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修詩話總龜 (四部叢刊本)/後卷二十二

後卷二十一 增修詩話總龜 後卷二十二
宋 阮閱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後卷二十三

百家詩話總龜後集卷之二十二    辛集

             舒 城 阮一閱 編

皇  明  宗  室  月 窓 道人 刋

             鄱 陽 程 珖校

   用事門

臨川慷慨秋風起悲歌不為鱸眉山不須更說知㡬早直

 為鱸魚也自賢反復曲折同歸一意亦如把酒祝公公

 莫拒緇衣心為好賢傾我欲折繻留此老緇衣誰作好

 賢詩共用一事而造語居然不同䂬溪

臨川道徳文章吾事落南華夫子盍行邪無落吾事乃柳

 詩有惆悵樵漁事今還又落然恐亦用此同上

杜心迹喜𩀱清茶𤓰留客遟似非用事𮗚灵運齋中詩云

 矧乃歸山川心跡𩀱寂寞竟陵王子良禮才好士愛

 月客至為設𤓰飲甘菓二詩盖用此至若㯶拂子云咂

 膚倦撲㓕頼爾甘伏𭙶雖等閑題目無字無出處同上

坡集有全萹用事者如賀人生子曰欝䓗佳氣夜充閭

 喜見徐卿苐二雛我亦從来識英物試教啼㸔㝎何

 如戯子野買妾自錦里先生自𥬇狂身長九尺鬂眉

 蒼平生謬作安昌客略遣彭宣到後堂句句用事SKchar

 嘗不流便㢤同上

嘗𮗚臨川詠𬃷止数韵餘甘入隣家尚得讒婦逐贄享

 古巳然𡺳詩自冝録用女贄𬃷修八月剥𬃷雖云

 食之昏用范𬃷膏昏䝉䝉𩓑比赤心𭠘皇明倘加

 燭用蕭琛陛下𭠘臣以赤心臣敢不報以戰栗以是知

 凢作者湏飽材料傳稱任昉用事過夛属辞不得流

 便余謂昉詩所以不䏻傾沈約者乃才有限非用事

 之過同上

李商𨼆詩好積故實如喜雪云班扇慵裁素曹衣詎比

 麻逸少宅鶴滿令威家又洛水妃虚妬姑山

 聮辞雖許謝和曲本慚巴一萹中用事者十七八

夣得詩只恐鳴騶催上道不容待得晚菘嘗乃周彦

 倫答文惠太子問山中菜食云春初早韭秋末晚菘

 此以两字用事者送熊判官云臨軒弄郡章得人方

 付此乃用漢髙弄印倪寛事此一字用事者黄常明

韋應物詩心同野鶴與麈逺詩似氷壼徹底清又雜言

 送人云氷壼見底未為清少年如玉有詩名此可為用

 事之法盖不拘故常也同上

甫冝春花詩云無復増修事君王惜費金乃暗用漢

 文惜百金之産而罷露䑓事同上

沈慶之謂上曰為國譬如治家耕當問奴織當問婢陛

 下欲治國而與白面書生謀之事何由濟夣得送

 李䇿云春風𭰹曰静争長幽鳥鳴僕夫前致辭門有

 白面生同上

坡藍尾忽驚新火後遨頭要及浣花前注及樂天三盃藍

 尾酒一楪膠牙餳𮗚長慶集此詩題云七年元日對酒

 非鑚火時事也宋文景守歳云且盡灯前藍尾杯䂬溪

師曠釋絳縣老人年数云亥有二首六身盖離拆亥字㸃

畫而上下之如筭籌縱横然則下其二首為二萬六

身各一縱一横為六千六百六十正合其甲子之日数

傳以明矌之慱物劉賔客送人赴綘州云午橋群吏散

亥字老人迎義山贈綘䑓老驛吏云過客不劳詢甲

子惟書亥字與時人可謂善使事矣亦如近詩送人

 洪州千斗氣沉人巳化置芻人去榻猶懸送人鄂州

 云黄鶴晨霞傍楼起頭陀青草遶碑荒送人襄陽

 云四葉表閭唐尹氏一門逃世漢龎公雖隣封宻

 迹不可移也䂬溪

凢作詩有用事出處有造語出處如五陵衣馬自輕

 肥雖出論語搃合其語乃潘岳裘馬悉輕肥柳絮

 才髙不道塩雖謝女事乃借張融以海賦示人人

 評其賦但不道塩耳紅䄂泣前魚本𢧐國䇿其語乃

 陸韓卿中山王孺子妾歌安陵泣前魚坡作太白𦘕像

 詩云大児汾陽中令君小児天台坐忘身其事乃用

 白交汾陽於伍行中竟脫白於禍天台司馬紫㣲謂

白有仙風道骨可與神逰八極之表所造之語乃禰

 衡傳云大児孔文舉小児楊徳祖同上

坡㳺武昌見農夫皆𮪍秧馬較之傴偻而作者劳佚相

絶嘗作秧馬歌叙述甚詳唐子西至羅浮始識此噐

 作詩云擬向明時受一㕓著鞭常恐老農先行藏巳問

 吾家舉從此馳名四十年亦巧扵用事黄常明

坡和柳子王暨景純岡字韵詩至七萹云屡把鉛刀

齒歩光更遭華衮照龎凉乃用子建七啓云歩光

 之劍華藻繁縟左傳龎凉冬殺雖第一韵衆人

 所更易而七篇未嘗改又貫穿精絶如此黄常明

東坡在儋耳時余三從兄延之自江隂擔簦萬里絶

 海徃見𭻍一月坡嘗誨以作文之法曰儋州雖数百

 家之聚州人之所湏取之市而足然不可徒得也必有

