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五

卷第三十四 唐詩紀事 卷第三十五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三十六

唐詩紀事第三十五

  陸暢  崔元翰  張建封  皇甫湜

  李翺  麴信陵  孟郊   盧仝

  劉义  楊巨源  陳羽   王履正

  彭伉  辛弦智  歐陽詹  焦郁

  𡊮高

   陸暢

暢字逹夫呉郡人韋臯雅所厚禮天寳時李白為蜀

道難以斥嚴武暢更為蜀道易以美臯鄭注亂以前少尹與注計事斬注首

嘗吟對雪落句云天人寧底巧剪水作花飛

又山齋翫月云野情平生唯好月新晴半夜覩嬋娟

起來自擘書牎破教漏清光落枕前

又經崔諫議林亭云蟬噪入雲樹風開無主花初為

江西王仲舒從事拂衣去後遇雲陽公主下降百僚

舉暢為儐相詩皆頃刻而成詠簾曰勞將素手捲蝦

鬚瓊室流光更綴珠玉漏報來過半夜可憐潘岳立

躊蹰詠行障曰碧玉為竿丁字成鴛鴦繡帯短長聲

強遮天上花顔色不隔雲中笑語聲

詔作催粧五言曰雲安公主貴出嫁五侯家天母親

調粉日兄憐賜花催鋪栢子帳待障七香車借問粧

成未東方欲曉霞内人以其呉音捷才以詩嘲之云

十二層樓倚翠空鳳鸞相對立梧桐雙成走報監門

衛莫使呉歈人漢宫或曰宋若蘭姊妹作陸酬曰粉面仙郎選

世朝偶逢神女學吹簫須教翡翠聞王母不柰烏鳶

噪鵲橋六宮大咍别賜宫錦楞伽瓶唾盂各一

暢謁韋臯作蜀道易詩云蜀道易易於履平地臯大

喜臯薨朝廷欲䋲其既徃之事復閲先進兵器上皆

刻定秦二字不相與者因造成罪名暢上䟽理之曰

臣在蜀日見造所進兵器定秦者匠名也由此得釋

段成式云暢江東人語多差誤人以為劇語初娶董

溪女每旦婢進澡豆暢輙沃水服之或曰君為貴門

女婿幾多樂事陸曰貴門苦禮法俾予食辣麨殆不

可過

張籍贈暢云共踏長安街裏塵吳州獨作未歸身胥

門舊宅今誰住君過西塘與問人

趙麟儀質𤨏陋成名後以薛能為儐相能詩曰第一

莫教蛛太過縁人衣帶上人頭又火爐床上平身立

便與夫人作鏡臺或曰暢羡而能罵

   崔元翰

名鵬以字行舉進士年五十矣礼侍于邵以其文擢

異等曰後當司詔令竇叅秉政引知制誥其訓詞温

厚有典誥風以剛褊罷爲比部郎中卒晚年方取應

咸爲首捷京兆觧頭禮部狀頭宏詞勑制科三等勑

頭權德輿謂其文如黄鐘玉磬琮璧琬琰奏於懸間

列在西序其章者虽漢廷諸公無以加也然清剛而

不能容物介特寡徒晚達中廢斯亦命之所賦也

清明卧病不得遊開元寺詩云山色入層城鍾聲臨

複岫乗間息邊事探異憐春𠉀曲閣下重堦廻廊遥

對霤石間花遍落草上雲時覆鑚火見樵人飲泉逢

野獸道情親法侶時望登朝右執憲糺姦邪刋書正

訛謬茂才當時選公子生人秀贈荅繼篇章歡娯重

用舊垂簾獨衰疾擊缶酬金奏

奉和聖製重陽日百寮曲江宴示懷詩云偶聖覩昌

期受恩慙弱質幸逢良宴㑹况是清秋日逺岫對壺

觴沉瀾映簮紱炰羔備豐膳象鳳調鳴律薄劣厠英

髦歡娛忘衰疾平臯行鴈下曲渚雙鳬出沙㟁菊開

花霜枝果垂實天文見成象帝念資勤恤探道得𤣥

珠齋心居特室豈如横汾唱其事徒嬌逸

  張建封

字本立南陽人少喜文章尚氣節正元四年拜御史

大夫徐泗濠節度使十三年來朝帝不待日召見延

英殿朝㑹赴大夫班以示殊寵建封賦朝天行以獻

還鎭帝賦詩餞之又賜所持鞭曰卿節誼嵗寒故用

此為况建封又賦詩自警勵十六年卒許孟容韓愈

皆奏置幕府

權載之叙其文曰公賛勲伐表丘隴銘噐叙事放言

詣理皆與作者方駕而歌詩特優有仲宣之氣質越

石之清㧞如雪濤溟漲浩漾無際而天球夜光徃徃

