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九十六 唐會要 卷九十七
吐蕃
卷九十八 

吐蕃编辑

吐蕃者,在長安西八千里,本漢西羌之種也,不知有國之所由。或云南涼禿髮利鹿孤之子曰樊尼。國滅之後。西奔於羌中。建國。為眾所懷。故姓窣勃野。或云以禿髮為國號。語訛謂之吐蕃。歷魏及隋。隔闊諸羌。未通中國。國人號其王為贊普以統理國事。無文字,刻木結繩爲約。徵兵爲金箭,寇至舉燧,與臣下一年一小盟用羊、狗、獮猴。,三年一大盟用人、馬、牛、驢。以麥熟爲歲首。其國都號爲邏婆城,用法嚴整。議事則自下而起,因人所利而行之,此其所以強且久也。重壯賤老,母拜于子;重兵死,惡病終,以累世戰沒者爲甲門,臨陣奔逃者懸狐尾於其首,表其似狐之怯。其贊普弄讚雄霸西域。

貞觀八年九月,朝貢使至。十四年,遣其相祿東贊致禮,請婚姻,獻金五千兩,自餘寶玩數百事。十五年,以文成公主妻之。弄讚至柏海,親迎於河源見王人,執子婿之禮甚恭,而歎大國禮儀之美,俯仰有媿沮之色。及與公主歸國,謂所親曰:「我祖父未有通婚上國者。今我得尚大唐公主,為幸實多。當為公主築一城以誇示後代。」遂築城立棟宇以居處之。公生惡其赭面,弄普遂下禁之。身釋氊裘,襲紈綺,漸慕華風。又請中國識文字之人,典其表疏。上征遼還,獻大鵝,黃金鑄成,高七尺,可受酒三斛。高宗即位,拜駙馬都尉,封西海郡王。致書於長孫無忌云:「天子初即位,若臣下有不忠之心者,當勒兵以助。」並獻金銀珠寶十五種,置太宗靈座之前。高宗進封賓王,因請蠶種及造酒碾磑紙筆之匠,並許之。

永徽元年弄讚卒,其子早卒,立其孫,年幼,國事皆委祿東贊。祿東贊有謀略。初。太宗許降文成公主,東贊來迎,召見,顧問進對,合旨,乃拜為右衛大將軍。又以琅邪公主孫女妻之,東贊辭曰:「臣本國有婦,父母所聘,情不忍乖。且贊普未謁公主,陪臣安敢妄婚?」上嘉之。東贊有子五人,長贊悉若早卒,次欽陵,三贊婆,四悉多于,五勃論。及東贊死,欽陵兄弟復專其國。

咸亨元年,薛仁貴討吐蕃,敗于大非川。

上元二年,李敬玄又敗於青海,自是贊婆則專在東境,欽陵王主內政三十餘年,恆為邊患。

儀鳳三年,上以李敬元初敗,吐蕃為患轉甚,召侍臣曰:「吐蕃小醜,屢犯邊境,置之則疆埸日駭,圖之則未聞上策。宜論其得失,各書所懷。」給事中劉景先曰:「攻之則兵威不足,鎮之則國力有餘。且撫養士卒,守禦邊境。」中書舍人郭正一曰:「吐蕃作梗,年歲已深,興師不絕,非無勞費,追討則徒損兵威,深入則未窮巢穴。臣望少發兵士,且遣備邊,明立烽候,勿令侵掠。待國用豐足,一舉而滅之!」給事中皇甫文亮曰:「且令大將鎮撫,畜養將士,仍命良吏營田,以收糧儲,必待足兵足食,方可以舉而取之。」上曰:「宿將舊人,多從物故,自非投戈俊傑,安能克滅兇渠?」中書舍人劉禕之曰:「臣觀自古聖主明君,皆有邊戎狄為梗。今吐蕃憑陵,未足為恥,願養萬乘之威以寬百姓之役。」給事中楊思忠曰:「聖人御物,貴在從時。今兇寇不能懷德,未肯畏威,和好之謀,臣謂非便。」中書侍郎薛元超曰:「臣以為敵不可縱,縱敵則患生;邊不可守,守邊則卒老。不如料簡士卒,一舉滅之。」上顧謂黃門侍郎來恆:「李勣已後,實無好將,當今以張虔勗紀及善等差為優耳。」恆曰:「昨者,洮河兵馬足堪制敵,但為諸將失於部分,遂無成功。今無好將,誠如聖旨。」

