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劍南東川節度觀察處置等使戶部尚書兼御史大夫梓州刺史鮮於公為故拾遺陳公建旌德之碑

大唐劍南東川節度觀察處置等使戶部尚書兼御史大夫梓州刺史鮮於公為故拾遺陳公建旌德之碑
作者:趙儋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2

公諱子昂,字伯玉。梓州射洪縣人也。其先居於潁川。五世祖方慶好道,得墨子五行秘書白虎七變,隱於郡武東山,子孫因家焉。生高祖湯,湯為郡主簿。湯生曾祖通,通早卒。生祖辯,為郡豪傑。辯生元敬,瑰偉倜儻,弱冠以豪俠聞。屬鄉人阻饑,一朝散粟萬斛,以賑貧者,而不求報。年二十二,鄉貢明經擢第,拜文林郎。屬青龍末,天后居攝,遂山棲餌術,殆十八年。元圖大象,無不達嚐。學術擬張平子,風鑒比郭林宗。

公即文林元子也。英傑過人,強學冠世。詩可以諷,筆可以削。人罕雙全,我能兼有。年二十四,文明元年進士,射策高第。其年,高宗崩於洛陽宮,靈駕將西歸於乾陵。公乃獻書闕下,天后覽其書而壯之,召見金華殿,因言霸王大略,君臣明道。拜麟台正字。由是海內詞人,靡然向風。乃謂司馬相如、楊子雲複起於岷峨之間矣。秩滿,補右衛曹。每上疏言政事,詞旨切直,因而解罷。稍遷右拾遺。屬契丹以營州叛,建安郡王武攸宜親總戎律,特詔左補闕屬之。迨及公參謀幃幕,軍次漁陽,前軍王孝傑等相次陷沒,三軍震慴。公乃進諫,感激忠義,料敵決策,請分麾下萬人,以為前驅,奮不顧身,上報於建安。建安愎諫,禮謝絕之,但署以軍曹掌記而已。公知不合,因登薊北樓,感昔樂生燕昭之事,賦詩而流涕。及軍罷,以父年老,表乞歸侍。至數月,文林卒。公至性純孝,遂廬墓側。杖而後起,柴毀滅性。天下之人,莫不傷歎。年四十有二,葬於射洪獨坐山。有《正聲集》十卷,著於代。友人黃門侍郎范陽盧藏用為之序,以為文章道喪,五百年得陳君焉。由是太衝之詞,紙貴天下矣。

有子二人,並進士及第。長曰光,官至膳部郎中商州刺史;仲曰斐,曆河東、藍田、長安三尉,卒官。光有二子。其長曰易甫,監察御史;次曰簡甫,殿中侍御史。斐生三子,長曰靈甫,次曰兢甫、眾甫,皆守緒業,有名於代。

劍南東川節度使兼御史大夫梓州刺史鮮於公自受分閫之征也,初年謀始立法,二年人富知教,三年魯變於道。乃謂幕賓曰:「陳文林散粟萬斛,以賑鄉人。得非司城子罕貸而不書乎?拾遺之文,四海之內,家藏一本,得非臧文仲立沒而不朽乎?於戲陳君!道可以濟天下,而命不通於天下;才可以致堯、舜,而運不合於堯、舜。悲夫!昔孔文舉為鄭元署通德門,蔡伯喈為陳寔立大邱頌,異代思賢之意也。況陳君顏、閔之行,管、樂之材,而守牧之臣,久闕旌表。何哉?」爰命末學,第敘豐碑,表厥後來,是則是效。其頌曰:

有媯之後,封於陳國。根深苗長,世載明德。文林大器,質非雕刻。學術鉤深,風鑒詣極。代公耿光,喬元藻識。施不求報,退身自默。岷峨降靈,拾遺挺生。氣總三象,秀發五行。才同入室,學匪獵精。明明天后,群龍效庭。矯矯長離,軒飛梁益。封章屢抗,矢陳刑辟。匪君伊順,惟鱗是逆。九德未行,三命惟錫。帝命建安,遠征不伏。谘公幕畫,騁此驥足。唯王玩兵,愎諫違卜。忠言不納,前軍欲覆。遂登薊樓,冀寫我憂。大運茫茫,天地悠悠。沙麓氣衝,太陰光流。義士食薇,人誰造周(嗟乎!道不可合,運不可諧,遂放言於《感遇》,亦阮公之《詠懷》。已而已而,陳公之微意在斯)。表辭右省,來歸溫清。如何風樹,不寧不令。廬墓之側,柴毀滅性。管輅之才,管輅之命。惟國不幸,非君之病。我鮮於公,忠肅恭懿,光明不融。為君頌德,穆如清風。日月運安,江漢流東。不閉其文,永昭文雄。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