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四

卷第三十三 唐詩紀事 卷第三十四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三十五

唐詩紀事巻第三十四

 韓愈   張籍   史延   丁澤

 樊宗師  李道昌

  韓愈

司空圖云金之精麤效其聲皆可辨也豈清於磬而

渾於鍾哉然則作者為文為詩才格亦可見豈當善

於彼不善於此耶愚觀文人之為詩詩人之為文始

皆繫其所尚所尚既專則搜研愈至故能衒其功於

不朽亦猶力巨而闘者所持之器各異而皆能濟勝

以為勍敵也愚嘗覽韓吏部歌詩累百首其驅駕氣

勢若掀雷挾電撑抉於天地之根物狀其變不得鼓

舞而狥其呼吸也其次皇甫祠部文集外所作亦為

遒逸非無意於深密蓋或未遑耳今於華下方得柳

詩味其探搜之致亦深遠矣俾其窮而克夀抗精極

意則固非𤨏𤨏者輕可擬議其優劣又嘗覩杜子美

祭太尉房公文李太白佛寺碑賛宏抜清厲乃其歌

詩也張曲江五言沈鬱亦其文筆也豈相傷哉噫後

之學者褊淺片詞隻句未能自辨巳側目相詆訾矣

痛哉因題柳集之末庶俾後之詮評者罔惑偏説以

蓋其全工

洛邑得休告華山窮絶陘倚巗睨海眼引袖拂天星

日駕此廻轄金神所司刑泉紳拖脩白石劔攅高青

磴蘚漣拳局梯飈颭伶俜悔狂巳咋指垂誡仍䥴銘

退之荅張徹詩也李肇載登華事信有之沈顔遺肇

書謂退之託此以悲世人登髙而不知止且示誡焉

皇甫湜作韓先生墓志云長慶四年八月昌黎韓先生既以疾免吏部侍郎書諭湜曰死

能令我躬所以不隨世磨㓕者惟子以為嘱其年十

二月丙子遂薨明年其孤昶使奉功緖之録繼訃以

至三月癸酉葬河陽乃哭而叙其墓其詳將揭之於

神道碑云先生諱愈字退之後魏安桓王茂六代孫

祖朝散大夫桂州長史諱叡素父秘書郎贈尚書左

僕射諱仲卿先生七嵗好學言出成文及冠恣為書

以傳聖人之道人始未信既發不掩聲震業光衆方

驚爆而萃排之乗危將顚不懈益張卒大信於天下

先生之作無圓無方至是歸工抉經之心執聖之權

尚友作者跂邪觝異以扶孔氏存皇之極人知人罪

非我計茹古𣷉今無有端涯渾渾灝灝不可窺校反

其酣放豪曲快字凌𥿄恠發鯨鏗春麗驚燿天下然

而栗密窈𦕈章妥句適精能之至入神出天嗚呼極

矣後人無以加之矣姬氏以來一人而巳矣始先生

以進士仕歴官二十有七其為御史尚書郎中中書

舍人前後三貶皆以䟽陳治事廷議不隨為罪常惋

佛老法潰聖人之隄乃唱而築之及為刑部侍郎遂

章言憲宗迎佛骨非是任為身耻上怒天子先生處

之安然就貶八千里海上嗚呼古所謂非茍知之亦

允蹈之者耶呉元濟反吏兵乆遁無功國涸將疑衆

懼恟恟先生以右庶子兼御史中丞行軍司馬宰相

軍出潼闗請先乗遽至汴感説都綂師乗遂和卒擒

元濟王庭凑反圍牛元翼於深救兵十萬望不敢前

詔擇庭臣徃諭衆慄縮先生勇行元稹言於上曰韓

愈可惜穆宗悔馳詔無徑入先生曰止君之仁死臣

之義遂至賊營麾其衆責之賊恇汗伏地乃出元翼

