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般涅槃經 (三十六卷)/16

 卷第十五 大般涅槃经
卷第十六
卷第十七 

大般涅槃經卷第十六编辑

宋代沙門慧嚴等依泥洹經加之

梵行品之三编辑

迦葉菩薩言:「如佛世尊為舍利弗說:『世間知者,我亦得知;世間不知,我亦悉知。』其義云何?」

「善男子!一切世間不知、不見、不覺佛性;若有知、見、覺佛性者,不名世間,名為菩薩。世間之人亦復不知、不見、不覺十二部經、十二因緣、四倒、四諦、三十七品、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大般涅槃;若知、見、覺者,不名世間,當名菩薩。善男子!是名世間不知、見、覺。

「云何世間所知、見、覺?所謂:梵天、自在天、八臂天、性時微塵法及非法是造化主,世界終始、斷、常二見,說言初禪至非非想名為涅槃。善男子!是名世間所知、見、覺。菩薩摩訶薩於如是事亦知、見、覺。菩薩如是知、見、覺已,若言不知、不見、不覺,是為虛妄。虛妄之法則為是罪,以是罪故,墮於地獄。善男子!若男、若女、若沙門、若婆羅門說言:『無道、菩提、涅槃。』當知是輩名一闡提、魔之眷屬,名為謗法。如是謗法名謗諸佛,如是之人不名世間、不名非世間。」

爾時,迦葉聞是事已,即以偈頌而讚歎佛:

   「大慈愍眾生,故今我歸依;善拔眾毒箭,故稱大醫王。
   世醫所療治,雖差還復生;如來所治者,畢竟不復發。
   世尊甘露藥,以施諸眾生,眾生既服已,不死亦不生。
   如來今為我,演說大涅槃,眾生聞祕藏,即得不生、滅。」

迦葉菩薩說是偈已,即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說:『一切世間不知、見、覺,菩薩悉能知、見、覺』者,若使菩薩是世間者,不得說言:『世間不知、不見、不覺。』而是菩薩能知、見、覺,若非世間,有何異相?」

佛言:「善男子!言菩薩者,亦是世間、亦非世間。不知、見、覺者,名為世間;知、見、覺者,不名世間。汝言有何異者,我今當說。善男子!若男、若女,若有初聞是《涅槃經》即生敬信、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是則名為世間菩薩。一切世間不知、見、覺,如是菩薩亦同世間,不知、見、覺。菩薩聞是《涅槃經》已,知有世間不知、見、覺,應是菩薩所知、見、覺。知是事已,即自思惟:『我當云何方便修習,得知、見、覺?』

覆自念言:『唯當深心修持淨戒。』

「善男子!菩薩爾時以是因緣,於未來世在在生處戒常清淨。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以戒淨故,在在生處常無憍慢、邪見、疑網,終不說言:『如來畢竟入於涅槃。』是名菩薩修持淨戒。戒既清淨,次修禪定。以修定故,在在生處正念不忘,所謂:一切眾生悉有佛性,十二部經,諸佛世尊常、樂、我、淨,一切菩薩安住方等《大涅槃經》,悉見佛性。如是等事憶而不忘。因修定故,得十一空,是名菩薩修清淨定。戒、定已備,次修淨慧。以修慧故,初不計著身中有我、我中有身、是身是我、非身非我,是名菩薩修習淨慧。以修慧故,所受持戒牢固不動。善男子!譬如須彌,不為四風之所傾動;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不為四倒之所傾動。善男子!菩薩爾時自知、見、覺,所受持戒無有傾動,是名菩薩所知見覺非世間也。

「善男子!菩薩見所持戒牢固不動,心無悔恨;無悔恨故,心得歡喜;得歡喜故,心得悅樂;得悅樂故,心則安隱;心安隱故,得無動定;得無動定故,得實知見;實知見故,厭離生死;厭離生死故,便得解脫;得解脫故,明見佛性。是名菩薩所知見覺非世間也。

