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全集/18

目錄 大全集
◀上一卷 卷十八 全書終

卷十八编辑

七言絕句编辑

【京師同宿左掖朱嘗約至江上見訪】编辑

風雪京華憶舊逢,候朝同聽鳳樓鐘。
還鄉何事翻離阻?春樹春雲隔九峰。

【又】编辑

曾期訪舊到江沙,惆悵參差過落花。
大樹村中休重問,野人求食已移家。

【宣和所題畫】编辑

禦翰親題賞畫工,棘枝野鳥怨秋風。
那知回首宣和殿,物色淒涼與畫同。

【題張太常金華白玉山房圖】编辑

石氣春生化白雲,滿林瓊草臥羊群。
太常他日歸來日,身老應同萬石君。

【次韻遜庵春日謾興】编辑

春事匆匆過海棠,只愁春去欲顛狂。
雜英滿地憑誰拾,合作熏爐百和香。

【送徐山浩師還郭二首】编辑

欲共歸舟懶入城,再三難判別時情。
聊題詩卷投君袖,相伴秋江此日行。

【又】编辑

客巾僧衲影翩翩,同逐秋風上別船。
賴得江帆無樹隱,相望直到暮城邊。

【和遜庵效香奩體】编辑

楊州夢斷十三年,底事猶存未了緣?
不見擁鬟簾下立,斷腸騎馬過門前。

【又】编辑

曾看梳頭傍玉臺,後堂春曉翠屏開。
重尋未省雙文去,只道羞郎不出來。

【東丘蘭若見枇杷】编辑

落葉空林忽有香,疏花吹雪過東牆。
居僧記取南風後,留個金丸待我嘗。

【夜雨】编辑

不是羈人是木腸,怕愁不敢憶思鄉。
醉來獨滅青燈臥,風雨從教滴夜長。

【題畫】编辑

滿壑春陰滿澗苔,茶煙起處薜帷開。
山童頻報敲門客,總為催詩索畫來。

【紅梅】编辑

春暈冰綃倚竹低,羅浮卻似武陵溪。
詩人從此來相覓,雪滿空山不復迷。

【瓶梅】编辑

竹外相逢見素花,手攜數朵喜還家。
雨窗今夜無明月,暫托寒燈照影斜。

【池亭對竹】编辑

秋陰弄色護池亭,群玉山橫翡翠屏。
鳴鶴迎風時一唳,先生高枕夢初醒。

【題三香圖】编辑

羅浮洛浦與瀟湘,三處離魂一本香。
夢斷月明秋渺渺,縞衣何似翠裙長?

【西山幻住期看梅花雨雪不果】编辑

詩人本似道人閑,偶負幽期不出山。
只有梨花舊時夢,夜隨明月到林間。

【又】编辑

梅花宜向雪中看,屐滑翻愁雪未幹。
惆悵山房深竹裏,一樽誰與破春寒?