春秋美臧孫辰告糴于齊以為急病校其難易孰為

冝褒嗚呼先生眞古所謂大臣者耶選拜京兆尹歛

禁軍帖旱糴獻倖臣之鋩再為吏部侍郎薨年五

十七贈禮部尚書先生與人洞朗軒闢不施㦸級族

姻友舊不自立者必待我然後衣食嫁娶䘮葬平居

雖寢食未嘗去書怠以為枕飡以飴口講評孜孜以

磨諸生恐不貎美游以詼笑嘯歌使皆醉義忘歸嗚

呼可謂樂易君子鉅人者矣夫人高平郡君范陽盧

氏孤前進士昶壻左拾遺李漢壻集賢校理樊宗懿

次女許嫁陳氏三女未笄銘曰維天有道在我先生

萬頸胥延坐廟以行令望絶耶痌此四方惟聖有文

乖㣲嵗千先生起之焯役于前彍義滂仁耿照𠑽天

有如先生而合且年按我章書經紀大環唫不時施

昌極後昆噫嘻永歸知心之悲王戞反唫其禁反

喚起窓前曙催歸日未西無心花裏鳥更與盡情啼

乃二禽名也喚起聲如絡緯圓轉清亮偏鳴於春曉

江南謂之春喚催歸子規也

謹按公生於代宗大曆三年戊申

德宗貞元八年壬申是嵗公登第年二十五

十一年乙亥上宰相三書時趙璟賈躭盧邁為相是嵗欲相延齡陽城諫止

五月東歸作感二鳥賦其末云幸年嵗之未暮庶無

羡於斯類時年二十八

十三年丁丑從董晉辟為汴宋頴毫觀察推官

十五年巳卯二月薨公隨晉䘮歸既出四日宣武

軍亂殺行軍司馬陸長源公作汴州亂二章云汴州

城門朝不開天狗墮地聲如雷徤兒爭誘殺留後連

屋累棟燒成灰諸侯咫尺不能救孤士何者自興衰

又曰母從子走者為誰大夫夫人留後兒長源昨日

乗車騎大馬坐者為趨乗者下廟堂不肯用干戈嗚

呼奈汝母子何

十六年庚辰依徐州武寧軍節度張建封

十九年癸未拜監察御史上書論宮市貶連州陽山

令時有送浮屠文暢孟東野序

二十年甲申移江陵法曹參軍途中作詩寄三翰林

未幾以四門博士召

二十一年乙酉正月德宗崩順宗立改元永正韋叔

誼王叔文等用事又謀奪中官兵制天下之命是年

八月皇太子即位帝自稱太上皇貶叔誼叔文等公

作永正行云君不見太皇諒隂未出命小人乗時偷

國柄北軍百萬虎與貔天子自將非他師一朝奪印

付私黨凛凛朝士何能為孤鳴梟噪争署置晱閃跳

踉相娬媚夜作詔書朝拜官超資越序曾無難公然

白日受賄賂火齊磊落堆金盤元臣故老不敢語晝

卧涕泣何汍瀾董賢三公誰復惜侯景九錫行可歎

國家功高德且厚天位未許庸夫干嗣皇卓犖信英

主文如太宗武高祖膺圖受禪登明堂共流幽州鮌

死羽四門肅穆賢俊登數君匪親豈其朋郎官清要

為世稱荒郡廹野嗟可矜湖波連天日相騰蠻俗生

梗瘴癘蒸江氛嶺祲昏若凝一蛇兩頭見未曾怪鳥

争鳴令人憎蠱虫羣飛夜撲燈雄虺毒螫墮股肱食

中置藥肝心崩左右使令詐難憑愼勿浪信當兢兢

吾常同僚情可勝具書自見非妄徵嗟尔既徃冝為

懲是嵗又作五箴年二十八

憲宗元和元年丙戌權知國子博士作釋言

二年丁亥是嵗作元和聖德詩

三年分司東都始宰相鄭公索公文公獻之有譛公

者遂作釋言至是不自安乃求分司

四年是嵗真為國子博士改分司都官員外郎

五年為河南令是嵗效玉州子月蝕詩

六年入拜職方員外郎時有送窮文寄盧仝詩坐論

