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九十七 唐會要 卷九十八
迴紇 西爨 昆彌國 林邑國 真臘國 白狗羌 曹國 殊柰國 拔野古國 霫國 党項羌
卷九十九 

目录

迴紇编辑

  迴紇,在薛延陀北境,居近娑陵水,去京師六千九百里。勝兵五萬,口十萬。先屬於突厥,初有特健俟斤,死,有子曰菩薩,部落以為賢而立之,由是大振。菩薩勁勇有膽氣,善籌策,常以少制眾。其母烏羅渾主,知爭訟之事,平決嚴明。其地沙鹵,有大羊,而足長五寸。貞觀二十一年正月,率眾內附。

  顯慶三年十二月,以迴紇故燭龍州刺史吐迷度子婆閏授左衛大將軍。

  龍朔三年二月,移燕然都護府於迴紇都落,仍改名瀚海都護府。其瀚海都護府移雲中古城,改名雲中都護府,仍以磧為界。磧以北者為蕃州,悉隸瀚海,磧南並隸雲中。婆閏卒,妹比栗毒代立;比栗毒卒,子獨解支立。其都督親屬及部落征戰有功者,並自磧北移居甘州界。故天寶末,取驍壯以充赤水軍騎士。在磧北者,自則天後,並為默啜所役屬,仍別立都督以統之。獨解支卒,子伏帝匐立,為河西經略副使、兼赤水軍使。

  開元七年,伏帝匐卒,贈特進,遣使弔祭。子承宗立。承宗為涼州都督王君㚟誣奏。長流瀼州而死。其部落猶存。天寶初。迴紇葉護逸標苾。襲滅突厥小殺之孫烏蘇米施可汗。未幾。自立為九姓可汗。由是至今兼九姓之號。因而南徙。居突厥舊地。依烏德健山嗢昆河居焉。雖行逐水草。大抵以北山比中國之長安城。直南去西城一千七百里。西城,即漢之高闕塞。北去磧口三百里。有十一都督。九姓部落。一部落置一都督。於本族中選有人望者為之。破拔悉密及葛邏祿。皆收一部落。各置都督一人。每行止戰鬥。以二客部落為鋒。其九姓一曰迴紇。二曰僕固。三曰渾。四曰拔曳固。即拔野古。五曰同羅。六曰思結。七曰契苾。以上七姓部。自國初以來。著在史傳。八曰阿布思。九曰骨崙屋骨恐。此二姓天寶後始與七姓齊列。天寶三載三月。朝廷以逸標苾有誅烏蘇米施功。封為奉義王。及破拔悉密。自稱骨咄祿毗伽闕可汗。又遣使朝貢。四載。加授特進。五載。冊為懷仁可汗。六年。逸標苾卒。子磨延啜立。國人號為葛勒可汗。磨延啜勇悍善用兵。十五載。迴紇吐蕃遣使請和親。助國討逆。葛勒可汗太子葉護以精騎三千。隨朔方節度使郭子儀討賊。

  至德元年七月,肅宗即位於靈武。二載五月朔。駕在彭原。四月。官軍為賊將安守忠所敗於清渠北。乃遣中官竇議使於迴紇。令發其兵。九月。迴紇遂遣太子葉護領蕃兵四千餘人來助討賊。葉護入見肅宗。親宴慰。賜以金帛。廣平王俶領朔方安西迴紇南蠻大食之眾十五萬。討安慶緒。既戰。大敗逆賊。遂收東京。十一月。迴紇至東京。敕百官于長樂驛迎。上御宣政殿。引葉護宣慰。其餘酋長列于階下。賜錦繡繒綵銀品物甚多。葉護辭歸。帝謂曰。能為國家就大事者。卿力也。何遽去耶。葉護奏曰。迴紇戰兵留在沙苑。欲更為陛下收范陽。馬少不足以討除餘孽。請且歸靈夏已北取馬。用濟其事。優詔答之。仍許和親。

  乾元元年六月,遣達亥阿波來迎公主,拜開府儀同三司。並獻馬五百匹、貂裘、白赩等。又遣宰相帝德領驍將三千人助國討賊。七月。冊命葛勒可汗為英武威遠毗伽可汗。封幼女為寧國公主以降焉。八月。遣三子骨啜特勒來朝。九月。遣大首領蓋將軍等謝主下降。又遣三婦人來謝。二年四月。英武威遠毘伽可汗卒。長子葉護先被害。少子移地健立。是為牟羽可汗。