「善男子!是名世間不知、見、覺,而是菩薩所知、見、覺。」

迦葉復言:「云何菩薩修持淨戒、心無悔恨乃至明了見於佛性?」

佛言:「善男子!世間戒者,不名清淨。何以故?世間戒者,為於有故、性不定故、非畢竟故,不能廣為一切眾生。以是義故,名為不淨;以不淨故,有悔恨心;以悔恨故,心無歡喜;無歡喜故,則無悅樂;無悅樂故,則無安隱;無安隱故,無不動定;無不動定故,無實知見;無實知見故,則無厭離;無厭離故,則無解脫;無解脫故,不見佛性;不見佛性故,終不能得大般涅槃。是名世間戒不清淨。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清淨戒者,戒非戒故、非為有故、定畢竟故、為眾生故,是名菩薩戒清淨也。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於淨戒中,雖不欲生無悔恨心,無悔恨心自然而生。善男子!譬如有人執持明鏡,不期見面,面像自現。亦如農夫種之良田,不期生芽而芽自生。亦如然燈,不期滅闇而闇自滅。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堅持淨戒,無悔恨心自然而生,亦復如是。以淨戒故,心得歡喜。

「善男子!如端正人,自見面貌心生歡喜;持淨戒者亦復如是。

「善男子!破戒之人見戒不淨,心不歡喜。如形殘者,自見面貌不生喜悅;破戒之人亦復如是。

「善男子!譬如牧牛,有二女人,一持酪瓶、一持漿瓶,俱共至城而欲賣之,於路脚跌,二瓶俱破,一則歡喜、一則愁惱。持戒、破戒亦復如是,持淨戒者心則歡喜。心歡喜故,則便思惟:『諸佛如來於涅槃中說:「有能持清淨戒者則得涅槃。」我今修習如是淨戒亦應得之。』以是因緣,心則悅樂。」

迦葉復言:「喜之與樂,有何差別?」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不作惡時名為歡喜;心淨持戒,名之為樂。善男子!菩薩摩訶薩觀於生死則名為喜;見大涅槃,名之為樂。下,名為喜;上,名為樂。離世共法,名之為喜;得不共法,名之為樂。以戒淨故,身體輕柔,口無麁過。菩薩爾時若見、若聞、若嗅、若甞、若觸、若知悉無諸惡;以無惡故,心得安隱;以安隱故,則得靜定;得靜定故,得實知見;實知見故,厭離生死;厭生死故,則得解脫;得解脫故,得見佛性;見佛性故,得大涅槃。是名菩薩清淨持戒非世間戒。何以故?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所受淨戒,五法佐助。云何為五?一、信,二、慚,三、愧,四、善知識,五、宗敬戒。離五蓋故,所見清淨。離五見故,心無疑網。離五疑故——一者、疑佛,二者、疑法,三者、疑僧,四者、疑戒,五者、疑不放逸——菩薩爾時即得五根,所謂信、念、精進、定、慧。得五根故,得五種涅槃,謂色解脫乃至識解脫。是名菩薩清淨持戒非世間也。

「善男子!是名世間之所不知不見不覺,而是菩薩所知、見、覺。

「善男子!若我弟子受持、讀誦、書寫、解說《大涅槃經》有破戒者,有人呵責、輕賤、毀辱而作是言:『若佛祕藏《大涅槃經》有威力者,云何令汝毀所受戒?若人受持是《涅槃經》毀禁戒者,當知是經為無威力。若無威力,雖復讀誦為無利益。』緣是輕毀《涅槃經》故,復令無量無邊眾生墮於地獄。受持是經而毀戒者,則是眾生惡知識也,非我弟子,是魔眷屬。如是之人,我亦不聽受持是典,寧使不受、不持、不修,不以毀戒受、持、修習。

「善男子!若我弟子受持、讀誦、書寫、演說《涅槃經》者,當正身心,慎莫調戲、輕躁舉動——身為調戲,心為輕動;求有之心名為輕動,身造諸業名為調戲——若我弟子求有、造業,不應受持是大乘典《大涅槃經》。若有如是受持經者,人當輕呵而作是言:『若佛祕藏《大涅槃經》有威力者,云何令汝求有、造業?若持經者求有、造業,當知是經為無威力。若無威力,雖復受持為無利益。』緣是輕毀《涅槃經》故,復令無量無邊眾生墮於地獄。受持是經求有、造業,則是眾生惡知識也,非我弟子,是魔眷屬。

