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修詩話總龜 (四部叢刊本)/後卷五

後卷四 增修詩話總龜 後卷五
宋 阮閱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後卷六

百家詩話總龜後集卷之五

  仁愛門

孟子七篇論君與民者居半其餘欲得君盖以安民也𮗚

杜陵窮年憂黎元歎息腸内热胡爲將暮年憂世心力

弱𪧐花石戍云誰能扣君門下令减征賦𭔃相學士云

㡬時髙議排金門各使蒼生有環堵寕令吾廬獨破受

凍死亦𠯁而志在大庇天下寒士其仁心廣大異夫求

穴之螻蟻軰真得孟子所存矣東坡問老杜何如人或

言似司馬遷但能名其詩耳愚謂老杜似孟子盖原其

 心也䂬溪

𮧯蘇州云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錢郡中燕集

云自慚居處崇未覩兹民康余謂君子當切切作此語

彼有一意供租專事𡈽木而視民如讎者得無愧此詩

同上

賈生終童欲輕亊征伐大抵少年躁鋭使經歴老成當不

 如此昔人欲沉孫武於五湖斬白起於長平誠有謂哉

 嘗爱老杜云慎勿吞清海無勞問越裳大君先息戰帰

 馬華山陽又有安得壯士挽天河净洗甲兵長不用安

得務農息戰閗普天無吏横索錢願戒兵猶火㤙加四

海深不眠憂戰伐無力正乹坤其愁歉憂戚盖以人主

生靈為念孟子以善言陣戰爲大罪我戰必克爲民賊

仁人之心易地皆然黄常明

臨川云黄雀百頭顱長行萬里餘因君令出守暫得免苞

苴使能行此言則虐生𩔗以飽口腹刻疲民以肥𫞐势

者寡矣其詩才二十字耳崇仁愛抑奔競皆具焉何以

多爲

杜云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怜穴蟻拾穗許村童人謂有仁愛民物意臨川

 詠促織云只向貧家促機杼㡬家能有一鈎𢇁愚謂世

 之SKchar督征賦不恤疲瘵之有無者雖魁然其形實㣲䖝

 智爾䂬溪

元結刺道州承兵賊之後徴率煩重民不堪命作春陵行

 其末云何人采國風吾𣣔獻此詩以傳考之結以人困

甚不忍加賦嘗奏免稅租及和市雜物十三萬緡又奏

免租庸十餘萬緡因之流亾盡歸乃知賢者所存不特

空言而巳丹陽集

范文正淮上遇風云一棹危於葉旁𮗚欲損神他年在平

地無忽險中人雖弄翰戯語卒然而作險済加澤之心

 未嘗忘也黄常明

元道州㫪陵行云所願見王官撫飬以惠慈柰何重驅逐

不使存活爲逋緩違詔令䝉責願所冝亦云守官貴守

道不愛能⿺辶商時賊退示官吏云使臣将王命豈不如賊

 焉令𬒳徴歛者迫之如火煎誰知絶人命以作時世賢

 子羙志之曰令盗賊未息知民疾苦得結軰十数人為

 邦伯萬姓氣吐天下少安立可待巳余謂漫叟所以䏻

然者先民後已輕官爵重人命故也𮗚其石魚詩云金

魚吾不湏軒冕吾不愛此所以能不狥𫞐勢而專務爱

 民也杜乃知正人意不苟飛長纓可謂相知𭰹矣同上

 友義門

蘇武李陵在武帝時同爲侍中金蘭之義素篤武拘於匈

奴明年而陵始降雖逆順之𫝑殊悲𭞹之情異然朋友

 之𧨏此心常烱烱也𮗚陵海上𭄿武使降之言非不切

 至而武之所以告陵者不過明吾忠義之心而已而未

嘗一語及陵之叛(⿱艹石)告衛律者則不然盡辭詬詈歸之

於不忠不臣之科而此以莭義臨之㡬使𢙣死此亦可

 以見於陵厚矣後武得歸陵置酒賀武曰今足下還歸揚

名於匈奴功𩔰於漢室雖古竹帛所載丹青所𦘕何以

過子卿故李太白蘇武詩云渇飲月窟水飢飡天上雪

東還沙塞逺北愴河梁别泣把李陵衣相 涙成血盖

亦是意語爾韵語陽秋

