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易粹言 (四庫全書本)/卷73

卷七十二 大易粹言 卷七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大易粹言卷七十三   宋 方聞一 編
  雜卦
  乾剛坤柔
  横渠先生曰不曰天地而乾坤云者言其用也乾坤亦何形猶言神也人鮮識天天竟不可方體姑指日月星辰處視以為天陰陽言其實乾坤言其用如言剛柔也乾坤則所包者廣易說
  白雲郭氏曰六子之剛柔索於乾坤六十四卦之剛柔重於八卦故卦中之剛柔皆乾之剛坤之柔也是以獨乾坤為剛柔易說
  比樂師憂
  白雲郭氏曰比以比輔従順為樂師以相須行險致憂是天下可乆比而不可乆師也故比有永貞而師无之易說
  臨觀之義或與或求
  白雲郭氏曰臨與所臨觀與所觀二卦皆有與求之義或有與无求有求无與皆非臨觀之道有舜在上必有戴舜者是為臨觀也易說
  屯見而不失其居蒙雜而著
  横渠先生曰險在外故不失其居與渙解義反故曰緩必有所失○蒙雜而著著古着字雜著於物所以為蒙蒙昏蒙也易説
  白雲郭氏曰屯旅皆近困旅困於已窮故失其居屯困於始生故不失其居而利於有為也蒙未有所知之時中无所執則雜而著見故發之屯之難見於象者也蒙之稺著於形者也易說
  震起也艮止也
  白雲郭氏曰陽動起於震初止於艮終葢震為一索之始艮為三索之終也易說
  損益盛衰之始也
  白雲郭氏曰損己必盛故為盛之始益己必衰故為衰之始消長相循在道當如是也易說
  大畜時也
  白雲郭氏曰君子藏器於身待時而動然則多識前言徃行以畜其德亦以待時也易傳
  无妄災也
  白雲郭氏曰无妄之謂災其餘自作孽而已故无妄匪正有眚易說
  萃聚而升不來也
  白雲郭氏曰不來不知反也故至於困來則知止无困矣易說
  謙輕而豫怠也
  白雲郭氏曰謙輕己豫怠已也以樂豫故心怠是以君子貴知㡬易說
  噬嗑食也賁无色也
  白雲郭氏曰頥中有物則必斷故噬嗑利斷猶人之食也賁以白賁无咎故无色則質全有天下之至飾存焉易說
  兊見而巽伏也
  横渠先生曰兊說在外巽入在隠易說
  白雲郭氏曰其道見則說其道伏故入易說
  隨无故也蠱則飾也
  白雲郭氏曰隨之道在此事在彼所隨有道不為事變故言无故蠱弊事特加整治因飾之而已言非大有作也易說
  剥爛也復反也
  白雲郭氏曰小人之道必害於物君子必反於道易說
  晉晝也明夷誅也
  白雲郭氏曰晉與明夷朝暮之象也故言明出地上明入地中誅亦傷也易說
  井通而困相遇也
  横渠先生曰澤无水理勢適然故曰相遇易說
  白雲郭氏曰徃來井井則其道通困遇剛揜所以為困遇者柔遇剛之遇也遇其困我者也易說
  咸速也恒久也
  白雲郭氏曰感為天下至速之道所謂不疾而速者也易說
  渙離也節止也
  白雲郭氏曰散則離矣有節故可止易說
  解緩也蹇難也睽外也家人内也
  白雲郭氏曰睽本於外疑家人本於内治故治家者必先其身治天下者必先其家易說
  否泰反其類也
  白雲郭氏曰否泰反類而相馴致之道故休否之道復反其類類謂陰陽之類如君子小人是也否反其類得君子則傾也泰反其類得小人則亂也在人道言之則曰君子小人治亂而已合三才言之故云類也易說
  大壯則止遯則退也
  白雲郭氏曰壯不知止小人之壯也君子之壯則有止遯之退大壯之止皆克己之道易說
  大有衆也同人親也
  白雲郭氏曰其有非一故衆衆則大能同乎人則天下親之易知則有親同人之親其得乾之易乎易說
  革去故也鼎取新也
  白雲郭氏曰革鼎之義相為終始是以去故取新共成一道易說
  小過過也中孚信也豐多故也親寡旅也
  横渠先生曰過而未顚也易說
  白雲郭氏曰因豐則多事无親而後為旅旅則我之親寡也非天下皆寡親也易說
  離上而坎下也
  白雲郭氏曰上下猶水火之性也易說
  小畜寡也履不處也
  横渠先生曰危者安其位者也故履以不處為吉易說白雲郭氏曰寡則不能大其施履以行為義非處之道易說
  需不進也訟不親也
  白雲郭氏曰需有待則不能自進訟違行相親之道絶矣易說
  大過顚也
  横渠先生曰過至於顚故曰大易說
  白雲郭氏曰中之四剛大難之象也有大難而本末弱故顚易說
  姤遇也柔遇剛也
  白雲郭氏曰柔之遇剛曰姤剛之來復不可謂之遇也易說
  漸女歸待男行也
  白雲郭氏曰待男而行其行漸也是以吉易說
  頥養正
  白雲郭氏曰養其正所以去其非正謂之頥易說
  既濟定也
  白雲郭氏曰濟則難定易說
  歸妹女之終也
  横渠先生曰妹歸而長女之終也一作歸妹易說
  白雲郭氏曰女以歸為有終易說
  未濟男之窮也
  白雲郭氏曰剛柔失位男道弱而窮矣柔失位則以賤居尊剛失位則以貴居賤是以窮也易說
  夬決也剛決柔也君子道長小人道憂也
  白雲郭氏曰姤遇夬決始終之道異也聖人貴於行道每致意於君子小人之際故以是終之雜卦前皆二二相耦至大過之後獨各言一卦觀歸妹未濟之辭又非簡錯聖人之㫖莫可詳也易說