在焉其入覲也獻朝天行一篇因喜氣以攄肝膈覽

其詞者見公之心焉其還鎮也徳宗皇帝紆天文以

送别湛恩異倫輝動中朝至於内庭錫宴君唱臣和

皆酌六義之英而為一時之盛夫文之病也或牽拘

而不能騁或犇放而不自還公則財成心匠揮斥細

故英華感槩卓尔其閎大析理研幾泊然其精微全

才逸氣與勲力相直盡在是矣

  皇甫湜

湜爲岀世行云生當爲大丈夫斷覊羅岀泥𡍼四散

號呶擾俶無隅埋之深淵飄然上浮𮪍龍披青雲汎

覽遊八區經㤗山絶大海一長吁西摩月鏡東弄

日珠上括天之門直指帝所居群仙來迎塞天衢鳳

凰鸞鳥𥺤金輿音聲嘈嘈滿太虚旨飲食兮照疱厨

食之不飫飫不盡使人不陋復不愚旦旦狎玉皇夜

夜御天姝當御者幾人百千爲飜宛宛舒舒忽不自

知支消體化膏露明湛然無色芮席濡俄而散漫裴

然虚無翕然後搏搏乆而蘇精神如太陽霍然照淸

都四支爲琅玕五藏爲璠璵顔如芙蓉頂爲醍醐與

天地相終始浩漫爲歡娛下顧人間溷糞蠅蛆

湜不善詩退之和公安陸渾二篇可以想見其恠竒

退之詩曰皇甫作詩止睡昏辭䜍岀真遂上焚要余

和增恠又煩雖欲悔舌不可椚言其語恠而好譏罵也

湜字持正睦州新安人擢第為陸渾尉仕至工部郎

中下急使酒數忤同省求分司東都留守裴度辟為

判官

樂天哭皇甫七郎中云志業過𤣥晏詞華似禰衡多

才非福祿薄命是聰眀不得人間夀還留身後名涉

江文一首便可敵公卿持正文甚多渉江歌一篇尢奇

  李翺

翺刺史㓪州贈藥山髙僧惟儼詩云練得身形似鸖

形千株松下両凾經我來問道無餘説雲在青霄水

在缾再贈詩曰選得幽居愜野情終年無送亦無迎

有時直上孤峰頂月下披雲嘯一聲

唐時文人李習之不能為詩韓吏部集有習之兩句

云前之巨灼灼此去信悠悠殊無可取鄭州嘗掘地

得刺史李翺戱贈詩云縣君愛塼渠遶水姿行逰鄙

性樂山野掘地便成溝兩㟁植芳草中間漾清流所

尚既不同塼鑿各自修從他後人見景趣誰為幽此

自一李翺非習之也唐書習之傳亦不記為鄭州王

深甫編次習之集乃收入此詩

翺在潭州席上有舞柘枝者顔色憂悴殷堯藩侍御

當筵贈詩曰姑蘇太守青娥女流落長沙舞柘枝滿

坐繡衣皆不識可憐紅臉涙𩀱垂翺詰其事乃姑蘇

臺韋中丞愛姬所生之女也夏卿之裔正卿之姪曰妾以昆弟

夭折委身樂部耻辱先人言訖涕咽情不能堪亞相

為之吁嘆且曰吾韋族姻舊速命更其舞服飾以袿

襦延與韓夫人相見夫人吏部之子頋其言語清楚宛有冠

蓋風儀遂於賔榻中選士而嫁之舒元輿侍郎聞之

自京馳詩曰湘江舞罷忽成悲便脱蠻靴出綘幃誰

是蔡邕琴酒客魏公懷舊嫁文姬

習之為㓪州刺史入為禮部郎中出刺廬州入為中

書舍人歴遷桂管湖南觀察山南東道節度其與僧

惟儼詩及其女識廬儲登第事皆習之也然習之學

韓愈者其與藥山僧詩是非未可知也歸妹於楊嗣

復歸女於盧求鄭亞杜審權故携畋讓能皆習之之

甥皆為宰相云其在鄭州者非習之也

  麴信陵

信陵正元元年進士為舒州望江令卒有呉門送客

詩云亂山呉苑外臨水讓王祠素是傷情處春非送

客時不須愁落日且願駐青𢇁千里㑹應到一罇誰

共持

信陵移居洞庭詩云重林將疊嶂此處可迯秦水隔

人間世花開洞裏春荷鋤分地利縱酒樂天眞萬事

更何有吾今巳外身

白樂天感遇詩云我聞望江縣麴令撫惸婺在官有

仁政名不聞京師身殁欲歸葬百姓遮路岐攀轅不

得去留葬此江湄至今道有名男女涕皆垂無人立

碑碣唯有邑人知

  孟郊

李翺薦郊於張建封云兹有平昌孟郊正士也伏聞

執事舊知之郊為五言詩自前漢李都尉蘇属國及

建安諸子南朝二謝郊能兼其體而有之李觀薦郊

於梁肅補闕書曰郊之五言詩其有高處在古無上

其有平處下顧兩謝韓愈送郊詩曰作詩三百首杳

黙咸池音彼二子皆言知也豈欺天下之人哉郊窮

