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律疏議/卷第二

卷第一 故唐律疏議卷第二 名例二 凡一十一條 唐
制定机关:大唐朝廷
卷第三

8 八議者编辑

諸八議者,犯死罪,皆條所坐及應議之狀,先奏請議,議定奏裁;議者,原情議罪,稱定刑之律而不正決之。

【疏】議曰:此名「議章」。八議人犯死罪者,〔一〕皆條錄所犯應死之坐及錄親、故、賢、能、功、勤、賓、貴等應議之狀,先奏請議。依令,都堂集議,〔二〕議定奏裁。

注:議者,原情議罪,稱定刑之律而不正決之。

【疏】議曰:議者,原情議罪者,謂原其本情,議其犯罪。稱定刑之律而不正決之者,謂奏狀之內,唯云準犯依律合死,不敢正言絞、斬,故云「不正決之」。

流罪以下,減一等。其犯十惡者,不用此律。

【疏】議曰:流罪以下,犯狀既輕,所司減訖,自依常斷。其犯十惡者,死罪不得上請,流罪以下不得減罪,故云「不用此律」。

9 皇太子妃编辑

諸皇太子妃大功以上親、

【疏】議曰:此名「請章」。皇后蔭小功以上親入議,皇太子妃蔭大功以上親入請者,尊卑降殺也。〔三〕

應議者期以上親及孫、

【疏】議曰:八議之人,蔭及期以上親及孫,入請。期親者,謂伯叔父母、姑、兄弟、姊妹、妻、子及兄弟子之類。又例云:「稱期親者,曾、高同。」及孫者,謂嫡孫衆孫皆是,曾、玄亦同。其子孫之婦,服雖輕而義重,亦同期親之例。曾、玄之婦者,非。

若官爵五品以上,犯死罪者,上請;請,謂條其所犯及應請之狀,正其刑名,別奏請。

【疏】議曰:官爵五品以上者,謂文武職事四品以下、散官三品以下、勳官及爵二品以下,五品以上。此等之人,犯死罪者,並爲上請。

注:請,謂條其所犯及應請之狀,正其刑名,別奏請。

【疏】議曰:條其所犯者,謂條錄請人所犯應死之坐。應請之狀者,謂皇太子妃大功以上親,應議者期以上親及孫,若官爵五品以上應請之狀。正其刑名者,謂錄請人所犯,準律合絞、合斬。別奏者,不緣門下,別錄奏請,聽敕。

流罪以下,減一等。其犯十惡,反逆緣坐,殺人,監守內姦、盜、略人、受財枉法者,不用此律。

【疏】議曰:流罪以下,減一等者,減訖各依本法。若犯十惡;反逆緣坐;及殺人者,謂故殺、鬬殺、謀殺等殺訖,不問首從;其於監守內姦、盜、略人、受財枉法者:此等請人,死罪不合上請,流罪已下不合減罪,故云「不用此律」。其盜不得財及姦、略人未得,並從減法。

10 七品以上之官编辑

諸七品以上官及官爵得請者之祖父母、父母、兄弟、姊妹、妻、子孫,犯流罪已下,各從減一等之例。

【疏】議曰:此名「減章」。「七品以上」,謂六品、七品文武職事、散官、衞官、勳官等身;「官爵得請者」,謂五品以上官爵,蔭及祖父母、父母、兄弟、姊妹、妻、子孫:犯流罪以下,各得減一等。若上章請人得減,此章亦得減;請人不得減,此章亦不得減。故云「各從減一等之例」。

11 應議請減编辑

諸應議、請、減及九品以上之官,若官品得減者之祖父母、父母、妻、子孫,犯流罪以下,聽贖;

【疏】議曰:此名「贖章」。應議、請、減者,謂議、請、減三章內人,亦有無官而入議、請、減者,故不云官也;及九品已上官者,謂身有八品、九品之官;「若官品得減者」,謂七品已上之官,蔭及祖父母、父母、妻、子孫:犯流罪以下,並聽贖。