【又】编辑

翠竹休啼怨不來,滿林風雪滿身苔。
此花不是繁華種,只合空山獨自開。

【題桂花美人】编辑

桂花庭院月紛紛,按罷霓裳酒半醺。
折得一枝攜滿袖,羅衣今夜不須熏。

【雪中喜劉戶曹見過】编辑

滿城春雪禁花開,愁對寒窗欠酒杯。
喜子遠能來慰我,扁舟不肯過門回。

【春暮西園】编辑

綠池芳草滿晴波,春色都從雨裏過。
知是人家花落盡,菜畦今日蝶來多。

【雨中閑臥】编辑

床隱屏風竹幾斜,臥看新燕到貧家。
閑居心上渾無事,聽雨唯憂損杏花。

【又】编辑

青氈素榻小窗空,慚愧安眠感歎窮。
多少人愁泥滑滑,曉衝風雨客途中。

【晚陪張水部過西橋隔城望見諸山】编辑

晚上西橋送客行,隔城遙見眾山晴。
望山還恐山相笑,坐守書幃不出城。

【送李丞之歸安】编辑

苕花微雨落秋汀,一路青山棹幾亭。
預喜哦詩無俗吏,兩松相對縣丞廳。

【春日憶江上】编辑

柳下春潮沒舊磯,草堂猶在掩荊扉。
如今歸夢休為蝶,化作輕鷗度水飛。

【金進士宿江館阻雨連夕】编辑

落花風急野無舟,喜為茅齋幾日留。
卻愧江邊春酒薄,不能慰子客中愁。

【又】编辑

莫辭同宿掩書幃,兵後蕭條故舊稀。
預恐明朝風雨歇,滿江春水送君歸。

【江館夜雨】编辑

尋常夜雨睡冥冥,底事今宵只自醒。
一枕蕭騷孤獨暗,此聲元在客中聽。

【田舍夜舂】编辑

新婦舂糧獨睡遲,夜寒茅屋雨來時。
燈前每囑兒休哭,明日行人要早炊。

【畫犬】编辑

獨兒初長尾茸茸,行響金鈴細草中。
莫向瑤階吠人影,羊車半夜出深宮。

【登白蓮閣貽幼文】编辑

思君曾此望西州,誰信歸來得共遊。
祇是當時舊山水,如何重看不勝愁?

【讀周記室荊南集】编辑

生別猶疑不再逢,楚天雲樹隔重重。
愁來讀盡荊南稿,風雨空齋掩暮鐘。

【贈真上人】编辑

花下攜琴見此僧,自言開法在金陵。
十年江海遊應遍,老去空山對一燈。

【寄沈侯乞貓】编辑

許贈貓奴白雪毛,花陰猶臥日初高。
將軍內閣元無用,自有床頭卻鼠刀。

【青城先生戴笠圖】编辑

暫脫朝冠白髮輕,南村群犬莫相驚。
行吟不覺逢山雨,但聽瀟瀟葉上聲。

【夢歸】编辑

何事頻頻夢裏歸?只緣未慣客天涯。
覺來不見家人面,恰似前朝始別時。

【又】编辑

忽夢還家上楚船,來時舊路只依然。
家人不識關山遠,有夢何因到我邊?

【蜀山書舍圖】编辑

山月蒼蒼照煙樹,碧浪湖頭放船去。
隔林夜半見孤燈,知是幽人讀書處。

【寒夜逢徐七】编辑

松下柴門密雪封,故人驚喜夜相逢。
明朝歸棹還當別,莫聽楓橋寺裏鐘。

【題文靖公墨跡後】编辑

清朝文雅孰稱雄?我已生年後此公。
今日亂離江海上,獨看遺墨涕秋風。

【虎丘】编辑

望月登樓海氣昏,劍池無底鎮雲根。
老僧只恐山移去,日落先教鎖寺門。

【逢故人子】编辑

道傍忽見為躊躇,流落饑寒喪亂餘。
久客無人解相念,傷心思廣絕交書。

【題道上人墨梅】编辑

笛裏寒梢蕊自開,幾年風雨不生苔。
山窗夜半禪初定,應喜無香觸鼻來。

【衍師以懷幼文詩見寄因次其韻】编辑

題詩為我謝湯休,莫作人間遠客愁。
為報歸期須記取,松陵江上膾鱸秋。

【題遜庵墨菊】编辑

獨留鐵麵傲霜遲,秋蝶來尋莫自疑。
須信陶翁醉歸後,西風塵土滿東籬。

【丁孝廉約中秋泛舟予過婁東竟留飲孫卿池上】编辑

擬向江潭夜放舟,卻成騎馬習池遊。
但逢有酒皆堪醉,月色初無兩樣秋。

【春日次北郭故人寄韻】编辑

風多舟小滯歸人,飛絮茫茫暗晚津。
酒滿壚頭花滿店,今年不見洛陽春。

【讀半山絕句有感因效其作】编辑

寺裏園中總倦行,閑眠看得燕巢成。
豈無酒伴同騎馬,落日風吹花滿城。

【立春試筆】编辑

九十日春今日始,春盤春勝巧同新。
從今日日尋春去,似我閑人有幾人?

