堯山堂外紀/卷001

目錄 堯山堂外紀
全書始 卷一 黃、虞、三代 下一卷▶

卷一•黄、虞、三代编辑

寧封子编辑

《列仙傳》:「黃帝時人。」按:《帝紀》,黃帝時有寧封為陶正,或即此人。

黃帝之前,寧先生者,嘗游昆丘之外。有蘭沙之地,去中都萬里,其沙如細塵,風吹成霧,泛泛而起,有石藍之花,輕而堅勁,千年一開,隨風霏霏,名曰青藍花;又有魚鱉龍蛇飛於塵霧中。先生游其地,食飛魚而死,臥沙百餘年,蹶然而起,形容複故,乃作《游海詩》曰:「青藍灼灼千載舒,百齡暫死食飛魚。」

白帝子编辑

太白之精。

少昊以金德王,母曰皇娥,處璇宮而夜織,或乘桴木而晝遊,經歷窮桑滄茫之浦。時有神童,容貌絕俗,稱為白帝之子,降乎水際,與皇娥燕戲並坐,撫桐峰梓瑟,皇娥倚瑟而清歌云:「天清地廣浩茫茫,萬象回薄化無方。水含天蕩蕩望滄滄,乘桴輕漾著日傍。當期何所至窮桑,心知和樂悅未央。」白帝子答歌云:「四維八埏眇難極。驅光逐影窮水域。璇宮夜靜當軒織,桐峰文梓千尋直。伐梓作器成琴瑟,清歌流暢樂難極。滄湄海浦來棲息。」及皇娥生少昊,因號曰窮桑氏。

許由编辑

字武仲。隱居潁水之陽,堯召為九州長,由不欲聞,洗耳於潁水濱。時有巢父牽犢欲飲之,見由洗耳,問其故,曰:「污吾犢口。」牽犢上流飲之,由乃棄其瓢而去。

許由者,古之貞固之士也,堯時為布衣,以清節約聞于堯,堯乃遣使禪為天子,由喟然歎曰:「匹夫結志,固如磐石。採山飲河,所以養性,非以貪天下也。」堯既殂落,乃作《箕山之歌》云:「登彼箕山兮,瞻望天下古音虎。山川麗崎,萬物還普。日月運照,靡不記睹。游放其間,何所窮慮?嘆彼唐堯,獨自愁苦。勞心九州,憂動后土。謂予欽明,傳禪易祖。我樂何如,蓋不盼顧。河水流兮綠高山,甘瓜施兮葉綿蠻。高林肅兮相錯連,居此之處傲堯君。

虞帝编辑

《白虎通》:「舜,心舜也。言能推信堯道而行之也。」母曰握登,見大虹,意感而生舜於姚墟,故姓姚氏。

舜時,景星出,卿雲興,於是俊義百工相和而歌,帝乃倡之曰:「卿雲爛兮!糸縵縵兮!日月光華,旦復旦兮!」八伯咸進,稽首曰:「明明上天,爛然星陳。日月光華,弘于一人。」帝乃載歌曰:「日月有常,星辰有行。四時順經,萬姓允誠。於予論樂,配天之靈。遷于賢善,莫不咸聽。鼚乎鼓之,軒乎舞之。菁華已竭,褰裳去之。」

舜以樂教天下,天下大治,彈五絃之琴,作《南風之操》曰:「反彼三山兮,商岳嵯峨。天降五老兮,迎我來歌。有黃龍兮,自出于河,負書圖兮,委蛇羅沙。案圖觀讖兮,閔天嗟嗟。擊石附韶兮,淪幽洞微。鳥獸蹌蹌兮,鳳凰來儀。凱風自南兮,喟其增悲。」舜初聞歷山之耕者侵畔,乃往耕焉,田父推畔。後游歷山,見鳥飛,思親而作歌曰:「陟彼歷山兮崔嵬,有鳥翔兮高飛,瞻彼鳩兮徘徊。河水洋洋兮清泠,溪谷鳥鳴兮嚶嚶,設置張?兮思我父母力耕。日與月兮往如馳,父母遠兮吾將安歸?」

方回编辑

堯時隱士。舜遷負夏,至鄧之墟,有秀士七人,曰雄陶、方回、續牙、伯陽、東不訾、秦不虛、靈甫,皆不辟而至,為之七友。既禪,七人始逃之。

舜葬蒼梧之野,有鳥如雀,常游丹海之際,時來蒼梧之野,銜青砂珠,積成壟阜,名曰珠立。其珠輕細,風吹如塵,起名曰珠塵。今蒼梧之外,山人採藥時,有青石圓潔如珠,服之不死。仙人方回遊南嶽,有七言贊曰:「珠塵圓潔輕且明,有道服者得長生。」