若應以官當者,自從官當法。

【疏】議曰:議、請、減以下人,身有官者,自從官當、除、免,不合留官取蔭收贖。

其加役流、

【疏】議曰:加役流者,舊是死刑,武德年中改爲斷趾。國家惟刑是恤,恩弘博愛,以刑者不可復屬,死者務欲生之,情軫向隅,〔四〕恩覃祝網,以貞觀六年奉制改爲加役流。

反逆緣坐流、

【疏】議曰:謂緣坐反、逆得流罪者。其婦人,有官者比徒四年,依官當之法,亦除名;無官者,依留住法,加杖、配役。


子孫犯過失流、

【疏】議曰:謂耳目所不及,思慮所不到之類,而殺祖父母、父母者。


不孝流、

【疏】議曰:不孝流者,謂聞父母喪,匿不舉哀,流;告祖父母、父母者絞,從者流;祝詛祖父母、父母者,流;厭魅求愛媚者,流。問曰:居喪嫁娶,合徒三年;或恐喝或強,各合加至流罪。得入不孝流以否?答曰:恐喝及強,元非不孝,加至流坐,非是正刑。律貴原情,據理不合。


及會赦猶流者,

【疏】議曰:案賊盜律云:「造畜蠱毒,雖會赦,並同居家口及教令人亦流三千里。」斷獄律云:「殺小功尊屬、從父兄姊及謀反、大逆者,身雖會赦,猶流二千里。」此等並是會赦猶流。其造畜蠱毒,婦人有官無官,並依下文,配流如法。有官者,仍除名,至配所免居作。


各不得減贖,除名、配流如法。除名者,免居作。即本罪不應流配而特配者,雖無官品,亦免居作。

【疏】議曰:男夫犯此五流,假有一品已下及取蔭者,並不得減贖,除名、配流如法。三流俱役一年,稱加役流者役三年。家無兼丁者,依下條加杖、免役,故云「如法」。

注:除名者,免居作。即本罪不應流配而特配者,雖無官品,亦免居作。

【疏】議曰:犯五流之人,有官爵者,除名,流配,免居作。「即本罪不應流配而特流配者,雖無官品,亦免居作」,謂有人本犯徒以下,及有蔭之人本法不合流配,而責情特流配者,雖是無官之人,亦免居作。


其於期以上尊長及外祖父母、夫、夫之祖父母,犯過失殺傷,應徒;若故毆人至廢疾,應流;男夫犯盜謂徒以上。及婦人犯姦者:亦不得減贖。有官爵者,各從除、免、當、贖法。

【疏】議曰:過失殺祖父母、父母,已入五流;若傷,即合徒罪。故云「期以上」。其於期親尊長及外祖父母、〔五〕夫、夫之祖父母,犯過失殺及傷,應合徒者;「故毆人至廢疾應流」,謂恃蔭合贖,故毆人至廢疾,準犯應流者;「男夫犯盜徒以上」,謂計盜罪至徒以上,強盜不得財亦同;及婦人犯姦者:並亦不得減贖。言「亦」者,亦如五流不得減贖之義。

注:有官爵者,各從除、免、當、贖法。

【疏】議曰:謂故毆小功尊屬至廢疾,及男夫於監守內犯十惡及盜,婦人姦入「內亂」者,並合除名。若男夫犯盜,斷徒以上及婦人犯姦者,並合免官。其於期親以上尊長犯過失殺傷應徒,及故毆凡人至廢疾應流,並合官當。犯除名者,爵亦除;本犯免官、免所居官及官當者,留爵收贖。縱有官爵合減,亦不得減。故云「各從除、免、當、贖法」。問曰:五流不得減贖。若會降,合減贖以否?答曰:五流,除名、配流,會降至徒以下,有蔭、應贖之色,更無配役之文,即有聽贖者,有不聽贖者。止如加役流、反逆緣坐流、不孝流,此三流會降,並聽收贖。其子孫犯過失流,雖會降,亦不得贖。何者?文云:〔六〕「於期以上尊長犯過失殺傷應徒,不得減贖。」此雖會降,猶是過失應徒,故不合贖。其有官者,自準除、免、當、贖之例。本法既不合例減,降後亦不得減科。其會赦猶流者,會降灼然不免。