華隂令柳澗事復為博士作進學解執政竒其才改

比部郎中史舘修撰轉考功郎中修撰如故數月以

考功知制誥論討蔡事與裴度議合月滿遷中書舍

人賜緋魚袋後卒以謗語改太子右庶子自六年至十一年也

十二年丁酉裴度軍慰淮西奏公行軍司馬有從軍

泊途中諸篇其間次潼闗寄張十二使君詩云荆山

已去華山來日照潼闗四扇開刺史莫辭迎候逺相

公新破蔡州廻又次潼闗上都綂相公云暫辭堂印

執兵權盡管諸軍破賊年冠蓋相望催入相待將功

德格皇天又桃林夜賀晉公云西來騎火照山紅夜

宿桃林臘月中來把命珪兼相印一時重疊賞元功

數篇皆有奥㫖元濟平遷刑部侍郎

十四年正月表乞燒 佛骨䟽入貶潮州刺史有次

藍闗示姪孫湘詩云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陽路

八千欲為聖明除弊事豈將衰朽計殘年雲横秦嶺

家何在雪擁藍闗馬不前知汝逺來應有意好收吾

骨瘴江邊是嵗十月量移𡊮州刺史酬張韶州詩云

明時逺逐事何如遇赦移官罪未除北望詎令隨塞

鴈南遷纔免葬江魚將經貴郡須留客先惠高文謝

起予暫欲繫船韶石下上賔虞舜整冠裾又留别張

使君云來徃再逢梅柳新别離一醉綺羅春乆欽江

總文才妙自歎虞飜骨  鳴笛急吹催落日清歌

緩送感行人巳知奏課當徵拜那復淹留詠白蘋

十五年庚子至𡊮州是嵗正月憲宗崩穆宗立召為

國子祭酒長慶元年辛丑 兵部侍郎七月成徳軍

大將王廷湊殺田洪正以

二年公奉命宣撫鎭州時裴度為幽鎭招撫使公有

行次承天營酬裴公詩云竄遂三年海上歸逢公復

此着征衣旋吟佳句還鞭馬恨不身先去鳥飛是嵗

四月廷湊解深州之圍牛元翼奔歸京師六月裴度

三月相六月罷李逢吉為相始公有和裴公感恩言志詩

云文武功成後居為百辟師林園窮勝事鍾鼓樂清

時擺落遺高論雕鎸出小綺自然無不可范蠡爾其

誰又和裴公回朝見寄云蠱瘁年將乆公今始暫閑

事隨憂共减詩與酒俱還放意機衡外收身矢石間

秋臺風日逈正好㸔前山時牛李黨熾裴介其間累

遭謗讟故公詩有高蹈之語是嵗拜京兆尹

三年罷京兆尹為兵部侍郎尋拜吏部侍郎

四年甲辰有南溪始泛詩是嵗公以病罷吏侍故有

餘年諒無幾休日愴巳晚自是病使然非由取髙謇

又有足弱不能歩自宜收朝蹟之句十二月二日卒

於靖安里年五十七

  張籍

短歌行云青天蕩蕩高且虛上有白日無根株流光

暫出還入地使我年少不須臾與君相逢勿寂寞衰

老不復如今樂玉巵盛酒置君前再拜願君千萬年

節婦吟寄東平李司空云君知妾有夫贈妾𩀱明珠

感君纒綿意繫在紅羅襦妾家髙樓連花起良人執

㦸光明裏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擬同生死還君

明珠𩀱涙垂何不相逢未嫁時

白紵歌云皎皎白紵白且鮮將作春衣稱少年裁縫

長短不能定自持刀尺向姑前復恐蘭膏汚纎指常

遣傍人收墮珥衣裳着時寒食下還把玉鞭鞭白馬

將軍行云彈箏峽東有胡塵天子擇日拜將軍蓬萊

殿前賜六纛還領禁兵為部曲當朝受詔不辭家夜

