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修詩話總龜 (四部叢刊本)/後卷四

後卷三 增修詩話總龜 後卷四
宋 阮閱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後卷五

百家詩話總龜後集卷之四

 孝義門

唐人與親别而復歸謂之拜家慶盧象詩云上堂家慶

 畢顧與親思邇孟浩然詩云明朝拜家慶湏著老莱

葛常之

荆公𥘉去臨川詩云馬頭西去淚霑𬓛一望親庭更苦心

已𮗜省煩非仲叔安能飬志似曾參赴調西𥬇時詩也

非仲叔則自傷不能飬口躰不如曽参則自傷不能飬

志也人士一官所駈乃爾爲志亦豈得巳哉後又有詩

云古人一日飬不以三公換正爲此爾葛常之

張劍州以太夫人䘮劒州歸荆公予之詩并示女弟云烏

辭反哺顛毛黒鳥引思歸口舌丹又有張劍州至劍一

日以親憂罷詩云白頭反哺秦烏側流血思歸蜀鳥前

所賦皆一時之亊而語意重復如此何耶月上

陳繹奉親至孝嘗作度老堂以娯其母介甫贈之詩云種

竹常疑出冬筍開池故合涌寒泉盖不獨詠堂前景物

而孝感之事實寓焉岀冬笱暗用孟宗事涌寒泉暗用

姜詩事同上

王稚川調官京師母老留鼎州乆不歸侍嘗閱貴人SKchar

有詩云𦘕堂玉珮縈雲響不及𣑯源欵乃SKchar山谷次韻

諷之曰慈母毎占烏鵲喜家人應賦扊扅SKchar可謂盡朋

友責善之義谷至孝奉母安康君至爲親滌廁牏浣中

裙未嘗頃刻不供子聀洎貶黔南不能與親俱則贈

王郎詩云𭻍我左右手奉承白髮親至贑上食蓮有

感則曰蓮實大如指分𠂀念母慈亦可見其孝誠矣

余聞無瑕者可以戮人則其告稚川之語未爲過也

老杜送李舟詩非不歸重而其中亦不能無譏焉所

謂舟也衣彩衣告我欲逺適𠋣門固有望歛衣就行役

南登吟白華已見楚山碧何時太夫人堂上㑹親戚豈

非譏其無方之逰耶孔子云父母在不逺逰逰必有方

則山谷少陵之詩皆孔子之意也

人之事親當以敬爲主故孔子吿子游曰至於犬馬皆能

有養不敬何以别乎束晢作𥙷亡詩於南陔白華二篇

每以爲言南陔曰飬隆敬薄惟禽之似白華曰竭誠盡

敬亹亹忘劬可謂得孔子之旨矣今之人恃親之愛已

而忘其敬者多故表而出之以爲事親之戒同上

李白樂府三卷於三綱五常之道数致意焉慮君臣之義

不篤也則有君道曲一篇所謂軒后爪牙常先太山稽

如心之使臂小白鴻翼於夷吾劉葛魚水二慮父子之

義不篤也則有東海勇婦之篇所謂淳于免詔獄漢主

爲緹縈津妾一棹SKchar脫父於SKchar刑生子(⿱艹石)不肖不如一

女英慮兄弟之義不篤也則有上𭻍田之篇所謂田氏

倉卒骨SKchar分青天白日摧紫荆交柯之木本同形東枝

顦顇西枝榮无心之物尚如此参商胡乃㝷天兵慮朋

 友之義不篤也則有箜篌謡之篇所謂貴賤交結心不

 移惟有SKchar陵及光武輕言託朋友對面九疑峯管鮑乆

 巳死何人継其蹤慮夫婦之情不篤也則有䨇燕離之

 篇所謂䨇鷰復𩀱鷰𩀱飛令人羡玉樓珠閣不獨捿金

 窓繡户長相見徐䆒自行事亦豈純於行義者哉永王

 之叛白不能㓗身而去於君臣之義爲如何旣合于劉

 又合于魯又娶于宋又携昭陽金陵之妓於夫婦之義

 爲如何至於友人路亡白爲𫞐⿱穴之及其麋潰又𭣣其骨

 則朋友之義庻㡬矣送蕭十一之魯兼問稚子伯禽有

 髙堂𠋣門望伯魚魯中正是趨庭䖏君行旣識伯禽子

 應駕小車𮪍白羊之句則父子之義庻㡬矣如弟凝錞

 儕况綰各贈詩以致其雍睦之情則兄弟之義庻㡬矣

 惜乎二失旣彰三羙莫贖此所以不能爲醇儒也韻語陽秋

樂天及第後歸覲留别同年云擢第未爲貴拜親方始榮

 此毛得檄而喜之意也論者以春風得意疾决非孟郊

 語其氣格亦不𩔗而白公亦有得意减別恨半酣輕逺

 程翩翩馬蹄疾春風歸郷情此又不可曉也黄常明

范文正公雷霆日有犯始可報吾親誰謂臣子忠難於兩

全也涖官不敬戰陣無勇本非事親事禮記必以爲非

孝公之謂歟黄常明

 宗族門

謝師厚生女梅聖俞與之詩曰生男衆所喜生女衆所醜

 生男走四隣生女各張口男大守詩書女大逐鷄狗又

 云何時集氏郎堂上拜媪叟盖戯師厚也陳琳杜甫詩

 及楊妃外傳其說異焉琳痛長城之役則曰生男戒勿

 舉生女哺用哺杜甫傷関西之戍則曰生女猶是嫁比

 鄰生男埋没隨百草楊妃專寵帝室金印盩綬𠖥遍於

 銛釗象服魚軒荣均於秦SKchar當時遂有生女勿悲酸生

 男勿喜𭭕男不封侯女作妃君㸔女𨚫爲門楣之詠而

 樂天長恨SKchar亦云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今師厚之女敏質儒門不過求賢士以爲之配爾縦不

 至負薪如瞿婦餉舂如孟光亦豈能預知其必大冨貴

 亢宗荣族如蒲之婦人乎冝其聖俞以爲戯也韻語陽

傳曰學士大夫則知尊祖矣族之所在祖之所自出也其

可以不敬乎陶淵明有贈長沙公詩序云予於長沙公

爲族祖同出大司馬昭穆旣逺巳爲路人故其詩云同

源分流人易世踈慨然晤歎念斯厥𥘉禮服遂悠𡻕月

 𦕈徂感彼行路眷焉踟蹰盖深傷之也長沙公於淵明

 如此而淵明乃以教載自任其臨别贈言之際有進簣

雖少終左爲山之句嗚呼淵明亦可謂賢矣杜子羙数

訪從孫濟而不免於防猜故其詩云所来爲宗族亦不

爲盤餐勿受外嫌猜同姓古所敦𮗚長沙與済尊祖之

 義掃地矣韻語陽秋

百家詩話總龜後集卷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