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般涅槃經 (三十六卷)/01

  大般涅槃经
卷第一
卷第二 

大般涅槃經卷第一编辑

宋代沙門慧嚴等依泥洹經加之

序品第一编辑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拘尸城力士生地阿夷羅跋提河邊娑羅雙樹間。

爾時,世尊與大比丘八十億百千人俱前後圍遶。二月十五日臨涅槃時,以佛神力出大音聲。其聲遍滿乃至有頂,隨其類音普告眾生:「今日如來、應供、正遍知——憐愍眾生、覆護眾生、等視眾生如羅睺羅、為作歸依、為世間舍——大覺世尊將欲涅槃。一切眾生若有所疑,今悉可問,為最後問。」

爾時,世尊於晨朝時,從其面門放種種光,其明雜色——青、黃、赤、白、頗梨、馬瑙——光遍照此三千大千佛之世界;乃至十方亦復如是。

其中所有六趣眾生遇斯光者,罪垢、煩惱一切消除。是諸眾生見聞是已,心大憂惱,同時舉聲悲號啼哭:「嗚呼,慈父!痛哉,苦哉。」舉手拍頭,搥胸大叫,其中或有身體戰慄、涕泣哽咽。爾時,大地、諸山、大海皆悉震動。

時諸眾生共相謂言:「且各裁抑,莫大愁苦。當共疾往詣拘尸城力士生處,至如來所頭面禮敬,勸請如來莫般涅槃,住世一劫、若減一劫。」互相執手,復作是言:「世間虛空,眾生福盡,不善諸業增長出世。仁等今當速往速往,如來不久必入涅槃。」復作是言:「世間虛空,世間虛空。我等從今無有救護、無所宗仰,貧窮孤露。一旦遠離無上世尊,設有疑惑,當復問誰?」

時有無量諸大弟子——尊者摩訶迦旃延、尊者薄俱羅、尊者優波難陀,如是等諸大比丘,遇佛光者,其身戰掉,乃至大動不能自持、心濁迷悶、發聲大叫,生如是等種種苦惱。

爾時,復有八十百千諸比丘等——皆阿羅漢,心得自在,所作已辦,離諸煩惱,調伏諸根,如大龍王有大威德,成就空慧,逮得己利,如栴檀林栴檀圍遶、如師子王師子圍遶,成就如是無量功德,一切皆是佛之真子——各於晨朝日初出時離常住處,方用楊枝,遇佛光明,更相謂言:「仁等宜速澡漱清淨。」作是言已,舉身毛竪,遍體血現如波羅奢花,涕泣盈目,生大苦惱。為欲利益安樂眾生、成就大乘第一空行、顯發如來方便密教、為不斷絕種種說法、為諸眾生調伏因緣故,疾至佛所稽首佛足,繞百千匝,合掌恭敬,却坐一面。

爾時,復有拘陀羅女、善賢比丘尼、優波難陀比丘尼、海意比丘尼,與六十億比丘尼等——一切亦是大阿羅漢,諸漏已盡,心得自在,所作已辦,離諸煩惱,調伏諸根猶如大龍,有大威德,成就空慧——亦於晨朝日初出時舉身毛竪,遍體血現如波羅奢花,涕泣盈目,生大苦惱。亦欲利益安樂眾生、成就大乘第一空行、顯發如來方便密教、為不斷絕種種說法、為諸眾生調伏因緣故,疾至佛所稽首佛足,遶百千匝,合掌恭敬,却坐一面。

於比丘尼眾中復有諸比丘尼,皆是菩薩,人中之龍,位階十地,安住不動,為化眾生現受女身,而常修集四無量心,得自在力,能化作佛。

爾時,復有一恒河沙菩薩摩訶薩——人中之龍,位階十地,安住不動,方便現身——其名曰:海德菩薩、無盡意菩薩,如是等菩薩摩訶薩而為上首。其心皆悉敬重大乘、安住大乘、深解大乘、愛樂大乘、守護大乘,善能隨順一切世間,作是誓言:「諸未度者當令得度。」已於過世無數劫中修持淨戒,善持所行,解未解者,紹三寶種使不斷絕;於未來世當轉法輪,以大莊嚴而自莊嚴;成就如是無量功德,等觀眾生如視一子。亦於晨朝日初出時遇佛光明,舉身毛竪,遍體血現如波羅奢花,涕泣盈目,生大苦惱。亦為利益安樂眾生、成就大乘第一空行、顯發如來方便密教、為不斷絕種種說法、為諸眾生調伏因緣故,疾至佛所稽首佛足,繞百千匝,合掌恭敬,却坐一面。