夏禹编辑

父鯀,娶有莘氏女曰志,是為脩已。修已見流星貫昴,夢接意感,孕歲有一月,堯帝戊戌五十八載六月六日,生禹於駁樂石紐鄉。世傳堯眉八彩,舜目重瞳,禹耳三漏。

禹年三十未娶,行塗山,有白狐九尾,造禹,塗山人歌曰:「綏綏白狐,九尾龐龐。成子家室,乃都攸昌」。禹遂娶之,謂之女喬。

履癸编辑

是為桀。死於亭山。子淳維妻其眾妾,遁於北野,隨畜轉徙,號葷育。逮周曰儼狁,漢曰匈奴。《傳》曰:「其先伯禹之後」是也。

桀為酒池糟堤,縱靡靡之樂,一鼓而牛飲者三千人,群臣醉者持不醉者,不醉者持醉者。而歌曰:「江水沛兮,舟楫敗兮,我王廢兮。趣歸於毫,亳亦大兮!」伊尹退而更曰:「覺兮較兮,吾大命格兮。去不善而從善。何不樂兮!」乃就湯伐桀。

商胥餘编辑

箕子名,食采於箕,故曰箕子。周武王克商,封於朝鮮。箕子施八條之約,遂乃邑無淫盜,門不夜扃,故東夷以柔謹為風,異乎三方。

紂為淫暴,作炮烙之刑,箕子諫不聽,乃解衣被髮,佯狂而去之。遂隱而鼓琴以自悲。乃作歌曰:「天乎天哉!欲負石自投河。嗟複嗟,奈社稷何!」

箕子朝周,過故殷墟,感宮室毀壞,生禾黍,箕子傷之,欲哭則不可,欲泣為其近婦人,乃作《麥秀之詩》以歌之云:「麥秀薪薪,禾黍油油。彼狡童兮,不我好仇!」殷民聞之,皆為流涕。

墨允编辑

字公信,弟致,字公達。姓墨胎氏,夷、齊其謚也,其先,湯封於孤竹。

周武王已平殷亂,天下宗周,伯夷,叔齊恥之,義不食周粟,隱於首陽山,采薇而食之,及餓且死,作歌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餓死於首陽山。

周季歷编辑

殷帝乙七祀卒。子昌立,是為西伯。嘗寢疾五日,而地動東南西北,不出四郊。既薨,子發即西伯位,是為武王。

太王有子三人,太伯、虞仲、季歷。季歷之子昌即文王也。太王寢疾,欲傳季歷以及昌。於是太伯與虞仲去,被髮文身,托為王採藥。後聞太王卒,還奔喪,哭於門,示夷狄之人不得入王庭。季歷謂:「太伯,長子也,當立。」垂涕而留之。終不肯止,遂委而去,適於吳。是後,季歷作《哀慕之歌》章,曰:「先王既徂,長霣音允。異都。哀喪腹心,未寫中懷音窠。追念伯、仲,我季如何?梧桐萋萋,生于道周音徐。宮館徘徊,臺閣既除。何為遠去,使此空虛。支骨離別,垂思南隅。瞻望荊越,涕淚交流。伯兮仲兮,逝肯來遊?自非二人,誰訴此憂?」

文王躬脩道德,執行仁義,天下皆歸,其後,有鳳凰銜書於郊,文王曰:「殷帝無道,虐亂天下,皇命已移,不得復久。」乃作《鳳凰之歌》云:「翼翼翱翔,彼鳳凰兮。銜書來遊,以會昌兮。瞻天案圖,殷將亡兮。蒼蒼之天,始有萌兮。五神連精,合謀房兮。興我之業,望來羊兮。」文王龍顏、虎眉、日角、鳥鼻,身長十尺,有四乳。

