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易粹言 (四庫全書本)/卷72

卷七十一 大易粹言 卷七十二 卷七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大易粹言卷七十二   宋 方聞一 編
  序卦
  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惟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
  伊川先生曰萬物始生鬱結未通故為盈塞於天地之間至通暢茂盛則塞意亡矣天地生萬物屯物之始生故繼乾坤之後易傳
  横渠先生曰盈天地之間者唯萬物聚而不得出故盈雖雷亦然易說
  白雲郭氏曰三才之序先天地而後萬物萬物盈天地之間人居萬物之中聖人之道周萬物而濟天下則萬物復附於聖人故聖人與天地相似是以萬物盈天地聖人之道亦盈天地物盡則聖人之道盡孟子所謂塞乎天地之間者也○易卦三才也乾坤為天地唯人事不齊故自屯以徃皆為人道然後可配乾坤以見乾坤之大非諸卦比也屯為人事之始故次於坤物之始生屯之始也其究則盈也卦或有一義或二三義言於此者或取其一或二三取之不必皆同並易說
  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蒙者蒙也物之稺也
  伊川先生曰屯者物之始生物始生稺小蒙昧未發蒙所以次屯也易傳
  横渠先生曰物生必蒙者蒙冒未肆一作蒙稺者蒙昧未肆 易說白雲郭氏曰上蒙卦也下蒙物之蒙也物以稺而蒙也易說
  物稺不可不養也故受之以需需者飲食之道也飲食必有訟故受之以訟
  伊川先生曰夫物之㓜稺必待養而成養物之所需者飲食也故曰需者飲食之道也雲上於天有蒸潤之象飲食所以潤益於物故需為飲食之道所以次蒙也○人之所需者飲食既有所須爭所由起也訟所以次需也並易傳
  横渠先生曰需者飲食之道也雲上於天物皆有待之象易說
  白雲郭氏曰物稺不可不養故天地待聖人以成能養人為事也飲食欲也欲為訟之始易說
  訟必有衆起故受之以師師者衆也衆必有所比故受之以比比者比也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
  伊川先生曰師之興由有争也所以次訟也○比親輔也人之類必相親輔然後能安故既有衆則必有所比比所以次師也○物相比附則為聚聚畜也又相親比則志相畜小畜所以次比也畜止也止則聚矣並易傳
  白雲郭氏曰畜徳畜賢畜君畜衆皆畜也是以比必有所畜易說
  物畜然後有禮故受之以履
  伊川先生曰夫物之聚則有大小之别髙下之等美惡之分是物畜然後有禮履所以繼畜也履禮也禮人之所履也易傳
  横渠先生曰德積則行必有方物積則散必有道易說白雲郭氏曰衆必有比比必有畜畜而有禮則安无禮則危易說
  履而泰然後安故受之以泰
  伊川先生曰履得其所則舒泰泰則安矣泰所以次履也易傳
  白雲郭氏曰履之而通者安之道不通則不安非所宜履也易說
  泰者通也物不可以終通故受之以否物不可以終否故受之以同人
  伊川先生曰夫物理徃來通泰之極則必否否所以次泰也○夫天地不交則為否上下相同則為同人與否義相反故相次又世之方否必與同力一作欲乃能濟同人所以次否也並易傳
  白雲郭氏曰泰否時也同有盈謙皆在人事自取之耳能盡同人之道則否傾矣舜文是也物不可者猶云物不能終通終否也易說
  與人同者物必歸焉故受之以大有有大者不可以盈故受之以謙
  伊川先生曰夫與人同者物之所歸也大有所以次同人也○其有既大不可至於盈滿必在謙損故大有之後受之以謙也並易傳
  白雲郭氏曰如器之容物盈則不能有故有大者同天无物可以盈不盈為謙易說○易曰與人同者物必歸焉故受之以大有夫與人同者盡己盡人之性者也盡己盡人誠之至也誠至則可以有物是以物必歸焉苟或不然此亦不能大有之矣故曰不誠无物中庸說
  有大而能謙必豫故受之以豫
  伊川先生曰有大而能謙必豫故受之以豫承二卦之義而為次也有既大而能謙則有豫樂也豫者安和說樂之義易傳
  白雲郭氏曰以謙有大則絶盈滿之累故優游不迫而暇豫也易說
  豫必有隨故受之以隨
  伊川先生曰夫說豫之道物所隨也隨所以次豫也易傳
  白雲郭氏曰豫由中庸所謂素也素有冨貴之道則可行乎冨貴素有貧賤之道則可行乎貧賤行則隨矣冨貴貧賤其所隨者也統言隨義不必皆為隨人易說
  以喜隨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蠱蠱者事也有事然後可大故受之以臨臨者大也