聖厯二年,贊普器弩悉弄年長,乃與大臣論巖密圖欽陵,召其親黨二千餘人殺之,欽陵自殺。

景龍四年來請婚,以左衛大將軍楊矩為送金城公主使。後矩為鄯州都督,吐蕃厚賂之,因請河西九曲之地以為公主湯沐之邑,矩遂奏與之。吐蕃既得九曲,其地肥良,又與唐境接近,自後復叛。楊矩懼,飲藥而死。

先天元年十月二十六日,吐蕃遣使來朝。吐蕃自漢界出鄯城五百里,過島海,入吐谷渾部落、彌多彌蘇毗及白蘭等國。風雨雷電,隔日有之。夏氣如中國,暮春之月,山有積雪,地有冷瘴。令人氣急,不甚為害。其俗重漢繒而貴瑟瑟,男女用為首飾。其君長或居拔布州,或居邏婆州。有小城而不居。坐大氊帳,張大拂廬,其大可容數百人。兵衛極嚴。而衙府甚狹。俗養牛羊取乳酪供食,兼取毛為褐而衣焉。不食驢馬肉,以麥為麵。人死,殺牛馬以徇,取牛馬頭周壘於墓上,正方壘石為之,狀若平頭屋焉。其臣與君自為友,號曰共命人,其數不過五人。君死之日,共命人皆日夜縱酒,葬日,於腳下刺血,出盡及死,便以殯葬。又有親信人,用刀當腦縫鋸。亦有將四尺木,大如指,刺兩肋下,死者十有四五,亦殉葬焉。設官,父死子代,絕嗣則近親襲焉,非其種類輒不相代。其官章飾有五等,一謂瑟瑟,二謂金,三謂金飾銀上,四謂銀,五謂熟銅,各以方圓三寸褐上裝之,安膊前,以辨貴賤。其戰必下馬列行而陣,死則遞收之,終不肯退。槍細而長於漢者,弓矢弱而甲堅,人皆用劍,不戰亦負劍而行。其驛以鐵箭為契,其箭長七寸,若急驛,膊前加一銀鶻。有草名速古芒,葉二寸,狀若斜蒿。有鼠,尾長於常鼠,其國禁殺鼠,殺之者加其罪。有可跋海,去赤嶺百里,方圓七里,東南流入蠻,與西洱河合流而東,號為撲鼻水。又東南出會川,為瀘水焉。自赤嶺至邏婆川,絕無樹木,唯有楊柳,人以為貴。

開元二年五月,吐蕃宰相坌達延陀獻書於宰相曰:「兩國地界,事資早定,界定之後,然後立盟。」其月,吐蕃使其宰相尚欽藏及御史名悉獵來獻盟書,玄宗御承天門樓,命有司引見,置酒於內殿宴遣之。其月,坌達延陀率眾侵我渭源,帝下制親征,會薛訥遇賊數萬眾,戰於武階驛,大破之,乃罷。自五年至十年,凡八來朝,並貢方物。二十一年二月,金城公主上言,請以今年九月一日,樹碑於赤嶺,定蕃漢兩界。時李暠使於蕃,金城度其還期在暮秋,故有是請。及樹之日,詔張守珪、李行褘與其使莽布支同訖其事。是月,遣其大臣屬盧論莽藏來朝,及獻方物。自二十二年,每歲遣使賀正,並貢獻。至二十九年七月。金城公主薨。

神龍元年,其贊普器弩悉弄卒,其子棄肆蹜贊嗣位。贊時年七歲,使來告喪,中宗為之舉哀,廢朝一日。俄而,棄肆祖母遣使獻金二千兩,為棄肆求婚,中宗以所養雍王女降嫁之,自是頻歲貢獻,然亦時犯西邊。十三年。遣使來賀。不許。