餓不得安養其親周天下無所遇作詩曰食薺膓亦

苦強歌聲無歡出門即有礙誰謂天地寛其窮也甚

矣凢賢人竒士自以所負不茍合于世是以雖見之

難得而知也見而不能知其賢如勿見而巳矣知其

賢而不能用如勿知其賢而巳矣用而不能盡其才

如勿用而巳矣盡其才而容讒人之所間者如勿盡

其才而巳矣故見賢而能知知而能用用而能盡其

才而不容讒人之所間者天下一人而巳矣郊下第

詩曰棄置復棄置情如刀劒傷又再下第詩曰兩度

長安陌空將涙見花而後及第有詩曰昔人齷齪不

足嗟今朝曠蕩恩無涯青春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

長安花一日之間花即看盡何其速也果不達

韋莊奏請追贈十餘人其一孟郊字東野尚古風詩

與李光韓退之為友貞元十二年及第佐徐州張建

封幕卒私諡曰貞耀先生

賈島詩曰身殁聲名在多應萬古傳寡妻無子息破

宅帶林泉塜近登山道詩隨過海舩故人相弔處斜

日下寒天

郊字東野湖州人年五十擢調溧陽尉鄭餘慶為東

都留守表為水陸運判官鎭興元表為叅謀卒

退之荅郊詩云規模背時利文字覷天巧人皆餘酒

肉子獨不得飽纔春思巳亂始秋悲又攪朝餐動及

午夜諷常至卯名聲暫羶腥腸肚鎭煎炒古心雖自

鞭世路終難拗弱拒喜張臂猛挐閑縮𤓰見倒誰肯

扶從嗔我湏齩張為取郊青山輾為塵白日無閑人

食薺腸亦苦強歌聲無歡欲知萬里情曉卧半床月

等句以為清竒僻苦主遊子吟云慈母手中線遊子

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將寸草心報得

三春輝

烈女操云梧桐相待老鴛鴦㑹雙死正女貴徇夫捨

生亦如此波瀾誓不起妾心井中水

天寒色青蒼北風呌枯桑厚氷無裂文短日有冷光

敲石不得火壯隂奪正陽苦調更何言乆吟成此章

此郊苦寒吟也或曰郊島善言貧此詩與島詩云卧

聞西牀琴凍拆兩三絃鬢邊雖有𢇁不堪織寒衣正

相侔矣

楚怨云秋入楚江水獨照汩羅魂手把芰荷泣意愁

珠淚飜九門不可入一犬吠千門

塘下行云塘邊日欲斜年少早還家徒將白羽扇調

妾木蘭花不是城頭樹那棲來去鵶

臨池曲云池中春荷葉如帶紫菱成角蓮子大羅裙

蟬鬢倚迎風雙雙伯勞飛向東

偷詩之作餓犬齚枯骨自喫饞饑涎今文與古文各

各稱可憐亦如嬰兒食餳桃口旋旋惟有一㸃味豈

見逃景延䋲床獨坐翁黙覽有所傳終當罷文字别

著逍遥篇從來文字浄君子不以賢

贈别崔純亮云食薺腸亦苦強歌聲無歡出門即有

礙誰謂天地寛有礙非遐方長安大道傍小人智慮

險平地生太行鏡破不改光蘭死不改香始知君子

心交乆道益彰君心與我懷離别俱廻遑譬如浸蘖

泉流苦日巳長忍泣目易衰忍憂形易傷項籍豈不

壯賈生豈不良當其失意時涕泗各滿裳古人勸加

飱此飱難自強一飰九祝噎一嗟十斷腸况是兒女

怨怨氣凌彼蒼彼蒼若有知白日下清霜今朝始驚

呼白日空茫茫

落第云曉月難為光愁人難為腸誰言春物榮獨見

花上霜鵰鶚失勢病鷦鷯假翼翔弃置復弃置情如

刃劒傷

再下第云一夕九起嗟夢短不到家兩度長安陌空

將涙見花

  盧仝

有所思云當時我醉美人家美人顔色嬌如花今日

美人棄我去青樓珠箔天之涯娟娟常娥月三五二

八盈又缺翠眉蟬鬢生别離一望不見心斷絶心斷

絶幾千里夢中醉卧巫山雲覺來涙滴湘江水兩㟁

花朩深美人不見愁人心含愁更奏緑綺琴調高絃

絶無知音美人𠔃美人不知為暮雨𠔃為朝雲相思

一夜梅花發忽到䆫前疑是君

樓上女曲云誰家女兒樓上頭指揮婢子掛簾鈎林

花撩亂心之愁巻却羅袖彈箜篌箜篌歴亂五六絃

羅袖掩靣啼向天相思絃斷情不斷落花紛紛心欲

穿心欲穿憑欄杆相憶柳條線相思錦帳寒直縁感