 一物以攝之然後為巳用所謂一物者錢是也作文

 亦然天下之事散在經子史中不可徒使必得一物以

 攝之然後爲巳用所爲一物者意是也不得錢不可以

 取物不得意不可以用事此作文之要也吾兄拜其

 言而書諸紳嘗以親製龜冠爲献坡受之而贈以

 詩云南海神龜三千歳兆叶朋從生慶喜智能周物

 不周身未免人鑚七十二誰能用爾作小冠岣嵝耳

 孫剏其製今君此去寕復來𣣔慰相思時整視今

 集中無此詩余嘗見其親筆後坡歸冝興道由

 無錫洛社嘗至孫仲益家時仲益年在髫齓坡

 曰孺子習何藝孫曰學對属坡曰試對㸔徐曰衡

 門稚子璠璵噐孫應聲云翰苑仙人錦綉腸坡撫其

背曰真璠璵噐也異日不凢二事皆吾鄊人士所知輒

記于此韵語陽秋

謁帝似馮唐垂白馮唐雖晚逹馮唐毛𩬊白長卿多

病乆我多長卿句病渇汚官位杜以其為𭅺故用之

若它人老與病恐不可槩使同上

用巳詩為故事湏作詩夛者乃有之太白云滄浪

吾有曲相子棹歌聲樂天湏知菊酒登髙㑹從此

多無二十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明年云去秋共数登髙㑹又𬒳今年

减一場過槩里云昔嘗詠遺風著為十六篇盖居

渭上醖熟獨飲曽効淵明体為十六篇又贈微之

 云昔我十年前曽與君相識曽将秋竹竿比君孤

 且直盖舊詩云有秋竿也坡赴黄州過春風嶺有

 两絶句後詩云去年今日関山路細雨梅花正断

 魂又云柯丘海棠吾有詩獨𥬇山林誰敢侮又有

竹云吾詩固云爾可使食無肉同上

唐諺云槐花黄舉子忙東坡有彊隨舉子踏槐芲槐

芲還似昔年忙谷云槐催舉子踏花黄是也

世傳五月十三日為竹迷日凢種多以五月杜云東林

竹野薄臘月更湏栽則唐人植竹用季冬月也

 又云平生憇息地必種数竿竹嘗𣣔闢小軒以必種

 名之前軰戯語以郊外呵喝月下燭龍皆謂之殺風

景介甫戯示頴叔云但怪傳呼殺風景豈知禅客

 夜相投盖用此也同上

老杜𡍼穷反遭俗眼白本用阮籍事意我軰本宜以白眼

 視俗人至小人得志疾視君子是反遭其白眼故倒用

 之亦如水清反多魚乃倒用水至清則無魚也夣得酌

 我莫SKchar狂老來無逸氣乃倒用黄次翁無多酌我𭔃謝

 嵇中散予無甚不堪倒用絶交論坡云後生可畏吾衰矣

 刀筆從來錯料尭周昌以趙尭刀筆吏後果無能為所

 料信不錯而云錯料尭亦以渉𮗸謗倒用尔又有穷

 鬼𨚫相呼乃知飯後鍾闍𥠖盖具眼它年五君詠山

 王一時数皆倒用也䂬溪

坡云通家不隔同年面得路方知異日心乃唐人責同

  年不赴期集辞云紫陌㝷春尚隔同年之面青雲得

  路不知異日之心任昉别謝云楊詩云詎念耋嗟人方

  𭰹老夫託报劉孝綽云詎慰耋嗟人徒𭰹老夫託略改

  一两字豈以㑹意處𣣔常用之邪臨川有莫林揺落献

  南山又云大落岡峦因自献如云名譽子真矜谷口事功

  新息困壼頭又未爱京師傳谷口但知鄊里勝壼頭昔

  人行事措意黙與巳合則喜用之馬少㳺𣣔乗下澤

  御欵叚不去鄊里雖自謀獨善亦可為貪躁之戒伏

  波在浪洎下潦上霧仰視飛鳶跕跕堕水中卧念少

  㳺平生時語以為何可復得故坡云何須更待飛

  鳶堕方念平生馬少㳺又大夫行𭛠家怨應念郷

居馬少㳺雪堂唯有思歸曲為念平生馬少㳺以其可

喜不直押韵也䂬溪

律詩有一對通用一事者更㝷嘉𣗳傳莫忘角弓詩乃

左傳韓宣子聘魯嘗賦角弓及譽嘉𣗳魯人請封殖

此𣗳以無忘角弓介甫乆諳郭璞言多騐老比顔含

意更踈乃景純𣣔為顔含筮含曰年在天位在人修巳

 而天不與命也守道不囬性也人自有性命無劳蓍

同上

古人作詩有用經傳全句選詩小人計其功君子道其常

 樂天疾𢙣如巷伯好賢如緇衣乃两句渾用之杜云無妄

 之憂勿藥喜誰謂荼苦甘如薺冨貴扵我如浮雲近人亦

 多用史語坡云人言盧𣏌似奸邪我見鄭公但嫵媚嘗𮗚

南史載王冝興云為刼不湏伴甚似一側韵五言但無題

 目耳同上

昔人用五馬事多因㳺遨動出處方用之如老杜賦王閬

 州餞蕭遂州云二天開寵餞五馬爛生花其賔主出住分

矣又送李梓州五馬何時到贈SKchar武五馬舊曽諳小徑

送賈閣老出汝州人生五馬貴太白云五馬莫𭻍連岑

參云門外不湏催五馬戎昱五馬㡬時朝魏闕子厚五

 馬𦔳征騑樂天五馬無由入酒家東坡鼓吹未容迎五

馬介甫尚得史君駈五馬近人扵太守安居閉閣例稱

五馬此理恐未安也丹揚集   後   集卷之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