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喜雨亭記

喜雨亭記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文鈔‎》和《古文觀止#卷十一

  亭以雨名,誌喜也。古者有喜,則以名物,示不忘也。周公得禾,以名其書;漢武得鼎,以名其年;叔孫勝敵,以名其子。其喜之大小不齊,其示不忘一也。

  予至扶風之明年,始治官舍,為亭於堂之北,而鑿池其南,引流種樹,以為休息之所。是歲之春,雨麥於歧山之陽,其占為有年。既而彌月不雨,民方以為憂。越三月,乙卯乃雨,甲子又雨,民以為未足;丁卯大雨,三日乃止。官吏相與慶於庭,商賈相與歌於市,農夫相與忭於野;憂者以喜,病者以愈,而吾亭適成。於是舉酒於亭上,以屬客而告之,曰:「五日不雨,可乎?」曰:「五日不雨,則無麥。」「十日不雨,可乎?」曰:「十日不雨,則無禾。」無麥無禾,歲且薦饑,獄訟繁興,而盜賊滋熾,則吾與二三子雖欲優游以樂於此亭,其可得邪?今天不遺斯民,始旱而賜之以雨,使吾與二三子,得相與優游而樂於此亭者,皆雨之賜也,其又可忘邪?既以名亭,又從而歌之,曰:「使天而雨珠,寒者不得以為襦;使天而雨玉,饑者不得以為粟。一雨三日,伊誰之力?民曰太守,太守不有;歸之天子,天子曰不然;歸之造物,造物不自以為功;歸之太空,太空冥冥;不可得而名,吾以名吾亭。」


註釋

這座亭子以雨命名,是為了表示喜慶。古代逢到喜慶,便以此題名於事物,表示不忘。周公得禾,便以《嘉禾》作他著作的篇名,漢武帝得鼎,便以元鼎作他年號的名稱,叔孫得臣打敗狄人僑如,便以“僑如”作他兒子名字。喜慶雖有大小不同,表示不忘的用意是一樣的。

我到扶風的第二年,才始營建官邸。在廳堂北面築了一座亭子,而在南面鑿了一口池塘,引水種樹,作為休息場所。這年春天,空中落下麥子於岐山之南,占卜後以 為是豐年之兆。接著是整月不下雨,百姓很著急。到了三月乙卯日下雨了,隔了九天的甲子日又下雨,百姓卻感到不滿足。丁卯那天是大雨,下了三天才停止。官吏相互慶賀於衙院,商人相互歌唱於市場,農民相互喜悅於田頭。擔憂的人為之高興,患病的人為之痊癒,而我的亭子恰巧也在這時造成。

於是開酒宴於亭上,向客人勸酒而告之:「如果五天不下雨,行麼?」你們一定會說:「五天不下雨,麥子就長不成了。」「十天不下雨呢?」又一定會說:「十天不下雨,稻子就長不成了。」「無麥無稻,年成就要饑荒,訟案增加而盜賊紛起,這樣,我和諸位即使想游賞於這座亭中,辦得到麼?幸喜上天不遺棄下民,剛旱不久便賜雨於人間,使我與諸位能夠相互舒暢地歡樂於亭中,這都是雨的恩賜啊!怎麼可以忘記呢?」

亭名既已題定,又進而作歌詞道:「假使上天下的是珍珠,受寒的人不能取代棉衣穿著;假使上天下的是寶玉,挨餓的人不能取代成米飯來吃。如今一雨三日,是誰的力量?百姓說是太守,太守並不有此力量,還是歸功於天子,天子又說不對,歸功於造物主。造物主不自以為有功,歸結到太空,太空渺茫,不可能為亭命名,這樣我就以自己來名為『吾亭』。」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