「復次,善男子!若我弟子受持、讀誦、書寫、演說《大涅槃經》,莫非時說、莫非國說、莫不請說、莫輕心說、莫處處說、莫自歎說、莫輕他說、莫滅佛法說、莫熾然世法說。善男子!若我弟子受持是經非時而說,乃至熾然世法說者,人當輕呵而作是言:『若佛祕藏《大涅槃經》有威力者,云何令汝非時而說,乃至熾然世法而說?若持經者作如是說,當知是經為無威力。若無威力,雖復受持為無利益。』緣是輕毀涅槃經故,令無量眾生墮於地獄。受持是經非時而說,乃至熾然世法而說,則是眾生惡知識也,非我弟子,是魔眷屬。

「善男子!若欲受持者、說大涅槃者、說佛性者、說如來祕藏者、說大乘者、說方等經者、說聲聞乘者、說辟支佛乘者、說解脫者、見佛性者,先當清淨其身。以身淨故,則無呵責;無呵責故,令無量人於《大涅槃》生清淨信;信心生故,恭敬是經,若聞一偈、一句、一字及說法者,則得發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當知是人則是眾生真善知識、非惡知識,是我弟子、非魔眷屬。是名菩薩非世間也。

「善男子!是名世間之所不知不見不覺,而是菩薩所知、見、覺。

「復次,善男子!云何復名一切世間所不知見覺,而是菩薩所知、見、覺?所謂六念處。何等為六?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

「善男子!云何念佛?如來、應、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常、不變易,具足十力、四無所畏、大師子吼,名大沙門、大婆羅門、大淨、畢竟到於彼岸、無能勝者、無見頂者,無有怖畏,不驚、不動,獨一無侶,無師自悟,疾智、大智、利智、深智、解脫智、不共智、廣普智、畢竟智、智寶成就,人中象王、人中牛王、人中龍王、人中丈夫、人中蓮花、分陀利花,調御人師,為大施主、大法之師。以知法故,名大法師;以知義故,名大法師;以知時故,名大法師;以知足故,名大法師;以知我故,名大法師;知大眾故,名大法師;以知眾生種種性故,名大法師;以知諸根利、鈍、中故,名大法師;說中道故,名大法師。

「云何名如來?如過去諸佛所說不變。云何不變?過去諸佛為度眾生說十二部經;如來亦爾,故名如來。

「諸佛世尊從六波羅蜜、三十七品、十一空來至大涅槃;如來亦爾,是故號佛為如來也。

「諸佛世尊為眾生故,隨宜方便開示三乘,壽命無量不可稱計;如來亦爾,是故,號佛為如來也。

「云何為應?「世間之法悉名怨家,佛應害故,故名為應。夫四魔者是菩薩怨,諸佛如來為菩薩時能以智慧破壞四魔,是故名應。復次,應者名為遠離。為菩薩時應當遠離無量煩惱,故名為應。復次,應者名樂。過去諸佛為菩薩時,雖於無量阿僧祇劫為眾生故受諸苦惱,終無不樂而常樂之。如來亦爾,是故名應。又復,應者,一切人天應以種種香華、瓔珞、幢幡、伎樂而供養之,是故名應。

「云何正遍知?正者,名不顛倒;遍知者,於四顛倒無不通達。又復,正者,名為苦行;遍知者,知因苦行定有苦果。又復,正者,名世間中;遍知者,畢竟定知修習中道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又復,正者,名為可數、可量、可稱;遍知者,不可數、不可量、不可稱。是故號佛為正遍知。

「善男子!聲聞、緣覺,亦有遍知、亦不遍知。何以故?遍知者,名五陰、十二入、十八界,聲聞、緣覺亦得遍知,是名遍知。云何不遍知?善男子!假使二乘於無量劫觀一色陰不能盡知,以是義故,聲聞、緣覺無有遍知。