  伊川先生曰以喜隨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蠱承二卦之義以為次也夫喜說以隨於人者必有事也无事則何喜何隨蠱所以次隨也蠱事也蠱非訓事蠱乃有事也○臨大也蠱者事也有事則可大矣故受之以臨也並易傳
  白雲郭氏曰隨善道也喜隨人則失於无所擇故必有弊蠱者已弊之事弊而知改為則可大故有事復為大之㡬易說
  物大然後可觀故受之以觀
  白雲郭氏曰天地可觀者也聖人與國家可觀也而聖人又觀乎道故可觀皆大物易說
  可觀而後有所合故受之以噬嗑
  伊川先生曰嗑者合也既有可觀然後有合之者也噬嗑所以次觀也易傳
  白雲郭氏曰凡合在觀之後未有无所見而合者不獨大觀而後有合也易說
  嗑者合也物不可以苟合而已故受之以賁賁者飾也伊川先生曰物之合則必有文文乃飾也如人之合聚則有威儀上下物之合聚則有次序行列合則必有文也賁所以次噬嗑也易傳
  白雲郭氏曰人之合則有上下長少非禮以飾之則无分无分則亂故不可苟合易說
  致飾然後亨則盡矣故受之以剥剥者剥也
  伊川先生曰夫物至於文飾亨之極也極則必反故賁終則剥也易傳
  白雲郭氏曰自同人大有謙豫隨蠱臨觀噬嗑賁聖人所以履泰傾否之美道備盡於斯其道極盡則有剥矣易說
  物不可以終盡剥窮上反下故受之以復復則不妄故受之以无妄
  伊川先生曰物无剥盡之理故剥極則復陰極則陽生陽剥極於上而復生於下窮上而反下也復所以次剥也○復者反於道也既復於道則正理而无妄故復之後受之以无妄也並易傳
  白雲郭氏曰剥窮則降而必復於道復於道則不妄以見小人之剥皆妄也是以小人无忌憚而君子唯誠之為貴易說
  有无妄然後可畜故受之以大畜
  伊川先生曰无妄則為有實故可畜聚大畜所以次无妄也易傳
  兼山郭氏曰健為天德大畜止健畜天德也故彖曰剛健篤實輝光日新其德不能畜天德則見於有為者不能无妄故天德止於大畜而動於无妄也序卦曰有无妄而後可畜是為交相養之道則知无妄者動亦无妄静亦无妄而大畜一於止矣浩然圖
  白雲郭氏曰大畜畜无妄之道而已无妄之道天道也有无妄之道則可畜猶有天命之性則可率而循之是以君子存其心養其性使不失赤子之心者以此易說
  物畜然後可養故受之以頥頥者養也
  伊川先生曰夫物既畜聚則必有以養之无養則不能存息頥所以次大畜也易傳
  白雲郭氏曰有所畜則天道止於我矣不有以養之將復失其正孟子所謂以直養而无害則塞乎天地之間者也易說
  不養則不可動故受之以大過
  伊川先生曰凡物養而後能成成則能動動則有過大過所以次頥也易傳
  白雲郭氏曰大過之動非常動也不能大養其德者不可動養大過之德如養枯楊使之生稊葢亦難矣豈可失所養而妄動哉此孟子所以養浩然之氣也易傳
  物不可以終過故受之以坎坎者䧟也䧟必有所麗故受之以離離者麗也
  伊川先生曰理无過而不已過極則必䧟坎所以次大過也○䧟於險難之中則必有所附麗理自然也離所以次坎也並易傳
  横渠先生曰一䧟溺而不得出為坎一附麗而不能去為離易說
  白雲郭氏曰過越非常則蹈䧟害何所謂䧟必有麗也或麗於險或麗於阻皆為䧟也易說
  有天地然後有萬物有萬物然後有男女有男女然後有夫婦有夫婦然後有父子有父子然後有君臣有君臣然後有上下有上下然後禮義有所錯
  伊川先生曰天地萬物之本夫婦人倫之始所以上經首乾坤下經首咸繼以恒也天地二物故二卦分為天地之道男女交合而成夫婦故咸與恒皆二體合為夫婦之義咸感也以說為主恒常也以正為本而說之道自有正也正之道固有說焉易傳
  横渠先生曰性天經然後仁義行故曰有父子君臣上下然後禮義有所錯正蒙
  白雲郭氏曰有天地然後生物人出其中則有男女男女人道之大夫婦人道之始父子君臣相因以生至於上下分定而後禮義有所錯舉禮義而錯諸上下也人道以此為急无此則亂矣易說
  夫婦之道不可以不久也故受之以恒恒者久也物不可以久居其所故受之以遯遯者退也
  伊川先生曰恒久也咸夫婦之道夫婦終身不變者也故咸之後受之以恒也易傳
  白雲郭氏曰日月久照尚有昃食况萬物乎乆居其所而退者宜也易說
  物不可以終遯故受之以大壯
  伊川先生曰遯為違去之義壯為進盛之義遯者陰長而陽遯也大壯陽之壯盛也衰則必盛消息相須故既遯則必壯大壯所以次遯也易傳
  白雲郭氏曰遯以陰侵而逐大壯以剛長而壯消息徃來之理易說
  物不可以終壯故受之以晉晉者進也進必有所傷故受之以明夷
  伊川先生曰物无壯而終止之理既盛壯則必進晉所以繼大壯也○夫進之不已必有所傷理自然也明夷所以次晉也並易傳
  白雲郭氏曰剛過則柔至進極則必傷易說
  夷者傷也傷於外者必反於家故受之以家人
  伊川先生曰夫傷困於外則必反於内家人所以次明夷也易傳
