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四•六朝编辑

高帝道成编辑

〔萧何二十四世孙,宋世与袁粲、褚渊、刘秉更日入直决事,号为“四贵”。〕

  高帝镇淮阴时,为宋明帝所疑,被徵为黄门郎,深怀尤虑,见平泽有群鹤,命笔咏之曰:“八风儛遥翮,九野弄清音。一摧云间志,为君苑中禽。”

  高帝与王僧虔赌书,曰:“谁为第一?”僧虔对曰:“臣书,臣中第一,陛下书帝中第一。”帝笑曰:“卿可为善自谋矣。”(或云帝问:“我书何如?”卿对曰:“臣正书第一,草书第二。陛下草书第二,正书第三。臣无第三,陛下无第一。”帝大笑曰:“卿善为辞。”)

褚渊编辑

〔字彦回。宋中书令。其貌甚美,山阴公主就废帝请以自侍。帝召西上阁宿十日,公主夜就之,备见逼迫,不为移志。主曰:“公须髯如戟,何无丈夫意?”彦回曰:“回虽不敏,不敢首为乱阶。”。〕

  褚渊与王、谢庄等尝聚袁粲宅,初秋凉夕,风月甚美,渊援琴奏别鹄之曲。宫商既凋,风神谐畅。庄抚节叹曰:“以无累之神,合有道之器,宫商暂离,不可得已。”

  褚彦回送王僧虔赴湘州,阁道坏,坠水。仆射王俭惊跳下车,谢超宗拊掌笑,戏曰:“落水三公,坠车仆射。”彦回出水,沾湿狼藉。超宗先在僧虔舫,抗声曰:“有天道焉,天所不容,地所不受,投畀河伯,河伯不受。”彦回大怒曰:“寒士不逊!”超宗曰:“不能卖袁、刘得富贵,焉免寒士!”前后言诮,稍布朝野。(渊世子贲,耻其父失节,服除,遂不仕,以爵让其弟蓁,屏居墓下终身。)

王俭编辑

〔字仲宝。宋官侍中,入齐为国子祭酒,子柬,利、承皆为国职。三世国师,前代末有。〕

  王仲宝手笔典裁,为当时所重,少便有宰相志,赋诗云:“稷、契匡虞、夏,伊、吕翼商、周。”

  王僧佑,俭从弟也,俭尝鸣笳列驺至僧佑门,僧佑辄称疾不出,赠俭诗曰:“汝家在市门,我家在南郭。汝家饶宾侣,我家多鸟雀。”俭欢曰:“此吾所望于若人也。”世并贤之。

  客有姓谭者诣王俭求官,俭谓曰:“齐侯灭谭,那得有君?”答曰:“谭子奔莒,所以有仆。”俭赏其善谑,卒得职。

  新野庾杲,初为驾部郎,清贫自业,食唯有韭俎生菜。任彦尝戏曰:“谁谓庾郎贫?食鲑尝有二十七种菜。”王俭用为长史。安陆侯萧缅与俭书曰:“盛府元僚实难其选,庾景行泛渌水,依芙蓉,何其丽也!”时人以俭府为莲花池,故缅书言之。(俭尝集才学之士,总校虚实,类物隶之,谓之“隶事”。何宪等诸学士于俭第隶事,赌巾箱、几案、杂服饰,人人各一两物。陆彦深后成,隶出人表,一时夺去。宪又于俭隶事独胜,俭赏以五花箪、白团扇,意殊自得。王ゼ后至,操笔便成,事既奥博,辞亦华美,众皆击赏,ゼ乃命左右抽簟,手自掣扇,登车而去。)

武帝赜编辑

〔字宣远。高帝长子。〕

  武帝出游钟山,幸何美人墓,有朱硕仙善歌吴声《读曲歌》,云:“侬忆所欢时,绿山破{艹仍}荏。山神感侬意,盘石锐锋动。”帝神色不悦,曰:“小人不逊,弄我。”时朱子尚亦善歌。复为一曲,云:“暧暧日欲宴,欢骑立踟蹰。太阳犹尚可,且愿停须臾。”帝悦。于是具蒙厚赉。