十七年,復遣使來朝,詔忠王及皇甫惟明及內侍張元方使於吐蕃。惟明既見贊普及公主,皆欣然請和,盡出貞觀以來敕書以示惟明,又遣其重臣名悉獵隨惟明入朝。贊普既獻寶,公主又獻盤雜盞器等物。悉獵頗知山書,先是,迎公主長安。當時朝廷皆稱有才辨。及引入賜宴。與語。甚禮之。詔御史大夫崔琳充使宣諭。於赤嶺各樹分界之碑。約不相侵。至是,公主薨,遣使告哀,仍請和,不許。使到數月,始命有司為公主於光順門發哀,輟朝三日。天寶中,連事西討,進收黃河九曲,拔其石堡城。

至德二年三月,復遣使請和,且助國討逆。詔遣南巨川報之。明年二月,又遣使來朝復盟,詔從之。

大厯元年至十年,凡七來朝貢。十三年正月,遣將馬重英率眾四萬侵靈州,奪我水口,填漢渠、御史渠,以弊屯田。

建中元年正月,入蕃使太常少卿韋倫至。自大厯已後,吐蕃陷我河隴諸州,勅使前後數輩,皆留之不遣。邊上每俘獲其人,亦令中官部紀,徙之江嶺。德宗初即位,務以德綏遠方,徵其俘囚五百人,給衣一襲,使韋倫給還其國,與之約和,仍敕邊將無得侵伐。吐蕃始歸其人,不之信,及蕃俘入境,部落皆畏威懷惠焉。又命倫為太常卿,復使蕃中。其年十二月,倫至自蕃中,與其宰相論欽、明思等五十五人皆至,獻其方物。吐蕃見倫再至,甚歡,既館,聲樂以娛之,留九日而旋。兼遣其渠帥報命。倫一歲再往絕域。戎夷奉教,無此之速也。

二年三月,以萬年縣令崔漢衡為殿中少監,持節使西戎。初,吐蕃遣使,求沙門之善講者。至是,遣僧良琇、文素二人行,每人歲一更之。其年十二月入蕃,使判官監察御史常魯與吐蕃使論悉諾羅等至自蕃中,奏請改敕書以貢獻為進,以賜為賞,以領取為領之。優詔降諭曰:「前相楊炎不修故事,致此誤耳。並從之。」

三年九月,崔漢衡與蕃使區頰贊至自吐蕃,乃約靈州以賀蘭,涇州以彈箏峽西口,隴州以清水,為漢界,皆建碑以誌之。遂以是年十月十五日,相與同盟於境上。其年十月,以都督員外郎樊澤兼御史中丞充吐蕃計會使,約以來年正月十日,會盟於清水。

四年正月,詔隴右節度使張鎰與吐蕃使尚結贊等於清水,會盟官崔漢衡等七人與結贊及宰相等七人,俱昇壇為盟。夏四月,吐蕃將士僧尼等至自沙州,凡八百人,報元年之德。

貞元元年九月,遣左監門衛將軍康成,使於蕃中,且定界。十月,鳳翔節度使李晟遣兵襲吐蕃衆於推沙堡,大破之,焚其儲積,斬渠長扈屈律悉等七人,傳首京師。結贊等聞而大懼,累遣使請和,仍用永盟,皆不許。會馬燧自河東至,且保明其誠至乃許之。

二年九月,吐蕃遊騎及於好畤,京師戒嚴,遂遣左金吾衛將軍張獻甫等統兵屯於咸陽。其月,二萬餘眾又寇鳳翔城下,李晟出兵禦之,一夕而退。其年十一月,吐蕃陷我鹽州。初,賊之來寇也。刺史杜彥光使以牛酒犒之,吐蕃謂曰:「我欲州城以居之,聽爾率其人而去。」彥光乃率眾歸鄜州。其年十一月,吐蕃陷夏州,亦令刺史拓拔乾曜率眾而復據其城,自是又寇銀州。銀州素無城壁,居者奔散,蕃亦棄之。

