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修詩話總龜 (四部叢刊本)/後卷二十三

後卷二十二 增修詩話總龜 後卷二十三
宋 阮閱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後卷二十四

百家詩話總龜後集卷之二十三

   紀實門

唐文皇聚一時名流天䇿府始有十八學士之號後來

 凢居舘殿者皆稱之 國朝以來任于外非两制則

 雖帥守監司止呼寄禄官惟通判多従舘中帶聀

 出𥙷如蔡君謨湖州歐陽文忠公滑州王荆公舒州

 東坡先生杭州如此之𩔗甚多劉贛父赴㤗倅詩云

 壁門金闕𠋣天開五見宫花落早梅明日扁舟滄海

 去𨚫㝷雲氣望蓬萊盖在道山五載然後得之學

 士之稱施于外者縣通判而然今外庭過呼大可

 𥬇也揮塵録

老杜送殿中楊監赴蜀見相公云豪俊貴勲業邦

 頻出師相公鎮梁益軍事無孑遺以是知邊鄙之

 臣貪功生事結禍招釁皆有以致之一得忠臣處之

 生灵受賜矣黄常明

文選載王粲公讌詩注云此侍曹操宴也操未為天子

 故云公讌耳操以建安十八年春受魏公九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命公

 知衆情未順終其身不敢稱尊而粲詩巳有𩓑我賢

 主人與天享巍巍之語則粲豈復有心扵漢耶粲常

說劉表之子琮曰曹公人傑也将軍卷甲倒戈以歸

 曹公長享福祚萬全之䇿也厥後操以粲為軍謀𥙊

 酒則以腹心委之矣韵語陽秋

或云𮧯應物乃𮧯后之族慿恃㤙𥝠作里中横故𮧯集載

 逄楊開府詩云少事武皇帝無頼恃㤙𥝠身作里中横

 家蔵亡命児武皇升仙去把筆學題詩两府始𭣣迹南

 宫謬見推夫武皇平内亂殺𮧯后不應后之族敢於武

 皇之時豪横若此正恐非后族尔李肇國史𥙷言應物

 性高㓗鮮食寡𣣔所居焚香掃地而坐與楊開府詩所

 述不同豈非武皇仙去之後折莭悔過之時𫆀

曽文清吉父孔毅父之甥也早從學于毅父文清以䕃入

 仕大𮗚初以銓試合格五百人爲魁用故事賜進士出

 身紹興中明清以啓贄見云傳經外氏早侍仲尼之間

 居提筆文塲曽寵平津之爲首文清讀之喜曰可謂着

 題矣後與明清詩云吾宗擇壻得羲之令子傳家又絶

 奇甥舅従来多酷似弟兄如此信難為徐敦立覧之𥬇

 云此迺用前日之啓為体脩報耳同上

老杜卒扵大暦五年享年五十九當生扵先天元年𮗚其獻

 大禮賦表云臣生陛下淳樸之俗行四十載矣以此推

 之天寳十載始及四十則是獻大禮賦當在天寳九載

 也本傳以謂天宝十三載因獻三賦帝奇之待制集賢

院誤矣其後又進西嶽賦序云上旣封太山之後三十

 年按史開元十三年乙丑封太山至天寳十三載始及

 三十年則是進西岳賦在天寳十三載也老杜有贈獻

 納使田舎人詩云舎人退食收封事宫女開凾近御筵

 暁漏追随青𤨏闥晴窓点檢白雲萹末句云楊雄更有

 河東賦唯待吹嘘送上天其云更有河東賦當是獻西

 岳賦時也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羊叔子鎮㐮陽嘗與從事邹湛登峴山慨然有泯 無聞

 之歎峴山亦因是以傳古今名賢賦詠多矣呉興東陽

 二郡亦有峴山呉興峴山去城三里有李適之窪尊在

 焉東坡守呉興日嘗登此山有詩云苕水如漢水鱗鱗

 鴨頭青呉興勝㐮陽萬瓦浮青SKchar我非羊叔子愧此峴

 山亭悲傷意此同歳月如流星湛軰何足道當以徳自

