巻十三 嘉祐集 巻十四 巻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嘉祐集巻十四
  宋 蘇洵 撰
  譜例
  古者諸侯世國卿大夫世家死者有廟生者有宗以相次也是以百世而不相忘此非獨賢士大夫尊祖而貴宗蓋其昭穆存乎其廟遷毁之主存乎其太祖之室其族人相與為服死喪嫁娶相告而不絶則其勢將自至於不忘也自秦漢以來仕者不世然其賢人君子猶能識其先人或至百世而不絶無廟無宗而祖宗不忘宗族不散其勢宜亡而獨存則由有譜之力也蓋自唐衰譜牒廢絶士大夫不講而世人不載於是乎由賤而貴者恥言其先由貧而富者不錄其祖而譜遂大廢昔者洵嘗自先子之言而咨考焉由今而上得五世由五世而上得一世一世之上失其世次而其本出於趙郡蘇氏以為蘇氏族譜它日歐陽公見而歎曰吾嘗為之矣出而觀之有異法焉曰是不可使獨吾二人為之將天下舉不可無也洵於是又為大宗譜法以盡譜之變而并載歐陽氏之譜以為譜例附以歐陽公題劉氏碑後之文以告當世之君子蓋將有從焉者歐陽氏譜及永叔題劉氏碑後不具於此
  蘇氏族譜
  蘇氏之譜譜蘇氏之族也蘇氏出自髙陽而蔓延於天下唐神龍初長史味道刺眉州卒於官一子留於眉眉之有蘇氏自是始而譜不及焉者親盡也親盡則曷為不及譜為親作也凡子得書而孫不得書何也以著代也自吾之父以至吾之髙祖仕不仕娶某氏享年幾某日卒皆書而他不書何也詳吾之所自出也自吾之父以至吾之髙祖皆曰諱某而他則遂名之何也尊吾之所自出也譜為蘇氏作而獨吾之所自出得詳與尊何也譜吾作也嗚呼觀吾之譜者孝弟之心可以油然而生矣情見乎親親見於服服始於衰而至於緦麻而至於無服無服則親盡親盡則情盡情盡則喜不慶憂不弔喜不慶憂不弔則塗人也吾之所以相視如塗人者其初兄弟也兄弟其初一人之身也悲夫一人之身分而至於塗人此吾譜之所以作也其意曰分而至於塗人者勢也勢吾無如之何也已幸其未至於塗人也使之無至於忽忘焉可也嗚呼觀吾之譜者孝弟之心可以油然而生矣系之以詩曰
  吾父之子今為吾兄吾疾在身兄呻不寧數世之後不知何人彼死而生不為戚欣兄弟之親如足如手其能幾何彼不相能彼獨何心
  蘇氏諱釿 子祈 無嗣
  不仕娶 子福 子宗夐 子昭鳳 子惟讃 子垂象
  黄氏享               子垂正
  年若干               子垂範
  七月二           子惟善 子垂則
  十六日       子昭慶 子惟徳 子珤
  卒        子昭文 子渭 子瑗
  子沆
  子浩
  子漸
  子洙
  子宗藝 無嗣
  子宗瓊 無嗣
  子禮 子晫 子昭翰 子文質 子士元
  子文圭 子士能
  子士良
  子士寧
  子士嘉
  子士宗
  子晙 子昭遇 無嗣
  子昭逺 無嗣
  子昭逸 無嗣
  子昭建 無嗣
  子暕  無嗣
  子祐 子宗靄 子昭玘 子文實 子惟忠
  子惟恭
  子文寳 無嗣
  子昭現 子文采 子士祥
  子宗著 子徳謙 子永
  子諱祜 子宗善 子昭圖 子惟益 子允元
  不仕娶           子允滋
  李氏享       子惟吉 無嗣
  年五十     子昭越 無嗣
  四七月 子宗晏 子昭 無嗣