爾時,復有二恒河沙諸優婆塞,受持五戒,威儀具足。其名曰:威德無垢稱王優婆塞、善德優婆塞等,而為上首。深樂觀察諸對治門,所謂:苦、樂,常、無常,淨、不淨,我、無我,實、不實,歸依、非歸依,眾生、非眾生,恒、非恒,安、非安,為、無為,斷、不斷,涅槃、非涅槃,增上、非增上。常樂觀察如是等法對治之門,亦欲樂聞無上大乘;如所聞已,能為他說。善持淨戒,渴仰大乘,既自充足,復能充足餘渴仰者。善能攝取無上智慧,愛樂大乘、守護大乘;善能隨順一切世間,度未度者、解未解者。紹三寶種使不斷絕,於未來世當轉法輪,以大莊嚴而自莊嚴,心常深味清淨戒行。悉能成就如是功德,於諸眾生生大悲心,平等無二,如視一子。亦於晨朝日初出時,為欲闍毘如來身故,人人各取香木萬束,栴檀、沈水、牛頭栴檀、天木香等,是一一木文理及附皆有七寶微妙光明,譬如種種雜彩畫飾,以佛力故有是妙色,青、黃、赤、白,為諸眾生之所樂見。諸木皆以種種香塗,欝金、沈水及膠香等,散以諸花而為莊嚴,優鉢羅花、拘物頭花、波頭摩花、分陀利花。

諸香木上懸五色幡,柔軟微妙,猶如天衣、憍奢耶衣、芻摩繒綵。是諸香木載以寶車。是諸寶車出種種光,青、黃、赤、白,轅輻皆以七寶廁填。是一一車駕以四馬,是一一馬駿疾如風。一一車前竪立五十七寶妙幢,真金羅網彌覆其上。一一寶車復有五十微妙寶蓋。

一一車上垂諸花鬘,優鉢羅花、拘物頭花、波頭摩花、分陀利花,其花純以真金為葉、金剛為臺。是花臺中多有黑蜂遊集其中,歡娛受樂,又出妙音,所謂:無常苦、空、無我。是音聲中復說菩薩本所行道。復有種種歌舞伎樂、箏、笛、箜篌、簫、瑟、鼓吹,是樂音中復出是言:「苦哉,苦哉。世間虛空。」一一車前有優婆塞擎四寶案,是諸案上有種種花,優鉢羅花、拘物頭花、波頭摩花、分陀利花,欝金諸香及餘薰香,微妙第一。

諸優婆塞為佛及僧辦諸食具,種種備足,皆是栴檀、沈水、香薪、八功德水之所成熟。其食甘美,有六種味:一、苦,二、醋,三、甘,四、辛,五、醎,六、淡。復有三德:一者、輕軟,二者、淨潔,三者、如法。作如是等種種莊嚴,至力士生處娑羅雙樹間。

復以金沙遍布其地,以迦陵伽衣、欽婆羅衣及繒綵衣而覆沙上,周匝遍滿十二由旬。為佛及僧敷置七寶師子之座,其座高大如須彌山,是諸座上皆有寶帳垂諸瓔珞。諸娑羅樹悉懸種種微妙幡蓋,種種好香用以塗樹、種種名花以散樹間。

諸優婆塞各作是念:「一切眾生若有所乏,飲食、衣服、頭、目、支體,隨其所須皆悉給與。作是施時,離欲、瞋恚、穢濁毒心,無餘思願求世福樂,唯志無上清淨菩提。」

是優婆塞等皆已安住於菩薩道,復作是念:「如來今者受我食已當入涅槃。」作是念已,身毛皆竪,遍體血現如波羅奢花,涕泣盈目,生大苦惱。各各齎持供養之具,載以寶車、香木、幢幡、寶蓋、飲食,疾至佛所稽首佛足,以其所持供養之具欲供養如來,遶百千匝,舉聲號泣,哀動天地,搥胸大叫,淚下如雨。復相謂言:「苦哉,仁者!世間虛空,世間虛空。」便自舉身投如來前,而白佛言:「唯願如來哀受我等最後供養。」

