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全集/17

目錄 大全集
◀上一卷 卷十七 下一卷▶

卷十七编辑

七言絕句编辑

【馬周見太宗圖】编辑

封事朝聞夕拜官,新豐無復客衣寒。
書生未有鳶肩相,祇說君臣際會難。

【聞舊教坊人歌】编辑

渭城歌罷獨淒然,不及新聲世共憐。
今日岐王賓客盡,江南誰識李龜年?

【山中別寧公歸西塢】编辑

一上香臺看落暉,沙村孤樹晚依依。
老僧不出青山寺,只有鐘聲送客歸。

【秋柳】编辑

欲挽長條已不堪,都門無復舊毿毿。
此時愁殺桓司馬,暮雨秋風滿漢南。

【送賈麟歸江上】编辑

別淚紛紛逐斷猿,貧交無贈只多言。
離愁正似蘼蕪草,一路隨君到故園。

【秋夜同周著作宿婁浦】编辑

小廨寒依竹浦雲,酒闌相對說離群。
一聲新雁誰先聽?今夜江南我共君。

【方匡師畫】编辑

畫圖忽見白雲峰,茶屋香臺樹幾重。
身若在師行道處,晚來唯訝不聞鐘。

【送陳秀才歸沙上看墓】编辑

滿衣血淚與塵埃,亂後還鄉亦可哀。
風雨梨花寒食過,幾家墳上子孫來。

【送呂卿】编辑

遠汀斜日思悠悠,花拂離觴柳拂舟。
江北江南芳草遍,送君並得送春愁。

【答陳校理尋花已落之作】编辑

君來春去不相期,空有新愁繞舊枝。
總得花看能幾日,最難留惜是芳時。

【與諸君飲吳別駕園】编辑

春來幾度醉無涯,不似今朝向汝家。
四海弟兄俱在座,好風吹出棣棠花。

【舟中聞歌】编辑

水柵孤燈照客舟,江南誰解唱甘州?
尋常醉賞尊前曲,何似今朝聽得愁?

【題雨竹】编辑

巫峽雲連湘水低,行人路滑畏深泥。
不見朝陽鳴鳳至,春陰日日鷓鴣啼。

【挽楊隱君】编辑

才歌招隱又招魂,故老於今有幾存!
他日我來應下拜,寒山流水竹間墳。

【春思】编辑

愁兼楊柳一絲絲,客舍江南暮雨時。
自入春來才思減,杏花開過不題詩。

【入郭過南湖望報恩浮屠】编辑

雨過春波柳浪香,布帆歸緩怕斜陽。
漁人為指江城近,一塔船頭看漸長。

【廢宅芍藥】编辑

昔年花發要人催,今日無人花自開。
猶有園丁憐國色,時容閑客借看來。

【登江閣遠懷徐記室與杜進士同賦】编辑

憑闌兩客怨斜曛,此日同吟只欠君。
江閣雖高猶不見,幾重山水幾重云。

【夏夜宿西園酒醒聞雨二首】编辑

飛蟲繞燭夢回遲,荷葉齊鳴雨一池。
不為素紈猶在手,定疑秋夜乍寒時。

【又】编辑

人睡蕭蕭院落空,未秋愁已怯梧桐。
夜長猶幸西軒雨,一半聽時在醉中。

【靈岩琴臺】编辑

美人玉琴何處遊?遺譜寫入風泉秋。
落葉無人登舊榭,滿山明月烏啼夜。

【聞笛】编辑

橫吹才聽淚已流,寒燈照雨宿江頭。
憑君莫作關山曲,亂世人人易得愁。

【慰周著作悼亡】编辑

笑披紗扇憶當年,只有卿卿最得憐。
今日料應花不住,夜燃相伴室中禪。

【山寺冒雨還西廓】编辑

粟葉翻翻滿寺秋,出門風雨未全收。
自慚騎馬非閑客,可是山僧不解留。

【蘇李泣別圖】编辑

丁零海上節毛稀,幾望南鴻近塞飛。
江盡白頭相別淚,少卿留虜子卿歸。

【江上偶見】编辑

阿姬不畏晚寒多,綠舫紅衣柳下過。
滿浦秋荷已零落,如何猶唱采蓮歌?

