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二

卷第四十一 國朝文類 卷第四十二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四十三

國朝文𩔖卷第四十二

 雜著

  憲典緫序

皇朝憲典之作其篇二十有二焉而各以其序也

法縁名興令自近始故名例爲法之本衛禁居令

之先百官有司守法以奉上布令以御下故職制

次之敬莫大於事神畏莫大於知義故祭令學規

次之刑以弼教威以戢暴故軍律次之禍亂式遏

生聚易爭故户婚食貨次之爭起於無厭無厭者

好犯上故大惡次之惡之初稔非滛即貪故姦非

盜賊次之滛貪之作始於自欺故詐僞次之僞作

於心徴於詞氣故訴訟次之辭窮則闘氣暴則殘

故闘毆殺傷次之庶獄備矣庶愼興焉示爲法者

非罔民也故禁令雜犯次之知禁者罪可逺觸禁

者罪不可逃故捕亡次之君子立法之制嚴用法

之情恕無求民於死寜求民於生故恤刑平反赦

宥又次之至於終之以獄空則辟以止辟之效成

刑期無刑之德至矣此其爲序如是槩而論其爲

書則固五典之法書也治典非憲無以明黜陟賦

典非憲無以吝出内禮典非憲無以儆傲惰兵典

非憲無以律驕盈工典非憲無以懲濫惡其事散

殊其法周宻故必随事以分𩔖随𩔖以表年綱以

著其約目以致其詳初若因目以立綱乆乃從綱

而知目綱舉目張吏易遵行民易趨避而是書之

體用庶乎其爲得矣綱之所不能該目之所不能

悉則有附録焉作憲典緫序

 名例篇

名例者古律舊文也五刑五服十惡八議咸在焉

政有沿革法有變更是數者之目弗可改也傳曰

不愆不忘率由舊章作名例篇第一

  五刑

  國初立法以來有笞杖徒流死之制即後

  世之五刑也凢七下至五十七用笞凢六

  十七至一百七用杖徒之法徒一年杖六

  十七一年半杖七十七二年杖八十七二

  年半杖九十七三年杖一百七此以杖麗

  徒者也鹽徒盜賊旣決而又鐐之使居役

  也數用七者考之建元以前斷獄皆用成

  數今匿稅者笞五十犯私鹽茶者杖七十

  私宰牛馬者杖一百舊法猶有存者大德

  中刑部尚書王約數上言國朝用刑寛恕

  笞杖十減其三故笞一十減爲七今之杖

   一百者冝止九十七不當又加十也議者

  憚於變更其事遂寢流則南之遷者之北

  北之遷者之南大率如是至於死𠛬有斬

  無絞蓋甞論之絞斬相去不至懸絶鈞爲

  死也特有殊不殊之分耳然巳從降殺一

  等論令斬首之降即爲杖一百七籍流猶

  有幸不至死之理烏虖仁哉

  五服

   昔者先王因親立教以道民厚由是服制

   興焉法家者用之以定輕重其來尚矣然

   有以服論而從重者諸殺傷姦私是也有

   以服論而從經者諸盜同属財是也大要

   不越於禮與情而巳服重則禮嚴故悖禮

   之至從重典服近則情親故原情之至從

   恕法知斯二者則知以服制刑之意矣國

   家初得天下服制未行大德八年飭中外

   官吏䘮其親三年至治以來通制成書乃

   著五服於令嗟夫先王所以正倫理明等

   威辨䟽戚别嫌疑莫大於是也豈特爲法

   家者設哉

  十惡

   人之罪無大於十惡者矣王法之所必誅

   也故歷代之律著之首篇國家任子之法

  舉人之條皆曰不犯十惡者始得預列嗟