世尊知時,默然不受。如是三請悉皆不許。諸優婆塞不果所願,心懷悲惱,默然而住。猶如慈父唯有一子卒病命終,殯送還歸,極大憂惱。諸優婆塞悲泣懊惱亦復如是,以諸供具安置一處,却住一面,默然而坐。

爾時,復有三恒河沙諸優婆夷,受持五戒,威儀具足,其名曰:壽德優婆夷、德鬘優婆夷、毘舍佉優婆夷等,八萬四千而為上首。悉能堪任護持正法,為度無量百千眾生故現女身呵責家法。自觀己身如四毒蛇;是身常為無量諸蟲之所唼食;是身臭穢,貪欲獄縛;是身可惡,猶如死狗;是身不淨,九孔常流。是身如城,血、肉、筋、骨、皮裹其上,手、足以為却敵樓櫓,目為竅孔,頭為殿堂,心王處中。如是身城,諸佛世尊之所棄捨,凡夫愚人常所味著,貪、婬、瞋恚、愚癡羅剎止住其中。是身不堅,猶如蘆葦、伊蘭、水沫、芭蕉之樹;是身無常,念念不住,猶如電光、暴水、幻炎;亦如畫水,隨畫隨合。是身易壞,猶如河岸臨峻大樹;是身不久,當為狐、狼、鵄、梟、鵰、鷲、烏、鵲、餓狗之所食噉。誰有智者當樂此身?寧以牛跡盛大海水,不能具說是身無常、不淨、臭穢;寧丸大地使如棗等,漸漸轉小猶葶藶子、乃至微塵,不能具說是身過患。是故當捨,如棄涕唾。

以是因緣,諸優婆夷以空、無相、無願之法常修其心,深樂諮受大乘經典,聞已亦能為他演說。護持本願,毀呰女身甚可患厭、性不堅牢。心常修集如是正觀,破壞生死無際輪轉,渴仰大乘——既自充足,復能充足餘渴仰者——深樂大乘、守護大乘。雖現女身,實是菩薩。善能隨順一切世間,度未度者、解未解者。紹三寶種使不斷絕,於未來世當轉法輪,以大莊嚴而自莊嚴,堅持禁戒。皆悉成就如是功德,於諸眾生生大悲心,平等無二,如視一子。

亦於晨朝日初出時各相謂言:「今日宜應至雙樹間。」諸優婆夷所設供具倍勝於前,持至佛所,稽首佛足,遶百千匝而白佛言:「世尊!我等今者為佛及僧辦諸供具,唯願如來哀受我供。」如來默然而不許可。諸優婆夷不果所願,心懷惆悵,却坐一面。

爾時,復有四恒河沙毘舍離城諸離車等男女、大小、妻子、眷屬及閻浮提諸王、眷屬,為求法故,善修戒行,威儀具足,摧伏異學、壞正法者。常相謂言:「我等當以金銀倉庫為令甘露、無盡正法、深奧之藏久住於世,願令我等常得修學。若有誹謗佛正法者,當斷其舌。」復作是願:「若有出家毀禁戒者,我當罷令還俗、策使;有能深樂護持正法,我當敬重,如事父母;若有眾僧能修正法,我當隨喜,令得勢力。」常欲樂聞大乘經典,聞已亦能為人廣說。皆悉成就如是功德。其名曰:淨無垢藏離車子、淨不放逸離車子、恒水無垢淨德離車子,如是等各相謂言:「仁等今可速往佛所。」

所辦供養種種具足,一一離車各嚴八萬四千大象、八萬四千駟馬寶車、八萬四千明月寶珠,天木、栴檀、沈水、薪束,種種各有八萬四千。一一象前有寶幢幡蓋,其蓋小者,周匝縱廣滿一由旬;幡最短者,長三十三由旬;寶幢卑者,高百由旬。持如是等供養之具往至佛所,稽首佛足,遶百千匝而白佛言:「世尊!我等今者為佛及僧辦諸供具,唯願如來哀受我供。」如來默然而不許可。諸離車等不果所願,心懷愁惱,以佛神力去地七多羅樹,於虛空中默然而住。