12 婦人官品邑號编辑

諸婦人有官品及邑號,犯罪者,各依其品,從議、請、減、贖、當、免之律,不得蔭親屬。

【疏】議曰:婦人有官品者,依令,妃及夫人,郡、縣、鄉君等是也。邑號者,國、郡、縣、鄉等名號是也。婦人六品以下無邑號,直有官品,即媵是也。依禮:「凡婦人,從其夫之爵位。」〔七〕注云:〔八〕「生禮死事,以夫爲尊卑。」故犯罪應議、請、減、贖者,各依其夫品,從議、請、減、贖之法。若犯除、免、官當者,亦準男夫之例。故云「各從議、請、減、贖、當、免之律」。婦人品命既因夫、子而授,故不得蔭親屬。

若不因夫、子,別加邑號者,同封爵之例。

【疏】議曰:別加邑號者,犯罪一與男子封爵同:除名者,爵亦除;免官以下,並從議、請、減、贖之例,留官收贖。

13 五品以上妾有犯编辑

諸五品以上妾,犯非十惡者,流罪以下,聽以贖論。

【疏】議曰:五品以上之官,是爲「通貴」。妾之犯罪,不可配決。若犯非十惡,流罪以下,聽用贖論;其贖條內不合贖者,亦不在贖限。若妾自有子孫及取餘親蔭者,假非十惡,聽依贖例。

14 人兼有議請減编辑

諸一人兼有議、請、減,各應得減者,唯得以一高者減之,不得累減。

【疏】議曰:假有一人,身是皇后小功親,合議減;又父有三品之官,合請減;又身有七品官,合例減。此雖三處俱合減罪,唯得以一議親高者減之,不得累減。

若從坐減、自首減、故失減、公坐相承減,又以議、請、減之類,得累減。

【疏】議曰:從坐減者,謂共犯罪,造意者爲首,隨從者減一等。自首減者,謂犯法,知人欲告而自首者,聽減二等。故失減者,謂判官故出人罪,放而還獲,減一等;通判之官不知情,以失論,失出減判官之罪五等。又,斷獄律云:「斷罪,應決配之而聽收贖,應收贖而決配之,各減故、失一等。」謂故減故一等,失減失一等,是名「故失減」。公坐相承減者,謂同職犯公坐,假由判官斷罪失出,法減五等,放而還獲,又減一等;通判之官減七等,長官減八等,主典減九等。若有議、請、減之類,各又更減一等,是名「得累減」。

15 以理去官编辑

諸以理去官,與見任同。解雖非理,告身應留者,亦同。

【疏】議曰:謂不因犯罪而解者,若致仕、得替、省員、廢州縣之類,應入議、請、減、贖及蔭親屬者,並與見任同。

注:解雖非理,告身應留者,亦同。

【疏】議曰:解雖非理者,謂責情及下考解官者;或雖經當、免,降所不至者,亦是告身應留者:並同見任官法。

贈官及視品官,與正官同。視六品以下,不在蔭親之例。

【疏】議曰:贈官者,死而加贈也。令云:「養素丘園,徵聘不赴,子孫得以徵官爲蔭。」並同正官。「視品官」,依官品令:「 薩寶府薩寶、祅正等,皆視流內品。」若以視品官當罪、減、贖,皆與正官同。