向咸陽原上宿戰車彭彭旌陽動三十六軍聲上隴

隴頭戰勝夜亦行分兵處處收舊城胡兒殺盡隂磧

暮擾擾唯有牛羊聲邊人親戚曾戰殁今逐官軍收

舊骨磧西行見萬里空樂府獨奏將軍功

白頭吟云請君膝上琴彈我白頭吟憶昔君前嬌笑

語兩情宛轉如縈素宫中為我起高樓更開花池種

芳樹春天百草秋始衰棄我不待白頭時羅襦玉珥

色未暗今朝巳道不相宜揚州青銅作明鏡暗中持

照不見影人心廻玄自無窮眼前好惡那能定君恩

已去若再返菖蒲花青月長滿

籍樂府詞清麗深婉五言律詩亦平澹可喜七言詩

則質多文少人才各自有冝不可強文飾也文昌有

謝裴司空馬詩云乍離華厩移蹄澁初到貧家舉眼

驚此馬乃是一遲鈍不能行而多驚詩人之㣲而顯

亦少其比

寒食内宴云朝光瑞氣滿宫樓彩纛魚龍四靣稠廊

下御厨分冷食殿前香騎逐飛毬千官盡醉猶教坐

百戱皆呈未放休共喜拜恩侵夜出金吾不敢問行由

籍宿江上詩云楚驛南渡口夜深來客稀月明見潮

上江静覺鷗飛旅次今巳逺此行殊未歸離家久無

信又聽搗寒衣或云劉長卿餘干旅舍云揺落暮天

逈丹楓霜葉稀孤城向水閉獨鳥背人飛渡口月初

上隣家漁未歸鄉心正欲絶何處㨶征衣槩相類也

籍字文昌和州人歴水部外郎終主客郎中

籍荅鄱陽客云江臯嵗暮相逄地黄葉霜前半夏枝

子夜吟詩向松桂心中萬事喜君知乃知藥名詩自

元和間巳為之矣

蕃漢斷消息死生長别離長於送人處憶得别家

流光漸出還入地使我年少不湏㬰採樵莫

採松與栢生  且堅與爾作屋成家宅右張為

取為主客圖

退之送東野序云唐有天下陳子昻蘇元明元結李

白杜甫李觀皆以其所能鳴其存而在下者孟郊東

野始以其詩鳴其高出晉魏不懈而及於古其他浸

滛乎漢氏矣從吾遊者李翺張籍其尤也三子者之

鳴信善鳴矣抑不知天將和其聲使鳴國家之盛耶

抑將窮餓其身思愁其心膓而使自鳴其不幸耶三

子者之命則存乎天矣其在上也奚以喜其在下也

奚以悲

籍詩善叙事如拜豐陵云嵗朝園寢遣公卿學省班

中亦攝行身逐陵官齊再拜手持木鐸叩三聲寒更

報㸃來三殿曉炬分行照栢城却下龍門㸔漸逺

峰高處日初晴

送令狐尚書東都留守云朝廷重寄在闗東共説從

前選上公勲業新成大梁鎭恩榮便賞洛陽宮行

蹔出天橋上廵禮常過紫殿中每領羣官拜章表

開門仗日曈曈

田司空入朝云西來將相望兼雄不與諸軍覲禮同

早變山東知順命新收濟上立殊功朝官叙謁趍門

外恩使宣迎滿路中閭闔曉開銅漏盡身當受冊大

明宮

送汀州源使君云曾成趙北歸官計因拜王門最好

官為郡蹔辭𩀱鳳闕全家逺過九龍灘山鄉只有輸

蕉户水鎭應多養鴨欄地僻尋常來客少㓨桐花發

共誰㸔

送李僕射愬赴鎭鳳翔云由來勲業属英雄兄弟連

雲列位同先入賊城擒惡首盡封筦管讓元公旌幢

獨繼家聲外竹帛新添國史中天子欲收秦隴地故

交移鎭古扶風

送裴相公鎭太原云盛德雄名逺近知功高先乞守

藩維衘恩暫遣分龍節署勑還同在鳳池天子親臨

樓上送朝官齊出道邊辭明年塞北諸蕃落應赴生

祠請立碑

白樂天讀籍詩集云張公何為者業文三十春尤攻

