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修詩話總龜 (四部叢刊本)/前卷三

前卷二 增修詩話總龜 前卷三
宋 阮閱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前卷四

增修詩話總龜卷之三

   志氣門

丞相李文正公昉少年時嘗以詩呈叔侍中覧而喜贈之

 詩曰反觀西里盛世世秉鈞衡後文正果大用詔賜所

 居爲謝元卿秉鈞里是知李氏自五代至本朝世居將

 相非一日也翰府名談

陳文惠未逹時作偶成詩曰千里好山雲乍歛一樓明月

 雨初晴觀此詩者曰意與李覯碧山更𬒳暮雲遮者異

 矣青箱雜記

宋莒公守潁昌開西湖作詩曰鑿開魚鳥忘情地展盡江

 湖極目天觀者知其必大用

丞相劉公沆以氣義自許嘗作牡丹詩曰三月内方有百

花中更無又述懷詩曰虎生三日便窺牛獵食寜能掉

 尾求若不去登黄閣貴便須來伴赤松逰奴顔婢舌誠

堪耻羊狠狼貪自合羞三尺太阿星斗煥何時去取魏

齊頭皇祐𥘉出鎮豫章漕使潘夙以小孤山四十字示

 公公即席和之曰擎天有八柱此柱一焉存石聳千㝷

𫝑波流四面㾗江湖中作鎮風浪裏蟠根平地安然者

饒他五嶽尊覧者皆知有宰相噐

蔣槩治平中登苐後乆不調官逰河朔登雄州北門樓有

 詩曰壯士未酧志乗秋感慨多幽燕新種落唐漢舊𨵿

 河塞月沉青塚邉聲入暮河如何得萬𮪍玉壘夜經過

 不幸早死觀其志亦有爲者也並同前

長安舊以不歴䑓省便出鎮㢘車節鎮者爲麄官大率重

 内而輕外今東都乾元門舊宣武軍皷角門節度王彦

 威有詩刻其上云天兵十萬勇如𧴀正是酬恩報國時

 汴水波濤喧皷角隋堤楊柳拂旌旗前驅紅斾𨵿西將

 坐間青娥趙國SKchar𭔃語長安舊冠盖粗官到底是男児

 彦威自太常博士出辟使府至茲鎮故有是句至今不

 知所在薛能亦有謝𭔃茶詩云粗官𭔃與真抛擲頼有

 詩情合得嘗談𫟍

李昪竹詩曰棲鳯枝梢猶軟弱化龍形狀已依稀唐宣宗

 瀑布詩曰溪澗豈能留得住終歸大海作波濤王覇之

意可見也河中府逍遥樓有唐太宗詩曰昔乗四馬去

 今驅萬乗歸氣𧰼尤可見詩史

唐子方謪官渡淮至中流風作舟欲覆作詩曰聖宋非狂

楚清淮異汨羅平生仗忠信今日任風波日暮泊舟岸

續云舟楫顛危甚黿鼉出没多斜陽幸無事沽酒聴漁

 歌真詩無謟可以格鬼雲齋録

景祐五年𫟍試進士以鵾化爲鵬爲詩題吕濟叔詩云九

 霄離海嶠一夕過天池論者以此詩當爲第一人同前

沙門文瑩嘗謂爲文老而不衰者惟元厚之在禁林時有

懷荆南舊逰云去年曾醉海棠叢聞說新枝發舊紅昨

夜夣回花下飲不知身在玉堂中

樂天典杭日江東學子奔杭取解張祐自負詩名而徐凝

 亦至燕于郡中樂天諷二子矛盾祐曰僕冝爲觧首凝

 曰有何佳句祐曰甘露竒詩曰日月光先到山河𫝑盡

來金山寺詩曰𣗳影中流見鐘聲两㟁聞凝曰善則善

矣柰無野人瀑布詩曰千古長如白練飛一條界破青

 山色祐愕然一座盡傾古今詩話

王沂公布衣時以梅花詩獻吕文穆公云雪中未問和羮

 事且向百花頭上開文穆曰此生已安排狀元宰相也

 後果然

姚嗣宗詩云踏碎賀蘭石掃清西海塵布衣能效死可惜

 作窮鱗韓魏公安撫𨵿中薦試大理評事同前

高越逰河朔有州牧欲以女妻之越作鷂子詩云雪爪星

 眸衆鳥歸摩空專𠉀整毛衣虞人莫謾張羅網未肯平

 原淺草飛

孫給事僅及孫曁皆咸平初省試放狀元後各應制舉給

 事與兄何齊名有聲場屋何淳化中魁多士給事下第

 有詩曰前春再就天堦試應被人呼小狀元次舉中甲

 科王元之以詩贈曰病中何事忽開顔憶得詩稱小狀

 元粉壁已懸龍虎榜錦標争屬鶺鴒原並同前

高言京師人字明道好學有志義以詩于友人曰昨夜隂