爾時,復有五恒河沙大臣長者——敬重大乘,若有異學謗正法者,是諸人等力能摧伏,猶如雹雨摧折草木——其名曰:日光長者、護世長者、護法長者,如是之等而為上首。所設供具五倍於前,俱共持往詣雙樹間,稽首佛足,遶百千匝而白佛言:「世尊!我等今者為佛及僧設諸供具,唯願哀愍,受我等供。」如來默然而不受之。諸長者等不果所願,心懷愁惱,以佛神力去地七多羅樹,於虛空中默然而住。

爾時,復有毘舍離王及其後宮夫人、眷屬,閻浮提內所有諸王——除阿闍世——并及城邑聚落人民。其名曰:月無垢王等,各嚴四兵,欲往佛所。是一一王各有一百八十萬億人民眷屬。是諸車兵駕以象馬,象有六牙,馬疾如風。莊嚴供具六倍於前,寶蓋之中,有極小者,周匝縱廣滿八由旬;幡極短者,十六由旬;寶幢下者,三十六由旬。是諸王等安住正法,惡賤邪法,敬重大乘、深樂大乘,憐愍眾生等如一子。所持飲食香氣流布滿四由旬。亦於晨朝日初出時,持是種種上妙甘饍詣雙樹間,至如來所而白佛言:「世尊!我等為佛及比丘僧設是供具,唯願如來哀愍,受我最後供養。」如來知時亦不許可。是諸王等不果所願,心懷愁惱,却住一面。

爾時,復有七恒河沙諸王夫人,唯除阿闍世王夫人。為度眾生現受女身,常觀身行,以空、無相、無願之法薰修其心。其名曰:三界妙夫人、愛德夫人,如是等諸王夫人。皆悉安住於正法中,修行禁戒,威儀具足,憐愍眾生等如一子。各相謂言:「今宜速往詣世尊所。」諸王夫人所設供養七倍於前,香花、寶幢、繒綵、幡蓋、上妙飲食,寶蓋小者,周匝縱廣十六由旬;幡最短者,三十六由旬;寶幢卑者,六十八由旬;飲食香氣周遍流布滿八由旬。持如是等供養之具往如來所,稽首佛足,遶百千匝而白佛言:「世尊!我等為佛及比丘僧設是供具,唯願如來哀愍,受我最後供養。」如來知時,默然不受。時諸夫人不果所願,心懷愁惱,自拔頭髮,搥胸大哭,猶如慈母新喪愛子,却住一面,默然而坐。

爾時,復有八恒河沙諸天女等,其名曰:廣目天女,而為上首。作如是言:「汝等諸姊!諦觀諦觀,是諸人眾所設種種上妙供具欲供如來及比丘僧。

我等亦當如是嚴設微妙供具供養如來,如來受已當入涅槃。諸姊!諸佛如來出世甚難,最後供養亦復倍難。若佛涅槃,世間虛空。」是諸天女——愛樂大乘、欲聞大乘,聞已亦能為人廣說;渴仰大乘,既自充足,復能充足餘渴仰者;守護大乘,若有異學憎嫉大乘,勢能摧滅,如雹摧草。護持戒行,威儀具足,善能隨順一切世間,度未度者、脫未脫者。於未來世當轉法輪,紹三寶種使不斷絕。修學大乘,以大莊嚴而自莊嚴,成就如是無量功德,等慈眾生如視一子——亦於晨朝日初出時各取種種天木香等,倍於人間所有香木,其木香氣能滅人中種種臭穢。白車白蓋,駕四白馬,一一車上皆張白帳,其帳四邊懸諸金鈴。種種香花、寶幢、幡蓋、上妙甘饍、種種伎樂敷師子座。其座四足純紺琉璃,於其座後各各皆有七寶倚床,一一座前復有金机。復以七寶而為燈樹,種種寶珠以為燈明,微妙天花遍布其地。