  大易粹言卷七十三
  大易粹言跋
  右大易粹言前太守曾君穜命郡博士方聞一所裒輯者也雖七家之書不無深淺異同之論然攷其師友淵源則皆自伊洛中來學者得此書而萃觀之則淺深異同之際乃吾所用力之地苟能窮其所已言以求乎至是之歸體其所未言以造乎自得之實則知隂陽五行升降上下無非天理流行之妙而畫前之易當在吾心而不在書矣豈徒以廣耳目聞見而已哉嵗乆板漫滅不可讀因念刋書之難復為之修改七百三十有六板凡二十六萬一千五百九十有四字以與學者共之亦以無忘曾君之美意云嘉定癸酉五月望真寧張嗣古跋
  粹言載諸公所得深者叅舉而互備此板在舒州已就漫漶予修之遂為佳本陳造跋
  右大易粹言一編太守曽公所裒集也始公欲刋是書集僚屬語之於是門下士程九萬欣然前曰是書之成所恵於後學多矣夫學莫不有宗後之學者皆失之學琴有譜學奕有數彼業一技者且然而况於學道者乎吾聖人闡道之㣲以詔後學悉具於六藝煨燼之餘唯易為全書故昔人號易為六藝之原有志於道徳性命之學者可不出入其門而探其奥乎捨是不用吾力而欲求夫徑造頓悟之説幾何而不胥為異端也葢自胚腪於羲發露於文而大彰明於夫子道妙所在内外之不偏廢終始之無有二致由是而充之可以處貴賤可以逹死生漢儒休咎災異之證最害道之甚者寥寥千百載間有伊川二程先生者探三聖之用心與一時諸公講䆒至到可為學者據依然猶病其文字之間見帙籍之散漫今公會而通之貫而一之誠有功於聖門端不止於裒集而已學者於是而得其所宗矣書成遂述前日語以書於末云淳熙四年正月日門生迪功郎舒州望江縣主簿主管學事程九萬謹跋
  昔伊川先生發揮大易之㫖獨止于六十四卦而繫辭無傳學者惜之惟當時諸公之所講究間見層出亦足以補其遺闕然編帙散漫猶病焉祐之蚤獲遊温陵曾公之門公平居議論必及於易而伊川之學尤所篤好故嘗以親受白雲之説合伊川兄弟而下共為七家欲鑱之而未能也洎來羣舒出以相示且俾訂證其非是期與同志共之凡渉書七十有五種為字四十五萬有竒義多互見辭或重出而後伊川之易無遺恨之歎噫公之用心也葢深而人之獲利也亦溥矣於是乎書門人西秦李祐之謹跋






  大易粹言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