  武帝布衣时,尝游樊、邓。登祚以后,追忆往事,作《估客乐》,曰:“昔经樊邓役,阻潮梅根渚。感忆追往事,意满辞不叙。”帝使乐府令刘瑶管弦被之教习,卒遂无成。有人启释宝月善解音律,帝使奏之,旬日之中,便就谐合。敕歌者常重为感忆之声。宝月又上雨曲,凡四章,其曲云:“郎作十里行,侬作九里送。拔侬头上钗,与郎资路用。”“有信数寄书,无信心相忆。莫作瓶落井,一去无消息。”“大め珂峨头,何处发扬州?借问め上郎,见侬所欢不?”“初发扬州时,船出平津泊。五雨如竹林,何处相寻博!”帝遂数乘龙舟游江中,以め越布为帆,绿彩为帆纤,め石为篙足、篙榜者悉著郁林布作淡黄。舞此曲,用十六人云。

  巴东王子响,武帝之子,为荆州刺史,要直阁将军董蛮与同行。蛮曰:“殿下癫如雷,敢相随耶?”子响曰:“君敢出此语,亦复奇癫。”帝闻而不悦,曰:“人名蛮,复何容得蕴藉?”乃改为仲舒。巴东王尝问曰:“今日仲舒,何如昔日仲舒?”答曰:“昔日仲舒出自私庭,今日仲舒降自先帝。以此言之,胜昔远矣。”(又蜀有青城山隐士曰董仲舒,见谯秀《蜀记》。)

柴廓编辑

〔东阳人。〕

  柴廓有《行路难》杂体云:“君不见,孤雁关外发,酸嘶度扬、越。空城客子心肠断,幽闺思妇气欲绝。凝霜夜下拂罗衣,浮云中断开明月。夜夜遥遥徒相思,年年望望情不歇。寄我匣中青铜镜,倩人为君除白发。行路难,行路难!夜闻南城汉使度,使我流泪忆长安。”释宝月尝憩其家,会廓亡,因窃而有之,刻为己作。廓子见而大忿,赍本出都,欲讼此事,宝月厚赂之,乃免。

王融编辑

〔字元长,秘书丞。尝图古今杂体,有六十四书,径丈一字,方寸千言。〕

  永明初,竟陵王子良镇西州,才隽之士皆集其门,范云、萧琛、任、王融、萧衍、谢眺、沈约、陆亻垂并以文学见亲,号曰“八友”,柳恽、王僧孺、江革、范缜、孔休源亦预焉。子良笃好释氏,招致众僧讲论佛法。一日,融往栖玄寺听请毕,游西邸园,赋诗云:“道胜业兹远,心闲地能巢。桂崦郁初裁,兰墀坦将辟。虚檐对长屿,高轩临广液。芳草列成行,嘉树纷如积。流风转还迳,清烟泛乔石。日泊山照红,松映水华碧。畅哉人外赏,迟迟眷西夕。”(竟陵王字云英,武帝第二子,尝夜集学士,刻烛为诗,四韵者则刻一寸,以此为率。萧文琰曰:“烧一寸烛而成四韵诗,何难之有!”乃与江洪等共叩铜钵,响绝则成,诗皆可观。)

  王融、谢眺、江革、沈约阻雪联句遥和。眺诗云:“积雪皓阴地,北风鸣细枝。九逵密如绣,何异远别离。”革诗云:“风庭舞流霰,冰池结文澌。钦春虽以燠,钦贤纷若驰。”融诗云:“珠条间响,玉溜阎下垂。杯酒不相接,寸心良共知。”约诗云:“初昕逸翮举,日昊驽马疲。幽山有桂树,岁暮空参差。”

  古诗:“藁砧今何在?山下复有山。何当大刀头,破镜飞上天。”“藁砧”,也,音协于“夫”。“山”、“山”,“出”也。“大刀头”,有环,义取于“还”。“破镜上天”,谓月缺之候,盖隐语也。王融有代藁砧二首云:“花蒂今何在?不是林下生。何当垂两髻,团扇云间明。”“镜台今何在?寸身正相随。何当碎联玉,云上璧已亏。”

  王融诣王僧佑。因遇沈昭略,未相识。昭略顾盼,谓主人曰:“是何年少?”融殊不平,谓门:“仆出于扶桑,入于肠谷,照耀天下,谁云不知,而卿此问!”昭略曰:“不知许事,且食蛤蜊。”融曰:“物以群分,方以类聚。君生长东隅,居然应嗜此族。”(王文宪初拜仪同,王元长赠诗,颇及规讽。文宪甚惮之。笑谓人曰:“穰俟印讵便可解。”)