君恩愛一廻頋使我𩀱淚長珊珊我有嬌靨待君笑

我有嬌娥待君掃鶯花爛熳君不來及至君來花巳

老心腸寸斷誰得知玉階羃歴生青草

秋夢行云客行一夜秋風起客夢南遊渡湘水湘水

泠泠徹底清二妃怨處無限情娥皇不語啓嬌靨女

英目成轉心愜長眉入鬢何連娟肌膚白玉秀且鮮

徘徊共詠東方日沉吟再理南風絃聲斷續思綿綿

中含幽意兩不宣慇懃纎手警破夢中霄寂寞心悽

然心悽然腸亦絶𥧌不𥧌𠔃玉枕寒夜深夜𠔃霜似

雪鏡中不見𩀱翠眉臺前空掛纎纎月纎纎月盈復

缺娟娟似眉意難訣願此眉𠔃如此月萬里萬里光

不㓕

仝居東都退之為河南令愛其詩厚禮之自號玉川

子嘗為月蝕詩譏切元和朋黨

月蝕詩云新天子即位五年嵗次庚寅斗柄揷子律

調黄鍾森森萬朩夜殭立寒氣贔贔頑無風爛銀盤

從海㡳出來照我草屋東天色紺滑凝不流氷光交

貫寒曈朧初疑白蓮花浮出龍王宮八月十五夜此

並不可𩀱此時恠事發有物吞食來輪如壯士斧斫

壞桂似雪山風拉摧百鍊鏡照見膽平地埋寒灰火

龍珠飛出腦却入蚌蛤胎摧輪破壁眼㸔盡當天一

撘如炲煤磨縱㓕跡須㬰間便似萬古不可開不料

至神物有此大狼狽星如撥沙出争頭事光大如婢

炷暗燈揜烏感菼如玳瑇今夜吐㗖長如虹孔隟千

道窮户外𡈽川 涕泗下中庭獨自行念此日月者

太隂太陽精皇天要識物日月乃化生走天汲汲勞

四體與夫作眼行光明此眼不自保天公行道何由

行吾見隂陽家有説望日蝕月月光㓕朔月掩日日

虧缺兩眼不相攻此説吾不容又孔子師老子云五

色令人目盲吾恐天似人好色即喪明幸且非春晴

萬物不嬌榮青山破瓦色渌水氷崢嶸花枯無女艷

鳥死沉歌聲頑冬何所好偏使一目盲傳説古老説

月蝕蝦䗫精徑圍千里入汝腹汝此癡骸阿誰生何

從海窟來便解縁青㝠恐是睚睫間揜塞所化成黄

帝有四目帝舜重瞳明二帝懸四目四海生灮輝吾

不遇二帝滉漭不可知何故童子上坐受虫豸欺長

嗟白兎𢷬靈藥恰似有意防姦非藥成滿臼不中度

委任白兎夫何爲憶昔堯爲天十日燒九州金鑠水

銀流玉煼丹砂焦六合烘爲窑堯心增百憂帝見

堯心憂勃然發怒决洪流立擬沷殺九日妖天高日

走沃不及但見萬國赤子生魚頭此時九御導

九日爭持節幡麾幡旒駕車六九五十四頭蛟螭虬

掣電九火輈汝若蝕開齱齬輪御轡執索相爬鉤推

蕩轟轕入汝喉紅鱗燄鳥燒口快翎鬛倒側聲醆鄒

撑膓拄肚礧如山丘自可飽死更不偷不獨塡飢坑

亦解堯心憂恨汝當食藏頭壓腦不肯食不當食張

唇哆觜食不休食天之眼養逆命安得天帝請汝劉

嗚呼人飬虎被虎齧天昏暮得瞽疾蝦䗫敢將天眼

瞎乃知恩非類一一自作孽吾見患眼人必索良工

訣想天不異人愛眼固應一安得嫦娥氏來習扁鵲

術手操春喉戈去此睛上物初見猶朦朧既久如抹

漆但恐功業成便此不吐出玉川子又涕泗下心禱

再拜額榻沙土中地上蟣虱臣仝告訴帝天皇臣心

有鐡一寸可刳妖蟇癡膓上天不為臣立梯磴臣血

肉身無由飛上天揚天光先封辭付與赤心風越排

閶闔入紫宫密邇玉几前擘圻奏上臣仝頑愚胸敢

死横干天代天謀其長東方蒼龍角揷㦸虎拽風當

心開明堂綂領三百六十鱗蟲坐理東方宮月蝕不

救援安用東方龍南方火鳥赤潑血項長尾短飛䟦

躠頭戴丹冠高達月蝕鳥宮十二度鳥為居停主

人不覺察貪向何人家行赤口毒舌毒䖝頭上喫却

月不啄殺虛貶鬼眼明䆕䆷上音抉下音血鳥罪不可雪西

方攫虎立䗁踦斧為牙鑿為齒偷犧牲食封豕大

蟇一臠固當軟美似見不見是何道理𤓰牙根天不

念天天若准擬北方寒龜被虵縳藏頭入慤如入獄

虵䈥束𦂳束破慤寒龜夏龜一種味且當以其肉𠑽

臛死殻没信處唯堪支床脚不堪鑚灼與天卜嵗星

主福德官爵奉董秦忍使黔婁生覆尸無衣巾天失

眼不 嵗星胡其仁熒惑矍鑠翁執法大不中月明

無罪過不糺食月䖝年年十月朝太微支盧謫罰何