   夫之二者之選豈必其人有是惡而後絶

   之哉言不犯者意其必無也意其必無而

  猶愼之知人之難也

  八議

   八議者先王用法忠厚之至情也故自周

   官至於唐律具載之國家待國人異色目

   待世族異庶人其有大勲勞於王室者則

   固當有九死無與之賜十世猶宥之恩歟

   若夫官由制授者必聞奏而論罪罰從吏

   議者許功過之相贖豈非八議之遺意乎

   故仍古律舊文特著于篇以竢議法之君子

 衛禁篇

人君一身天地民物之所𭔃宗廟社稷之所託故

君門九重出警入蹕非自衛也所繫重焉國家肇

基淳德馭下乗輿行幸𡻕以爲常起居緝御扈從

畨直亦旣周且愼矣 今上皇帝入正大統内嚴

管鑰外肅輦轂侍正置府通籍創符其爲長治冬

安之䇿所以幸萬世者豈過計哉勑時㡬弭奸慝

作衛禁篇第二

 職制篇

日月運四時行法度彰百官理至元班禄以來常

任則有省部諸院準人則有臺臣憲司立民長伯

則緫而方鎮分而郡縣以及府兵伐閱之世襲宫

邸湯沐之樹建星列而棊布焉居積典守有官工

肆視成有官河有防賦有漕驛有置冠蓋徃來則

有王人之銜命岳牧之移委受事旣殊随事爲令

其間禦暴而司平則捕盗典獄SKchar庀厥司是故國

中共守者曰緫例則掲之化外覊縻者用輕典則

傳之於是職制𬾨矣嗚呼人君之遇臣下豈務恃

法哉由夫才諝之不齊資踐之雜進然後罪列公

私𧷢論多寡而風紀之責望日益重矣定官箴謹

侯度作職制篇第三

 祭令篇

國有大事祀其一焉我朝稽古禋祀郊廟先齊擇

日集執事官朝堂讀誓誡以徇朝服再拜聽受而

退祭之日御史二人服其廌冠以莅之外而郡邑

通祀部使者紏之如御史於是承事者罔敢不敬

質神明壹臣志作祭令篇第四

 學規篇

法至於學規輕之至者也而至重焉

太宗皇帝始爲國都學規

世祖皇帝廣爲國子學規 今上皇帝親爲王宮

學規夫法不從吏議而出 聖裁重之至矣乎本

王化厲士節作學規篇第五

 軍律篇

國家經武耆定四方師律尚矣廟筭之折衝將略

之制勝固非言之所可傳者惟夫仁義節制並行

當時載之簡書有可徵焉纉戎功奮武衛作軍律

篇第六

 户㛰篇

井田廢而㢘讓之道缺爭𢼠之俗興民無恒居田

無恒主婚姻不以其時而獄訟作矣教化不足然

後制之以刑而非得巳也法常興原人情作户㛰

篇第七

 食貨篇

治財之道厚民爲本民者財之府財者民之命也

故治財者先義而後利教民順先利而後義教民

爭故治財者先民而後國國常富先國而後民國

常貧治財而有刑所以防姦欺制期程非治財之

本也作食貨篇第八

 大惡篇

天地之道至仁而巳國以仁固家以仁和故國不

仁則君臣疑家不仁則父子𩀌父子𩀌無所不至

矣君臣疑亦無所不至矣故易著履霜之戒孟子

有仁義之對審哉㡬乎去仁惡足爲國家哉作大

惡篇第九

 姦非篇

王化始於閨門故𨵿睢之化行則天下無犯非禮

桑間濮上之音作則男女相奔強暴相𨹧尊卑無

别而上下失序矣文武道在施之則行古者聖人

以禮防民制刑以輔其不及後世因之作姦非篇

第十

 盜賊篇

夫盜賊豈人情哉或迫於飢寒或驅於苛政或訹

於誘脅出於不得巳者十常八九至於白晝攫金

於市略人以爲貨皆有司不能其政所致使人人

各得其所烏有盜賊哉作盜賊篇第十一

 詐僞篇

霸代王而淳朴散利勝義而詐僞生其來亦乆矣