是諸天女設是供已,心懷哀感,涕淚交流,生大苦惱。亦為利益安樂眾生、成就大乘第一空行、顯發如來方便密教、亦為不斷種種說法,往詣佛所,稽首佛足,遶百千匝而白佛言:「世尊!唯願如來哀受我等最後供養。」如來知時,默然不受。諸天女等不果所願,心懷憂惱,却在一面,默然而坐。

爾時,復有九恒河沙諸龍王等住於四方,其名曰:和修吉龍王、難陀龍王、婆難陀龍王,而為上首。是諸龍王亦於晨朝日初出時設諸供具——倍於人天——持至佛所,稽首佛足,遶百千匝而白佛言:「唯願如來哀受我等最後供養。」如來知時,默然不受。是諸龍王不果所願,心懷愁惱,却坐一面。

爾時,復有十恒河沙諸鬼、神王,毘沙門王而為上首,各相謂言:「仁等!今者可速詣佛所。」

所設供具倍於諸龍,持往佛所,稽首佛足,遶百千匝而白佛言:「唯願如來哀受我等最後供養。」如來知時,默然不許。是諸鬼王不果所願,心懷愁惱,却坐一面。

爾時,復有二十恒河沙金翅鳥王,降怨鳥王而為上首。復有三十恒河沙乾闥婆王,那羅達王而為上首。復有四十恒河沙緊那羅王,善見王而為上首。

復有五十恒河沙摩睺羅伽王,大善見王而為上首。復有六十恒河沙阿修羅王,睒婆利王而為上首。復有七十恒河沙陀那婆王,無垢河水王、跋提達多王等而為上首。復有八十恒河沙羅剎王,可畏王而為上首,捨離惡心,更不食人,於怨憎中生慈悲心,其形醜陋,以佛神力皆悉端正。復有九十恒河沙樹林神王,樂香王而為上首。復有千恒河沙持呪王,大幻持呪王而為上首。復有一億恒河沙貪色鬼魅,善見王而為上首。復有百億恒河沙天諸婇女,藍婆女、欝婆尸女、帝路沾女、毘舍佉女而為上首。復有千億恒河沙等諸鬼王,白濕王而為上首。復有十萬億恒河沙等諸天子及諸天王、四天王等。復有十萬億恒河沙等四方風神,吹諸樹上,時、非時花散雙樹間。

復有十萬億恒河沙主雲雨神,皆作是念:「如來涅槃焚身之時,我當注雨令火時滅,眾中熱悶為作清涼。」

復有二十恒河沙大香象王,羅睺象王、金色象王、甘味象王、紺睺象王、欲香象王等而為上首,敬重大乘、愛樂大乘,知佛不久當般涅槃,各各拔取無量無邊諸妙蓮花來至佛所,頭面禮佛,却住一面。

復有二十恒河沙等師子獸王,師子吼王而為上首,施與一切眾生無畏,持諸花菓來至佛所,稽首佛足,却住一面。

復有二十恒河沙等諸飛鳥王,鳧、鴈、鴛鴦、孔雀諸鳥、乾闥婆鳥、迦蘭陀鳥、鴝鵒、鸚鵡、俱翅羅鳥、婆嘻伽鳥、迦陵頻伽鳥、耆婆耆婆鳥,如是等諸鳥,持諸花菓來至佛所,稽首佛足,却住一面。

復有二十恒河沙等水牛、牛、羊往至佛所,出妙香乳。其乳流滿拘尸那城所有溝坑,色、香、美味悉皆具足。成是事已,却住一面。

復有二十恒河沙等四天下中諸神仙人,忍辱仙等而為上首,持諸香花及諸甘菓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遶佛三匝而白佛言:「唯願世尊哀受我等最後供養。」如來知時,默然不許。時諸仙人不果所願,心懷愁惱,却住一面。

閻浮提中一切蜂王,妙音蜂王而為上首,持種種花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遶佛一匝,却住一面。

爾時,閻浮提中比丘、比丘尼一切皆集,唯除尊者摩訶迦葉、阿難二眾。

復有無量阿僧祇恒河沙等世界中間及閻浮提所有諸山,須彌山王而為上首。其山莊嚴,叢林蓊欝,枝葉茂盛,蔭蔽日光,種種妙花周遍嚴飾,龍泉流水清淨香潔。諸天、龍、神、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神仙呪術、作倡伎樂,如是等眾彌滿其中。是諸山神亦來詣佛,稽首佛足,却住一面。