災㐫土星與土性相背反飬福德生禍害到人頭上

死破敗今夜月蝕安可㑹太白眞將軍怒激鋒鋩生

州與太宗御名同州陣斬酈定進項骨脆甚春蔓菁天唯

兩眼失一眼將軍何處行天兵辰星任廷尉天律自

主持人命在盆底固應樂見天盲時天若不肯信試

喚臯陶鬼一問一如今宜三台文昌宮作天上紀綱

環天二十八宿磊磊尚書郎整頓排班行劒握他人

將一四太陽側一四天帝旁操斧代大匠兩手不怕

傷弧矢引滿反射人天狠呀啄明煌煌癡牛與騃女

不肯勤農枽徒勞含滛思旦夕遥相望蚩尤簸箕弄

旬朔始搥天皷鳴璫琅枉天能蛇行眉目森森張天

狗下䑛地血流何滂滂譎險萬萬黨搆架何可當昧

目亹成就害我光明王請留北斗相北極指揮萬國

懸中央此外盡掃除堆積如山崗贖我父母光當時

帝星没星雨如坼漿似天㑹事發叱喝誅姦強何故

中道廢自遺今日殃善善惡惡郭公所以亡願天神

聖心無信他人忠玉川子辭訖風色𦂳格格近月黒

暗邊似有動劒㦸須㬰癡蟇精兩吻自决抑初露半

箇璧漸吐滿輪魄衆星盡原赦一蟇獨誅磔腹肚忽

脱落依舊掛穹碧光彩未蘇來慘淡一片白奈何萬

里光受此吞吐厄再得見天眼感荷天地力或問玉

川子孔子修春秋二百四十年月蝕盡不收今子咄

咄辭固合孔意不玉川子笑荅或請聽逗遛孔子父

母魯諱魯不諱周書外書大惡故月蝕不見收余命

唐天口食唐土唐禮過三唐樂過五小猶不説大不

可數災沴無有大小瘉安得引衰周研覈其可否日

分晝月分夜辨寒暑一主刑一主德政乃舉孰為人

靣上一目偏可去願天完兩目照見萬方土更不瞽

萬萬古

與馬異結交詩天地日月如等閑盧仝四十無徃還

唯有一片心脾骨巉巗崪硉元鬰律刀劒為峰㠋平

地放着高如崐崘山天不容地不受日月不敢偷照

耀神農畫八卦鑿破天心胷女媧本是伏羲婦恐天

怒𢷬鍊五色石引日月之斜五星之縷把天補補了

不肯歸聓家走向日中放老鵶月裏栽桂養蝦蟇天

公發怒罰龍蛇此龍此蛇得死炳神農合藥救死病

天恠神農黨龍蛇罰神農為牛頭令載元氣車不知

藥中有毒藥藥煞元氣天不覺爾來天地不神聖日

月之光無正定不知元氣本不死忽聞空中喚馬異

馬異若不是祥瑞空中敢道不容易昨日同不同異

自異是謂大同而小異今日仝自同異不異是謂仝

不徃𠔃異不至直當中𠔃動天地自玉璞裏斷出相

思心黄金礦裏鑄出相思涙忽聞空中崩崕倒谷聲

絶勝明珠千萬斛買得西施南越一𩀱婢嬌饒惱殺

人凝脂為腰翡翠裙唯解畫眉朱㸃唇自從獲得君

䰙金摐玉凌浮雲却退頋一𩀱婢子何足云平生結

交苦少人憶君眼前如見君青雲欲開白日没天眼

不見此竒骨此骨縱横竒又竒千嵗萬嵗枯松枝半

半殆壓山谷盤根蹙節成蛟螭忽雷霹靂卒風暴雨

撼不動欲動不動千變萬化惣是鱗皴皮此竒恠物

不可欺盧仝一見馬異文章酌得馬異胷中事風姿

骨本恰如此是不是一字

  劉义

塞上逢盧仝云直到枽乾北逢君夜不眠上樓腰脚

徤懷土眼精穿斗柄寒垂地河源凉徹天覊魂泣相

向何事有詩篇𠝹

自問云自問彭城子何人接汝㒹酒腸寛似海詩膽

大於天斷劔徒勞匣枯琴無復絃相逢不得合頼是

向秋泉

义節士也少放肆為俠行因酒殺人亡命㑹赦出更

折節讀書能為歌詩然恃故時所負不能俛仰貴人

聞韓愈接天下士歩謁之作氷柱雪車二詩出盧孟

右樊宗師見為獨拜後以争語不能下賔客因持愈

金數斤去曰此䛕墓中人得耳不若與劉君為夀愈

不能止歸齊魯不知所終

  楊巨源

春日獻聖夀無疆詞云代是文明晝春當宴喜時爐

煙添桞重宮漏出花遲漢典方寛律周官正採詩碧

霄吹鳳吹紅日在龍旗造化膺神契陽和沃聖慈每

因隨百獸率舞奉丹墀梁正明三年薛廷珪以宮漏出花遲為詩題

張𢎞靖三世掌書命在台坐巨源詩曰伊陟無聞祖

韋賢不到孫時稱其能與張氏説家門巨源在元和