夫孔子曰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

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明王道辨義利

崇㢘恥固去詐去僞之本然刑者聖人有不能廢

也作詐僞篇第十二

 訴訟篇

易著訟卦書稱嚚訟則雖五帝三王之世不能無

訟人有不平形之於訟情也然至於誣人以訟謂

之情可乎孔子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

夫無訟聖人所難也然郡縣得一賢守宰苟能行

之以道雖無訟可也作訴訟篇第十三

闘毆篇

古者父母之讐不與共戴天兄弟之讐不反兵交

㳺之讐不同國居父母兄弟朋友之讐止如是後

世一言睚眦輙起而闘闘而至於傷至於殺其有

司之政不舉風俗之日偷且薄可見巳甚而食禄

共位比肩事主爭豪髮利即攘臂相向飛文相抵

所以令於下者皆自上犯之欲以化民得乎懲將

監巳徃作闘毆篇第十四

 殺傷篇

禍而至於殺人極矣然情有謀故誤戯之異而罰

亦有死杖流贖之殊研之窮之審之覆之古人所

以深致愼焉者哀民死之易而生之難也敬之敬

之母滛於刑哉作殺傷篇第十五

 禁令篇

戒之使避曰禁示之使從曰令一禁一令各SKchar

事無所統詼故上自朝廷下逮倡優走賤莫不備

刋使人知所避嚮而逺於罪作禁令篇第十六

 雜犯篇

人之犯名義觸刑辟不可以一途盡不可以一𩔖

求因其巳然制於未然作雜犯篇第十七

 捕亡篇

凢囚之在獄而亡在流而亡軍士之臨陣而亡舉

家而亡奴婢之背主而亡凢有罪而在亡者捕之

各有律作捕亡篇第十八

 恤刑篇

不教而民從之上也以身教之也教之而後從次

也以言教之也不教而強之從下也旣不能以身

又不能以言而以威迫之也迫之而猶有弗從者

焉乃從而刑之刑之而當罪民固無憾又從而虐

之苦之誣之抑之飢而不爲之食寒而不爲之衣

疾而不爲之藥有罪無罪同歸於非命而死不亦

大可哀乎故書曰欽哉欽哉惟刑之恤哉作恤刑

篇第十九

 平反篇

天下之至窮其惟𡨚獄乎干天和傷王化莫此爲

甚故或三年而致旱或六月而飛霜此于定國雋

不疑之徒日以平反爲務而子孫世食其報也夫

平反有司之職也宜不待賞觀而爲之者而國家

愼之重之著于賞令作平反篇第二十

 赦宥篇

赦宥者權事之冝可也 列聖以來或以初政更

新或以大禮行慶或以捄灾䘏眚或以懷逺招携

事旣不同赦亦有異至於釋京畿繫囚則或以特

敕或以佛事有司徃徃以罪輕而疑者應之然所

釋有數故又有幸不幸存焉本忠厚示欽恤作赦

宥篇第二十一

 獄空篇

傳曰刑期于無𠛬又曰必也使無訟乎無訟斯無

刑矣雖聖人爲政不能不爲之刑所貴刑措而不

用耳是故獄空者化行俗羙無訟而獄空者上也

有司㢘眀随事裁決而獄空者次也苟不得其上

得其次斯亦可矣今所紀獄空内自京畿外止山

東河北諸郡天下獄空未必止此有司載之弗能

詳也嗚呼彼獄空者其無刑乎其無訟乎使天下

皆得賢有司致此非難也作獄空篇第二十二

 附録序

憲典之有附録何議法者有沿革之不倫建言者

有作輟之不一載之則非今日之循行削之則没

一代之典故於是事可入例者録於前事難徧舉

者附於後至於用罰之重輕有上下之比附論人

之淑慝有始終之異同善惡之彰癉枉直之舉錯

具存於是而公論自著焉此附録之所由作也嗟