  三十日 子宗昪 子徳榮 子哲 子珵
  卒            子瑜
  子徳升 子淳 子舟
  子徳元 子汶
  子諱杲 子諱序 子澹 子位
  不仕娶 仕至大    子佾
  宋氏享 理評事 子渙
  年五十 娶史氏 子洵
  一六月 享年七
  八日卒 十五五
  月十一
  日卒
  子宗晁 無嗣
  子徳 子子勲 子慎言 子慶昌
  子復圭
  子澄
  族譜後錄上篇
  蘇氏之先出於髙陽髙陽之子曰稱稱之子曰老童老童生重黎及呉回重黎為帝嚳火正曰祝融以罪誅其後為司馬氏而其弟呉回復為火正呉回生陸終陸終生子六人長曰樊為昆吾次曰恵連為參胡次曰籛為彭祖次曰來言為㑹人次曰安為曹姓季曰季連為芉姓六人者皆有後其後各分為數姓昆吾始姓巳氏其後為蘇顧温董當夏之時昆吾為諸侯伯歴商而昆吾之後無聞至周有忿生為司寇能平刑以教百姓周公稱之蓋書所謂司寇蘇公者也司寇蘇公與檀伯達皆封於河世世仕周家於其封故河南河内皆有蘇氏六國之際秦及代厲其苗裔也至漢興而蘇氏始徙入秦或曰髙祖徙天下豪傑以實關中而蘇氏遷焉其後曰建家於長安杜陵武帝時為將以擊匈奴有功封平陵侯其後世遂家於其封建生三子長曰嘉次曰武次曰賢嘉為奉車都尉其六世孫純為南陽太守生子曰章當順帝時為冀州刺史又遷為并州有功於其人其子孫遂家於趙州其後至唐武后之世有味道味𤣥味道聖歴初為鳳閣侍郎以貶為眉州刺史遷為益州長史未行而卒有子一人不能歸遂家焉自是眉始有蘇氏故眉之蘇皆宗益州長史味道趙郡之蘇皆宗并州刺史章扶風之蘇皆宗平陵侯建河南河内之蘇皆宗司寇忿生而凡蘇氏皆宗昆吾樊昆吾樊宗祝融呉回蓋自昆吾樊至司寇忿生自司寇忿生至平陵侯建自平陵侯建至并州刺史章自并州刺史章至益州長史味道自益州長史味道至吾之髙祖其間世次皆不可紀而洵始為族譜以紀其族屬譜之所記上至於吾之髙祖下至於吾之昆弟昆弟死而及昆弟之子曰嗚呼髙祖之上不可詳矣自吾之前而吾莫之知焉已矣自吾之後而莫之知焉則從吾譜而益廣之可以至於無窮蓋髙祖之子孫家授一譜而藏之其法曰凡嫡子而後得為譜為譜者皆存其髙祖而遷其髙祖之父世世存其先人之譜無廢也而其不及髙祖者自其得為譜者之父始而存其所宗之譜皆以吾譜冠焉其説曰此古之小宗也古者有大宗有小宗傳曰别子為祖繼别為宗繼襧者為小宗有百世不遷之宗有五世則遷之宗百世不遷者别子之後也宗其繼别子之所自出者百世不遷者也宗其繼髙祖者五世則遷者也别子者公子及士之始為大夫者也别子不得禰其父而自使其嫡子後之則為大宗故曰繼别為宗族人宗之雖百世而大宗死則為之齊衰三月其母妻亡亦然死而無子則支子以其昭穆後之此所謂百世不遷之宗也别子之庶子又不得禰别子而自使其嫡子為後則為小宗故曰繼禰者為小宗小宗五世之外則易宗其繼禰者親兄弟宗之其繼祖者從兄弟宗之其繼曽祖者再從兄弟宗之其繼髙祖者三從兄弟宗之死而無子則支子亦以其昭穆後之此所謂五世則遷之宗也凡今天下之人惟天子之子與始為大夫者而後可以為大宗其餘則否獨小宗之法猶可施於天下故為族譜其法皆從小宗凡吾之宗其繼髙祖者髙祖之嫡子祈祈死無子天下之宗法不立族人莫克以其子為之後是以繼髙祖之宗亡而虚存焉其繼曽祖者曽祖之嫡子宗善宗善之嫡子昭圖昭圖之嫡子惟益惟益之嫡子允元其繼祖者祖之嫡子諱序序之嫡子澹澹之嫡子位其繼禰者禰之嫡子澹澹之嫡子位曰嗚呼始可以詳之矣百世之後凡吾髙祖之子孫得其家之譜而觀之則為小宗得吾髙祖之子孫之譜而合之而以吾譜考焉則至於無窮而不可亂也是為譜之志云爾