時詩韻不為新語體律務實功夫頗深旦暮吟詠不

輟年老頭揺人言吟詩所致

早春即事呈劉員外云明朝晴暖即相隨肯信春光

被雨欺且任文書堆案上免令杯酒負花時馬蹄經

歴須應遍鶯語丁寧巳恠遲更待雜芳成艶錦鄴中

争唱仲宣詩

送章孝標校書歸杭州因寄白舍人云曾過靈隱江

邊寺獨宿東樓㸔海門潮色銀河鋪碧落日光金柱

出紅盆不妨公事資高卧無限詩情要細論若訪郡

人徐孺子應須騎馬到沙林

巨源以三刃夢益州一箭取遼城得名故樂天詩云

早聞一箭取遼城相識雖深有故情清句三朝誰是

敵白鬚四海半為兄貧家薙草時時入痩馬尋花處

處行不用更教詩過好折君官職是虛名巨源後拜

省郎樂天復以詩賀云文昌新入有光輝紫界宮墻

白粉闈曉日鷄人傳漏箭春風侍女護朝衣雪飄歌

句高難和鶴拂煙霄光 飛官職聲名俱入手近來

詩客似君稀巨源字景  中時爲河中少尹

何事慰朝夕不踰詩酒情山河空道路蕃漢共刀兵

禮樂新朝市園林舊弟兄向風一㸃淚寒晚暮江平

張爲取此作爲主客圖

送裴中丞出使云一清淮甸假朝綱金印初迎細柳

黄辭闕天威和雨露出関春色避風霜龍韜何必陳

三略虎旅由來肅萬方宣諭生靈眞重任回軒應問

石渠郎

送綘州盧使君云應將清静結心期又共陽和到郡

時絳老問年須筭字庾公逢月要題詩朱欄迢逓因

髙勝粉蝶清明欲下遲他日徵還作霖雨不須求賽

敬亭祠

送司徒童子云衛多君子魯多儒七歲聞天笑舞雩

光彩春風初轉蕙性靈秋水不藏珠兩經在口知名

小百拜垂髫禀氣殊况復元侯旌爾善桂林枝上得

鵷雛

送人過衛州云憶昔征南府内逰君家東閣最淹留

縱横聮句長侵曉次第看花直到秋論舊舉盃先下

泪傷離臨水更登樓相思前路幾回首舊眼青山過

衛州

寄昭應王丞云武皇金輅輾香塵每歲朝元及此辰

光動泉心初浴日氣蒸山腹揔成春謳歌已入雲韶

曲詞賦方歸侍從臣瑞靄朝朝猶望幸天教赤縣有

詩人

寄江州白司馬云江州司馬平安否惠逺東林住得

無湓浦曾聞似衣帶廬峰見説勝香爐題詩歲晏離

鴻斷望闕天遥病鸖孤莫謾勾牽雨花社青雲依舊

是前途

古意贈王常侍云繡户紗䆫北里深香風暗動鳳凰

簮組紃長在佳人手刀尺空揺寒女心欲學齊謳逐

雲管還思楚練拂霜砧東家少婦當機織應念無衣

雪滿林

贈張將軍云闗西諸將揖容灮獨立營門劔有霜知

愛魯連歸海上肯令王剪在平陽天晴紅幟當山滿

日暮清笳入塞長年少高功人最美漢壇煙樹日蒼

贈李傳云知因公望掩能文誓激明誠在致君曾罷

𩀱旌瞻白日猶將一劔許黄雲揺窓竹色留僧語入

院松聲共鸖聞莫被此心生晩計鎭南人憶杜將軍

述舊紀勲寄太原李光顔侍中云玉舍含悽見鴈行

北垣新詔拜龍驤弟兄間世眞飛將貔虎歸時似故

鄉皷角因風飄朔氣旌旌映水發秋光河源收地心

猶壯笑向天西萬里霜

又云倚天孤劔截雲孤報國縱横見丈夫五載登壇

眞宰相六重分閫正司徒曾聞轉戰平堅冦共説題

詩壓腐儒料敵知機在方寸不勞心力講隂符

上裴中丞云六年西掖弘湯誥三捷東堂總漢科政

引風霜成物色語回天地到陽和清威更𦔳朝端重

聖澤曾隨筆下多應笑白鬚揚執㦸可憐春日老如

和人與人分惠賜氷云天水藏來玉墮空先頒密署

幾人同映盤皎㓗非闗露當扇清凉不在風瑩質方

從綸閣内凝輝更備錦帷中麗詞珎貺難𩀱有迢逓

金輿殿角東

觀打毬有作云親掃毬場如砥平龍驤驟馬曉光晴

入門百拜瞻雄勢動地三軍唱好聲玉勒回時霑赤

汗花騣分處拂紅纓欲令四海氛煙静杖底纎塵不

敢生

贈隣家老將云白首羽林郎丁年戍朔方隂天瞻磧

路秋日渡遼陽大漠寒山黒孤城夜月黄十年依蓐

食萬里帶金瘡拂雪陳師祭衝風立教場箭飛瓊羽

合旌動火雲張虎翼分營勢魚鱗擁陣行誓心清塞