注:視六品以下,不在蔭親之例。

【疏】議曰:視品稍異正官,故不許蔭其親屬。其薩寶既視五品,聽蔭親屬。

用蔭者,存亡同。

【疏】議曰:應取議、請、減蔭親屬者,親雖死亡,皆同存日,故曰「存亡同」。

若藉尊長蔭而犯所蔭尊長,

【疏】議曰:「尊長」,謂祖父母、父母、伯叔父母、姑、兄姊是也。

及藉所親蔭而犯所親祖父母、父母者,並不得爲蔭。

【疏】議曰:「所親」,謂旁親,非祖父母、父母及子孫,但旁蔭己身者,尊長、卑幼皆是。假如藉伯叔母蔭而犯伯叔母之祖父母、父母,藉姪蔭而犯姪之父母之類,並不得以蔭論。文稱「犯夫及義絶者,得以子蔭」,婦犯夫既得用子蔭,明夫犯婦亦取子蔭可知。其子孫例別生文,不入「所親」之限。即取子孫蔭者,違犯父、祖教令及供養有闕,亦得以蔭贖論。若取父蔭而犯祖者,不得爲蔭。若犯父者,得以祖蔭。

即毆告大功尊長、小功尊屬者,亦不得以蔭論。

【疏】議曰:「大功尊長、小功尊屬」,「不睦」條中已具釋訖。若其毆告,亦不得蔭贖。

其婦人犯夫及義絶者,得以子蔭。雖出,亦同。

【疏】議曰:婦人犯夫,及與夫家義絶,并夫在被出,並得以子蔭者,爲「母子無絶道」故也。

其假版官犯流罪以下,聽以贖論。

【疏】議曰:假版授官,不著令、式,事關恩澤,不要耆年,聽以贖論,不以假版官當罪。其準律不合贖者,處徒以上,版亦除削。

16 無官犯罪编辑

諸無官犯罪,有官事發,流罪以下以贖論。謂從流外及庶人而任流內者,不以官當、除、免。犯十惡及五流者,不用此律。

【疏】議曰:無官犯罪,有官事發,流罪以下,皆依贖法。謂從流外及庶人而任流內者,其除名及當、免,在身見無流內告身者,亦同無官例。其於「贖章」內合除、免、官當者,亦聽收贖。故云「不以官當、除、免」。若犯十惡、五流,各依本犯除名及配流,不用此條贖法,故云「不用此律」。問曰:「無官犯罪,有官事發,流罪以下以贖論。」雖稱以贖,如有七品以上官,合減以否?答曰:既稱「流罪以下以贖論」,據贖條內不得減者,此條亦不合減。自餘雜犯應減者,並從減例。據下文「無蔭犯罪,有蔭事發,並從官蔭之法」,故知得依減之例。

卑官犯罪,遷官事發;在官犯罪,去官事發;或事發去官:犯公罪流以下各勿論,餘罪論如律。

【疏】議曰:卑官犯罪,遷官事發者,謂任九品時犯罪,得八品以上事發之類。在官犯罪,去官事發者,謂在任時犯罪,去任後事發。或事發去官者,謂事發勾問未斷,便即去職。此等三事,犯公罪流以下,各勿論。遷官者,但改官者即是,非獨進品始名遷官。餘罪論如律者,並謂私罪及公坐死罪,皆據律科,雖復遷官去任,並不免罪。問曰:依令:「內外官敕令攝他司事者,皆爲檢校。若比司,即爲攝判。」未審此等犯公坐,去官免罪以否?答曰:律云「在官犯罪,去官事發;或事發去官:犯公罪流以下各勿論」,但檢校、攝判之處,即是監臨,若有愆違,罪無減降。其有敕符差遣及比司攝判,攝時既同正職,停攝理是去官,公坐流罪亦從免法。若事關宿衞,情狀重者,錄奏聽敕。其寺丞、縣尉之類,本非別司而權判者,不同去官之例。諸司依令當直之官,既非攝判之色,不在去官之限。