【薔薇花】编辑

黃葉林中絳蕊開,窮陰不道豔陽回。
空房雨裏看如笑,應喜今朝有客來。

【元夕聞城中放燈寄諸友】编辑

江邊殘雪閉寒扉,坐戀梅花未解衣。
卻憶今宵滿城月,看燈人醉踏歌歸。

【次金二彥正韻】编辑

孤榜逍遙欲入城,柳風莎雨暗江程。
煩君別後殷勤記,莫更逢人道我名。

【得袁卿書知赴湖廣】编辑

聞君去歲客升州,近得書來卻倍愁。
自說去程今又遠,望鄉應上武昌樓。

【過保聖寺贈隆上人】编辑

湯公寺子陸公鄰,杞菊畦荒夜雨頻。
莫訝相過偏不厭,白頭禪客是詩人。

【讀徐七北郭集】编辑

一卷忻看故友詩,詩留人去喜還悲。
西窗夜雨燈前讀,不似連床對詠時。

【題理發美人圖】编辑

桐風朝動內園枝,吹亂花前發幾絲。
石後理梳羞未出,怕人猜是倦妝時。

【林下晚步】编辑

荒徑空林落葉聲,尋常唯有野人行。
如何授簡梁園客,詩句時來此處成?

【托流人寄書家兄】编辑

不遇流徒謫戍邊,家書那得去人傳?
今朝信發何時到?路隔鴒原有幾千。

【和婁秀才看梅】编辑

聞將瘦影伴吟身,水際黃昏竹外春。
莫訝此翁偏賞戀,愛梅自古屬幽人。

【行樂】编辑

冠觸花梢露濕衣,曉因行樂到南圻。
日高霧散春江曲,綠滿平田雙雉飛。

【寒食逢杜賢良飲】编辑

楊柳無煙江水長,鄰家風雨杏餳香。
逢君共把金陵酒,忘卻今朝在異鄉。

【晚過清溪(史言隋人殺張麗華於此)】编辑

王謝池臺兩岸空,水禽爭哢夕陽中。
麗華妖血流難盡,化作荷花別樣紅。

【黃荃子母兔】编辑

陽坡日暖眼迷離,芳草春眠對兩兒。
誰道嫦娥曾作伴?廣寒孤宿已多時。

【吳別駕宅聞老妓陳氏歌】编辑

白髮相邀出後廳,莫辭為唱雨霖鈴。
如今人盡憐年少,誰肯同來特地聽?

【出郭舟行避雨樹下】编辑

一片春雲雨滿川,漁蓑欲借苦無緣。
多情水廟門前柳,遮我孤舟半日眠。

【過湖舟中望寺】编辑

出浦平波忽遠開,隔湖煙樹有樓臺。
歸舟未得尋僧去,空聽鐘聲寺裏來。

【江上晚歸】编辑

渺渺雙鳧落晚沙,一江秋色豔明霞。
逢人不用停舟問,大樹村中即我家。

【題瀑布泉】编辑

千山雲頂一泉飛,仰麵時驚雨濕衣。
仿佛香爐峰下看,滿溪紅葉訪僧歸。

【美人圖】编辑

秋千庭院閉青春,背立誰曾見得真?
莫道不言思憶事,欲言還說與何人?

