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大理寺卿鄧公傳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乾隆三十九年春,大理寺正卿鄧遜齋先生予告還蜀。啟行之前一月,從京師作書寄其弟子袁枚曰:「蜀道大難,予偕汝衰,未必再見。即生死音耗,亦慮少通。予生平出處本末,惟汝知詳,盍為我撰《墓誌》以須?」枚聞命皇恐,疑從先生之言,則預凶非禮;以不敏辭,又恐非先生所以命枚之意,而沒先生可傳之賢。敬考古人文集,為賢者立傳,不妨及其生存而為之,如司馬君實之於范蜀公是也。先生蜀人,聲望與范公相峙。枚雖非君實,請引此例,以質先生。

謹按:先生名時敏,字遜齋,四川廣安人。高祖士廉,崇禎進士,以吏部侍郎從永明王入滇,與李定國等同日殉難。祖嗣祖,邑庠生。父琳,以歲貢生任中江縣訓導。生六子,先生其季也。雍正十年舉於鄉,乾隆元年登進士,入翰林。七年,遷侍講。八年,為江南宣諭化導使。十年,遷大理寺正卿。丁父憂歸里。服闋,奏請養母。上許之。二十六年,太夫人薨。二十九年,先生入朝,補原官。

先生純和介樸,遇人穔穔無矜容躁顏。於道義所在,則凝然不可撓。當其登九列時,天子加恩邊遠之臣,銳意用先生。先生年才三十餘,一歲數遷,旁觀辟睨,以為稍從容即可宰輔。而先生勿顧也,歸依膝下,忽忽二十年。再入長安,諸新貴少年望先生如過時古物,爭避面挪揄,而先生亦不樂與熱客昵,退朝閉門,與一卷書、二三耆舊共晨夕而已。大理,古皋陶所為,權甚重。元、明以來,一切決於司寇。居此職者,視若贅旒,頭仰屋梁,手批大諾,相誇為識時務。而先生每秋鞫,苦心平反,有所得必爭,爭不得必奏。雖旨從中下,有從有不從,而同事怫然,覺平林中儳此直幹,鋤而去之乃善。賴皇上知先生深,優容者屢矣。

今年以計典休,論者疑先生受主眷隆於始,而替於終。枚獨以為不然。夫陳寶赤刀,天球《河圖》,陳之東序,照耀萬物,恩也;藏之典寶,俾無玷缺,亦恩也。先生以萬里孤臣,旁無憑藉,而能委蛇卿班,適來適去,卒全名節以歸。此非遭際聖明,始終眷護,而能如是乎?先生手劄嗛々以未報君恩為愧。枚又以為不然。夫建一議,理一事,此報恩之大者也;重其身,端其範,以儀型百辟,此報恩之大者也。先生再入都時,有要人怵之使往,先生辭焉。要人慍,先生不悔。其所以不受他人之恩者,為報一人之恩故也。無形之砥柱,可以扼中流、挽風氣矣。而況古名臣有以七十起者,有以八九十起者,先生之齒猶未也。則將來之報稱正無窮期,而枚幸旦暮毋死,終將濡筆以俟。

先生自待待人,以不欺為主。居官蕭散,與在林下無異。乞身治裝,若脫敝屣。然戊午校順天鄉試,枚出其門。其尤顯者,為滿洲阿公桂,今太子太保、定西將軍。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