【過保聖寺】编辑

隔江寒霧隱樓臺,遠逐鐘聲放艇來。
亂後不知僧已去,幾堆紅葉寺門開。

【王七招飲余遊紫藤塢值雪失期】编辑

孤舟山水雪晴時,看到梅花一萬枝。
東崦題詩西崦醉,等閑忘卻故人期。

【江上送客】编辑

春風江上蕩舟過,垂柳垂楊拂浪波。
惆悵今年頻送客,長條欲折已無多。

【期諸友看范園杏花風雨不果】编辑

欲尋春去怕春休,又值春陰不得遊。
寂寞西園風雨裏,杏花比客更多愁。

【宮女圖】编辑

女奴扶醉踏蒼苔,明月西園侍宴回。
小犬隔花空吠影,夜深宮禁有誰來?

【逢張架閣】编辑

花落江南酒市春,逢君歸騎帶京塵。
一杯相屬成知己,何必平生是故人?

【山中春曉聽鳥聲】编辑

子規啼罷百舌鳴,東窗臥聽無數聲。
山空人靜響更切,月落杏花天未明。

【與親舊飲散出抵城西客舍賦寄】编辑

吳王廢苑草青青,一騎今朝發野亭。
誰道別君行路遠?去時人醉到時醒。

【過山家】编辑

流水聲中響緯車,板橋春暗樹無花。
風前何處香來近?隔崦人家午焙茶。

【雲山樓閣圖】编辑

碧樹香臺錦繡連,畫師應見亂離前。
如今風景那堪寫,廢寺空山鎖暮煙。

【始自西山移寓江渚夜聞雨有作】编辑

客身移宿浦雲東,孤館殘燈與舊同。
夜靜空江無落葉,雨聲驚不似山中。

【晚過浦】编辑

春水何長春日短,沙鴨交眠綠莎暖。
晚過橋西不見人,野梅零落江梅斷。

【歎庭樹】编辑

偶移弱質傍庭皋,風露離離已便高。
翻笑園中栽樹者,十年猶未長蓬蒿。

【雨中春望(時在圍中)】编辑

郡樓高望見江頭,油壁行春事已休。
落盡棠梨寒食雨,只應啼鳥不知愁。

【夜齋見螢火】编辑

拂竹緣莎復點苔,夜窗無月見飛來。
舊書亂後都拋卻,懶就微光更展開。

【湖上見月憶家兄】编辑

望月思兄意轉迷,孤帆應宿楚雲西。
夜深愁向湖邊立,為有寒鴻相並棲。

【逢吳秀才復送歸江上】编辑

江上停舟問客蹤,亂前相別亂餘逢。
暫時握手還分手,暮雨南陵水寺鐘。

【送劉將軍】编辑

朔風吹沙復吹雪,笑解吳鉤初欲別。
酒酣擊築和悲歌,將軍出關車騎多。

【十宮詞·吳宮】编辑

芙蓉水殿屟廊東,白苧秋來不耐風。
教得君王長夜醉,月明歌舞在舟中。

【十宮詞·楚宮】编辑

雨去雲來十二峰,渚宮樓閣暮重重。
細腰無限空相妒,不覺瑤姬夢裏逢。

【十宮詞·秦宮】编辑

宮閉驪山靜管弦,翠華巡狩去經年。
掖庭無用恩難報,願上蓬萊采藥船。

【十宮詞·漢宮】编辑

酒醒金屋曙河流,願賜銅盤一滴秋。
他日君王作仙去,瑤池猶幸得同遊。

【十宮詞·魏宮】编辑

翡翠明珠入貢頻,承恩長占鄴宮春。
至尊莫信陳王賦,那得人間有洛神。

【十宮詞·晉宮】编辑

盡日南風永巷開,羊車去後玉階苔。
誰知天上無人地,亦有城南小史來。

【十宮詞·齊宮】编辑

帖地黃金襯襪羅,苑中市罷合笙歌。
有人解誦西京賦,添得樓臺火後多。

【十宮詞·隋宮】编辑