谢眺编辑

〔字玄晖,宣城太守。因登三山,得“澄江静如练”之句,古今所称。爱青山之胜,筑室山南。梁武极爱眺诗,尝曰:“三日不读谢眺诗,觉口臭。”。〕

  随王子隆在荆州,好词赋,数集僚友,谢玄晖为其功曹。自京趋荆州,同朝诸贤以诗饯别,沈约诗云:“汉池水如带,巫山云似盖。氵节汨背吴潮,潺横楚濑。一望沮漳水,宁思江海会。以我径寸心,从君千里外。”范云诗云:“阳台雾初解,梦渚水裁渌。远山隐且见,平沙断还续。分弦饶苦音,别唱多凄曲。尔拂后车尘,我事东皋粟。”王融诗云:“所知共歌笑,谁忍别笑歌。离轩思黄鸟,分渚爱青莎。翻情结远旆,洒泪与行波。春江夜明月,还望情如何。”萧琛诗云:“执手无还顾,别渚有西东。荆吴眇何际,烟波千里通。春笋方解箨,弱柳向低风。相思将安寄,怅望南飞鸿。”刘绘诗云:“汀洲千里芳,朝云万里色。悠悠在天隅,之子去安极。春潭无与窥,秋台谁共陟。不见一佳人,徒望西飞翼。”谢玄晖答云:“春夜别清樽,江潭复为客。叹息东流水,何如故乡陌。重树始芬,芳洲转如积。望望荆台下,归梦相思夕。”

  沈右率座谢眺、王融辈赋三物为咏,眺赋幔云:“幸得与君缀,幕历君之楹。月映不辞卷,风来辄自轻。每聚金炉气,时驻玉琴声。但愿置樽酒,兰缸当夜明。”融赋琵琶云:“抱月如可明,怀风殊复清,丝中传意绪,花里寄春情。掩抑有奇态,凄锵多好声。芳袖幸时拂,龙门空自生。”约赋篪云“江南箫管地,妙响发孙枝,殷勤寄玉指,含情举腹垂。雕梁再三绕,轻尘四五移。曲中有深意,丹心君讵知?”

  会稽孔闓,初有才华,未为时所知。孔圭尝令草表以示谢眺,眺嗟吟良久,自折简写之,谓曰:“此子声名未立,应共奖成,无惜齿牙余论。”其好奖人才如此。独轻江祏为人,祏常诣眺,眺因言有一诗,呼左右取,既而便停。祏问其故,云:“定复不急。”祏以为轻已。后祏及弟祀、刘氵风、刘晏俱候眺,眺谓祏曰:“可谓带二江之双流。”祏转不堪,后遂构害。

刘绘编辑

〔字士章,彭城人。〕

  永明末,都下人士盛为文章谈义,皆凑竟陵西邸,刘绘为后进领袖。时张融言辞辨捷,周颐弥为清绮,而绘音采赡丽,雅有风则。时人为之语曰:“三人共宅夹清漳,张南周北刘中央。”言处二人间也。

  刘绘为南康相,郡人有姓赖者,所居名秽里,刺谒绘,绘戏嘲之曰:“君有何秽而居秽里?”此人应声曰:“未审孔子何阙而居阙里!”绘默然,无忤意,叹其辨速。

张绪编辑

〔字思曼。少知名,清简寡欲。叔父镜语人曰:“此儿今之乐广也。”从弟融,字思光,高帝常笑曰:“此人不可无一,不可有二。”。〕

  张思光年弱冠,道士陆修静以白鹭羽麈尾扇遗之,曰:“此既异物,以奉异人。”

  张融善草书,高帝谓曰:“卿书殊有骨力,但恨无二王法。”答曰:“非恨臣无二王法,亦恨二王无臣法。”又尝叹曰:“不恨我不见古人,恨古人不见我。”

  高帝尝面许张融为司徒长史,敕竟不出。融乘一马甚瘦,帝曰:“卿马何瘦?给粟多少?”融曰:“日给一石。”帝曰:“何瘦如此?”融曰:“臣许而不与。”明日即除司徒长史。

  张融与弟宝积俱谒高帝,融于御前放气,宝积起谢曰:“臣兄触忤宸。”上笑而问。须臾食至,融排宝积不与同食,上曰:“何不与贤弟同食?”融曰:“臣不能与泄气之口同盘。”上大笑。