 風透膽寒地爐無火酒瓶乾男児慷慨平生事時復挑

 燈把劔㸔

秦少㳺謫雷州有詩曰南土四時都𤍠愁人日夜俱長安

 得此心如石一時忘了家郷黄魯直謫冝州作詩曰老

 色日上面歡情日去心今旣不如昔後當不如今輕紗

 一幅巾短簟六尺牀無客日自静有風終夕凉少㳺鍾

情故詩酸楚魯直學道故詩閒暇至東坡南中詩曰平

 生萬事足𠩄欠唯一死則英特之氣不受折困

    知遇門

楊徽之侍讀太宗聞其名索所著數百篇奏御獻詩云十

 年牢落今何幸叨遇君王問姓名太宗選十聮書于御

屏間梁周翰詩曰誰似金華楊學士十聮詩在御屏間

 僧文瑩嘗謂楊公必以天池浩露滌筆於氷甌雪碗中

則方與公詩神骨相副古今詩話

夏文莊守安陸宋莒公兄弟尚皆布衣文莊異待之命作

落花詩莒公曰漢臯珮解臨江失金谷樓危到地香子

 京曰將飛更作回風舞已落猶成半面粧是歲詔下兄

弟皆應舉文莊曰詠落花而不言落大宋須狀元及第

 又風骨秀重異日作宰相小宋非所及然亦須登嚴近

後皆如其言故文莊在河陽聞莒公登庸以别𥿄賀曰

 昔年安陸已識台光盖謂是也青箱雜記

杜荀鶴謁梁高祖與之坐忽無雲而雨祖曰無雲而雨謂

 之天泣不知何祥請作詩荀鶴曰同是乾坤事不同雨

絲飛灑日輪中(⿱艹石)教隂𩔰都相似争表梁王造化工髙

 祖喜之洞㣲志

真宗末年嘗逰禁中見翰林學士王禹偁𠋣宫木(⿱艹石)詠吟

 命宫使亟探之果預作賞花釣魚詩明日百官赴宴迨

 題出乃千葉石榴花百官皆失所擬禹偁首進一絶云

 王母庭中親見栽張騫偷得下天來誰家巧婦殘針線

 一撮生紅熨不開上稱賞謂真才桂堂詩話

唐文宗夏日與諸學士聮句人皆苦炎𤍠我愛夏日長柳

 公權續曰薫風自南來殿閣生㣲凉時丁表五學士皆

屬繼文宗獨諷公權两句辭清意足不可多得乃令公

 𫞐題於殿壁字方員五寸文宗視之歎曰鍾王復生無

 以加焉廣卓異記

劉景文作饒州監酒得一詩題芝山寺壁云數聲燕語落

簷間底事驚回夣裏閑說與傍人都未信杖藜携酒看

 芝山舒王作本路憲見之愛甚遂令權州學古今詩話

蜀人雍陶以進士第爲簡州牧自比謝宣城柳呉興也賔

 至折挫忽有馮道明下第請謁告閽者道明與員外有

舊及見呵曰與公昩平生何方相識道明曰誦員外詩

 仰員外徳遂吟曰立當青草人先見行傍白蓮魚未知

 又曰江聲秋入寺雨氣夜侵樓又曰閉門客到常疑病

滿院花開不似貧聞之歡狎如曩昔之友雲溪友議

王文公凝清族重徳冠絶當時每就寝息必义手而卧慮

其寝寐中見先靈食䬪飥不過十八片曽典綘州時司

 空圖侍𭅺方應進士舉自別墅到郡謁見後更不訪親

 知閽吏⿺辶䖏申司空秀才出郭後入郭訪親知即不造郡

 齋琅琊知之謂其專敬愈重之及知舉日司空一捷列

第四人登科同年訝其姓名甚暗所圖太速有鄙薄者

 號爲司徒空琅琊知有此說因召一牓門生開筵宣言

 扵衆曰某叨忝文柄今年榜帖全爲司空先軰一人而

 巳由是聲彩益振爾後爲御史分司舊相盧公携酒訪

 之留詩曰氏族司空貴官班御史雄老夫如且在未可

歎途窮其爲名徳重也如此北夣𤨏言

    狂放門

鍾傳鎮南昌有李夣符者放蕩酣飲好事者與語應口成

詩後桂州刺史李瓊遣人謂傳曰夣符吾弟請遣歸鍾

令求於市邸人曰夜來不歸不知所之有回常學士詩

 云罷脩儒業罷修真飬拙藏愚春復春到老不踈林裏

鹿平生難見日邉人洞桃深處千株錦岩雪鋪時萬草

 新深謝名賢逺相訪求聞難禣鳯爲鄰詩史

朱勰仕江南爲縣令甚踈逸有詩云好是晚來香雨裏擔

簦親送綺羅人李璟聞之處以閒曹又有僧庭實獻詩

 云吟中𩀱𩯭白𥬇裏一生貧璟聞云詩以言志終是寒

薄以束帛遣之同前

李澣登科在和凝榜下同爲學士㑹凝作相澣爲承㫖當

 批詔次日於玉堂舊閣悉取圖書噐玩留一詩扵榻云

 座主登庸歸鳯闕門生批詔立鰲頭玉堂舊閣多珎玩