五斛青螺一日銷,迷樓深貯萬妖嬈。
眾中誰解留車駕?風浪如山莫渡遼。

【十宮詞·唐宮】编辑

玉笛聲殘禁漏長,雲屏月帳醉焚香。
五王宴罷皆歸院,大被空閑一夜涼。

【次韻春日謾興四首奉酬外舅達翁】编辑

老去風情似樂天,恨無張態抹朱弦。
一春酒病稀遊賞,啼鳥鶯花共悵然。

【又】编辑

水邊簾幕遠籠花,遊女時時出浣紗。
記得橫塘沽酒處,畫船明月載琵琶。

【又】编辑

雨多池館草毿毿,酒色寒銷舊舞衫。
燕子似憐花落地,殷勤長帶軟泥銜。

【又】编辑

菖蒲葉老芷花新,地暖鴛鴦護水紋。
不上高樓無遠恨,江南春盡草如雲。

【回文】编辑

風簾一燭對殘花,薄霧寒籠翠袖紗。
空院別愁驚破夢,東闌井樹夜啼鴉。

【春日懷江上】编辑

一川流水半村花,舊屋南鄰是釣家。
長記歸蓬載春醉,雲籠殘照雨鳴沙。

【又】编辑

新蒲正綠乳鳧鳴,水沒魚梁宿雨晴。
看近清明沉種日,野人何事不歸耕?

【醉仙圖】编辑

酒滿長生癭木瓢,花開仙館宴春宵。
飛瓊何事堅辭飲?應恐清都誤早朝。

【觀弈圖】编辑

錯向山中立看棋,家人日暮待薪炊。
如何一局成千載?應是仙翁下子遲。

【江村即事】编辑

野岸江村雨熟梅,水平風軟燕飛回。
小舟送餉荷包飯,遠旆招沾竹諲醅。

【偶睡】编辑

竹間門掩似僧居,白豆花開片雨餘。
一榻茶煙成偶睡,覺來猶把讀殘書。

【舟歸江上過斜塘】编辑

漫漫村塘水沒沙,清明初過已無花。
春寒欲雨歸心急,懶住扁舟問酒家。

【西齋庭前海棠】编辑

寂寥銀燭與金盤,睡足簾前怯曉寒。
不是詩人賞幽興,雨中深院有誰看?

【次韻張仲和春日漫興】编辑

蘇小墳前柳似煙,秋千人靜夕陽天。
獨騎款段尋詩去,懶逐看花眾少年。

【與內弟周思敬晚過雁蕩僧舍】编辑

同過溪橋日欲晡,遠林殘葉似棲烏。
照公院裏堪留宿,已有梅花有酒無。

【白傅湓浦圖】编辑

相逢淪落總天涯,舟泊湓江近荻花。
逐客青衫自多淚,傷心不用怨琵琶。

【陶谷驛亭圖】编辑

酒闌使騎趣歸時,羞殺江南一曲詞。
借問驛亭相見者,風流何似黨家兒?

【客夜聞女病(時在錢塘)】编辑

歲盡歸期尚杳然,不知汝病復誰憐?
隔鄰兒女燈前笑,客舍愁中正獨眠。

【秋江晚渡圖】编辑

鷓鴣飛盡一洲蘋,帆帶秋雲度遠津。
底事愁看畫中景,昨朝曾送渡江人。

【夜中有感二首】编辑

少壯無歡似老時,身窮寧坐苦吟詩。
臥思三十年來事,一半間關在亂離。

【又】编辑

倦僕廚中睡已安,吹燈呼起冒霜寒。
酒醒無限悲歌意,不覓書看覓劍看。

【徐記室謫鐘離歸後同登東丘亭】编辑

同上高亭一賦詩,喜逢君是謫歸時。
不然此日登臨處,應望天涯有遠思。

【將赴金陵始出閶門夜泊二首】编辑

烏啼霜月夜寥寥,回首離城尚未遙。
正是思家起頭夜,遠鐘孤棹宿楓橋。

【又】编辑

煙月籠沙客未眠,歌聲燈火酒家前。
如何才出閶門外,已似秦淮夜泊船?