  寶應元年四月,迴紇演者裴羅等十八人來朝。八月。可汗自將精騎五千南踰太原晉絳。屯兵于陝州平陸縣。遣使奏請助王師討平殘寇。是日。引其使宴於延英殿。賜物有差。命左散騎常侍兼御史大夫尚衡。使於迴紇軍。宣慰可汗。遣弟右殺領精騎三千。與行營節度使僕固懷恩破逆賊史朝義于北邙山。二年正月。可汗辭還蕃。六月。冊命為頡咄登里骨啜密施合俱錄英義建功毘伽可汗。

  大歷十三年正月,迴紇寇太原。河東節度留後鮑防出師與迴紇戰於陽曲。我師敗績。死萬餘人。三月。河陽將士劫迴紇輜重。因大掠河陽坊市。迴紇格戰。死數千人。

  十四年,英義建功可汗為其下所殺。

  建中元年六月,冊迴紇合骨咄祿毘伽可汗為武義成功可汗。命京兆尹源休持節冊立。初。德宗遣中官梁文秀告哀於迴紇。且修舊好。可汗移地健不為禮。而九姓胡素屬於迴紇者。又陳中國便利。以誘其心。其相頓莫賀達干諫不聽。因大怒擊殺之。并殺其親信及九姓胡所誘來者。凡三千人。頓莫自立。號為合骨咄祿毗伽可汗。使其酋長聿達于隨文秀來朝。故命休冊拜焉。

  二年六月,以兼光祿卿李涵為散騎常侍。充弔冊迴紇使。

  貞元三年八月,迴紇使合闕將軍歸蕃。初。合闕將虜命請婚於我。許以咸安公主嫁之。命公主見合闕于麟德殿。又令中謁者齎公主畫圖賜之可汗。四年十一月。迴紇公主及使至自本藩。德宗御延喜門以觀之。可汗喜于和親。其禮甚恭。乃言曰。子婿。半子也。父患于西。我子也當遣兵除之。又罵辱吐蕃使。乃使其宰相等率眾千餘人。及妹吐骨祿毗伽公主。姨迷叔咄祿公主。及職使大首領等妻妾。凡五十六婦人來迎可敦。聘馬三千匹。敕令朔州及太原分留迴紇七百餘人。其宰相大首領等至者。館于鴻臚寺。召迴紇公主。及使者對于麟德殿。頒賜有差。詔以咸安公主出降迴紇可汗。仍特置府。官屬並同親王府。十一月。冊令骨咄祿武義成功可汗為天親可汗。

  五年七月。公主至衙帳。迴紇使李義進請因咸安公主下降。改紇字為鶻字。蓋欲誇國俗俊健如鶻也。德宗允其奏。自是改為迴鶻。其年九月。天親可汗卒。子多邏斯立。國人謂之判官特勒。詔冊為登里邏沒密施俱錄忠貞毗伽可汗。以鴻臚卿兼御史中丞郭鋒為弔冊迴鶻使。至六年四月。忠貞可汗卒。子阿啜立。十月。郭鋒至自迴鶻。初。鋒奉使冊忠貞可汗。是歲。忠貞為弟所殺而篡立。時迴鶻大將頡于迦斯西擊吐蕃未迴。及四月。其次相率國人殺篡者而立忠貞之子為可汗。方年十七歲。及六月。頡于迦斯西討迴。將至牙帳。次相等懼其復有廢立。不欲漢使知之。留鋒數月而迴。及頡于迦斯之至也。可汗等迎于郊野。盛陳鋒所送國信器幣。可汗與次相等皆俯伏自言廢立之由。且請命曰。今日惟大臣生死之。悉以所陳器幣贈頡于迦斯以悅之。可汗又拜泣曰。兒愚幼無知。今幸得立。惟仰食阿爹。國政悉不敢聞也。迴鶻謂父曰阿爹。七年二月。詔冊阿啜為奉誠可汗。遣鴻臚少卿御史大夫庾鋋持節弔祭冊命之。四月。迴鶻遣使律支達于等來朝。且告小寧國之喪。小寧國。榮王琬之女。寧國將有行。肅宗念其遠去。故遣媵之。及歸寧。遂留虜中。國人號為小寧國公主也。九月。敗吐蕃于北庭。使獻捷。十年四月。奉誠可汗卒。奉誠無子。國人立其相骨咄祿將軍。詔冊冊為滕里邏羽祿沒密施合祿胡毗伽懷信可汗。五月。令祕書少監兼御史中丞史館修撰張薦。持節弔祭冊立之。其骨咄祿將軍,本姓𨁂跌,少孤,為迴鶻大首領所養;及長,有武藝辯慧,自天親可汗時,已掌兵馬衙官,諸大首領多敬服之。奉誠無嗣,國因奉為王。其天親以上諸可汗,有子見幼小者,並送闕庭。至德後,迴鶻于中原有功,故懷信可汗不敢言奉誠,從人望也。

