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報應記
作者:唐臨 唐
本作品收錄於:《說郛/卷72


一、盧景裕 後魏盧景裕,字仲儒,節閔初,為國子博士,信釋氏,注《周易》、《論語》。從兄神禮,據鄉人反叛,逼其同力以應西魏,繫晉陽獄。至心念《金剛經》,枷鏁自脫。齊神武作相,特見原宥。


二、趙文若

隋趙文若,開皇初病亡。經七日,家人初欲斂,忽縮一腳,遂停。既蘇云:被一人來追,即隨行,入一宮城。見王曰:「卿在生有何功德?」答云:「唯持《金剛經》。」王曰:「此最第一。卿算雖盡,以持經之故,更為申延。」又曰:「諸罪中,殺生甚重。卿以豬羊充飽,如何?」即遣使領文若至受苦之處。北行可三二里,至高墻下,有穴,才容身。從此穴出,登一高阜,四望遙闊,見一城極高峻,煙火接天,黑氣溢地。又聞楚痛哀叫之聲不忍聽,乃掩蔽耳目,叩頭求出。仍覺心破,口中出血,使者引回見王曰:「卿既啖肉,不可空回。」即索長釘五枚,釘頭及手足疼楚。從此專持經,更不食肉。後因公事至驛,忽夢一青衣女子求哀。試問驛吏曰:「有何物食。」報云:「見備一羊,甚肥嫩。」詰之,云:「青牸也。」文若曰:「我不吃肉。」遂贖放之。


三、陸彥通 隋人陸彥通,日誦《金剛經》十卷。李密盜起,彥通宰武牢,邑人欲殺之,以應義旗。彥通先知之遂投,城下賊拔刀,以逐之,前至深澗,廹急躍入,如有人接右臂,置盤石上,都無傷處。空中有言曰:「汝為念經所致,因得還家。」所接之臂,有奇香之氣,經日不滅。後位至方伯,年九十終。


四、杜之亮   隋杜之亮,仁壽中為漢王諒府參軍。後諒於并州舉兵反,敗,亮與僚屬皆繫獄。亮惶懼,日夜涕泣。忽夜夢一僧曰:「汝但念誦《金剛經》,即此厄可度。」至曉,即取經,專誠習念。及主者並引就戮,亮身在其中,唱者皆死,唯無亮姓名。主典之者皆坐罰,俄而會赦得免。顯慶中,卒於黃州刺史。


五、慕蓉文策   慕容文策隋人,常持《金剛經》,不喫酒肉。大業七年暴卒,三日復活,云:「初見二鬼,把文牒,追至一城門,顧極嚴峻。入行四五里,見有宮殿羽衛,王當殿坐,僧道四夷,不可勝數。使者入見,文策最在後,一一問在生作善作惡,東西令立。乃唱策名,問曰:「作何善?」對曰:「小來持《金剛經》。」王聞,合掌歎曰:「功德甚大,且放還。」忽見二僧,執火引策。即捉袈裟角問之,僧云:「緣公持經,故來相衛,可隨燭行。」遂出城門,僧曰:「汝知地獄處否?」指一大城門曰:「此是也。」策不忍看,求速去。二僧即領至道,有一橫垣塞路,僧以錫扣之,即開,云:「可從此去。」遂活。

六、蕭瑀   蕭瑀,梁武帝玄孫,梁王巋之子。梁滅入隋,仕至中書令,後封國公。女煬帝皇后,篤信佛法,常持《金剛經》。議伐高麗,不合旨,上大怒。與賀若弼、高潁同禁,欲置於法。瑀就其所,八日念《金剛經》七百遍,明日,桎梏忽自脫。守者失色,復為著。至殿前,獨宥瑀,二人即重罰。因念《般若經靈驗一十八條》,乃造寶塔貯經,檀香為之,高三尺。感一鍮石像,忽在庭中,奉安塔,獲舍利百粒。貞觀十二年,見普賢菩薩,冉冉而去。