【舟次丹陽驛】编辑

沽酒來尋水驛門,鄰船燈火語黃昏。
今朝始覺離鄉遠,身在丹陽郭外村。

【正月十六日夜至京師觀燈】编辑

天街爭唱落梅歌,絳闕珠燈萬樹羅。
莫笑遊人來較晚,春風還似昨宵多。

【夜聞雨聲憶故園花】编辑

帝城春雨送春殘,雨夜愁聽客枕寒。
莫入鄉園使花落,一枝留待我歸看。

【早至闕下候朝】编辑

月明立傍禦溝橋,半啟宮門未放朝。
騶吏忽傳丞相至,火城如晝曉寒銷。

【春日寄張祠部】编辑

烏衣巷口燕來時,楊柳風多籥酒旗。
遠客金陵遊伴少,看花慚比去年遲。

【左掖作】编辑

小殿珠簾散柳絲,東宮初退講筵時。
不材未敢修封事,把筆閑題應教詩。

【雨中登天界西閣】编辑

青山樓閣楚江東,身在蒼茫晚色中。
故國自遙難望見,不關春樹雨溟蒙。

【吳中親舊遠寄新酒】编辑

雙壺遠寄碧香新,酒內情多易醉人。
上國豈無千日釀?獨憐此是故鄉春。

【又】编辑

為念春來客思悲,欲教一醉對花枝。
那知飲量新來減,不似江亭看妓時。

【宿圓明寺早起】编辑

客起燈前夢尚迷,滿樓殘月曉峰西。
應知野寺非山店,只聽鐘聲不聽雞。

【送郭省郎東歸】编辑

金陵兒女踏春陽,金陵客子正思鄉。
一杯況復送春去,目斷飛花江水長。

【又】编辑

桃葉渡頭聞唱歌,孤帆欲發奈愁何!
君歸是我來時路,山水無多離思多。

【四月朔日休沐雨中】编辑

送春風雨苦潺潺,得告今朝免綴班。
臥聽鳩啼花落盡,此身如在故園間。

【送哲明府之新淦】编辑

花落春衫試剪裁,石頭城下楚帆開。
憑誰為報清江吏,麥雉鳴時縣令來。

【逆旅逢鄉人】编辑

客中皆念客中身,唯汝相逢意更親。
不向燈前聽吳語,何由知是故鄉人?

【寄丁二侃】编辑

江頭斜日草初薰,目斷歸鴻隔楚云。
舊宅因君相近住,每思家處獨思君。

【題虞文靖公書所賦鶴巢詩後】编辑

玉堂罷直鬢如絲,華蓋岡頭戴笠時。
丁令去來滄海變,人間零落鶴巢詩。

【戴叔鸞入夏江山圖】编辑

歸隱初辭薦辟章,西風黃葉滿車箱。
青牛只識山中路,不是無心向洛陽。

【客中憶二女】编辑

每憶門前兩候歸,客中長夜夢魂飛。
料應此際猶依母,燈下看縫寄我衣。

【晚晴遠眺】编辑

楚天無物不堪詩,登眺唯愁動遠思。
秋樹江山人別後,夕陽樓閣雨晴時。

【寄徐記室(徐久客京師予至已東還)】编辑

惆悵江東日暮雲,我來君去苦離群。
不知此日君思我,還似當時我憶君。

【寄家書(時客越城)】编辑

底事鄉書累自修?路長唯恐有沉浮。
還憂得到家添憶,不敢多言客裏愁。

【聞人唱吳歌】编辑

楚人不解聽吳歌,我獨燈前感慨多。
記得通波亭下路,畫船歸去雨鳴荷。

【雨中過山】编辑

春雲晻靄澗奔渾,風雨行人過一村。
不似家山深竹裏,乳鳩啼午未開門。

【讀史·晏嬰】编辑

一裘身著久經年,祿米分炊幾戶煙。
盡說大夫能養士,卻於尼叟惜封田。

【讀史·商鞅】编辑

徒誇戰衛華軒,渭水何能洗眾冤?
想到出亡無舍日,應思不用趙良言。

【讀史·儀秦】编辑

二子全操七國權,朝談從合暮衡連。
天如早為生民計,各與城南二頃田。

【讀史·藺相如】编辑

危計難成五步間,置君虎口幸全還。
世人莫笑三閭懦,不勸懷王會武關。

【讀史·平原君】编辑

朝歌長夜館娃春,總為妖姬戮諫臣。
何事邯鄲貴公子,能因者殺佳人?