  永貞元年,懷信可汗卒,使來告喪。十一月。奉冊命可汗為愛登里邏羽德密施俱錄毘伽可汗。未詳愛登里邏與懷信何親。史並不載。以鴻臚少卿兼御史中丞孫杲持節充弔祭冊立使。至元和元年二月。凡三朝貢。三年二月。迴鶻使來告咸安大長公主之喪。廢朝三日。公主。德宗第八女也。本降天親可汗。卒。子忠貞可汗立。忠貞可汗卒。子奉誠可汗立。奉誠可汗卒。國人立其相。是為懷信可汗。皆從胡法繼尚公主。在蕃凡二十一年卒。冊贈燕國大長公主。賜諡曰襄穆。三月。御麟德殿對迴鶻使多覽將軍等。賜白綵錦衣服銀器有差。自迴鶻請修蕃臣之禮。五年後。累遣使朝貢。六年。迴鶻可汗卒。遣使掘野居葛勒將軍來告喪。七年正月。冊命可汗為軍登里邏骨德密施合毘伽可汗。命檢校工部尚書鴻臚卿兼御史大夫張茂宣。持節弔祭冊立之。八年四月。迴鶻請和親。伊珠難還蕃。宴于三殿。贈銀器繒帛。九年。僕固昌來朝。十一年正月。御麟德殿引對迴鶻使。賜錦綵銀器有差。三月。又遣使押進橐駝九頭。馬八十匹。十一年。迴鶻可汗卒。遣使來告喪。十一月。冊迴鶻可汗為愛登里邏骨沒密施合毗保義可汗。命宗正少卿兼御史中丞李孝誠。持節弔祭冊立之。十五年三月。御麟德殿引見迴鶻使合達于等。許其尚主。其月。封第九妹為永安長公主。降嫁迴鶻可汗。

  長慶元年三月,保義可汗卒,輟朝三日。四月。冊迴鶻可汗為君登里邏羽祿密施勾主祿毗伽崇德可汗。五月。迴鶻宰相都督公主麾尼等至。迎所降公主也。初。保義可汗求婚。許降以永安公主。保義既卒。則宜改定。而酋人固請永安。尋以第五妹封太和公主。出降迴鶻。命中書舍人王起就鴻臚寺宣諭焉。上御麟德殿。對迴鶻使及公主五十人等。賜錦繒銀器有差。六月。敕太和公主宜特置府。命宰相杜元穎充五禮使。迴鶻宰相并公主獻駝褐。白錦。白練。貂鼠裘。鴨頭子玉腰帶等。馬一千匹。駝五十頭。至七月。冊太和公主為仁孝端麗明智上壽可敦。命左金吾衛大將軍兼御史大夫胡証為送公主及冊可汗使。光祿卿兼御史大夫李憲為之副。三年。崇德可汗卒。其從父弟曷薩可汗立。遣使來告喪。冊曷薩可汗為愛登里囉汨沒密施合毗伽昭禮可汗。命工部尚書兼御史大夫鄭權弔祭冊立之。寶歷中。頻使朝貢。至太和六年。為其下所殺。其從子胡特勒立。遣使告喪。為之廢朝。詔冊胡特勒為愛登里邏汨沒密施合毗伽彰信可汗。命左驍衛將軍兼御史大夫唐宏實持節弔祭冊立之。