三年二月,以前太子右諭德崔澣為檢校左庶子兼御史中丞,充入蕃使。四月,至自鳴沙。不數日,澣復以鴻臚卿兼中丞,又充入蕃使。令澣報蕃宰相尚結贊曰:「杜希全職在靈州,不可出境;李觀又已改官,遣侍中渾瑊充盟會使,約以五月二十四日,復盟於清水。」又令告尚結贊以鹽、夏二州歸於我,然後就盟會。其年夏,吐蕃刼盟於平涼川。

八年,山南西道節度使嚴農奏:「擊破吐蕃於芳州及黑水堡,焚其積聚,并獻首獲。」九月,劍南西川節度使韋皋攻吐蕃之維州,獲大將軍輪贊熱以獻。

十年五月,劍南西川節度使韋皋又奏:「西山峨和城擊破吐蕃二萬餘眾,攻拔城柵,斬首三千八百餘級,獲其器械牛馬。」其年八月,先沒蕃中使李朝清歸自吐蕃。

十三年正月,贊普遣使農桑昔賚表請和好,帝以其豺狼之性,數負恩約,不受表狀,放其使歸蕃。七月,韋皋奏:「去年二月十七日,吐蕃於劍山、馬嶺三路分軍下營,僅往一月,進軍逼臺登城。嶲州刺史曹高任率諸軍將士并東蠻子弟,合勢接戰,自朝及午,大破之,生擒大籠官七人,陣上殺獲甚眾。」

十七年七月,吐蕃陷我麟州,殺刺史郭鋒,毀城隍,大掠居人,驅党項部落而去,次鹽州西九十里橫槽烽頓軍。有蕃卒傳呼延州僧延素輩七人,稱徐舍人召,其大陣沒勒處引延素等疾超至帳前,皆馬革梏手,麻繩縲頸。見一吐蕃年少,身長六尺餘,朱髮大目,乃徐舍人也,命解縛坐帳中曰:「師勿懼,予本漢人,司空英公五代孫也,屬武后斲喪王室。余高祖建義中泯,子孫流播絕域,今三代矣。雖代居戎職,位掌兵要,思本之心無涯,故血族無由自拔耳。此蕃漢交境也,復九十里至安樂州,師無由東矣。」延素曰:「僧身孤親老,敢祈全活,悲不自勝。」又曰:「余奉命率師備邊,因求資食,遂涉漢疆,展轉東進至麟州城下。城既無備,援兵又絕,是以拔之。知郭使君是勳臣子孫,必將活之,不虞為亂兵所害。」適有飛鳥使至,飛鳥猶中國驛騎也。云使者上變,召軍亟還,遂解縛歸之。時詔命韋皋,分遣偏將勒步騎合二萬,出都城西山,南北九道並進逼。樓離老翁,故維州、保州、松州諸城,以紓北邊故也。其年九月,韋皋又奏大破吐蕃於維州。 唐會要卷九十七~卷一百 26

  十八年正月。韋皋又破吐蕃。生擒大首領論莽熱來獻。至二十年三月。以吐蕃贊普卒。廢朝三日。命工部侍郎兼御史大夫張薦弔祭之。四月。吐蕃使臧河南觀察使論乞冉等五十四人來朝貢。至二十一年七月。贊普使論乞縷勃藏來奉獻德宗皇帝山陵金銀衣服牛馬等。陳於太極殿庭。