夫治具百端性𥘉一致齊其末唯見其略揣其本

不勝其煩有志德禮之君子尚監于兹哉

 工典緫叙

有國家者重民力節國用是以百工之事尚儉朴

而貴適時用戒奢縱而慮傷人心安危興亡之機

係焉故不可不愼也六官之分工居其一請備事

而書之一曰宮苑朝廷崇髙正名定分𫟍囿之作以

宴以怡次二曰官府百官有司大小相承各有次

舎以奉其職次三曰倉庫貢賦之入出納有恒愼

其盖蔵有司之事次四曰城郭建邦設都有禦有

禁都鄙之章君子是正次五曰橋梁川陸之通以

利行者君子爲政力不虚捐 --捐次六曰河渠四方萬

國逹於京師鑿渠通舟輸載克敏次七曰郊廟辨

方正位以建皇都郊廟祠祀爰奠其所次八曰僧

寺笁乾之祠爲恵爲慈曰可福民寜不崇之次九

曰道宫老上清淨流爲禱祈有觀有宫有壇有祠

次十曰廬帳廬帳之作比於宮室于野于處禁衛

斯飭次十一曰兵器時旣治平乃韜甲兵𬾨于不

虞庀工有程次十二曰鹵簿國有大禮鹵簿斯設

儀繁物華萬夫就列次十三曰王工次十四曰金

工次十五曰木工次十六曰搏埴之工次十七曰

石工天降六府以足民用貴賤殊制法度見焉次

十八曰絲枲之工次十九曰皮工次二十曰氈罽

之工服用之𬾨有絲有枲有皮有毛各精厥能次

二十一曰畫塑之工次二十二曰諸匠像設之精

絺繪之文百技效能各有其屬

 宫苑

國家龍飛朔土始於和寧營萬安諸宫及定鼎幽

燕乃大建朝廷城郭宗廟宮室官府庫𢈔大内在

國都之中以朝群臣來萬方又以開平爲上都夏

行幸則至焉制度差矣中都建於至大間後亦希

幸其它㳺觀之所離宮别館奢不踰侈儉而中度

可考而見焉

 官府

國家設官分職則各有聽政之所故上自省臺院

部下而府司寺監以及乎外郡有司雖室宇之崇

卑不等然其㕔事之設施與夫史胥之桉牘咸具

其所而上下之等辨矣

 倉庫

國之有倉廪(“㐭”換為“面”)府庫所以爲民也我朝倉庫之制以

北則有上都宣徳諸處自都而南則通州河西務

御河及外郡常平諸倉以至甘州有倉鹽茶有局

所供億京師賑恤黎元者其措置之方可謂至矣

 城郭

國家建元之𥘉卜宅于燕因金故都時方經營中

原未暇建城郭厥後人物繁夥隘不足以容廼經

營舊城東北而定鼎焉於是埤堞之崇樓櫓之雄

池隍之浚髙深中度勢成金湯而後上都中都諸

城咸倣此而建焉

 橋梁

都城𥘉建庶事草創其内外橋梁皆架木爲之而

覆以土凡一百五十六至大德間年深木朽有司

以爲言改修用石都水監計料工部應付工物委

官董工修理然後人無病渉之患

 河渠

太史公河渠一書所以載水利者甚悉蓋水雖能

爲害然人得其䟽導蓄泄之方以順其潤下之性

則爲利亦大矣國家定都幽燕上決白浮雙塔諸

水導之爲通恵河以濟漕運又爲之立牐𭐏以節

其盈涸舟楫既通而京師無告乏之弊至導渾河

䟽灤水而武清平灤無没溺之患浚冶河障滹沱

而真定免決嚙之虞開㑹通于臨清以通南北之

貨䟽陜西之三白以溉𨵿中之田泄江湖之滛

立捍海之撗塘而淛右之民免墊溺之憂害既除

利以興作河渠

 郊廟

祀國之大事也故有國者必先立郊廟而社稷繼

之我朝既遵古制而又有影堂焉有燒飯之院焉

所以致其孝誠也至如祀孔子爲宣聖太公爲武

成推而至於三皇亦咸爲之廟食若太史司天之

有臺城隍嶽瀆之有祠其所以荅神休報靈貺之

意則又至矣夫

 僧寺

自佛法入中國爲世所重而梵宇遍天下至我朝

尤加崇敬室宫制度咸如帝王居而侈麗過之或