 銘東陽峴山去東陽縣亦三里舊名三丘山宋啇仲文

 素有時望自謂必登台輔忽除東陽太守意甚不樂嘗

 登此山悵然流涕郡人爱之如㐮陽之扵叔子因名峴

 山二𡶶相峙有東峴西峴唐寳暦中縣令于興宗結亭

 其下名曰㴠碧劉禹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有詩云新開潭洞疑仙府逺冩

 丹青到雍州即其所也葛立之

張籍居韓門弟子之列又以愈薦為國子愽士東坡所謂

 汗流湜籍走且僵㓕没倒景不可望者而籍作愈𥙊詩

 乃云公文為時師我亦有㣲聲而後之學者或號為韓

 張何𫆀丹陽集

陳後主起臨春結綺望仙三閣極其華䴡後主與張䴡華

 孔貴妃各居其一與狎客賦詩互相贈荅采其艶䴡者

 𬒳以新聲奢滛極矣隋克䑓城後主與張孔坐視無計

 遂俱入井所謂𤇆脂井是也楊修詩云擒虎戈矛滿六

 宫春花無𣗳不秋風蒼惶益見多情處同穴𠂀心赴井

 中李白亦云天子龍沉景陽井誰SKchar玉𣗳後庭花今𤇆

 脂井在金陵之法寳寺井有石攔紅痕若𤇆脂相傳云

 後主與張孔泪痕所染石攔上刻後主事迹八分書乃

 大暦中張著文又有篆書戒㢤戒㢤𢾗字其他題刻甚

 多徃徃漫㓕不可攷寺即景陽宫故地也有井在焉好

 事者徃来不絶寺僧頻厭苦之張芸叟嘗有詩戯僧云

 不及馬嵬襪猶能致萬金

馬少㳺常哀兄援多大志曰士生一世但取衣食裁足乗

 下澤車御欵叚馬郷里稱善人斯可矣致求嬴餘但自

 苦尔故援在浪洎西里當下潦上霧雲氣薫蒸仰視飛

 鳶跕跕在水中之時輒思其言以謂念少㳺語何可得

 也洎武陵五溪蛮作亂劉尚軍没而援貪進不止方且

 拠鞍矍鑠𬒳甲請行遂底壼頭之困劉夣得經伏波神

 祠詩有一以功名累飜思馬少㳺之句可謂名言矣壼

 頭在武陵當是夣得為司馬時經歴故萹首言䝉䝉篁

 竹下有路上壼頭韵語陽秋

武帝見顔駟厖眉皓首問何時為𭅺何其老也對曰文帝

 好文而臣好武景帝好老而臣尚㓜陛下好少而臣老

 矣老扵為𭅺此事尤著切怪老杜屢傷為𭅺白首每稱

 馮唐而不及駟生旣不遇三君身後復不遇老杜可𥬇

 也已䂬溪

子羙世號詩史𮗚北征詩云皇帝二載秋䦞八月初吉送

 李校書云乾元元年春萬姓始安宅又戯友二詩元年

 建已月𭅺有焦校書元年建巳月官有王直司史筆森

 SKchar未易及也黄常明

舎人遺織成褥叚云服飾㝎尊卑大㢤萬古程煌煌珠宫

 物𥨊處𥚽所嬰錦衣卷還客始斍心和平其意在明分

 守警貪饕屏斥玩物SKchar道氣之大莭豈直專為詩㦲就

 中和平之語尤可人意世有豪横凶人強委饋扵善士

 而不能驟絶之其心愧恥雖𣣔和平不可得也䂬溪

諸史傳首尾一律惟左氏𫝊春秋則不然千變萬状有一

 人而稱目至數次異者族氏名字爵邑謚號皆宻布其

 中而寓諸褒貶此史家祖也𮗚少陵詩冝隠此㫖若云

 杜陵有布衣杜曲幸有桑麻田杜子将北征臣甫憤所

 切甫也東西南北人有客有客字子羙盖自見其居里

 名字也不作河西尉白頭拾遺徒歩㱕俻矣均𥙷衮凡

 才汚省𭅺𥙷官迁徙歴歴可攷至叙他人亦然如云粲

 粲元道州又云結也實國楨凡例森然誠春秋之法也

 䂬溪人以藤代蒭酒名鈎藤俗傳他處即不可用SKchar

 但心醖造之法異耳所在皆可樂天忠州春詩云閑拈

 舊葉題詩詠悶取藤枝引酒嘗是巴蜀亦有之黄常明

百家詩話總龜後集卷之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