  元和元年七月。遣使論勃藏等來朝。并獻方物。

  五年春。以吐蕃俘人歸於西蕃。虜遣使論思邪熟來朝。并歸鄭叔矩路泌之柩。及叔矩男文延等一十三人。叔矩。貞元初平涼背盟所陷。凡二十餘年。竟不屈節。

  其年五月。命宰臣杜佑等與吐蕃使議事於中書令廳。且言歸我秦原安樂州地。自六年至十年。遣使朝見。并獻方物。相繼不絕。

  十一年。西川奏。吐蕃贊普卒。

  十二年。吐蕃告哀使論乞冉。獻馬十匹玉帶金器等。

  十三年。宴吐蕃使於中書。八月。吐蕃使論司熱等七人辭於宣政衙。已事不退。且徵國使。詔有司諭之。方出。敕。今後入迴鶻吐蕃南詔使。所奏隨從。不得過三十人。新羅使不得過二十人。迴鶻吐蕃使下合授正官。不得過十人。南詔不得過五人。其年十月。吐蕃圍我宥州。命夏州兵擊退之。  十四年三月詔。蕃使論矩立藏等并後般來使。並宜放歸本國。八月。寇我鹽州及慶州方渠下營。大軍至河州界。其年。復遣論矩立藏來朝貢。立藏自稱曰和好。詔納其請。遣還。其年十月。以太子中允張賈為太府少卿。攝御史中丞。持節充入蕃答請和好使。尋貶賈為撫州。責其逗留不行也。以邵同代之。至其年十二月。靈武奏。吐蕃大軍營於黃河北。煙塵數十里。鳳翔進吐蕃表函一封。西川奏。吐蕃入雅州界。時方鎮鄰接蕃界者。皆奉詔備禦。東川節度使王涯上言。臣道當出軍。徑入賊腹。有兩路。一路從龍州青川鎮人吐蕃界。直抵故松州城。是吐蕃舊置節度之所。一路從綿州威蕃柵入蕃界。直抵栖雞城。是吐蕃險要之地。涯又陳備禦吐蕃要略曰。臣伏願陛下不愛金帛之費。以釣北虜之心。遣信臣與之定約曰。犬戎為邊患者數矣。能制而伏者。惟有北蕃。如能發而深入。殺若干人。取若干地。則投若干之賞。開懷以示之。厚利以啗之。一戰之後。西戎亦衰矣。  長慶元年四月。遣尚綺力陀思來朝。并獻國信。其月。吐蕃使郭居簡朝貢。兼遺宰臣馬。又遣使論納羅來請盟。

  其年八月。吐蕃請盟。許之。宰相欲重其事。請告太廟。太常禮院奏。謹按肅宗代宗故事。與吐蕃會盟。並不告廟。惟德宗建中末。會盟於延平門。欲重其誠信。特令告廟。至貞元三年。會於平涼。亦無告廟之文。伏以事出一時。又非經制。求之典故。亦無其文。今參詳不合告。從之。十月。命宰相崔植等十四人。與吐蕃使論納羅盟於郡城西王會寺。十一月。又遣使論答熱等來朝。

  二年五月。又遣使論贊等來朝。并進馬六十匹。羊二百口。及銀器玉帶等。七月。入蕃會盟使劉元鼎奏。以五月六日與吐蕃盟於悶懼盧川。是川蓋贊普之夏衙也。中有臧河流焉。滿川多紫薇樹。其月。吐蕃使論悉諾息等隨元鼎來謝。十月。命太僕少卿兼御史中丞杜載。持節充答吐蕃謝會盟使。

  三年正月。遣使論答熟來賀正朔。并進羊六百口。  四年。遣使來求五臺山圖。  寶歷元年三月。遣尚綺立熱來朝。且請和好。  二年十一月。詔遣光祿卿兼御史大夫李銳。持節入蕃。充答和好使。

  太和五年正月。遣使論乞熟來朝。

  六年。又遣使論董勃藏來朝。

  九年正月。遣使論籠熟來朝。

  開成元年。遣使論悉立熟來朝正。并獻國信及馬。  二年。遣使論監通來朝。先是。遣宗正少卿兼御史中丞李從簡入蕃。其年五月。至自蕃中。進國信金銀器。玉帶。獺褐。犛牛尾。朝霞氈。雜藥并馬牛?駝等。詔以其信物頒賜宰臣已下。