其有官犯罪,無官事發;有蔭犯罪,無蔭事發;無蔭犯罪,有蔭事發:並從官蔭之法。

【疏】議曰:「有官犯罪,無官事發」,謂若有九品官犯流罪,合除名,其事未發,又犯徒一年,亦合除名,斷一年徒,以九品官當,并除名訖,其流罪後發,以官當流,比徒四年,前已當徒一年,猶有三年徒在,聽從官蔭之律,徵銅六十斤放免。其官高應得議、請、減,亦準此。「有蔭犯罪,無蔭事發」,謂父祖有七品官時,子孫犯罪,父祖除名之後事發,亦得依七品子聽贖。其父祖或五品以上,當時準蔭得議、請、減,父祖除免之後事發,亦依議、請、減法。「 無蔭犯罪,有蔭事發」,謂父祖無官時子孫犯罪,父祖得七品官事發,聽贖;若得五品官,子孫聽減;得職事三品官,聽請;蔭更高,聽議。此等四事,各得從寬,故云「並從官蔭之法」。〔九〕

17 官當编辑

諸犯私罪,以官當徒者,私罪,謂私自犯及對制詐不以實、受請枉法之類。

【疏】議曰:「私罪」,謂不緣公事,私自犯者;雖緣公事,意涉阿曲,亦同私罪。對制詐不以實者,對制雖緣公事,方便不吐實情,〔一0〕心挾隱欺,故同私罪。受請枉法之類者,謂受人囑請,屈法申情,縱不得財,亦爲枉法。此例既多,故云「之類」也。

五品以上,一官當徒二年;九品以上,一官當徒一年。

【疏】議曰:九品以上官卑,故一官當徒一年。五品以上官貴,故一官當徒二年。

若犯公罪者,公罪,謂緣公事致罪而無私、曲者。各加一年當。

【疏】議曰:私、曲相須。公事與奪,情無私、曲,雖違法式,是爲「公坐」。各加一年當者,五品以上,一官當徒三年;九品以上,一官當徒二年。問曰:敕、制施行而違者,有公坐以否?答曰:譬如制、敕施行,不曉敕意而違者,爲失旨;雖違敕意,情不涉私,亦皆爲公坐。

以官當流者,三流同比徒四年。

【疏】議曰:品官犯流,不合真配,既須當、贖,所以比徒四年。假有八品、九品官,犯私罪流,皆以四官當之;無四官者,準徒年當、贖。故云「三流同比徒四年」。

其有二官,謂職事官、散官、衞官同爲一官,勳官爲一官。

【疏】議曰:謂職事、散官、衞官計階等者,既相因而得,故同爲一官。其勳官,從勳加授,故別爲一官。是爲「二官」。若用官當徒者,職事每階各爲一官,勳官即正、從各爲一官。

先以高者當,若去官未敍,亦準此。

【疏】議曰:「先以高者當」,謂職事等三官內,取最高者當之。若去官未敍者,謂以理去任及雖不以理去任,告身不追者,亦同。並準上例,先以高者當。問曰:律云:「若去官未敍,亦準此。」或有去官未敍之人而有事發,或罪應官當以上,或不至官當,別敕令解,其官當敍法若爲處分?答曰:若本罪官當以上,別條云「以理去官與見任同」,即依以官當徒之法:〔一一〕用官不盡,一年聽敍,降先品一等;若用官盡者,三載聽敍,降先品二等。〔一二〕若犯罪未至官當,〔一三〕不追告身,敍法依考解例,期年聽敍,不降其品。從見任解者,敍法在獄官令。先已去任,本罪不至解官,奉敕解者,依刑部式,敍限同考解例。本犯應合官當者,追毀告身。

次以勳官當。

【疏】議曰:假有六品職事官,兼帶勳官柱國以上,犯私罪流,例減一等,合徒三年。以六品職事當徒一年,次以柱國當徒二年之類。問曰:假有人任三品、四品職事,又帶六品以下勳官,犯罪應官當者,用三品職事當訖,次以何官當?〔一四〕答曰:律云「先以高者當」,即是職事、散官、衞官中,取最高品當訖。「次以勳官當」,即須用六品勳官當罪,不得復用四品職事當之。〔一五〕