七、袁志通   唐袁志通,天水人,常持《金剛經》。年二十,被驅為軍士,敗走巖嶮,經日不得食。而覺二童子,持滿盂飯來與之。志通拜,忽然不見,既食訖,累日不饑。後得還鄉,貞觀八年病死,兩日即蘇,曰:「被人領見王,王問在生善業,答云:『常持《金剛經》。』王甚喜曰:『且令送出。』遂活。」


八、高紙   高紙。隋僕射頴之孫也。唐龍朔二年,出長安順義門,忽逢二人乘馬,曰:「王喚。」紙不肯從去,亦不知其鬼使,策馬避之,又被驅擁。紙有兄,是化度寺僧。欲往寺內,至寺門,鬼遮不令入。紙乃毆鬼一拳。鬼怒,即拽落馬,曰:「此漢大兇麤。」身遂在地,因便昏絕。寺僧即令舁入兄院,明旦乃蘇,云:初隨二使見王,王曰:「汝未合來,汝曾毀謗佛法。且令生受其罪。令左右拔其舌,以犁耕之,都無所傷。王問本吏曰:「彼有何福德如此。曰:「曾念《金剛經》。」王稱善,即令放還。因與客語。言次忽悶倒,如吞物狀,咽下有白脈一道,流入腹中,如此三度。人問之,曰:「少年盜食寺家果子,冥司罰令吞鐵丸。」後仕為翊衛,專以念經為事。


九、竇德玄 竇德玄,麟德中為卿,奉使揚州。渡淮,船已離岸數十步,見岸上有一人,形容憔悴。擎一小襆坐於地。德玄曰:「日將暮,更無船渡。」即令載之。中流覺其有飢色,又與飯,乃濟。及德玄上馬去,其人即隨行,已數里。德玄怪之,乃問曰:「今欲何去。答曰:「某非人,乃鬼使也。今往揚州,追竇大使。」曰:「大使何名。云:「名德玄。」德玄驚懼,下馬拜曰:「某即其人也。」涕泗請計,鬼曰:「甚媿公容載,復又賜食,且放,公急念《金剛經》一千遍,當來相報。至月餘。經數足,其鬼果來,云:「經已足,保無他慮,然亦終須相隨見王。」德玄於是就枕而絕,一宿乃蘇。云:初隨使者入一宮城,使者曰:「公且住,我當先白王。」使者乃入。於屏障後,聞王遙語曰:「你與他作計,漏洩吾事。遂受杖三十。使者却出,袒以示公曰:「喫杖了也。」德玄再三媿謝,遂引入。見一著紫衣人。下堦相揖。云:「公大有功德,尚未合來,請公還。」出墮坑中,於是得活。其使者續至,云:「飢未食,及乞錢財。」並與之,問其將來官爵,曰:「熟記取,從此改殿中監,次大司憲,次太子中允。次司元太常伯。次左相,年至六十四。」言訖辭去,曰:「更不復得來矣。」後皆如其言。


十、宋義倫    唐宋義倫,麟德中為虢王府典籤。暴卒,三日方蘇,云:被追見王,王曰:「君曾殺狗兔鴿,今被論,君筭合盡,然適見君師主云:君持《金剛經》,不惟滅罪,更合延年?我今放君,君能不喫酒肉,持念尊經否?」義倫拜謝曰:「能。」又見殿內牀上,有一僧年可五六十,披衲,義倫即拜禮,僧曰:「吾是汝師,故相救,可依王語。」義倫曰:「諾。」王令隨使者往看地獄。初入一處,見大鑊行列,其下燃火,鑊中煑人,痛苦之聲,莫不酸惻。更入一處,鐵牀甚闊,人卧其上,燒炙焦黑,形容不辨。西顧有三人,枯黑佇立,頗似婦人,向義倫叩頭云:「不得食吃,已數百年。」倫答曰:「我亦自無,何可與汝!」更入一獄,向使者云:「時熱,恐家人見斂。」遂去。西南行數十步,後呼云:「無文書,恐門司不放出。」遂得朱書三行,字並不識。門司果問,看了放出,乃蘇。