【春暮】编辑

春寒樓上下簾齊,鵜遍臨客耳啼。
淡月殘燈天欲曉,故園歸路夢中迷。

【深院】编辑

風細桐花落井欄,池荷新長大如盤。
閉門無客搖鈴索,半篋閑書讀易殘。

【春睡圖】编辑

妝殘嬌睡帶餘醒,鸚鵡當窗不敢驚。
誰信上陽宮內女,一春愁絕夢難成。

【題芭蕉士女】编辑

秋宮睡起試生羅,閑向芭蕉石畔過。
怪底早涼欺匣扇,夜來葉上雨聲多。

【題董卿圖】编辑

花落吳王故苑西,客亭風雨聽鶯啼。
今年又負行春約,畫裏看山不忍題。

【題趙魏公馬圖】编辑

校尉當年執策迎,千金遠購貳師城。
一歸天廄嗟空老,立仗元來用不鳴。

【題妓像】编辑

不見秋娘今幾年,楚雲湘雨思悠然。
月明樓外天如水,猶憶梁州第二篇。

【和王耕雲與愚庵倡和詩】编辑

灌花移石不辭勤,苔潤流泉雨後新。
一塢綠楊雞犬靜,老來欣作太平人。

【又】编辑

欲望城西禮白雲,數峰蒼翠晚粼粼。
誰知邂逅東歸客,亦是香山社里人。

【夢餘唐卿】编辑

路隔城皋萬里關,何由得見故人還?
燈前夢裏匆匆見,猿叫楓林月在山。

【離江館一月有感】编辑

憶得離家一月期,天邊明月半圓時。
遙知此夜閨中望,比著他宵分外悲。

【過湖南舟中臥作】编辑

野客分攜水店前,浪平舟穩稱酣眠。
午雞啼處前村近,過盡平湖幾曲天。

【疏竹三禽圖】编辑

棘枝疏瘦竹枝低,三鳥寒多每並棲。
月落山空秋夢斷,不知誰個最先啼?

【見花憶故園】编辑

春色先從天上來,花枝盡發鳳凰臺。
不知別後鄉園樹,寂寞書窗開未開?

【贈杜進士兒端二首】编辑

骨琢清冰目剪波,生兒若此豈須多。
杜郎還作真男子,愧我無才為作歌。

【又】编辑

不貪梨栗自相親,識是君家舊友人。
更待十年應長大,功名當見太平春。

【城南謾興二首】编辑

春冷園林未到鶯,初晴稍稍綻山櫻。
懶夫不負東風意,也起尋芳入寺行。

【又】编辑

錢墅韓園處處池,盡多芳草少花枝。
眼看新第皆蕪沒,何況將軍出許時。

【送張雲門畫竹】编辑

臨池書罷換鵝文,餘墨猶堪寫此君。
一段湘娥廟前意,淋漓秋雨共秋云。

【題松雪翁臨祐陵草蟲】编辑

宣和遺墨畫難工,唯有王孫筆意同。
莫問吳宮與梁苑,一般草露覆秋蟲。

【巨然小景】编辑

隔溪山閣映秋開,坐久鐘聲度水來。
遙指石橋村樹杪,一僧歸處是中苔。

【中秋無月無酒】编辑

桂樹香寒掩畫樓,江雲黯淡蔽中秋。
道人莫喚姮娥出,照見空樽卻轉愁。

【茆翁畫雙竹】编辑

不學肸滿谷栽,兩竿斜拂楚煙開。
應緣茆叟吹橫玉,喚得雙飛碧鳳來。

【臥病夜聞鄰兒讀書】编辑

月淡梧桐雨後天,伊吾聲在北窗前。
誰知鄰館無兒客,病裏聽來轉不眠。

【題紅拂妓】编辑

花枝不鎖後堂春,夜半長安旅邸貧。
棄去老奴從此客,可憐小妓亦知人。

【柳塘飛燕】编辑

身輕不奈晚多風,春畫回塘落絮空。
楊柳陰迷三十里,畫樓何處卷簾櫳?