行、守者,各以本品當,仍各解見任。

【疏】議曰:假有從五品,下行正六品,犯徒二年半私罪,例減一等,猶徒二年,以本階從五品官當徒二年,〔一六〕仍解六品見任。其有六品散官,守五品職事,亦犯私罪徒二年半者,亦用本品官當徒一年,〔一七〕餘徒收贖,解五品職事之類。問曰:先有正六品上散官,上守職事五品;或有從五品官,下行正六品上,犯徒當罪,若爲追毀告身?答曰:律云:「行、守者,各以本品當,仍各解見任。」其正六品上散官守五品者,五品所守,別無告身,〔一八〕既用六品官當,即與守官俱奪。若五品行六品者,以五品當罪,直解六品職事,其應當罪告身同階者,悉合追毀。

若有餘罪及更犯者,聽以歷任之官當。歷任,謂降所不至者。

【疏】議曰:若有餘罪者,謂二官當罪之外,仍有餘徒;或當罪雖盡而更犯法,未經科斷者:聽以歷任降所不至告身,以次當之。

其流內官而任流外職,犯罪以流內官當及贖徒年者,〔一九〕各解流外任。

【疏】議曰:假有勳官任流外職者,犯徒以上罪,以勳官當之;或犯徒用官不盡,〔二0〕而贖一年徒以上者:各解流外任。〔二一〕

18 十惡反逆緣坐编辑

諸犯十惡、故殺人、反逆緣坐,本應緣坐,老、疾免者,亦同。〔二二〕

【疏】議曰:「十惡」,謂「謀反」以下、「內亂」以上者。「故殺人」,謂不因鬬競而故殺者;謀殺人已殺訖,亦同。餘條稱「 以謀殺、故殺論」,及云「從謀殺、故殺」等,殺訖者皆準此。其部曲、奴婢者非,案賊盜律「殺一家非死罪三人」,注云:「奴婢、部曲非。」〔二三〕其故殺妾,及舊部曲、奴婢經放爲良,本條雖罪不至死,亦同故殺之例。反逆緣坐者,謂緣謀反及大逆人得流罪以上者。〔二四〕

注:本應緣坐,老、疾免者亦同。

【疏】議曰:謂緣坐之中,有男夫年八十及篤疾,婦人年六十及廢疾,雖免緣坐之罪,身有官品者,亦各除名。問曰:帶官應合緣坐,其身先亡,子孫後犯反、逆,〔二五〕亦合除名以否?答曰:緣坐之法,惟據生存。出養入道,尚不緣坐,無宜先死,到遣除名。理務弘通,〔二六〕告身不合追毀。告身雖不合追毀,亦不得以爲蔭。〔二七〕

獄成者,雖會赦,猶除名。獄成,謂贓狀露驗及尚書省斷訖未奏者。

【疏】議曰:犯十惡等罪,獄成之後,雖會大赦,猶合除名。獄若未成,即從赦免。注云贓狀露驗者,贓謂所犯之贓,見獲本物;狀謂殺人之類,得狀爲驗。雖在州縣,並名獄成。「及尚書省斷訖未奏者」,謂刑部覆斷訖,雖未經奏者,〔二八〕亦爲獄成。此是赦後除名,常赦不免之例。

即監臨主守,於所監守內犯姦、盜、略人,若受財而枉法者,亦除名;姦,謂犯良人。盜及枉法,謂贓一疋者。獄成會赦者,免所居官。會降者,同免官法。

【疏】議曰:「監守內姦」,謂犯良人。「盜及枉法」,謂贓一疋者。略人者,不和爲略;年十歲以下,雖和亦同略法。律文但稱「略人」,即不限將爲良賤。獄成者,亦同上法除名。會赦者,免所居官。此是赦後仍免所居之一官,亦爲常赦所不免。問曰:監守內略人,罪當除名之色。奴婢例非良人之限;若監守內略部曲,亦合除名以否?答曰:據殺一家非死罪三人乃入「不道」,奴婢、部曲不同良人之例;強盜,若傷財主部曲,即同良人。各於當條見義,亦無一定之理。今略良人及奴婢,並合除名。舉略奴婢是輕,計贓入除名之法;略部曲是重,明知亦合除名。又,鬬訟律云:「毆傷部曲,減凡人一等,奴婢又減一等。」又令云:「轉易部曲事人,聽量酬衣食之直。」既許酬衣食之直,必得一疋以上,準贓即同奴婢,論罪又減良人。今準諸條理例除名,故爲合理。又問:依律:「共盜者,併贓論。」其有共受枉法之贓,合併贓科罪否?答曰:「枉法」條中,無「併贓」之語,唯云:「官人受財,復以所受之財分求餘官,元受者併贓論,餘各依己分法。」其有共謀受者,不同元受之例,不合併贓得罪,各依己分爲首從科之。