石林詩話元豊間東坡繋獄 神宗本無意罪之時相因

舉軾檜詩根到九泉無曲處𡻕寒惟有蟄龍知且云龍

飛在天軾以爲不知已而求知地下之蟄龍非不臣何

得章子厚従而觧之遂薄其罪而王㝎國見聞録云東坡

在黄州時上欲復用王禹玉以𡻕寒惟有蟄龍知激怒

上意章子厚力觧遂釋子𮗚東坡自獄中出與章子厚

書云某所以得罪其過𢙣未易一二數平時惟子厚與

子由極口見戒反復甚苦某強狼自不以爲然又云異

時相識但過相稱譽以成吾過一旦有患難無復相哀

惜唯子厚平居遺我以藥石及困急又有以救䘏之真

與世異矣則知坡繋獄時子厚救觧之力爲多石林詩

話不妄也陽秋

東坡歸陽羡時流離顛躓之餘絶祿巳數年受梁吉老十

絹百絲之可見非有餘者李憲仲之子廌以四䘮未

舉而見公則盡以贈之且贈以詩曰推衣贈孝子一漑

滋湯旱誰能脫左驂大事不可緩章季黙三䘮未𦵏亦

求於公公亦以𦔳之有不辭毛粟施行自丘山積之句

其髙盖出於天資矣同上

 㓜敏門

西清詩話云魯直少警悟八𡻕能作詩送人赴舉云送君

歸去明主前(⿱艹石)問舊時黄庭堅謫在人間今八年此以

非髫稚語矣

桐江詩話云山谷七𡻕作牧童詩云𮪍牛逺逺過前村吹

笛風斜隔隴聞多少長安名利客機関用盡不如君

林傑㓜而聦惠言發成文質莹凝脂音清扣玉六聚群書

又妙于手談當時名公多與之交及有是子益大其門

亷使崔侍郞手與之遷聀詞云家蔵萬卷學富三冬傑

五歳父因挈行 云後業詞賦頗振聲光有仙客入壼

中賦云仙客以變化隨逍遥放情處於外則一壼斯在

 入其中則萬象皆呈飛閣重樓不是人間之狀竒芲異

木無非物外之名至九歳謁大夫盧貟常侍黎埴無不

嘉奬㝷就賔薦日在讌筵侍御李逺支使趙格深所知

 仰不捨斯湏和趙支使詠荔枝尤佳云金盤摘下排朱

顆紅壳開時飲玉漿副使鄭立竒童傳制使劉潼序以

貽之閩川名士傳

王元之年七八𡻕已能文畢文蕳公爲郡従亊始知之問

其家以磨麵爲生因令作磨詩元之不思以對但存心

裏正無愁眼下遲若人輕著力便是轉身時文蕳大

竒之嘗扵子弟中講學一日太守席上出詩句鸚鵡

能言争似鳯坐客皆未有對文蕳寫之屏間元之書

其下蜘蛛雖巧不如蚕文蕳歎息曰經綸之才也遂加

以衣冠呼爲小友至文蕳入相元之已掌書命矣聞見録後

 志SKchar

蔡寛天詩話云太白之従永王璘世頗疑之唐書載其亊

甚畧亦不爲明辨其是否獨其詩自序云夜半水軍来

潯陽滿旌旃空名適自誤迫脅上楼船従賜五百金弃

 之(⿱艹石)浮𤇆辭官不受賞翻謫夜郎天然太白豈従人爲

亂者㦲盖其學本出従横以氣俠自任當中原擾攘時

𣣔藉之以立竒功耳故其廵SKchar有但用東山謝安石爲

君談𥬇静胡沙之句至其卒章乃云南風一掃胡塵静

西入長安到日𫟪亦可見其志矣大抵才髙意廣如孔

北海之徒固未必有成功而知人料事尤其所難議者

或責以璘之猖獗而欲仰以立事不能如孔巢父䔥頴

士察於未萌斯可矣(⿱艹石)其志亦可哀巳

蘇子由云李白詩𩔗其爲人俊發豪放華而不實好事喜

名不知義之所在也語用兵則先登䧟陣不以爲難語

㳺俠則白晝殺人不以爲非此豈其誠能也白始以詩

酒奉事明皇遇讒而去所至不改其舊永王將㩀江淮

白起而従之不疑遂以放死今𮗚其詩固然唐詩人李

杜稱首今其詩皆在杜甫有好義之心白所不及也漢

髙祖歸豊沛作SKchar曰大風起𠔃雲飛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威加海内𠔃帰

故郷安得猛士𠔃守四方髙帝豈以文字髙丗者帝王

之度固然𤼵於中而不自知也白詩反之曰但SKchar大風