十一、李岡   唐兵部尚書李岡,得暴卒,心上煖。三日復甦,云:「見一人引見大將軍,蒙令坐。索案看,云:『錯追公。』有頃,獄卒擎一盤來,中置鐵丸數枚。復舁一鐺放庭中,鐺下自然火出,鐺中銅汁湧沸。煮鐵丸,赤如火,獄卒進盤。將軍以讓岡,岡懼云飽。將軍吞之,既入口,舉身洞然;又飲銅汁,身遂火起。俯仰之際,吞併盡,良久復如故。岡乃前問之,答云:『地下更無他饌,唯有此物,即吸食之。若或不餐,須臾即為猛火所焚,苦甚於此。唯與寫佛經十部,轉《金剛經》千卷,公亦不來,吾又離此。」岡既復生,一依所約,深加敬異。


十一、王阤   唐王阤,為鷹揚府果毅,因病遂斷葷肉,發心誦《金剛經》,日五遍。後染瘴疾,見羣鬼來,阤即急唸經。鬼聞便退,遙曰:「王令追汝,且止誦經。」阤即為歇,鬼悉向前,阤乃昏迷欲絕。須臾又見一鬼來云:「唸經人,王令權放六月。」既寤,遂一心持誦,晝夜不息。六月雖過,鬼亦不來,夜聞空中有聲呼曰:「汝以持經功德,當壽九十矣。」


十二、王令望 唐王令望,少持《金剛經》。還邛州臨溪,路極險阻,忽遇猛獸,振怖非常。急念真經,猛獸熟視,曳尾而去,流涎滿地。曾任安州判司,過揚子江,夜風暴起,租船數百艘,相接盡沒,唯令望船獨全。後終亳州譙令。


十三、陳惠妻   唐陳惠妻王氏,初未嫁,表兄褚敬欲婚王氏,父母不許。敬詛曰:「若不嫁我,我作鬼,必相致。」後歸於惠。惠為陵州仁壽尉,敬陰恚之。卒後,王夢敬,旋覺有娠,經十七月不產。王氏憂懼,乃發心持《金剛經》,晝夜不歇。敬永絕交,鬼胎亦銷,從此日持七遍。


十四、何澋   唐何澋,天授初任懷州武德令,常持《金剛經》。至河陽,水漲橋倒,日已夕,人爭上船,岸遠未達,欲沒。澋懼,且急唸經,須臾近岸,遇懸蘆,攀緣得出。餘溺死八十餘人。

十五、張玄素   唐張玄素,洛陽人,少持《金剛經》。天授初,任黃梅宰,家有厄難,應念而消。年七十遘疾,忽有花蓋垂空,遂澡浴,與家人訣別,奄然而卒。


十六、李丘一   唐李丘一好鷹狗畋獵。通天元年,任揚州高郵丞。忽一旦暴死,見兩人來追,一人自云姓段。時同被追者百餘人,男皆著枷,女即反縛。丘一被鎖前驅,行可十餘里,見大槐樹數十,下有馬槽,段云:「五道大神每巡察人間罪福,於此歇馬。」丘一方知身死。至王門,段指一胥云:「此人姓焦名策,是公本頭。」遂被領見。王曰:「汝安忍無親,好殺他命,以為己樂。」須臾,即見所殺禽獸皆為人語云:「乞早處分。」焦策進云:「丘一未合死。」王曰:「曾作何功德?」云:「唯曾造《金剛經》一卷。」王即合掌云:「冥間號《金剛經》最上功德,君能書寫,其福不小。」即令焦策領向經藏,令驗。至一寶殿,眾經充滿,丘一試抽一卷,果是所造之經。既回見王,知造有實,乃召所殺生類,令懇陳謝,許造功德。丘一依王命,願寫《金剛經》一百卷,眾歡喜盡散。王曰:「放去。」焦策領出城門,云:「盡力如此,豈不相報。」丘一許錢三百千,不受,云:「與造經二十部。」至一坑,策推之,遂活。身在棺中,惟聞哭聲,已三日矣,驚呼人至,破棺乃起。旬日,寫經二十卷了,焦策來謝,致辭而去。尋百卷亦畢。揚州刺史奏其事,敕加丘一五品,仍充嘉州招討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