注:會降者,同免官法。

【疏】議曰:降既節級減罪,不合悉原,故降除名之科,聽從免官之法。假令降罪悉盡,亦依免官之例。即降後重斷,仍未奏畫,更逢赦降,猶合免所居之官。

其雜犯死罪,即在禁身死,若免死別配及背死逃亡者,並除名;皆謂本犯合死而獄成者。

【疏】議曰:「其雜犯死罪」,謂非上文十惡、故殺人、反逆緣坐、監守內姦、盜、略人、受財枉法中死罪者。即在禁身死者,謂犯罪合死,〔二九〕在禁身亡。若免死別配者,〔三0〕謂本犯死罪,〔三一〕蒙恩別配流、徒之類。「及背死逃亡者」,謂身犯死罪,背禁逃亡者。此等四色,所犯獄成,並從除名之律,故注云「皆謂本犯合死而獄成者」。背死逃亡者,即斷死除名,依法奏畫,不待身至。其下文「犯流徒獄成逃走」,亦準此。

會降者,聽從當、贖法。

【疏】議曰:雜犯死罪以下,未奏畫逢降,有官者聽官當,有蔭者依贖法。本法不得蔭贖者,亦不在贖限。其會赦者,依令解見任職事。問曰:文云:〔三二〕「十惡、故殺人、反逆緣坐,會赦猶除名。雜犯死罪等,會降從當贖法。」若有別蒙敕放及會慮減罪,得同赦、降以否?答曰:若使普覃惠澤,非涉殊私,雨露平分,自依恒典。〔三三〕如有特奉鴻恩,總蒙原放,非常之斷,人主專之,爵命並合如初,不同赦、降之限。其有會慮減罪,計與會降不殊,當免之科,須同降法;慮若全免,還從特放之例。又問:加役流以下五流,犯者除名、配流如法。未知會赦及降,若爲處分?答曰:會赦猶流,常赦所不免,雖會赦、降,仍依前除名、配流。其不孝流、反逆緣坐流,雖會赦,亦除名。子孫犯過失流,會赦,免罪;會降,有官者聽依當、贖法。其加役流,犯非一色,入十惡者,雖會赦、降,仍合除名;〔三四〕稱「以枉法論」、「監守內以盜論」者,會赦免所居官,會降同免官之法;〔三五〕自餘雜犯,會赦從原,會降依當、贖法。凡斷罪之法,應例減者,先減後斷。其五流先不合減者,雖會降後,亦不合減科。〔三六〕

校勘記编辑

〔一〕 八議人犯死罪者 「死」原脫,據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統》及舊唐書刑法志、《冊府元龜》六一二補。按:本條律文即作「諸八議者,犯死罪」。

〔二〕 依令都堂集議 文化本「都堂」作「都座」,《唐六典》刑部郎中員外郎條亦作「都座」。

〔三〕 尊卑降殺也 「也」原脫,據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統》補。

〔四〕 情軫向隅 「軫」原訛「輸」,據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統》改。

〔五〕 其於期親尊長及外祖父母 各本「於」原脫,文不可解。按:本條律云:「其於期以上尊長及外祖父母、夫、夫之祖父母犯過失殺傷,應徒」,今據補。

〔六〕 文云 「文」原訛「又」,據文化本改。按:「云」下轉述者,即本條律文。

〔七〕 凡婦人從其夫之爵位 各本「位」作「命」。《宋刑統》作「位」,與禮記雜記合,今從之。

〔八〕 注云 「注」原訛「故」,據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統》改。按:禮記雜記:「凡婦人,從其夫之爵位。」鄭玄注:「婦人無專制,生禮死事,以夫爲尊卑。」