雲飛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安得猛士守四方其不識理如此老杜贈白詩

 有重與細論文之句謂此𩔖也

髙齋詩話云荆公題金陵此君亭詩云誰怜直節生来瘦

自許髙才老更刚賔客毎對公稱頌此句公輒顰蹙不

樂晚年與平甫坐亭上視詩牌曰少時作此題榜一傳

 不可追改大抵少年題詩可以爲戒平甫曰此楊子雲

所以悔其少作也

石林詩話云荆公以意氣自許故詩語惟其所向不復更

爲㴠蓄如天下蒼生待霖雨不知龍向此中蟠又濃縁

萬枝紅一㸃動人春色不湏多又平治險穢非無力潤

澤焦枯是有才之𩔗皆直道其𮌎中事後爲郡牧判官

 従宋次道盡假唐人詩集慱𮗚而約取晚年始盡深婉

 不迫之意乃知文字雖工拙有定限然必視其㓜壯雖

公方其未至亦不能力強而⿺辶䖏至也

石林詩話云蘇明𠃔至和間京師旣爲歐陽文忠公所知

其名翕然韓忠獻諸公皆待以上客嘗遇重陽忠献置

酒𥝠苐惟文忠與一二执政而明𠃔乃以布衣參其間

都人以爲異禮席間意氣兀不少衰明𠃔詩不多見然

精深有味語不徒發正𩔗其文而讀易詩云誰爲善相

應嫌瘦後有知音可𤼵弹婉而不迫哀而不傷所作自

不必多也

 述志門

余嘗官展嘗借詩集於士人中有小篇序云成都■陽天

慶中進士葉沆作止百篇時有可𮗚如閑居感懐云身

 閑難報國語直易傷時村墅云夜庭和月掃秋户拂雲

開亦可想見其𮌎𬓛

和靖與士夫詩未嘗不及遷擢與學子詩未嘗不言登第

視此爲何等隨縁應接不爲苟難亢絶如此老杜云夲無

 軒冕意不是傲當時鍾鼎山林各天性濁醪麄飰任吾

 年道義重而輕王公者也阮孝緒南平王要之不赴曰非

志驕冨貴但性長庙堂使麏麚可SKchar何異驥騄

  求意門

復齋漫録云書當快意讀易盡客有可人期不来世事相

違毎如此好懐百𡻕㡬逥開其後又𭔃黄充前四句云

 俗子推不去可人廢招呼世事毎如此我生亦何娯盖

無已得意故兩見之

胡氏評詩曰魯直過平輿懐李子克詩世上豈無千里馬

 人中難得九方皐題徐孺子祠堂詩白屋可能無孺子

黄金不是欠陳蕃二詩命意絶相似盖歎知音者難得

苕溪漁𨼆曰錫宴明日絶句云宴罷回来曰欲斜平康坊

裏那人家㡬多紅䄂迎門𥬇争乞SKchar2頭利市花清明日

絶句云無芲無酒過清明興味都来似野僧昨日隣家

 乞新火曉窓分與讀書燈二詩何况味不同如此亦可

 見其老少情懐之異也

胡氏評詩曰澶淵之役王介甫以謂丞相莱公功第一張

文潜以爲可能功業盡莱公大抵人之議論各有所見

故尓不同今具載二詩識者當能辨之介甫澶州詩云

去都二百四十里河流中間兩城峙南城草上不受兵

北城樓樐如邉城城中老人爲予語契丹此地經鈔虜

黄屋親矢石間胡馬飲踏河氷渡天發一矢胡無酋河

氷亦破沙水流𭭕盟従此至今日丞相莱公功第一文

潜听客話澶淵事詩云憶昔胡来動河朔黄河飲馬吹

 胡角澶渊城下氷載車邉風䔥䔥千里賖城上黄旗坐

真主夜遣六丁張猛弩雷驚電發一矢飛横射胡酋貫

車柱犬羊無踪大漠空歸来封禪告成功自是乹坤扶聖

主可能功業盡莱公

談𫟍曰余知制誥曰與余恕同考試恕曰夙昔師範徐𮪍

省爲文𮪍省其有徐孺子亭記其警句云平湖千畆凝

碧乎其下西山萬叠倒影乎其中他皆常語近得舎人

所㴠虚閣記終篇皆竒語自渡江来未嘗見此信一代

之雄文也其相推如此因出義山詩共讀酷爱一絶云珠

 箔輕明拂玉墀披香新殿閗腰支不湏㸔尽魚龍戯

 終遣君王怒SKchar師撃節称嘆曰古人措辝寓意如此之

 深妙令人感慨不巳

百家詩話總龜後集卷之五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