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大唐開元禮 (四庫全書本)

大唐開元禮 卷一

  大唐開元禮原序
  三代以下言治者莫盛於唐故其議禮有足稽者始太宗文皇帝以濬哲之姿躬致上治顧視隋禮不足盡用乃詔房𤣥齡魏徵與禮官學士等増脩五禮成書百卷總一百三十篇所謂貞觀禮是也髙宗纂成之復詔長孫無忌杜正倫李義府以三十卷益之然義府輩務為傅㑹至雜以今式議者非焉所謂顯慶禮是也二書不同葢嘗並用春官充位莫之或正開元皇帝綏萬邦撫重熙於是學士張説奏言儀注矛盾盍有以折衷之乃詔徐堅李鋭施敬本載加撰述繼以蕭嵩王仲丘等歴數年乃就號曰大唐開元禮吉凶軍賔嘉至是備矣書必有序序所以為作者之意禮書一代之典也其可闕耶謹為序曰夫為國必以禮禮以時為大商之去夏未久也其損益已可知矣况乎自秦迄漢典籍殘缺所可見者二戴之記周官之書其綱則備其紀則畧二戴之記雜出於漢儒或繁密難遵或牴牾莫辨此冺冺棼棼所以毋敢輕議也雖然大輅設而椎輪不可以復用宫室備而茅茨不可以復拘若明堂以致嚴父之孝孝致矣則汶上之圖不必盡命於黄帝圓丘以竭事天之誠誠竭矣則澤中之祀不必盡合於成周葢古今之不同質文之遞變雖先王未之有者可以義起奈何區區殘編斷簡泥古而窒今使前朝盛典不傳於後世耶唐受命奄有方夏吉禮以祀神祇賔禮以親邦國嘉禮以親萬民不得已而施之軍禮凶禮者甚衆也朝廷之所用有司之所守非一定之論則内外無所適從非不刋之書則子孫無所取法今自貞觀而至顯慶閲嵗未久二禮之不同固未害損益之義也然既出義府傅㑹則非所謂一定之論猥雜有司令式則非所謂不刋之書惟開元皇帝勵精政治有意太平故能遴擇儒臣釐正鉅典惟堅等辨博通貫體上之意故能不泥不肆克輯成書因時肇興朝廷有大疑不必聚諸儒之訟稽是書而可定國家有盛舉不必綿野外之儀即是書而可行世世守之毋敢失墜不其休哉書凡百五十卷各以類從讀者如按圖而知四方此不具載姑叙作書之㫖云周必大謹序













  大唐開元禮考略
  開元十年以國子司業韋縚為禮儀使以掌五禮十四年通事舍人王嵒上疏請刪去禮記舊文而益以今事詔付集賢院議學士張説以為禮記不刋之書去聖乆逺不可改易而唐貞觀顯慶禮儀注前後不同宜加折衷以為唐禮乃詔集賢院學士右散騎常侍徐堅左拾遺李鋭及太常博士施敬本撰述厯年未就而鋭卒蕭嵩代鋭為學士奏起居舍人王仲丘撰定為一百五十卷是為大唐開元禮由是唐之五禮之文始備而後世用之雖時小有損益不能過也新唐書禮樂志
  開元禮一百五十卷張説請修貞觀永徽五禮命賈登張烜施敬本李鋭王仲丘陸善經洪孝昌撰輯蕭嵩總之唐書藝文志
  開元禮序例三卷吉禮七十五卷賔禮二卷嘉禮四十卷軍禮十卷㓙禮二十卷集賢注記
  開元禮一百五十卷唐集賢院學士蕭嵩王仲丘等撰唐初有貞觀顯慶禮儀注不同而顯慶又出於許敬宗希㫖附㑹不足施用開元十四年通事舍人王嵒請刪禮記舊文而益以今事張説以為禮記不可改易宜折衷貞觀顯慶以為唐禮乃詔徐堅李鋭施敬本撰述蕭嵩王仲丘繼之書成唐之五禮之文始備於是遂以設科取士新史禮樂志大畧采摭著於篇然唐初已降凶禮於五禮之末至顯慶遂削去國恤一篇則敬宗謟諛諱惡鄙陋亡稽卒不正也書録解題
  開元二十六年六月二十七日渤海求冩唐禮許之唐㑹要
  貞元二年六月十一日勅舉人有習開元禮者同一經例選人不限選數許集通大義百條䇿三道者超資與官大義通七十䇿通二者不在放限九年五月二日勅通大義百條策三道者為上大義通八十策通二者為次元和八年四月吏部奏習開元禮者先授太常官以備講討從之同上
  唐志取士科目有開元禮凡開元禮通大義百條䇿三道者超資與官義通七十䇿通二者及第試散官義通者依正員明經有三禮辛秘登開元禮科授愽士玉海貞元五年始有開元禮一人同上
  後周廣順三年八月開元禮三史各對義三百道五代㑹要
  開寳六年上親閲進士得二十六人開元禮七人自兹殿試以為常式太平治績通類
  是嵗新修開寳通禮成詔鄉貢開元禮宜改稱鄉貢通禮本科並以新書試問文獻通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