【讀史·范雎】编辑

紛紛傾奪苦多謀,得勢還懷失勢憂。
丞相不須嗔蔡澤,此時當問老穰侯。

【讀史·范增】编辑

不識興王自有真,尊前示玦謾勞神。
當時誰道翁多智,不及王家老婦人。

【讀史·張子房】编辑

不握兵權只坐籌,苦辭萬戶乞封留。
縱令不早尋仙去,天子終無賜醢謀。

【讀史·賈誼】编辑

凶吉何由鵬鳥知?才高暫謫未須悲。
秋風不灑梁園淚,宣室寧無再見時?

【讀史·董仲舒】编辑

迭奏文章直殿廬,茂陵還復訪遺書。
寂寥猶抱春秋傳,誰問江都老仲舒?

【讀史·李廣】编辑

猿臂將軍本自賢,灞陵醉尉竟難全。
不聞當日王孫貴,重到淮陰賞少年。

【讀史·田千秋】编辑

功名何必任才謀,遇合逢時便可收。
高寢郎官頭已白,一言悟主即封侯。

【讀史·王章】编辑

外家勢重直言稀,京兆書陳蹈禍機。
合浦老妻須莫怨,絕勝臥病死牛衣。

【讀史·楊雄】编辑

執戟三朝老從臣,從來無意據通津。
如何晚把玄經筆,卻為新都著劇秦。

【讀史·馬援】编辑

浪泊歸時憶少遊,炎蒸終復困壺頭。
漢庭豈少英年將?衰老南征苦自求。

【讀史·袁安】编辑

洛下人家懶去幹,閉門僵臥雪漫漫。
立朝不附薰天勢,應為平生耐得寒。

【讀史·荀彧】编辑

晚惜彤弓勢已難,空期魏武作齊桓。
猶緣死沮奸雄意,竊鼎遷延到五官。

【二喬觀兵書圖】编辑

共憑花幾倚新妝,王女陰符讀幾行。
銅雀那能鎖春色,解將奇策教周郎。

【期袁卿見過因出失值寄詩謝之】编辑

非關遠出負幽期,自是江邊枉棹遲。
誰道空回君恨切,未應如我到家時。

【宿蟾公房】编辑

一禽不鳴深樹煙,明月下照高僧禪。
獨開西閣詠清夜,秋河欲墮山蒼然。

【陌上見梅】编辑

陌頭一樹帶風沙,零落寒香日欲斜。
車馬紛紛誰暇看,當年只合種山家。

【東歸至楓橋】编辑

故人當日送登畿,此地停舟醉落暉。
慚愧臨河舊攀柳,尚留青眼看人歸。

【江行】编辑

家家漁網映回橋,春水初生沒樹腰。
客路江南煙雨裏,綠蕪芳草恨迢迢。

【戲和徐七見寄臥聞鄰槽酒聲之作】编辑

春瀉鄰槽入夜聞,遠疑泉響隔松云。
題詩為問醒眠客,幾滴還能醉得君?

【見燕至】编辑

初來如報社前春,好宿茅簷伴客身。
莫入江南舊庭院,杏花風雨總無人。

【背麵美人圖】编辑

欲呼回首不知名,背立東風幾許情。
莫道畫師元不見,傾城雖見畫難成。

【對梨花】编辑

素香寂寞野亭空,不似秋千院落中。
臥對一枝愁病酒,清明今日雨兼風。

【和楊餘諸君在謫中憶往年西園聽歌】编辑

花落名園罷醉遊,故人無復舊風流。
吳鄉莫歎無歌聽,若使聞歌意更愁。

【重過南寺尋悟公不值】编辑

我是鈞天夢覺人,憶來松下似前身。
老僧何去袈裟在,落葉斜陽滿室塵。

【過流通院二首】编辑

僧懶開門見客遲,空林流水日斜時。
欲留詩句知曾過,我後來看竟是誰?

【又】编辑

橘柚林中薜荔垣,幽尋幾度入秋園。

◀上一卷 下一卷▶
大全集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