  開成四年,其相掘羅勿薦公引山北沙陀攻圍之,可汗自殺。國人立勿薦公為㕎颯可汗,未受冊命。連年饑疫。羊馬死者被地。又大雪為災。武宗即位。遣嗣澤王溶告喪。始知易代。其年為黠戛斯所害。其國分散。有烏介特勒者,曷薩之弟,胡特勒之叔也,亦率眾南奔,至錯子山,乃自立為可汗,居塞上。朝廷遣鴻臚卿張賈、右金吾將軍王會,往宣諭,分邊備以振食之。兼就大同川,還其馬價絹,且冊為可汗。遣將作少監兼御史中丞苗鎮,持節駐于河東,待其底定,然後受之。而可汗違背恩德,侵劫諸部落;旋又擅入雲州,將入振武。上以為天亡數盡,不可容也,乃命河東等遣兵討之。

  會昌三年正月,諸軍大破迴鶻於殺湖山,就虜帳中奉太和公主歸於我軍。其特勒以下大眾數萬人盡降。獲其前後所賜敕書。可汗亦被瘡。與百騎踰山遁走。捷書至。宰相率百僚閤中稱賀。先是。迴鶻宰相嗢沒斯特勒將其家屬及麾下數千人來降。上嘉之。降書撫納。仍賜姓李氏。封懷化郡王。改名思忠。賜甲第於永樂坊。并家屬遣所在給傳赴闕。其軍士分于諸鎮收管。用壯騎兵。

西爨编辑

  西爨者,南寧之渠帥。自云本河東安邑人。七世祖事晉為南寧州太守。屬中國亂。遂王蠻夷。梁元帝時。南寧州刺史徐文盛徵詣荊州。有爨瓚者。遂據南寧之地。延袤二千餘里。俗多華人。既死。其子震翫統其眾。高祖受禪。拜翫子宏達昆州刺史。令持其父屍歸葬本鄉。益州刺史段綸又遣俞大施至南寧諭之。由是部落歸款。武德七年七月二十四日。來貢方物。

昆彌國编辑

  昆彌國者,一曰昆明。西南夷也。以爨之西洱河為界。即葉榆河也。其俗與突厥略同。去京師九千里。勝兵數萬人。相傳云與匈奴本是兄弟國也。漢武帝得其地。入益州郡部。其後復絕。諸葛亮定南中。亦所不至。武德四年。嶲州治中吉宏偉使南寧。因至其國諭之。至十二月。遣使朝貢。因求內附。自是每歲不絕。其使多由黔南路而至。近又封其別帥為滇王。世襲其國。貞觀十九年四月二十日。右武候將軍梁建方討蠻。降其諸屯七十二所。戶十萬九千三百。遣使往西洱河。有數十百部落。大者五六百戶。小者二三百戶。無大君長。有數十姓。以楊李趙董為名家。各擅一州。不相統攝。自云其先本漢人。有城郭村邑。自夜郎滇池以西。皆云莊蹻之餘種也。其土五穀與中夏同。以十二月為歲首。

林邑國编辑

  林邑,漢日南象郡之地。其先因漢女子徵則之亂。縣功曹子區連殺縣令。自號為王。子孫相承。後王無子。其甥范熊代立。晉宋已來。恆通中國。其地恆溫。不識冰雪。常多霧雨。人能用弩。以藤為甲。王出則列象千頭。信佛法。以二月為歲首。稻歲再熟。有結遼鳥。能解人語。亦謂之結了鳥。蓋夷音訛也。

  武德六年二月。其王范梵志遣使朝貢。至貞觀四年。又貢火珠。大如雞卵。圓白皎潔。狀若水晶。正午向日。以艾承之。即火燃。五年。又獻白鸚鵡。精識辨慧。善於應答。太宗憫之。並付其使。令放歸林藪。十四年。其國獻通天犀一十枚。諸寶稱是。永徽總章中。其王缽迦含波摩累獻馴象。先天開元中。其王建多達摩又獻馴象沈香琥珀等。

  天寶八載,其王盧陀羅使獻真珠一百條、沈香三十觔、鮮白氎、馴象二十隻。自至德後,遂改稱環王國,不以林邑為號。

  貞元九年,環王因遣使貢犀牛。上令見於太廟。

  元和四年八月,安南都護張舟奏:破環王國偽驩愛州都督殺三萬餘人,獲其王子五十九人,器械戰船戰象稱之。

  咸通二年十二月,寇安南府。遣神策將軍康承訓率禁軍并江西湖南之兵赴援。先是,大中末,安南都護李琢貪暴,侵刻獠民。群獠引蠻攻安南。至咸通三年,大徵兵赴援,天下騷動。其年,東蠻竟陷交趾。