  族譜後錄下篇
  蘇氏之先自昆吾以來其最顯者司寇忿生三代之事其聞於今不詳周公作立政而特稱之以教太史其後周室衰司寇之子孫亦曰蘇公遭讒作詩以刺暴公名曰彼何人斯為此二人見於詩書是以其傳至今自蘇氏入秦而平陵侯建典屬國武始顯遷於趙而并州刺史章益州長史味道始有聞於世遷於眉而至於今無聞夫是惟譜不立也自昆吾至書之蘇公五百有餘年自書之蘇公至詩之蘇公二百有餘年自詩之蘇公至平陵侯建典屬國武七百有餘年自平陵侯建典屬國武至并州刺史章二百有餘年自并州刺史章至益州長史味道五百有餘年自益州長史味道至吾之髙祖二百有餘年以三十年而一易世則七十有餘世也七十有餘世亦容有賢不賢焉不賢者隨世磨滅不可得而聞而賢者獨有七人七十有餘世其賢者亦容不止於七人矣而其餘不傳則譜不立之過也故洵既為族譜又從而記其所聞先人之行昔吾先子嘗有言曰吾年少而亡吾先人先世之行吾不及有聞焉蓋嘗聞其略曰蘇氏自遷於眉而家於眉山自髙祖涇則已不詳自曽祖釿而後稍可記曽祖娶黄氏以俠氣聞於鄉閭生子五人而吾祖祜最少最賢以才幹精敏見稱生於唐哀帝之天祐二年而歿於周世宗之顯徳五年蓋與五代相終始歿之一年而吾太祖始受命是時王氏孟氏相繼據蜀蜀之髙才大人皆不肯出仕曰不足輔仕於蜀者皆其年少輕鋭之士故蜀以再亡至太祖受命而吾祖不及見也吾祖娶於李氏李氏唐之苗裔太宗之子曹王明之後世曰瑜為遂州長江尉失官家於眉之丹稜祖母嚴毅居家肅然多才略猶有竇太后柴氏主之遺烈生子五人其才皆不同宗善宗晏宗昪循循無所毁譽少子宗晁輕俠難制而吾父杲最好善事父母極於孝與兄弟篤於愛與朋友篤於信鄉閭之人無親疎皆敬愛之娶宋氏夫人事上甚孝謹而御下甚嚴生子九人而吾獨存善治生有餘財時蜀新破其達官爭棄其田宅以入覲吾父獨不肯取曰吾恐累吾子終其身田不滿二頃屋𡚁陋不葺也好施與曰多財而不施吾恐他人謀我然施而使人知之人將以我為好名是以施而尤惡使人知之族叔父玩嘗有重獄將就逮曰入獄而死妻子以累兄請為我詗獄之輕重輕也以肉饋我重也以菜饋我饋我以菜吾將不食而死既而得釋玩曰吾非無他兄弟可以寄死生者惟子及將歿太夫人猶執吾手曰盍以是屬子之兄弟笑曰而子賢雖非吾兄弟亦將與之不賢雖吾兄弟亦將棄之屬之何益善教之而已遂卒卒之嵗蓋淳化五年推其生之年則晉少帝之開運元年也此洵嘗得之先子云爾先子諱序字仲先生於開寳六年而歿於慶歴七年娶史氏夫人生子三人長曰澹次曰渙季則洵也先子少孤喜為善而不好讀書晩迺為詩能白道敏捷立成凡數十年得數千篇上自朝廷郡邑之事下至鄉閭子孫畋漁治生之意皆見於詩觀其詩雖不工然有以知其表裏洞達豁然偉人也性簡易無威儀薄於為已而厚於為人與人交無貴賤皆得其歡心見士大夫曲躬盡敬人以為諂及其見田父野老亦然然後人不以為怪外貎雖無所不與然其中心所以輕重人者甚嚴居鄉閭出入不乘馬曰有甚老於我而行者吾乘馬無以見之敝衣惡食處之不恥務欲以身處衆之所惡蓋不學老子而與之合居家不治家事以家事屬諸子至族人有事就之謀者常為盡其心反覆而不厭凶年嘗鬻其田以濟飢者既豐人將償之曰吾自有以鬻之非爾故也卒不肯受力為藏退之行以求不聞於世然行之既久則鄉人亦