〔九〕 故云並從官蔭之法 「並」原脫,據至正本、文化本、岱本補。按:本條律文即作「並從官蔭之法」。

〔一0〕方便不吐實情 「吐」原脫,據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統》補。

〔一一〕即依以官當徒之法 按: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背面)律疏卷第二名例殘卷(以下簡稱河字十七號)作「即依官當之法」。

〔一二〕用官不盡一年聽敍降先品一等若用官盡者三載聽敍降先品二等 按: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無此二十七字。河字十七號卷末有「開元廿五年六月廿七日上」及刊定官李林甫等姓名,據舊唐書刑法志:開元二十二年李林甫等受詔「共加刪緝舊格式律令及敕」,于「二十五年九月奏上」,其中包括「律疏三十卷」;則河字十七號當即此開元二十五年律疏之寫本,而此二十七字則可能爲李林甫等所刪削者。王仁俊敦煌石室真蹟錄巳跋云:「以官當徒條刪去二十七字,確有命意,當非脫漏。」是也。

〔一三〕若犯罪未至官當 按: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作「若本罪不至官當」。

〔一四〕次以何官當 按: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作「次用何官當」。

〔一五〕不得復用四品職事當之 「用」原訛「從」,據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改。

〔一六〕以本階從五品官當徒二年 按: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無「官」字。

〔一七〕亦用本品官當徒一年 按: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無「官」字。

〔一八〕五品所守別無告身 按: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作「所守無別告身」。

〔一九〕犯罪以流內官當及贖徒年者 「徒」下原衍「一」字,據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律附音義刪。按:本條疏文云「或犯徒用官不盡而贖一年徒以上者」,亦可證止作「贖徒一年者」非。

〔二0〕或犯徒用官不盡 「盡」下原衍「者」字,據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統》刪。

〔二一〕徒以上者各解流外任 按:自此九字至「理務弘通告身」原爲一頁,其版刻字體異於他頁,格式亦不相同,疑爲他本補配者。

〔二二〕反逆緣坐本應緣坐老疾免者亦同 「緣坐」下小注原脫,據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律附音義補。

〔二三〕奴婢部曲非 原誤作「部曲奴婢者非」,據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刪乙。按:本書卷十七賊盜律「殺一家非死罪三人」條律注即作「奴婢、部曲非」。

〔二四〕謂緣謀反及大逆人得流罪以上者 「及」原脫,據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統》補。

〔二五〕子孫後犯反逆 「反」原訛「惡」,據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統》改。

〔二六〕理務弘通 「弘」原避宋諱改作「疏」,下並增注語「犯宣祖上一字廟諱改爲疏」,據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刪改。

〔二七〕亦不得以爲蔭 按: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作「不合爲蔭」。

〔二八〕雖未經奏者 按: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無「者」字。

〔二九〕犯罪合死 按: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作「犯法合死」。

〔三0〕若免死別配者 「若」原作「其」,據至正本、岱本、《宋刑統》改。按:本條律文即作「若免死別配者」。

〔三一〕謂本犯死罪 「罪」原脫,據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統》補。

〔三二〕文云 「文」上原有「上」字,據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刪。按:「文云」下所引即本條律文。

〔三三〕自依恒典 「自依」原誤作小字並列,據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統》改正。「恒」原作「常」,據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改。按:王仁俊敦煌石室真蹟錄巳跋云:「今作常典,乃宋刊避真宗諱改。」

〔三四〕仍合除名 按: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無「合」字。

〔三五〕會降同免官之法 按: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無「之」字。

〔三六〕亦不合減科 按:敦煌寫本河字十七號無「合」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