真臘國编辑

  真臘在林邑之西南。本扶南之屬國也。南接車渠。西接朱江國。其王姓剎利氏。其俗東向開門。國以東為上。有戰象五千頭。梁大同中。始并扶南而有其國。都伊奢那城。風俗與林邑同。

  武德六年十月。遣使來朝。

  貞觀二年十一月。又與林邑國俱來朝貢。太宗嘉之。賜賚甚厚。今南方人謂真臘國為吉蔑國。自神龍已後。真臘分為二半。以南近海多陂澤處。今謂之水真臘。半以北多山阜處。今謂之陸真臘。亦謂之文單國。貞觀中。累遣使朝貢。永徽二年。遣使獻馴象。

  聖歷元年。開元五年。天寶九年。並遣使朝貢。并獻犀牛。水真臘國者。其境東西南北。約皆八百里。東至奔陀浪洲。西至墮羅缽底國。南至小海。北至陸真臘國。其王所處城。號娑羅提拔城。國之東有小城。皆謂之國。其國甚多象。餘所出物產及言語。與真臘同。

  元和八年。遣使李摩郍等來朝。

白狗羌编辑

  白狗羌。西羌之別名。與會州連接。勝兵一千。白蘭羌。亦西羌之別種。風俗並與党項國同。

  武德六年十二月。遣使朝貢。

  貞觀五年十二月。其渠帥並來朝。

  永徽二年十一月。特浪生羌卜樓莫各。率眾萬餘戶詣茂州歸附。其年正月。生羌大首領凍就。率部落內附。以其地置建州。顯慶中。白蘭為吐蕃所併。收其兵以為軍鋒。

  開元二十九年。益州長史章仇兼瓊。發其國及索摩等諸州籠官三百餘。出至奉川。望準女國等例。簡擇許令入奏。餘並就奉川宴賞放還。從之。其年十月。白狗國四品籠官蘇唐封。及狗十川五品籠官薛阿封管至。各賜紫金及帛以遣之。

  貞元九年七月。其王羅陀忽逋租。又與女國等詣劍南西川節度使韋皋內附。謁授試太常卿兼保州司馬。至今子孫承襲其爵。

曹國编辑

  曹國居埋𨙻密水南。古康居之地。俗與康國同。附于突厥。勝兵千餘人。好淫祠。罄資產而無悔。去瓜州六千里。

  武德七年七月。朝貢使至。云本國以臣為健兒。聞秦王神武。願在麾下。高祖大悅。

  貞觀十一年至開元中。朝貢不闕。

  天寶元年。其王哥邏僕羅使獻方物。三載。詔封其王為懷德王。四載。哥邏僕羅上表。自陳曾祖以來。奉向天可汗忠赤。常受徵發。望乞恩慈。將奴土國同於唐國小子。所須驅遣。奴身一心為國征討。十一載。其王設阿忽與國副王野解及九國王並上表。請同心擊黑衣大食。元宗宴賜慰諭遣之。又有中曹國。在西曹國之東。康國之北。其所治謂之迦布底真城。在平川。其人長大。工於戰鬥。又有西曹國。治𨙻密水南瑟底痕城。東南去康國一百里。西北至何國二百里。南與史國界接。北與波覽國界接。其城東北四十里。有越於底城。內有得悉神。遠近敬信之。有金人金頗羅。闊一丈五尺。每日所祭羊馬。千人食之不盡。并有金銀器。胡書題云。漢天子所賜神器。隋大業中。始通武德。以後常修蕃禮。