多知之以為古之隠君子莫及也以渙登朝授大理評事史氏夫人眉之大家慈仁寛厚宋氏姑甚嚴夫人常能得其歡以和族人先公十五年而卒追封蓬萊縣太君洵聞之自唐之衰其賢人皆隠於山澤之間以避五代之亂及其後僣偽之國相繼亡滅聖人出而四海平一然其子孫猶不忍去其父祖之故以出仕於天下是以雖有美才而莫顯於世及其教化洋溢風俗變改然後深山窮谷之中向日之子孫乃始振迅相與從宦於朝然其才氣則既已不若其先人質直敦厚可以重任而無疑也而其先人之行乃獨隠晦而不聞洵竊深懼焉於是記其萬一而藏之家以示子孫至和二年九月一日
  大宗譜法
  蘇氏族譜小宗之法也凡天下之人皆得而用之而未及大宗也大宗之法冠以别子由别子而列之至於百世而無窮皆世自為處别其父子而合其兄弟父子者無窮者也兄弟者有窮者也無窮者相與處則害於無窮其勢不得不别然而某之子某某之子某則是猶不别也是為大宗之法云爾故為大宗之法三世自三世而推之無不及也人設二子而廣之無不載也蓋立法以為譜學者之事也由譜而知其先以及其旁子弟以傳於後世是古君子之所重而士大夫之所當知也以學者之事不立而古君子之所重與士大夫之所當知者隨廢是學者之罪也於是存之蘇氏族譜之末以俟後世君子有採焉
  别子
  一世 别子之適子甲
  庶子乙
  二世 甲之適子丙
  庶子丁
  乙之適子戊
  庶子已
  三世 丙之適子庚
  庶子辛
  丁之適子壬
  庶子癸
  戊之適子子
  庶子丑
  已之適子寅
  庶子卯
  蘇氏族譜亭記
  匹夫而化鄉人者吾聞其語矣國有君邑有大夫而爭訟者訴於其門鄉有庠里有學而學道者赴於其家鄉人有為不善於室者父兄輒相與恐曰吾夫子無乃聞之嗚呼彼獨何修而得此哉意者其積之有本末而施之有次第邪今吾族人猶有服者不過百人而嵗時蜡社不能相與盡其歡欣愛洽稍逺者至不相往來是無以示吾鄉黨鄰里也乃作蘇氏族譜立亭於髙祖墓塋之西南而刻石焉既而告之曰凡在此者死必赴冠娶妻必告少而孤則老者字之貧而無歸則富者收之而不然者族人之所共誚讓也嵗正月相與拜奠於墓下既奠列坐於亭其老者顧少者而歎曰是不及見吾鄉鄰風俗之美矣自吾少時見有為不義者則衆相與疾之如見怪物焉慄焉而不寧其後少衰也猶相與笑之今也則相與安之耳是起於某人也夫某人者是鄉之望人也而大亂吾俗焉是故其誘人也速其為害也深自斯人之逐其兄之遺孤子而不卹也而骨肉之恩薄自斯人之多取其先人之貲田而欺其諸孤子也而孝弟之行缺自斯人之為其諸孤子之所訟也而禮義之節廢自斯人之以妾加其妻也而嫡庶之别混自斯人之篤於聲色而父子雜處讙譁不嚴也而閨門之政亂自斯人之瀆財無厭惟富者之為賢也而亷恥之路塞此六行者吾往時所謂大慙而不容者也今無知之人皆曰某人何人也猶且為之其輿馬赫奕婢妾靚麗足以蕩惑里巷之小人其官爵貨力足以摇動府縣其矯詐修飾言語足以欺罔君子是州里之大盜也吾不敢以告鄉人而私以戒族人焉髣髴於斯人之一節者願無過吾門也予聞之懼而請書焉老人曰書其事而闕其姓名使他人觀之則不知其為誰而夫人之觀之則面熱内慚汗出而食不下也且無彰之庶其有悔乎予曰然乃記之







  嘉祐集巻十四
<集部,別集類,北宋建隆至靖康,嘉祐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