 可作西齋(⿰氵閠)筆否人皆𥬇其踈縱古今詩話

杜牧之登科後三年縱放爲詩曰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

纎細掌中情十年一𮗜楊州夣嬴得青樓薄倖名又

 曰觥舩一棹百分空十載青春不負公今日𩯭絲禪榻

畔茶烟輕颺落花中

杜牧自御史分司洛陽李司徒罷鎮閑居聲妓爲當時第

 一因㑹朝士以牧之嘗任風憲不敢邀置牧之諷坐客

逹李李⿺辶䖏馳書以招而牧之遂來謂李曰聞有紫雲者

 孰是因指示牧之作詩曰華堂今日綺筵開誰喚分司

 御史來忽𤼵狂吟驚滿座两行紅粉一時回意氣閒逸

 旁若無人

裴忠謙狀元登科作𥿄牋名𥿄謁平康里妓因𪧐于里中

 作詩曰銀缸斜背解鳴璫小語低聲喚玉𭅺從此不知

蘭麝貴夜來新惹桂枝香

鄭谷登第後𪧐平康里作詩曰春來無處不閒行楚閠相

 看别有情好是五更殘酒醒耳𫟪聞喚狀元聲

楊汝士尚書鎮東川其子及第汝士開筵營妓咸集汝士

 命人與綾一端詩曰𭅺君得意正青春蜀國將軍又不

 貧一曲髙歌綾一匹两頭娘子拜夫人

潘逍遥與許洞錢易爲友狂放不覊嘗作詩云散拽禪師

來踘蹴醉拖逰女上鞦韆此其自序之實也後坐盧多

 遜黨亡命捕之甚急乃易姓名爲僧入中條山許洞贈

 詩曰潘逍遥平生志意如天髙仰天大𥬇無所懼天公

 嗔爾口呶呶罰教臨老投𥙷衲歸中條我願中條山神

 鎮長在驅雷逐電依前趕出這老怪后㑹赦以四門𦔳

教招之送信州安置復舞扵市曰出砒霜價錢可嬴得

撥灰 -- 灰 兼弄火暢殺我以此士人不齒放弃終身並同前

姚嵓傑梁國元崇之裔弱冠通墳典以詩酒逰江左凌忽

前逹旁若無人乾符中顔標典鄱陽𥘉剏鞠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請嵓傑

 紀其事文成千餘言標欲刋去一两字嵓傑大怒旣而

 標已睚眦而巳勒石遂令覆碑扵地以車拽之磨去嵓

傑以一篇𭔃之曰爲報顔公識我麽我心唯只與天和

 眼前俗物𨵿情少醉後青山入夣多田子莫嫌彈鋏恨

 寗生休唱飯牛歌聖朝(⿱艹石)爲蒼生計也合公車到薜蘿

 盧肇牧歙州嵓傑在婺源先以著述𭔃肇肇知好使酒

 以手書褒羙之贈以束帛迎至郡齋館穀如公卿旣而

 日肆傲睨輕視子發子發嘗以詩咤嵓傑曰明月照巴

 山嵓傑𥬇曰月照天下柰何獨照巴山子發慚不樂無

 何㑹扵江亭時蒯希逸在坐子發改令目前取一聮𧰼

 子發曰逺望漁舟不闊尺八嵓傑⿺辶䖏飲一噐凭闌嘔SKchar

 須㬰即席遂答云凭䦨一嘔巳覺喉空有集二十卷曰

 𧰼溪子逆旅豫章不知所終雜言

鍾山公鎮臨川賞牡丹有小吏手捧硯舉止有士人風公

 曰學詩乎曰粗親筆硯因令口占一篇其警句云三月

 莫辭千度醉一生能得幾回看公曰他日定成噐因勉

 令就學明年謁嶺南李國老大加稱賞賫數百縑扵金

 陵酒樓數日而盡醉中掛㠶數百里至落星灣半醒烟

 雨中登水心寺題詩於水軒曰分飛南渡春風晚却返

 家林事業空無限離情似楊柳萬條垂向楚江東

李白才思不覊有醉吟詩曰天若不愛酒酒星不在天地

 若不愛酒地應無酒泉天地旣愛酒飲酒不愧天三盃

 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但得醉中趣勿爲醒者傳憶賀知

 章曰欲向江東去定將誰舉盃稽山無賀老却棹酒船

 迴郡閣雅談

韓魏公出鎮中山有門客夜踰墻出𪧐娼家公知作種竹

 詩以警之殷勤洗灌加培植莫遣狂枝亂出墻門客自

 愧作詩云主人若也憐高節莫爲狂枝贈斧斤公置一

 女奴贈之青𤨏集







増脩詩話總龜卷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