樂府詞舉代少其人姚合讀籍詩有詩云妙絶江南

曲凄凉怨女詩古風無敵手新語足人知

  史延

清明賜新火云上苑連侯第清明及暮春九天初改

火萬井属良辰頒賜恩踰洽承時慶亦均翠煙和柳

嫩紅熖出花新寵命尊三老祥光燭萬人太平當此

日空腹賀陶鈞

大暦九年留守蔣渙試進士於東都延登第

  丁澤

龜負圖詩云天意將垂象神龜出負圖五方行有配

八封義寧孤作瑞旌君德披文叶帝謨乗流喜得路

逢聖幸存軀蓮葉池通泛桃花水自浮還尋九江去

安肯曳泥途

大曆十年試龜負圖詩為東都第一

  樊宗師

蜀綿州越王樓詩序云綿之城帝猲明威瀰石

硝馳涪瀬左陵凌紅䄺簮天地送行癸壬且掬跎踼

于西北蟠紅頠青越王正故為樓重軒疊飛門牎䝉

傘蹇蹇子始登謂日月昬曉可窺其背雷電合風雲

遇霜辛露酸星辰介行鬼神變化草朩頭繡髻衘蓑

芰皆可察極既縈視其江帶又極視其土崗斷暴逺

近山嶮嶮若閿之東皇天原開見荆山我其黄河𣊺

然為曲直涙雨落不可掩因口其心曰無害若其目

果星星過歸尚悲不能解重為詩以釋益不可顧謂

郡中諸君能無有意綴以華艶其念蓄云

危樓倚天門如闉星辰宮榱題薄龍怪洄洄繞雷風

徂秋試登臨大靄屯喬空不見西北路考懷益雕窮

石瀨薄濺濺土山杳穹穹昔人創為逝所適酡顔紅

今我兹之來猶挍成嵗功輟田植科畝游圃歌芳叢

地財無叢厚人室安取豐既乏富庶能千萬慙文翁

宗師字紹述襄陽節度使澤之子韓退之誌其墓曰

為文必出於已不襲蹈前人一言一句何其難也必

出於仁義其富若生蓄萬物必具海𣷉地負放恣縱

横無所綂紀然而不煩於䋲削而自合也嗚呼紹述

於斯術其可謂至於斯極者矣

  李道昌

道昌唐大暦十三年為蘇州觀察使一日郡城外虎

丘山有鬼題詩二首隱于石壁之上云青松多悲風

蕭蕭聲且哀南山接幽壠幽壠空崔嵬白日徒昭昭

不照長夜臺雖知生者樂魂魄安能廻况復念所親

慟哭心肝摧慟哭更何言哀哉復哀哉又曰神仙不

可學形化空遊魂白日非我朝青松為我門雖復隔

幽顯猶知念子孫何以遣悲惋萬物歸其根寄語世

上人莫厭臨芳罇莊生問枯骨王樂成虛言道昌異

其事遂具奏聞准勑令致祭道昌為其文曰嗚呼萬

古丘陵化無再出君若何人能閑詩筆何代而亡誰

人子姪曾作何官是誰仙室寂寞夜臺悲乎白日不

向𥿄上石中隱出桃源三月深草垂楊黄鶯百囀猿

聲斷膓不題姓字寧辨賢良嗚呼哀哉嘆昔先賢空

傳經史終無再還青松嶺上嵯峨碧山大唐正業巳

記詩言痛復痛兮何處賔悲復悲兮萬古墳能作詩

兮動天地聲悲怨兮涙霑巾感我皇兮列清酌願當

生兮事明君是時祭後經數日再有詩一絶于石云

幽𡨋雖異路平昔忝攻文欲知潜昧處山北両孤墳

後於寺山之地果有二墳極高大荆榛藂茂詢諸耆

艾竟不知何姓氏至今猶存

皮日休和云念爾風雅魂幽咽猶能文空令傷魂鳥

啼破山邊墳

陸龜䝉和云靈氣猶不死尚能成綺文如何孤窆裏

猶自讀三墳




唐詩紀事巻第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