【滾塵馬圖】编辑

千里歸來苜蓿春,五花和汗滾香塵。
青絲暫解從天性,多謝黃門老圉人。

【仙山樓觀圖】编辑

霧閣宵間脈望飛,月明露重濕珠衣。
仙人莫入芙蓉館,花暗迷人不得歸。

【春陰】编辑

風雨將殘雪又來,春陰二月未能開。
紅花白蕊都妨卻,只有青青一院苔。

【送僧震赴京省師】编辑

孤雲飛傍五雲遙,京國尋師興去饒。
明日春寒江上路,雪花應雜雨花飄。

【題徐熙三蟲圖】编辑

雉蝶雄蜂各治心,逐香窺豔競相尋。
南園雨過紅芳歇,輸與鳴蜩占綠陰。

【題荔枝練帶】编辑

雨後蠻枝錦果肥,華清貢罷驛塵稀。
山禽自繞枝頭啄,疑是宮中舊雪衣。

【題陸掾】编辑

風送書聲出晚林,始知隱士在雲深。
抱琴入谷那辭遠,欲覓幽人一賞音。

【題許瀾伯三蟲圖】编辑

密脾未滿報衙頻,蠹化初成傅粉新。
誰道爭花群隊裏,長吟還有獨清人。

【閶門舟中逢白範】编辑

十載長嗟故舊分,半歸黃土半青雲。
扁舟此日楓橋畔,一褐秋風忽見君。

【田家慶壽圖】编辑

花滿茆堂映彩衣,開門曉放鶴雛飛。
鄰翁壽畢共扶醉,恰似春來社飲歸。

【題山水】编辑

一塢茶煙隱翠微,漁樵來慣客來稀。
溪頭樹暗飛花盡,初聽人家響杼機。

【十二月十七日夜偶成】编辑

一床詩思繞梅花,月墮西窗欲起鴉。
可是年來無遠志,夢魂中夜不離家。

【聞諸友遊城北女冠院看杏花】编辑

聞踏春晴覓彩霞,鳳笙吹向女仙家。
劉郎醉後殷勤看,不是玄都觀裏花。

【雨後偶讀王待制詩】编辑

客窗疏竹雨淒淒,把卷燈前讀舊題。
此日殷勤如會麵,不知君在夜郎西。

【池上納涼】编辑

畫欄斜度水螢光,荷葉荷花各有香。
團扇不搖風露下,秋應先借一宵涼。

【客舍春暮】编辑

酒醒間寫送春詩,細雨殘花尚一枝。
莫向天涯望芳草,客愁多似去年時。

【閏三月有感】编辑

非關騎馬踏塵埃,病眼昏昏自懶開。
江上酒徒應共笑,經春不作看花來。

【又】编辑

綠樹殘鶯偶一鳴,聽來方解憶山行。
今年不是逢餘閏,已過春光半日程。

【癸卯九日】编辑

酒熟如何菊未開?小園荒徑獨徘徊。
不隨賓客登高去,只恐愁因望遠來。

【題畫送人歸覲】编辑

相望益遠益傷神,落葉浮雲暗度津。
底事過江柔櫓急?故鄉知有倚門人。

【樓上】编辑

古寺閑窗映竹開,雨聲初斷鳥聲來。
春風似念無花看,遠送飛紅到硯臺。

【醉後贈張架閣自京回】编辑

燕山雪灑虎皮韉,萬里歸來動隔年。
莫說中原成敗事,相逢且共酒家眠。

【管夫人墨竹】编辑

晨開妝鏡有青鸞,寫得當年舞影看。
零落彩云何處夢?鷗波亭上正春寒。

【答王仲廉】编辑

我遊山寺山能回,君臥園廬不肯來。
惆悵款冬花樹下,一樽今日共誰開?

【四皓圖】编辑

高山深谷事悠哉,何事猶思太子來?
擬向秋風歌一曲,紫芝黃鵠總堪哀。

【題湘君圖】编辑

悵望南巡竟不還,淚和湘雨暮班班。
須知竹死愁方盡,莫恨秦人便赭山。

【倪元鎮墨竹】编辑

倪君好畫復耽詩,瘦骨秋來似竹枝。
前夜夢回如得見,紙窗斜影月低時。

【王架閣家畫馬】编辑

草草髯奴紺綠衣,王家好馬詫新肥。
解鞍閑立斜陽裏,應是城南賭射歸。

【己酉初度(時年三十四)】编辑

風雨空齋誦蓼莪,今年初度客中過。
人生七十尋常壽,未過還憐一半多。

【過北塘道中四首】编辑

未得看春愁不禁,此日聊復試幽尋。
行人入村花宛宛,吠犬隔水樹深深。

【又】编辑

春水滿田如一湖,入田放艇看鵝雛。
女郎祠下野花雜,老子門前沙樹孤。

【又】编辑

若欲看春春色稀,亂後何處有芳菲?
晚鶯啼歇野寂寂,雙樹家邊人獨歸。

【又】编辑

渺渺一徑兩陂間,楊柳初發水潺湲。
驚魚忽散人影近,啼鳥時來春意閑。

【夜雨江館寫懷二首】编辑

愁解尋人不得辭,小窗疏竹雨來時。
江湖今夜全家客,猶勝飄零兩處思。

【又】编辑

漠漠春寒水繞村,有愁無酒不開門。

◀上一卷 全書終
大全集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