  横渠先生曰傷於外必反於家萬物之理自然易說兼山郭氏曰易曰傷乎外者必反於家葢行有不得於人則反求諸己中庸解
  白雲郭氏曰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諸己治國治天下而不治者必反於家治自近始實一道也易說
  家道窮必乖故受之以聧聧者乖也
  伊川先生曰家道窮則聧乖離散理必然也故家人之後受之以聧也易傳
  白雲郭氏曰治道不可窮極有家有國有天下皆一也易說
  乖必有難故受之以蹇蹇者難也
  伊川先生曰聧乖之時必有蹇難蹇所以次聧也易傳白雲郭氏曰合則有飾乖則有難理之宜也易說
  物不可以終難故受之以解解者緩也緩必有所失故受之以損損而不已必益故受之以益益而不已必決故受之以夬夬者決也
  伊川先生曰物无終難之理難極則必散解者散也所以次蹇也○縱緩則必有失失則損也損所以繼解也○盛衰損益如循環損極必益理之自然益所以繼損也○益之極必決而止理无常益而不已已乃決也夬所以次益也並易傳
  白雲郭氏曰難必思戒思戒故可緩緩則不知懼不知懼則必失損極則益益極則決皆理勢之常也易說
  決必有遇故受之以姤姤者遇也
  伊川先生曰決判也物之決判則有遇合本合則何遇姤所以次夬也易傳
  白雲郭氏曰人之於性決去其惡則德可遇其在國也決去小人則君子可遇易說
  物相遇而後聚故受之以萃萃者聚也
  伊川先生曰物相會遇則成羣聚萃所以次姤也易傳白雲郭氏曰相遇則道合而聚不合亦散矣故利見大人貞易說
  聚而上者謂之升故受之以升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困乎上者必反下故受之以井
  伊川先生曰物之積聚而益髙大聚而上也故為升所以次於萃也○升者自下而上自下升上以力進也不已必困矣故升之後受之以困也○承上升而不已必困為言謂上升不已而困則必反於下也物之在下者莫如井井所以次困也並易傳
  白雲郭氏曰聚而上進於道則曰升升不知止則遇困遇困而後反下其常理如此易說
  井道不可不革故受之以革革物者莫若鼎故受之以鼎主器者莫若長子故受之以震
  伊川先生曰井之為物存之則穢敗易之則清潔不可不革者也故井之後受之以革也○鼎之為用所以革物也變腥而為熟易堅而為柔水火不可同處也能使相合為用而不相害是能革物也鼎所以次革也○鼎者器也震為長男故取主器之義而繼鼎之後長子傳國家繼位號者也故為主器之主序卦取其一義之大者為相繼之義並易傳
  震者動也物不可以終動止之故受之以艮艮者止也物不可以終止故受之以漸漸者進也進必有所歸故受之以歸妹得其所歸者必大故受之以豐豐者大也窮大者必失其居故受之以旅
  伊川先生曰動静相因動則有静静則有動物无常動之理艮所以次震也○止必有進屈伸消息之理也止之所生亦進也所反亦進也漸所以次艮也○進則必有所至故漸有歸義歸妹所以繼漸也○物所歸聚必成其大故歸妹之後受之以豐也○豐盛至於窮極則必失其所安旅所以次豐也並易傳白雲郭氏曰動極而止止極復進進極必傷進以漸則有歸歸得其所則大窮其大則必失葢非有大以謙故也易說
  旅而无所容故受之以巽巽者入也入而後說之故受之以兊兊者說也
  伊川先生曰羈旅親寡非巽順何所取容苟能巽順雖旅困之中何徃而不能入巽所以次旅也○物相入則相說相說則相入兊所以次巽也並易傳
  白雲郭氏曰窮无所容其入必決入然後感感則說不入則无感矣易說
  說而後散之故受之以渙渙者離也物不可以終離故受之以節
  伊川先生曰說則舒散也人之氣憂則結聚說則舒散故說有散義渙所以繼兊也○物既離散則當節止之節所以次渙也並易傳
  白雲郭氏曰說而後羣疑可散散而无節則乖離矣易說
  節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有其信者必行之故受之以小過有過物者必濟故受之以既濟物不可窮也故受之以未濟終焉
  伊川先生曰節者為之制節使不得過越也信而後能行上能信守之下則信従之節而信之也中孚所以次節也○人之所信則必行行則過也小過所以繼中孚也○能過於物必可以濟故小過之後受之以既濟也○既濟矣物之窮也物窮而不變則无不已之理易者變易而不窮也故既濟之後受之以未濟而終焉未濟則未窮也未窮則有生生之義並易傳白雲郭氏曰有節故可信如人之言无節行无節者皆不可信也信故可行行則有濟濟之極則復於未濟然自屯至於未濟雖皆相受之道而君子居而安之者又必有其道焉是以履泰則不至於否居豐則不至於旅又非常道相受之所能拘也故繫辭言吉凶則曰貞勝稱君子則曰自天祐之吉无不利易說











  大易粹言卷七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