色闘血雜沙光戰地晴輝薄軍門曉氣長冦深争暗

襲闗逈勒春防身賤竟何訴天高徒自傷功成封寵

將力盡到貧鄉雀老方悲海鷹衰却念霜空餘孤劔

在開匣一霑裳

酬崔愽士云自知頑叟更何能唯學雕虫謬見稱長

被有情邀唱和近來無力更秪承青松樹杪三千鸖

白玉壺中一片氷今日為君書壁右孤城莫怕世人

酬盧員外云謝傅旌旗控上游盧郎鐏俎借前籌舜

城風土臨清廟魏國山川在 樓雲寺當時接高歩

水亭今日又同遊滿筵舊有笙歌在獨有羊曇最淚

酬于駙馬云綺陌塵香曙色分碧山如畫又逢君蛟

藏秋月一片水驥鏁晴空千尺雲戚里舊知何駙馬

詩家今得鮑參軍陽和本是煙霄曲願向花間次第

又云芳時碧落心應斷今日清詞事不同瑶草秋殘

仙圃在綵雲天逺鳳樓空晴花曾送金覊影凉葉還

生玉簟風長得聞詩懽自足㑹㸔春露濕蘭叢

酬裴舎人見寄云誰道重遷是舊班自將霄漢比鄉

闗二妃樓下宜臨水五老祠西好㸔山再葺吾廬心

巳足每來公府路常閑詩陪亞相逾三紀石笥煙霞

不共攀

酬崔駙馬惠牋百張兼貽四韻云百張雲様亂花開

七字文頭艶錦回浮碧空從天上得殷紅應自日邊

來捧持價重凌 葉封褁香深笑海苔滿篋清光應

照眼欲隨凢韻輙徘徊

元㣲之憶楊十二詩云楊子愛言詩春天好詠時戀

花從馬滯聮句放盃遲日映含煙竹風牽卧柳𢇁南

山更多興須作白雲期

巨源善叙事胡二十以户部 度支乃賀以詩曰雄

拜知承聖主恩於是有雄拜之日

  陳羽

羽湘妃云二妃哭處雲沉沉二妃怨處湘江深商人

酒滴廟前草蕭颯風生班竹林

雪詩云千門萬户雪花浮㸃㸃無聲落硯溝全似玉

塵消更積半成氷片約還流光含曙色清天苑輕逐

微風繞御樓平地巳霑盈尺潤年豐須荷冨人侯

宴楊駙馬山亭云垂楊拂㟁草葺葺綉户牎前花影

重鱠下玉盤紅縷細酒開金甕緑醅醲中朝駙馬何

平叔南國詞人陸士龍落日泛舟同醉處回潭百丈

映千峰

贈子云或棹孤舟或杖藜尋常適意釣長溪草堂竹

徑在何處落日孤煙寒渚西

題夫差廟云姑蘇臺上千年朩刻作夫差廟裏神冠

蓋寂寥塵滿坐不知簫鼓樂何人

韓退之有落葉送羽云誰云少年别流淚各霑衣羽

與退之同年登第

羽夜别温商梓州云鳳凰城裏花時别元武江邊月

下逢客舎莫辭先買酒相門曾忝舊登龍迎風騷屑

千家竹隔水悠揚午夜鐘明日又行西蜀去不堪天

際逺山重

春園即事云水隔群物外夜深風起頻霜中千𣗳橘

月下五湖人聽鸖忽忘寢見山如得隣明年還到此

共㸔洞庭春

送戴端公赴容州云分命諸侯重葳蕤繡服香八蠻

治險路千騎踏繁霜山斷旌旗出天晴劔佩光還將

小戴禮逺去化南方

送友人及第歸江東云五陵春色泛花枝心醉花前

逺别離落第耻為闗上客成名空羡里中兒都門雨

歇愁分處山店殘燈夢到時家住洞庭多釣伴同來

相賀話相思

小江驛送陸侍御歸湖上山云鸖唳天邊秋水空荻

花蘆葉起西風今夜渡頭何處宿㑹稽山在月明中

  王履

異方霑瑞氣干呂見青雲表聖興中國來王謁大君

迎祥殊大樂叶慶頼横汾自是明時起非將觸石分

映霄難辨色從吹作成文須使流千載垂芳在典墳

青雲干呂

貞元七年青雲干呂詩登第

  彭伉

聖布中區化符祥異域雲含春初應呂暈碧巳成文

東起隨風煖西流共日曛升時嘉異月為慶等凝汾

輕與晴煙比高將曉霧分飄飄如可致願此翊明君

君伉正元七年杜黄裳下試青雲干呂詩登第伉宜

春人既登第伉妻族有湛賁者猶為郡吏伉妻即湛

姨也妻族賀伉坐皆名士伉居客右一坐盡碩而賁

飯於後閤其妻責之曰男子不能自勵窘辱如此復

何顔賁感其言力學一舉擢第正元十二年第伉方郊逰

聞之失聲墜驢𡊮人謔曰湛郎及第彭伉落驢至今𡊮州

之西有落馿橋

  辛𢎞智

𢎞智國子監進士賦詩曰君為河邊草逢春心剰生

妾如臺上鏡得照始分明同房常定宗改始字為轉