  张融为海赋,文辞诡激,独与众异。后以示镇军将军顾凯之,凯之曰:“卿此赋实超玄虚,但恨不道盐耳。”融即求笔增曰:“洒沙构白,熬波出素;积雪中春,飞霜暑路。”

  张融赠别诗云:“白云山上尽,清风松下歇。欲识离人愁,孤台见明月。”

  陆惠晓与张融并居,其间有池,池上有二株杨柳,何点见而叹曰:“此池便是醴泉,此木便是交让。”旧传有交让渎,因张陆也。

  张思光既免官,为诗与何徵士,颇有高尚之言。何答曰:“昔闻东都日,不在简书前。”思光久病之。及何后婚孔氏女,思光始为诗赠何曰:“惜哉何居士,薄暮进荒淫。”何亦病之,而无以释也。

  张融尝乞假还,武帝问所居?答曰:“臣陆居无屋,舟居无水。”上未解。它日问其从兄绪,绪曰:“融近东出,未有居止,权牵小船于岸上住。”上大笑。(融与尚书何戢善,往诣戢,误通尚书刘澄,下车入门,乃曰:“非是。”至户望澄,又曰:“非是。”既造席视澄,曰:“都自非是。”乃去。)

  张绪亡后,融赍酒于灵前酌饮恸哭,曰:“阿兄风流顿尽。”时益州献蜀柳数株,枝条甚长,状若丝缕。武帝命植之云和殿前,赏玩咨嗟曰:“此杨柳风流可爱,似张绪当年时。”

周顒编辑

〔字彦伦。初隐北山,后应聘出,孔稚圭假山灵意移文,云北山移文。〕

  周彦伦清贫寡欲,终日常疏食。虽有妻子,独处山舍。王俭尝问彦伦:“卿山中何所食?”彦伦答曰:“赤米、白盐、绿葵、紫蓼。”文惠太子尝问:“菜食何味最佳?”彦伦曰:“春初早韭,夏末晚菘。”

  周彦伦少往外氏臧车骑质家,得卫恒散隶书法,学之甚工。文惠太子使彦伦书玄圃茅斋壁,国子祭酒何胤以倒薤书就彦伦换之,彦伦笑曰:“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

东昏侯宝卷编辑

〔字智藏。明帝殂,宝卷恶灵枢在太极殿,欲速葬。每当哭,辄云喉痛。大中大夫羊阐入临,无发,俯仰帻脱,宝卷辄哭大笑,谓左右曰:“秃鹜啼来乎。”。〕

  永元二年,后宫火,时宝卷昏淫,嬖幸之徒,皆号为“鬼”。有赵鬼者,能读《西京赋》,言于帝曰:“柏梁既灾,建章是营。”乃大起芳乐、玉寿等殿。又即阅武堂为芳乐苑。苑中立店肆,以潘妃为市令,自为市吏录事,将斗者就潘妃罚之。帝小有得失,潘则与杖,乃敕虎贲不得进大荆子。又开渠立埭,躬自引船,埭上设店,坐而屠肉。于时百姓歌云:“阅武堂,种杨柳,至尊屠肉,潘妃酤酒。”(妃小字玉奴,东昏凿金莲花贴地,令妃行其上,曰“此步步生莲花也。”齐亡,王茂清欲妻之,玉奴守节而死。)

  永元中,童谣云:“野猪虽高,马子空闾渠。不知龙与虎,饮食江南墟。七九六十三,广莫人无余。乌集传舍头,今汝得宽休。但看三八后,摧折景阳楼。”时陈显达、崔慧景败死,萧衍起兵襄阳,萧颖胄起兵江陵,移檄建康,数宝卷罪恶。显达属猪,慧景属马,衍属龙,颖胄属虎。慧景攻台城,顿广莫门死,时年六十三。齐起建元元年至中兴二年,共二十四年。“三八”二十四也。“摧折景阳楼”,亦为台倾之意。(颖胄字云长,衍与登烽火楼赋诗,颖胄诗合旨。)

◀上一卷 下一卷▶
堯山堂外紀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