  四年。遣使論焦熟等來朝。

  會昌二年。贊普卒。至十二月。遣論贊熱等來告喪。詔廢朝三日。仍令文武常參官四品已上。就鴻臚寺弔其使者。詔遣將作少監兼御史中丞李璟。持節入西蕃。充弔祭使。

  三年正月。璟至自吐蕃。

  大中三年春。吐蕃宰相尚恐熱殺東道節度使。以秦原安樂等三州。并石門木硤等七關款塞。涇原節度使康季榮以狀聞。上命太僕卿陸耽往勞焉。其年七月。河隴耆老率長幼千餘人赴闕下。上御延喜樓觀之。莫不懽呼作舞。更相解辮。爭冠帶於康衢。然後命善地以處之。觀者咸稱萬歲。八月。敕曰。自昔王之有國也。何嘗不文以守成。武以集事。參諸二柄。歸乎太寧。朕猥荷丕圖。思宏景業。憂勤戒惕。四載於茲。每念河湟土疆。綿亙遐闊。自天寶末。犬戎乘我多難。無力禦姦。遂縱腥羶。不遠京邑。事更十葉。時近百年。進士試能。靡不竭其長策。朝廷下議。亦皆聽其直詞。盡以不生邊事為永圖。且守舊地為明理。荏苒於是。收復無由。今者天地儲祥。祖宗垂佑。左衽輸款。邊壘連降。創業建功。所謀必克。實賴樞衡妙算。將帥雄俊。副元元不爭之文。絕漢武遠征之悔。甌脫頓空於內地。斥堠全據於新封。莫大之休。指期而就。況將士等櫛風沐雨。暴露郊原。披荊棘而刁斗夜嚴。逐豺狼而穹廬曉破。動皆如意。古無與京。念此誠勤。宜加寵賞。涇原宜賜絹六萬匹。靈武五萬匹。鳳翔邠寧四萬匹。並以戶部產物充。仍待季榮叔明玭君緒各領征師到本鎮。度支差腳。兩司各差人押領。送至本道分付。令充節級優賞。四道牧州牧有功勞軍將。各宜具名銜聞奏。當議甄獎。原州秦州威州并七關側近。訪聞土地肥沃。水草豐美。如有百姓要墾闢耕種。五年不加賦稅。五年已後。量定戶籍使。任為產業。溫地有鹽。頗聞厚利。如置榷稅。可贍邊陲。仍委度支計度制置聞奏。四道長吏如能各於鎮守處遣官健營田。度支出牛糧種子。每年量得多少充軍糧。亦不限約定數。原州秦州威州并七關鎮守官健。每人各給衣料兩分。一分依常年例支給。一分度支加給。仍二年一度替換其家口委長吏切加安存。官健有莊田戶籍者。仰州縣放免雜差役。秦州至隴州已來道路。要置堡柵。與秦州應接。委李玭與劉皋即便計度聞奏。如商賈往來。興販貨物。任澤利潤。一切聽從。關鎮不得邀詰。其官健父兄子弟來往。通傳家信。不限多少任去。如要墾闢種田。依百姓例處分。三州七關。如要器仗。長吏與量據所要申奏。除授刺史關使後三五月內。差人巡檢。有如修築部署。課績殊尤。并訓練有度者。其刺史關使雖新授官爵。亦更與超昇。其官健節級更與優賞。山南西道劍南西川邊界沒蕃州縣。量力收復。其兵士委本道差遣。如要錢物接借。亦具聞奏。三州七關創置戍卒。且要務靜。如有羌戎潛來博易。輒不得容受。委刺史關使切加禁斷。或有投降吐蕃到邊上收取。本道令長史奏取進止。其京城有犯事合流役囚徒。從今已後。一切配在十處收管。嗚呼。七關要害。三郡膏腴。候館之長址可尋。唐人之遺風尚在。溯懷往事。良用興嗟。夫取不在廣。貴保其金湯。得必有時。詎計於遲速。今則便務修築。不逞干戈。必使足食足兵。有備無患。載洽亭育之道。永致生靈之安。遠邇臣僚。宜體朕意。

  咸通七年十月。沙州節度使張義潮奏。差迴鶻首領僕固俊與吐蕃大將尚恐熱交戰。大敗蕃寇。斬尚恐熱。傳首京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