殊柰國编辑

  殊柰。崑崙人也。在林邑南。去交趾海行三月餘日。習俗文字與婆羅門同。絕遠未嘗朝中國。貞觀二年十月。使至朝貢。

拔野古國编辑

  拔野古在僕骨東境。勝兵一萬。口六萬人。皆殷富。其地東北一千里曰康干河。有松木入水一二年而化為石。其色青。有國人居住。其人謂之康干石人。皆著木腳。冰上逐鹿。其國東北六日行至鞠國。有樹無草。無羊馬。有鹿如中國牛馬。使鹿牽車。可勝三四人。衣鹿皮。鹿食地苔。自鞠國東行十五日並俞折國。土地廣大。百姓多。風俗與拔野古同。少牛馬。地多豹鼠。骨吐鞠國北有大漢國。饒羊馬。其人極長大。長者至丈三四尺。其國云北有骨帥國。與大漢國相接。戶萬五千。勝兵三萬。

霫國编辑

  霫,匈奴之別種。居鮮卑故地。亦與靺鞨為鄰。勝兵萬人。並臣於頡利。習俗與突厥略同。其渠帥號為俟斤。

  貞觀三年朝貢。至二十一年。列其地為寘顏州。即以其酋長為刺史。先是。太宗蕩平突厥。其番望多授以侍衛之官。沙漠之人。素愛錦罽。太宗既招來遐域。特賜其好者。用文錦析用舊縷。而錯綜其色。花葉翔走。事多殊形。每頒賜其酋長。大為榮寵。

  顯慶五年,以其首領李含珠為居延都督。含珠死,以其弟厥都為居延都督。自後無聞焉。

党項羌编辑

  党項在古析支之地。漢西羌之別種。魏晉已降。西羌微弱。自周滅宕昌鄧至之後。党項始強。南雜舂桑迷桑等羌。北連吐谷渾。其種每姓別自為部落。一姓之中。復分為小部落。大者萬餘騎。小者數千騎。不相統一。有細封氏。費聽氏。往利氏。頗超氏。野辭氏。旁當氏。米擒氏。拓拔氏。最為強族。俗皆土著。有棟宇。織犛牛及羊毛覆之。俗尚武。無法令賦役。其人多壽。年至百五六十歲。不事生產。好為竊盜。互相陵劫。尤重復讎。若讎人未得。必蓬頭垢面。跣足蔬食。要斬讎人而後復故常。男女並皆衣裘褐。仍被大氈。不知耕稼。土無五穀。氣候多風寒。以犛牛馬騾羊豕為食。五月草始生。八月霜雪降。求大麥于他界。醞以為酒。妻其庶母及伯叔母嫂子弟之婦。淫穢蒸報。諸夷中最為甚。然不婚同姓。老死者。以為盡天年。親戚不哭。少死者則云夭枉。而悲哭之。死則焚屍。名為火葬。無文字。但俟草木以記歲時。

  貞觀三年。南會州都督鄭元遣招諭。其長細封步賴舉部內附。亦自入朝。列其地為軌州。拜步賴為刺史。其後諸部相次內附。列其地為崌奉巖遠四州。各拜首領為刺史。五年。詔遣使開其河曲地為六十州。內附者三十四萬口。有羌酋拓拔赤詞者。甚為渾主伏允所暱。與之結婚。屢抗官軍。後與其從子思頭並率眾與諸首領歸款。列其地為懿嵯麟可等三十二州。以松州為都督府。羈縻存撫之。拜赤詞為西戎州都督。賜姓李氏。自是。從河首大磧石山已東。並為中國之境。後吐蕃強盛。拓拔氏漸為所逼。遂請內徙。始移部落于慶州。因置靜邊等州以處之。故地陷于吐蕃。其處者為其役屬。吐蕃謂之弭藥。又有黑党項。在赤水之西。李靖之西討也。渾主乞伏允奔之。處以空閑之地。及吐谷渾國舉國內屬。其黑党項首領號敦善王。因貢方物。其雪山党項。姓破丑氏。居雪山之下。貞觀初。亦常朝貢。又有白狗舂桑白蘭等諸羌。自龍朔以後。並為吐蕃所破。而服屬焉。其在西北邊者。天授三年內附。凡二十萬口。分其地置朝吳浮歸等十州。仍散居靈夏等界內。自至德已後。常為吐蕃所誘。密以官告授之。使為偵導。故時或侵叛。尋亦底寧。至寶應初。其首領來朝。請助國供靈川軍糧。優詔贊美。其在涇隴州界者。至後上元元年。率其眾十餘萬詣鳳翔節度使崔光遠請降。