賜以内帑或給之官幣雖所費不貲而莫與之較

故其甍棟連接簷宇翬飛金碧炫耀亘古莫及吁

亦盛矣哉

 道宮

老子之道以無爲宗虚爲祖知雄白而守雌黒故

能柔強勝堅安危平險天下莫能賔萬物不敢臣

執是爲右契以御天下而天下莫之先舉世崇尚

爲之築宫室立臺榭固非一日其教雖有正一全

眞大道之殊而我朝尊寵之隆則與釋氏並乃若

琳宇之穹崇璇宮之宏𮟏皆出於國家經費而莫

之靳亦豈其道非常之所致歟

廬帳

我朝居朔方其俗逐水草無常居故爲穹廬以便

移徙後雖定邦邑建宮室而行幸上都春秋徃返

䟦渉山川遂乃因故俗爲帳殿房車以便行李其

不欲興土木以勞民之意亦仁矣哉

 兵器

居安慮危有國之大戒安不忘戰有備則無患也

故兵雖㐫器而不可一日廢我朝承平日乆四海

晏然兵器似非所急者而弓弩戈甲之制歳爲常

貢率有定數其制作之工鋒刃犀利視苟安忘戰

口不言兵器械不精以卒與敵者蓋不侔矣

鹵簿

乗輿之出入有大駕法駕其儀衛森嚴警蹕清道

非以自奉也所以敬神明嚴 祖宗也豈直爲觀

美哉

 玉工

中統二年勑徙和林白八里及諸路金玉碼碯諸

工三千餘户於大都立金玉局至元十一年陞諸

路金玉人匠緫管府掌造玉𠕋璽章御用金玉珠

寳衣冠束帶噐用几榻及后宫首飾凢賜賚須上

命然後製之

 金工

攻金之工以煅錬爲軄器以適用而等威之辨實

行乎其間若符印所以示信也而印鈕之制則有

龍獸駝龜之别金銀銅雖異而又有三臺二臺之

辨焉符牌之分金銀固也而有三珠𩀱箄之異如

此而后品秩之崇卑較然有不可紊者矣其它如

𥙊器以致敬銅人以驗鍼炙歩占之渾儀沙門之

佛像與凡器用之需莫不取給焉故雜造有府器

物有局又立民匠緫管以緫之其制度亦詳矣哉

 木工

木工之名則一而其藝有大小如營建宫室則大

木之軄也若舟車以濟不通几桉以適用此皆小

木之爲也故鏇匠有局繕工有司民匠雜造之有

府歳爲定制以𬾨用焉

搏埴之工

埏埴小藝也而其用至要宫室以蔽風雨而瓴甓

是需故爲窯塲以𤥻埴之煆煉之而所用脩矣

 石工

夫石之爲物其理麤其質堅故琢磨之工倍於玉

而我朝攻石之工製以花卉鳥獸之像作爲器用

則務極其精巧云

 絲枲之工

國朝治絲之工始自甲戌年間有史道安者精於

其藝遂以御衣尚衣同爲三局髙麗諸工亦立局

焉如異様綾錦紗羅三提舉司又置府以緫之其

大都等路諸色民匠及大都人匠随路諸色民匠

又各立府以督之其外道行省諸局雖不與此如

御用諸王衆用者亦各有差常課之外不時之需

謂之横造然其染夏之工織造之制刺繡之文咸

極其精緻焉

 皮工

製皮爲衣以禦寒也而大祀之用禮不可廢我朝

起朔方都幽燕皆苦寒之地故皮服之需尤急乃

設爲寺監司局以專掌之而其柔治之方裁製之

巧則又非昔人之所及也

 氊罽

氊罽之用至廣也故以之蒙車馬以之藉地焉而

鋪設障蔽之需咸以之故諸司寺監歳有定製以

給用焉

畫塑

繪事後素比畫之序也而織以成像宛然如生有

非采色塗抹所能及者以土像形又其次焉然後

知工人之巧有奪造化之妙者矣

 諸匠

國家初定中夏制作有程乃鳩天下之工聚之京

師分𩔖置局以考其程度而給之食復其户使得

以專於其藝故我朝諸工制作精巧咸勝徃昔矣






國期文𩔖卷第四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