復有阿僧祇恒河沙等四大海神及諸河神,有大威德,具大神足,所設供養倍勝於前。諸神身光、伎樂燈明悉蔽日月令不復現,以占婆花散熙連河,來至佛所,稽首佛足,却住一面。

爾時,拘尸那城娑羅樹林,其林變白,猶如白鶴。於虛空中自然而有七寶堂閣,雕紋、刻鏤、綺飾分明,周匝欄楯眾寶雜廁。堂下多有流泉浴池,上妙蓮花彌滿其中,猶如北方欝單越國,亦如忉利歡喜之園;爾時娑羅樹林中間種種莊嚴、甚可愛樂,亦復如是。是諸天、人、阿修羅等,咸覩如來涅槃之相,皆悉悲感,愁憂不樂。

爾時,四天王釋提桓因各相謂言:「汝等觀察諸天世人及阿修羅大設供養,欲於最後供養如來。我等亦當如是供養。若我最後得供養者,檀波羅蜜則為成就滿足不難。」爾時,四天王所設供養倍勝於前,持曼陀羅花、摩訶曼陀羅花、迦枳樓伽花、摩訶迦枳樓伽花、曼殊沙花、摩訶曼殊沙花、散多尼迦花、摩訶散多尼迦花、愛樂花、大愛樂花、普賢花、大普賢花、時花、大時花、香城花、大香城花、歡喜花、大歡喜花、發欲花、大發欲花、香醉花、大香醉花、普香花、大普香花、天金葉花、龍華、波利質多樹花、拘毘羅樹花,復持種種上妙甘饍來至佛所,稽首佛足。是諸天人所有光明能覆日月令不復現,以是供具欲供養佛。如來知時,默然不受。爾時,諸天不果所願,愁憂苦惱,却住一面。

爾時,釋提桓因及三十三天設諸供具亦倍勝前,及所持花亦復如是,香氣微妙甚可愛樂,持得勝堂并諸小堂,來至佛所,稽首佛足而白佛言:「世尊!我等深樂、愛護大乘,唯願如來哀受我食。」如來知時,默然不受。時諸釋天不果所願,心懷愁惱,却住一面。

乃至第六天,所設供養展轉勝前,寶幢、幡蓋——寶蓋小者覆四天下、幡最短者周圍四海、幢最卑者至自在天,微風吹幢出妙音聲——持上甘饍來詣佛所,稽首佛足,白佛言:「世尊!唯願如來哀受我等最後供養。」如來知時,默然不受。是諸天等不果所願,心懷愁惱,却住一面。

上至有頂、其餘梵眾,一切來集。爾時,大梵天王及餘梵眾放身光明遍四天下,欲界人天日月光明悉不復現。持諸寶幢、繒綵、幡蓋——幡極短者,懸於梵宮至娑羅樹間——來詣佛所,稽首佛足,白佛言:「世尊!唯願如來哀受我等最後供養。」如來知時,默然不受。爾時,諸梵不果所願,心懷愁惱,却住一面。

爾時,毘摩質多阿修羅王與無量阿修羅大眷屬俱,身諸光明勝於梵天,持諸寶幢、繒綵、幡蓋——其蓋小者覆千世界——上妙甘饍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而白佛言:「唯願如來哀受我等最後供養。」如來知時,默然不受。諸阿修羅不果所願,心懷愁惱,却住一面。

爾時,欲界魔王波旬與其眷屬、諸天婇女、無量無邊阿僧祇眾,開地獄門,施清冷水,因而告曰:「汝等今者無所能為,唯當專念如來、應、正遍知,建立最後隨喜供養,當令汝等長夜獲安。」時魔波旬於地獄中悉除刀、劍、無量苦毒,熾然炎火注雨滅之。以佛神力復發是心:「令諸眷屬皆捨刀、劍、弓、弩、鎧、仗、鉾、槊、長鉤、金椎、鉞斧、鬪輪、羂索。」所持供養倍勝一切人天所設——其蓋小者覆中千界——來至佛所,稽首佛足而白佛言:「我等今者愛樂大乘、守護大乘。世尊!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為供養故、為怖畏故、為誑他故、為財利故、為隨他故,受是大乘,或真、或偽,我等爾時當為是人除滅怖畏,說如是呪:

   「『侘枳 咤咤羅侘枳 盧呵隷摩訶盧呵隸阿羅 遮羅 多羅 莎呵』

「是呪能令諸失心者、怖畏者、說法者、不斷正法者,為伏外道故、護己身故、護正法故、護大乘故,說如是呪。若有能持如是呪者,無惡象怖,若至壙野空澤嶮處不生怖畏,亦無水、火、師子、虎、狼、盜賊、王難。世尊!若有能持如是呪者,悉能除滅如是等怖。

「世尊!持是呪者,我當護之,如龜藏六。世尊!我等今者不以諛諂說如是事。持是呪者,我當至誠益其勢力。唯願如來哀受我等最後供養。」

爾時,佛告魔波旬言:「我不受汝飲食供養,我已受汝所說神呪,為欲安樂一切眾生、四部眾故。」佛說是已,默然不受。如是三請皆亦不受。時魔波旬不果所願,心懷愁惱,却住一面。

爾時,大自在天王與其眷屬、無量無邊及諸天眾所設供,具悉覆梵、釋、護世四王、人天八部及非人等所有供具,梵釋所設猶如聚墨在珂貝邊悉不復現,寶蓋小者能覆三千大千世界。持如是等供養之具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遶無數匝,白佛言:「世尊!我等所奉微末供具,猶如蚊蚋供養於我;亦如有人以一掬水投於大海;然一小燈助百千日;春夏之月眾花茂盛,有持一花益於眾花;以葶藶子益須彌山,豈當有益大海、日明、眾花、須彌?世尊!我今所奉微末供具亦復如是。若以三千大千世界滿中香花、伎樂、幡蓋供養如來,尚不足言。何以故?如來為諸眾生常於地獄、餓鬼、畜生諸惡趣中受諸苦惱。是故,世尊!應見哀愍,受我等供。」

爾時,東方去此無量無數阿僧祇恒河沙微塵等世界,彼有佛土名意樂美音,佛號虛空等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爾時,彼佛即告第一大弟子言:「善男子!汝今宜往西方娑婆世界。彼土有佛,號釋迦牟尼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彼佛不久當般涅槃。善男子!汝可持此世界香飯——其飯香美,食之安隱——可以奉獻彼佛世尊。世尊食已,入般涅槃。善男子!并可禮敬,請決所疑。」

爾時,無邊身菩薩摩訶薩即受佛教,從座而起,稽首佛足,右遶三匝,與無量阿僧祇大菩薩眾俱從彼國發來至此娑婆世界。

應時此間三千大千世界大地六種震動。於是眾中梵釋四王、魔王波旬、摩醯首羅,如是大眾見是地動,舉身毛竪,喉舌枯燥,驚怖戰慄,各欲四散,自見其身無復光明,所有威德悉滅無餘。是時,文殊師利法王子即從座起,告諸大眾:「諸善男子!汝等勿怖,汝等勿怖。何以故?東方去此無量無數阿僧祇恒河沙微塵等世界,有世界名意樂美音,佛號虛空等如來、應供、正遍知,十號具足。彼有菩薩名無邊身,與無量菩薩欲來至此供養如來。

以彼菩薩威德力故,令汝身光悉不復現。是故,汝等應生歡喜,勿懷恐怖。」

爾時,大眾悉皆遙見彼佛大眾,如明鏡中自觀己身。時文殊師利復告大眾:「汝今所見彼佛大眾如見此佛;以佛神力,復當如是得見九方無量諸佛。」

爾時,大眾各相謂言:「苦哉,苦哉。世間虛空,如來不久當般涅槃。」

是時大眾一切悉見無邊身菩薩及其眷屬。是菩薩身一一毛孔各各出生一大蓮花。一一蓮花各有七萬八千城邑,縱廣正等如毘舍離城,牆壁諸塹七寶雜廁,多羅寶樹七重行列。人民熾盛,安隱豐樂,閻浮檀金以為却敵。一一却敵各有種種七寶林樹,花菓茂盛,微風吹動出微妙音。其聲和雅猶如天樂,城中人民聞是音聲即時得受上妙快樂。是諸塹中妙水盈滿,清淨香潔如真琉璃。是諸水中有七寶船,諸人乘之,遊戲、澡浴,共相娛樂,快樂無極。

