爭奪持去今獨盤鼎在耳其一编辑

人去山空鶴不歸,丹亡鼎在世徒悲。
可憐九轉功成後,卻把飛升乞內芝。

富陽妙庭觀董雙成故宅發地得丹鼎覆以銅盤承以琉璃盆盆既破碎丹亦為人爭奪持去今獨盤鼎在耳其二编辑

琉璃擊碎走金丹,無復神光發舊壇。
時有世人來舐鼎,俗隨雞犬事劉安。

新城道中二首编辑

新城道中其一编辑

東風知我欲山行,吹斷檐間積雨聲。
嶺上晴雲披絮帽,樹頭初日掛銅鉦。
野桃含笑竹籬短,溪柳自搖沙水清。
西崦人家應最樂,煮芹燒筍餉春耕。

新城道中其二编辑

身世悠悠我此行,溪邊委轡聽溪聲。
散材畏見搜林斧,疲馬思聞卷旆鉦。
細雨足時茶戶喜,亂山深處長官清。
人間岐路知多少,試向桑田問耦耕。

山村五絕编辑

山村五絕其一编辑

竹籬茅屋趁溪斜,春入山村處處花。
無象太平還有象,孤煙起處是人家。

山村五絕其二编辑

煙雨濛濛雞犬聲,有生何處不安生。
但教黃犢無人佩,布穀何勞也勸耕。

山村五絕其三编辑

老翁七十自腰鐮,慚愧春山筍蕨甜。
豈是聞韻解忘味,邇來三月食無鹽。

山村五絕其四编辑

杖藜裹飯去匆匆,過眼青錢轉手空。
贏得兒童語音好,一年強半在城中。

山村五絕其五编辑

竊祿忘歸我自羞,豐年底事汝憂愁。
不須更待飛鳶墜,方念平生馬少遊。

湖上夜歸编辑

我飲不盡器,半酣尤味長。
籃輿湖上歸,春風吹面涼。
行到孤山西,夜色已蒼蒼。
清吟雜夢寐,得句旋已忘。
尚記梨花村,依依聞暗香。
入城定何時,賓客半在亡。
睡眼忽驚矍,繁燈鬧河塘。
市人拍手笑,狀如失林獐。
始悟山野姿,異趣難自強。
人生安為樂,吾策殊未良。

寒食未明至湖上太守未來兩縣令先在编辑

城頭月落尚啼烏,烏榜紅舷早滿湖。
鼓吹未容迎五馬,水雲先已颺雙鳧。
映山黃帽螭頭舫,夾道青煙鵲尾爐。
老病逢春只思睡,獨求僧榻寄須臾。

次韻孫莘老見贈時莘老移廬州因以別之编辑

爐錘一手賦形殊,造物無心敢忘渠。
我本疏頑固當爾,子猶淪落況其余。
龔黃側畔難言政,羅趙前頭且眩書。莘老見稱政事與書,而莘老書至不工。
惟有陽關一杯酒,殷勤重唱贈離居。

贈別编辑

青鳥銜巾久欲飛,黃鶯別主更悲啼。
殷勤莫忘分攜處,湖水東邊鳳嶺西。

次韻代留別编辑

絳蠟燒殘玉斝飛,離歌唱徹萬行啼。
他年一舸鴟夷去,應記儂家舊住西。

月兔茶编辑

環非環,玦非玦,中有迷離玉兔兒。
一似佳人裙上月,月圓還缺缺還圓,此月一缺圓何年。
君不見鬥茶公子不忍鬥小團,上有雙銜綬帶雙飛鸞。

薄命佳人编辑

雙頰凝酥發抹漆,眼光入簾珠的皪。
故將白練作仙衣,不許紅膏汙天質。
吳音嬌軟帶兒癡,無限閑愁總未知。
自古佳人多命薄,閉門春盡楊花落。

吉祥寺花將落而述古不至编辑

今歲東風巧剪裁,含情只待使君來。
對花無信花應恨,直恐明年便不開。

述古聞之明日即來坐上復用前韻同賦编辑

仙衣不用剪刀裁,國色初酣卯酒來。
太守問花花有語,為君零落為君開。

李鈐轄坐上分題戴花编辑

二八佳人細馬馱,十千美酒渭城歌。
簾前柳絮驚春晚,頭上花枝奈老何。
露濕醉巾香掩冉,月明歸路影婆娑。
綠珠吹笛何時見,欲把斜紅插皂羅。

於潛令刁同年野翁亭编辑

山翁不出山,溪翁長在溪。前二令作二翁亭。
不如野翁來往溪山間,上友麋鹿下鳧鷖。
問翁何所樂,三年不去煩推擠。
翁言此間亦有樂,非絲非竹非蛾眉。
山人醉後鐵冠落,溪女笑時銀櫛低。
我來觀政問風謠,皆云吠犬足生氂。
但恐此翁一旦捨此去,長使山人索寞溪女啼。天目山唐道士常冠鐵冠,於潛婦女皆插大銀櫛,長尺許,謂之蓬沓。

於潛女编辑

青裙縞袂於潛女,兩足如霜不穿屨。
[1]沙鬢髮絲穿柠,蓬沓障前走風雨。
老濞宮妝傳父祖,至今遺民悲故主。
苕溪楊柳初飛絮,照溪畫眉渡溪去。
逢郎樵歸相媚嫵,不信姬姜有齊魯。

  1. 原文作左舟右奢

自昌化雙溪館下步尋溪源至治平寺二首编辑

自昌化雙溪館下步尋溪源至治平寺其一编辑

亂山滴翠衣裘重,雙澗響空窗戶搖。
飽食不嫌溪筍瘦,穿林閑覓野芎苗。
卻愁縣令知遊寺,尚喜漁人爭渡橋。
正似醴泉山下路,桑枝刺眼麥齊腰。

自昌化雙溪館下步尋溪源至治平寺其二编辑

每見田園輒自招,倦飛不擬控扶搖。
共疑楊惲非鋤豆,誰信劉章解立苗。
老去尚餐彭澤米,夢歸時到錦江橋。
宦遊莫作無家客,舉族長懸似細腰。

於潛僧綠筠軒编辑

可使食無肉,不可居無竹。
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
人瘦尚可肥,俗士不可醫。
旁人笑此言,似高還似痴。
若對此君仍大嚼,世間哪有揚州鶴。

與臨安令宗人同年劇飲编辑

我雖不解飲,把盞歡意足。
試呼白髮感秋人,令唱黃雞催曉曲。
與君登科如隔晨,敝袍霜葉空殘綠。
如今莫問老與少,兒子森森如立竹。
黃雞催曉不須愁,老盡世人非我獨。

寶山晝睡编辑

七尺頑軀走世塵,十圍便腹貯天真。
此中空洞渾無物,何止容君數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