字遂争之皆云我作乃下牒見博士羅道琮判云昔

五言定表以理切稱竒今一言競詩取詞多為主詩

歸𢎞智轉還定宗以狀牒知任為公驗

  歐陽詹

字行周泉州人初見拔於常衮後見知於退之元賔

終於四門𦔳教李胎孫序其文曰君之文周詳切於

情故事叙重複宜其掌代文柄以變風雅一命而卒

天其絶乎子價早死孫澥

銅雀妓云蕭條登古臺廻首黄金屋落葉不歸林高

陵永為谷粧容徒自麗舞態閲誰目惆悵繐帷前歌

聲苦於哭

晨裝行云村店月西入山林鳥鵊聲旅裝徹夜席束

囊事晨征寂寂人尚眠悠悠天未明豈無偃息心所

務前有程

蜀中將歸留辭韋相公云寧體即雲搆方前𢘆玉食

貧居豈及此要欲懷歸憶在夢闗山逺如流嵗華逼

明晨首鄉路迢逓孤飛翼

翫月詩序云月可翫翫月古也謝賦鮑詩聎之庭前

亮之樓中皆翫月也貞元十二年歐閩君子陳可封

遊在秦寓于永崇里華陽觀予與鄉人安陽邵楚萇

濟南林藴頴川陳詡亦旅長安秋八月十五夜詣陳

之居修厥翫事月之為翫冬則繁霜大寒夏則蒸雲

大熱雲蔽月霜侵人蔽與侵俱害乎翫秋之於時後

夏先冬八月於秋季始孟終十五於夜又月之中稽

於天道則寒暑均取於月數則蟾兎圓况埃壒不流

大空悠悠嬋娟徘徊桂華上浮昇東林入西林肌骨

與之踈凉神氣與之清冷四君子恱而相謂曰斯古

人所以為翫也既得古人所翫之意冝襲古人所翫

之作月詩云八月十五夕舊嘉蟾兎光斯從古人好

共下今宵堂素魄皓孤凝芳輝紛四揚徘徊林上頭

泛灔天中央皓露𦔳流華輕風佐浮凉清冷到肌骨

㓗白盈衣裳惜此苦宜翫𭣄之非可將含情頋廣庭

願至沉西方

途中寄太原所思詩云鷗鳥漸覺逺廻頭長路塵高

城已不見况復城中人去意自未甘居情諒猶辛萬

里東北晉千里西南秦一履不出門一車無停輪流

萍與匏繫早晚期相親或曰詹遊太原悦一妓將别

約至都相迎故有早晚期相親之句妓思之不巳得

疾且甚乃刃其髻藏之謂女弟曰歐陽生至可以為

信又作詩曰自從别後减容光半是思郎半恨郎欲

識舊來雲髻様為奴開取縷金箱絶筆而逝及詹至

如其言示之詹啓凾一慟而卒孟簡賦詩哭之序云

穆𤣥道訪予常嘆其事𤣥道頗惜之

  焦郁

白雲向空垂云白雲昇逺岫揺拽入晴空乘化隨舒

巻無心任始終欲銷仍帶日將斷更因風勢薄飛難

定天高色易窮影收元氣表光㓕太虛中儻若從龍

去還施濟物功

春雪詩云散漫天涯色承春四望平不分殘照影何

處斷腸聲繚繞光經塞霏㣲勢逐城因風低未歛帶

雨重還輕干呂知時㤗如膏候嵗成小儒叨盛世無

以荅皇明

  𡊮高

字公碩滄洲人恕巳之孫慷慨有節尚為給事中德

宗將起盧𣏌刺饒州詔出高執不下帝慰曰朕唯卿

言切至巳如奏憲宗時卒贈禮書

禹貢通逺俗所圖在安人后王失其本職吏不敢陳

亦有姦佞者因兹欲求伸動生千金費日使萬姓貧

我來顧渚源得與茶事親甿輟耕農耒採採實苦辛

一夫旦當役盡室皆同臻捫葛上欹壁蓬頭入荒榛

終朝不盈掬手足皆鱗皴悲嗟遍空山草朩為不春

隂嶺芽未吐使者牒巳頻心爭造化力先走銀臺均

選納無晝夜搗聲昏繼晨衆工何枯槁俯視彌傷神

皇帝尚廵狩東郊路多堙周廻遶天涯所獻愈艱勤

况减兵革困重兹困疲民未知供御餘誰合分此珍

頋省忝邦守又慙復因循茫茫滄海間丹憤何由申

右高所賦茶山詩也案唐制潮州造貢茶最多謂之

顧渚貢焙嵗造一萬八千四百斤大曆後始有進奉

建中二年高刺郡進三千六百串并詩此一章刻石

在貢焙故杜鴻漸與楊祭酒書云頋渚中山紫笋茶

兩片此物但恨帝未得嘗實所嘆息一片上太夫人

一片充昆弟同歠開成三年以貢不如法停刺史裴

充官


唐詩紀巻第三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