復有無量雜色蓮花、優鉢羅花、拘物頭花、波頭摩花、分陀利花,其花縱廣猶如車輪。其塹岸上多有園林,一一園中有五泉池。是諸池中復有諸花,優鉢羅花、拘物頭花、波頭摩花、分陀利花。其花縱廣亦如車輪,香氣馚馥,甚可愛樂。其水清淨,柔軟第一,鳧、鴈、鴛鴦遊戲其中。其園各有眾寶宮宅,一一宮宅縱廣正等滿四由旬,所有牆壁四寶所成——所謂金、銀、琉璃、頗梨——真金窓牖、周匝欄楯,玟瑰為地,金沙布上。

是宮宅中多有七寶流泉浴池,一一池邊各有十八黃金梯陛,閻浮檀金為芭蕉樹——如忉利天歡喜之園。是一一城各有八萬四千人王,一一諸王各有無量夫人、婇女,共相娛樂,歡喜受樂。其餘人民亦復如是,各於住處共相娛樂。是中眾生不聞餘名,純聞無上大乘之聲。

是諸花中一一各有師子之座,其座四足皆紺琉璃,柔軟素衣以布座上——其衣微妙出過三界。一一座上有一王坐,以大乘法教化眾生,或有眾生書、持、讀誦、如說修行,如是流布大乘經典。

爾時,無邊身菩薩安止如是無量眾生於自身已,令捨世樂,皆作是言:「苦哉,苦哉。世間虛空,如來不久當般涅槃。」

爾時,無邊身菩薩與無量菩薩周匝圍遶,示現如是神通力已,持是種種無量供具及以上妙香美飲食。若有得聞是食香氣,煩惱、諸垢皆悉消滅。以是菩薩神通力故,一切大眾悉皆得見如是變化。無邊身菩薩身大無邊、量同虛空,唯除諸佛,餘無能見是菩薩身其量邊際。

爾時,無邊身菩薩及其眷屬所設供養倍勝於前,來至佛所,稽首佛足,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唯願哀愍,受我等食。」如來知時,默然不受。如是三請悉亦不受。爾時,無邊身菩薩及其眷屬却住一面。

南、西、北方諸佛世界亦有無量無邊身菩薩,所持供養倍勝於前,來至佛所,乃至却住一面皆亦如是。

爾時,娑羅雙樹吉祥福地縱廣三十二由旬,大眾充滿,間無空缺。爾時,四方無邊身菩薩及其眷屬所坐之處或如錐頭、針鋒、微塵。十方如微塵等諸佛世界諸大菩薩悉來集會,及閻浮提一切大眾亦悉來集——唯除尊者摩訶迦葉、阿難二眾,阿闍世王及其眷屬——乃至毒蛇視能殺人,蛣、蜣、蝮、蝎及十六種行惡業者,一切來集。陀那婆神、阿修羅等悉捨惡念,皆生慈心,如父、如母、如姊、如妹;三千大千世界眾生慈心相向亦復如是,除一闡提。

爾時,三千大千世界,以佛神力故地皆柔軟,無有丘墟、土沙、礫石、荊棘、毒草,眾寶莊嚴猶如西方無量壽佛極樂世界。是時大眾悉見十方如微塵等諸佛世界,如於明鏡自觀己身,見諸佛土亦復如是。

爾時,如來面門所出五色光明,其光明曜覆諸大會,令彼身光悉不復現。所應作已,還從口入。

時諸天人及諸會眾阿修羅等,見佛光明還從口入,皆大恐怖,身毛為竪。復作是言:「如來光明出已還入,非無因緣,必於十方所作已辦,將是最後涅槃之相。何其苦哉!何其苦哉!如何世尊一旦捨離四無量心,不受人天所奉供養?聖慧日光從今永滅,無上法船於斯沈沒。嗚呼痛哉!世間大苦。」舉手搥胸,悲號啼哭,支節戰動不能自持,身諸毛孔流血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