武王既克殷,乃命閎夭封比干之墓,作《銅盤銘》云:「左林右泉,前岡後道。萬世之靈,於焉是保。」比干墓在衛輝府城北三十里,即武王所封者,有石,題「殷大師比干之墓。」

成王誦编辑

武王子也。中立聽政,西聖維之。周公常立於前,太公常立於左,召公常立於右,史佚常立於後。

成王時,鳳凰翔舞,王作歌曰:「鳳凰翔兮舞紫庭,予何德兮以感靈。賴先人兮恩澤臻,于胥樂兮民以寧。」

葛由编辑

羌人。

成王時,有葛由者,好刻木羊賣之,一旦騎羊而入西蜀,蜀中王侯貴人遣之上綏山,隨之者不復返,皆得仙道。里諺曰:「得綏山一桃,雖不得仙,亦足以豪。」

穆王滿编辑

立時年五十,立五十四年,一百四歲。王南征,一軍皆化:君子化為猿鶴,小人化為蟲沙。西戎獻玉盃,光照一室,置杯於中庭,明日水滿杯,香而甘美。

穆天子少好神仙,常欲使車轍馬跡遍於天下,乃馭黃金碧玉之車,傍氣乘風,御八龍之駿:一名絕地,足不踐土;二名翻羽,行越飛禽;三名奔霄,夜行萬里;四名超影,逐日而行;五名踰輝,毛色炳耀;六名超光,一形十影;七名騰霧,乘雲而奔;八名挾翼,身有肉翅。遞而駕焉,按轡徐行,以匝天地之域。比東遊于黃澤,使宮樂謠云:「黃之池,其馬歕沙,皇人威儀。黃之澤,其馬歕玉,皇人受穀。」

丙辰三十七年,穆天子遊黃臺之丘,獵於蘋澤,有陰雨,天子乃休。日中大寒,北風雨雪,有凍人,天子作詩三章以哀民,其一曰:「我徂黃竹,幅員閟寒,帝收九行。嗟我公侯,百辟冢卿:皇我萬民,旦夕勿忘。」其二曰:「我徂黃竹,幅員閟寒,帝收九行。嗟我公侯,百辟冢卿:皇我萬民,旦夕勿窮。」其三曰:「有皎者鴼,翩翩其飛。嗟我公侯,百辟冢卿:居樂甚寡,不如遷土,禮樂其民。」

乙丑四十六年,穆天子命駕八駿,升崑崙之丘,以觀黃帝之宮,遂賓於西王母,觴於瑤池。西王母為天子謠曰:「白雲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遠,山川間之。將子無死,尚能復來。」天子答之曰:「予歸東土,和洽諸夏。萬民平均,吾顧見女。比及三年,將復而野。」天子遂驅,升于紊劍觀日之所入,乃紀跡於紊街石,樹之槐眉曰「西王母之山」。西王母姓楊諱回,或曰姓緱氏,一名婉衿,一字太虛。又曰龜臺金母。居昆崙之圃,閬風之苑,玉樓十二,玄臺九層,左帶瑤池,右環翠水,女子登仙得道者咸隸焉。董雙成、王子登、許飛瓊、安法興皆王母侍女也。漢武時,以七夕日降承華殿,進蟠桃七顆,命子登彈八琅之敖,雙成吹雲和之笛,飛瓊鼓靈虛之簧,法興歌玄靈之曲。唐、宋間,徐州通判李陶有子,年十七八,素不能作詩,忽詠《落花詩》:「流水難窮目,斜陽易斷腸。誰同砑光帽,一曲舞《山香》。」父驚問之,若有物憑者,自云是謝中舍。問砑光帽事,云:「西王母宴群仙,有舞者,戴砑光帽,簪花舞《山香》,一曲未終,花皆落去。」

穆天子東至大手戲之谷,西王母來進兼州甘霜甜雪。兼州去玉門三千里,地多寒,雪霜著木石之上,皆融而甘,可以為果。又集方士春霄宮,王母乘鳳輦而來,玉帳高會,進萬歲冰桃、千年雪藕,復進素蓮,一房百子。及天子還歸,西王母吟曰:「徂彼西土,爰居其所。虎豹為群,鳥鵲與處。嘉命不遷,我惟帝女。彼何世民,又將去予。吹笙鼓簧,中心翱翔。世民之子,維天之望。」穆王大暑,列播膏燭,覆以冰荷,不使光遠,荷出冰壑,火不能熔。

長桑公子编辑

宣王時,長桑公子常散髮行歌,曰:「巾金巾,入天門,呼長精,吸玄泉,鳴天鼓,養丹田。」柱下史聞之,曰:「彼長桑公子所歌之詞,得服五星、守洞房之道者也。」

尹伯奇编辑

吉甫之子。

伯奇母死,父吉甫更娶,後妻乃譖伯奇於吉甫曰:「見妾有美色,有欲心。」吉甫曰:「伯奇為人慈仁,豈有此也?」妻曰:「試置空居中,君登樓察之。」後妻乃取毒蜂緣衣領,伯奇前持之,於是吉甫大怒,放之於野。伯奇乃集芰荷以為衣,採亭花以為食,晨朝履霜,自傷見放,于是援琴鼓之而作操曰:「履朝霜兮採晨寒,考不明吾心兮聽讒言,孤息別離兮摧肺肝!何辜皇天兮遭斯愆,痛沒不同兮恩有偏,誰能流顧兮知我冤?」會宣王出游,吉甫從,伯奇乃歌,以動宣王,宣王聞之,曰:「此放子辭也。」吉甫乃收伯奇,射殺後妻。

全書始 下一卷▶
堯山堂外紀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