  寶應元年十二月。其歸順州部落。乾封州部落。歸義州部落。順化州部落。和寧州部落。和義州部落。寶善州部落。寧定州部落。羅云州部落。朝鳳州部落。並詣山南西道都防禦使梁州刺史臧希讓請冊印。希讓以聞。詔從之。  貞元三年十二月。初禁商佔以口馬器械于党項部落貨易。十二年二月。六州党項自石州奔過河西。党項有六府部落。曰野利越詩。野利龍兒。野利厥。律兒黃。野海。野窣等。居慶州者。號為東山部落。居夏州者。號為夏平部落。永泰大歷以後。居石州依水草。至是。永安城鎮將阿史那思昧擾其部落。求取駝馬無厭。中使又贊成其事。党項不堪其弊。遂率部落奔過河。

  元和元年七月。宰相杜佑上疏曰。伏見近者党項與西戎潛通。屢有降人指陳事蹟。而公卿廷議。以為宜當謹兵。備戒戎軼。益發甲卒。邀其寇暴。此蓋未達事機。匹夫之常論耳。夫蠻夷猾夏。唐虞已然。周宣中興。獫狁為害。但命南仲往城朔方。驅之太原。及是而止。誠不欲弊中國。怒遠夷也。秦平六國。恃其兵力。北築長城。以拒匈奴。西逐諸羌。出於塞外。勞力擾人。結怨階亂。中國未靜。賊徒競起。海內雲擾。實生謫戍。漢武因文景之富。命將興師。遂至戶口減半。竟下哀痛之詔。罷田輪臺。前史書之。為嘉其先迷而後復。蓋聖王之治天下也。惟務綏靜蒸民。故西至流沙。東漸於海。在南與北。示存聲教。不以遠物為珍重。求遐方入貢。蓋疲內而事外。終得少而失多。故前代納忠之臣。並有諫君之議。淮南王請息師于閩越。賈捐之願棄地於珠崖。安危利害。高懸前史。昔馮奉世矯漢帝之詔。擊莎車。傳其王首于京師。威振西域。宣帝大悅。議加爵土之賞。蕭望之獨以為矯制違命。雖有功效。不可為法。恐後之奉使者。遂爭發兵為國家生事。述理明白。其言遂行。國家自天后以來。突厥默啜。兵強氣勇。屢寇邊城。為害頗甚。開元初。邊將郝靈荃親捕斬之。傳首闕下。自以為功。世莫有二。自望寵爵。宋璟為相。慮武臣邀功。為國生事。止授以郎將。由是訖開元間。無人復議開邊。中國遂寧。外夷亦靜。此皆成敗可徵。鑒誡非遠。其党項小蕃。雖處中國。本懷我德。當示撫綏。間者邊將非廉。亟有侵刻。或利其善馬。或取其子女。使賄其方物。徵為役徒。怨苦既多。叛亡遂起。或與北狄通使。或與西戎連寇。有為使然。固當懲革。傳曰。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管子曰。國家無使勇猛為邊境。此誠聖哲識微知著之遠略也。今戎醜方強。邊備未實。誠慎擇良將。誡之完葺。使知誠信。絕其求取。用示懷柔。來則懲禦。去則謹備。自然彼懷我德。革其奸謀。何必遽圖興師。坐致勞費。陛下上聖至仁。覆育群類。動必師古。謀無不臧。伏望堅保永圖。置兵衽席。實天下幸甚。上深嘉納之。

  九年五月。復置宥州。以護党項。

  十五年七月。鹽州送劫烏白池鹽女子拓拔三娘并婢二人。詔入內詰之。赦罪。送本州。其年十一月。命太子中允李寮為宣撫党項使。以部落繁富。至今遠近商賈。齎雜繒諸貨。入其部落。貿其牛馬。至太和開成之際。其蕃鎮統領無緒。恣其貪惏。不顧危亡。或強市其羊馬者。不時償其直。以是部落苦之。遂相率為盜。靈鹽之路小梗。會昌初。上頻命使安撫之。兼命憲臣為使。分三印以統之。在邠寧鄜延者。以侍御史內供奉崔君會統之。在鹽夏長澤者。以侍御史內供奉李樗主之。在靈武麟勝者。以侍御史內供奉鄭賀主之。仍各賜緋。以重其事。久而無狀。尋皆罷之。大中四年。內掠邠寧。詔鳳翔李業。河東李栻討之。羌乃破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