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淮南支使試大理評事兼監察御史杜君墓誌銘

唐故淮南支使試大理評事兼監察御史杜君墓誌銘
作者:杜牧 唐
本作品收錄於《樊川文集/卷06》和《全唐文/卷0755

君諱顗,字勝之。曾祖涼州節度使、襄陽公贈、左僕射希望,大父司徒、平章事、太保致仕、岐國公、贈太師某,皇考駕部員外郎、贈禮部尚書某。君幼孤多疾,目視昏近,先夫人不令就學。年十七,讀《尚書》十三篇,《禮記》七篇,《漢書》止《賈誼傳》,不復執卷。年二十四,明年當舉進士,始握筆,草《闕下獻書》、《裴丞相度書》,指言時事,書成各數千字,不半歲,遍傳天下。進士崔岐有文學,峭澀不許可人,詣門贈君詩曰:「賈、馬死來生杜顗,中間寥落一千年。」

年二十五,舉進士,二十六一舉登上第。時賈相國餗為禮部之二年,朝士以進士干賈公不獲,有傑強毀嘲者,賈公曰:「我秪以杜某敵數百輩足矣。」始命試秘書正字、匭使判官。李丞相德裕出為鎮海軍節度使,辟君試協律郎,為巡官。後貶袁州,語親善曰:「我聞杜巡官言晚十年,故有此行。」大和九年夏,君客揚州,六月,授咸陽尉、直史館。君曰:「訓、注必亂,可徐行俟之。」至汴,二兇敗。及洛,以疾辭,東下居揚州龍興寺。丞相奇章公僧孺請君入幕府,君謝曰:「李公在困,未願副知己。」

開成二年春,目益昏,冬遂喪明。李為淮南節度使,復請為試評事,兼監察、觀察支使。兄自馮翊迎醫石至,曰:「是狀腦脂下融,名曰內障,如蠟塞管,蠟去管明,俟脂凝可以抉去,無不愈者。」後二年,石曰「可治」,治不効。自馮翊別迎醫,醫曰:「嗟乎!障有赤脈,如木根橫去,牢不可斷,是法名曰日脚,內障生日脚者,法不可治。」君因居淮南,築室治生,不復言治眼事,聞於天下,無不嗟嘆。君安泰自如,令人旁讀十三代史書,一聞不遺,客來與之議論證引,聽者忘去。年四十五,大中五年二月二十五日卒。一男曰麟師,年十歲;女曰署兒,始五歲。六年二月八日,歸葬先塋,實萬年縣洪源鄉少陵西南二里。某今年五十,假使更生十年為六十人,不夭矣,與君別止三千六百日爾!況早衰多病,敢期六十人乎,忍不抑哀,以銘吾弟。銘曰:

古之達人,以生為寄為夢,以死為歸為覺,不知生偶然乎,其有裁受乎?偶然即泯為大空,與不生同,其有裁受乎?嗚呼!勝之今既歸而覺矣,其自知矣,何為而然乎?嗚呼哀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