「云何明行足?明者,名得無量善果;行,名脚足;善果者,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脚足者,名為戒、慧。乘戒、慧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名為明行足也。又復,明者,名呪;行者,名吉;足者,名果。善男子!是名世間義。呪者,名為解脫;吉者,名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者,名為大般涅槃。是故,名為明行足也。又復,明者,名光;行者,名業;足者,名果。善男子!是名世間義。光者,名不放逸;業者,名六波羅蜜;果者,名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又復,明者,名為三明:一、菩薩明,二、諸佛明,三、無明明。菩薩明者即是般若波羅蜜,諸佛明者即是佛眼,無明明者即畢竟空。行者,於無量劫為眾生故修諸善業。足者,明見佛性。以是義故,名明行足。

「云何善逝?善者,名高;逝,名不高。善男子!是名世間義。高者,名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高者,即如來心也。善男子!心若高者,不名如來。是故,如來名為善逝。又復,善者,名為善知識;逝者,善知識果。善男子!是名世間義。善知識者,即初發心;果者,名為大般涅槃。如來不捨最初發心得大涅槃,是故,如來名為善逝。又復,善者,名好;逝者,名有。善男子!是名世間義。好者,名見佛性;有者,名大涅槃。

「善男子!涅槃之性實非有也,諸佛世尊因世間故說言是有。善男子!譬如世人實無有子,說言有子;實無有道,說言有道;涅槃亦爾,因世間故,說言為有。諸佛世尊成大涅槃,故名善逝。

「善男子!云何世間解?善男子!世間者,名為五陰;解者,名知。諸佛世尊善知五陰,故名世間解。又,世間者,名為五欲;解,名不著。不著五欲,故名世間解。又,世間解者,東方無量阿僧祇世界一切聲聞、獨覺不知、不見、不解,諸佛悉知、悉見、悉解;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亦復如是。是故,號佛為世間解。又,世間者,一切凡夫;解者,知諸凡夫善惡因果。非是聲聞、緣覺所知,唯佛能知,是故號佛為世間解。又,世間者,名曰蓮花;解,名不污。善男子!是名世間義。蓮花者,即是如來;不污者,如來不為世間八法之所染污。是故,號佛為世間解。又,世間解者,諸佛、菩薩名世間解。何以故?諸佛、菩薩見世間故,故名世間解。善男子!如因食得命,名食為命;諸佛、菩薩亦復如是,見世間故,故名世間解。

「云何無上士?上士者,名之為斷;無所斷者,名無上士。諸佛世尊無有煩惱,故無所斷,是故號佛為無上士。又,上士者,名為諍訟;無上士者,無有諍訟。如來無諍,是故號佛為無上士。又,上士者,名語可壞;無上士者,語不可壞。如來所言,一切眾生所不能壞,是故號佛為無上士。又,上士者,名為上座;無上士者,名無上座。三世諸佛更無過者,是故號佛為無上士。上者,名新;士者,名故。諸佛世尊體大涅槃無新、無故,是故號佛為無上士。

「云何調御丈夫?自既丈夫,復調丈夫。善男子!言如來者,實非丈夫、非不丈夫。因調丈夫,故名如來為丈夫也。善男子!一切男女若具四法則名丈夫。何等為四?一、善知識,二、能聽法,三、思惟義,四、如說修行。善男子!若男、若女,具是四法則名丈夫。善男子!若有男子無此四法,則不得名為丈夫也。何以故?身雖丈夫,行同畜生。如來調伏——若男、若女——是故號佛調御丈夫。

「復次,善男子!如御馬者凡有四種:一者、觸毛,二者、觸皮,三者、觸肉,四者、觸骨,隨其所觸,稱御者意。如來亦爾,以四種法調伏眾生:一、為說生令受佛語,如觸其毛隨御者意;二、說生、老便受佛語,如觸毛、皮隨御者意;三、者說生、及以老、病便受佛語,如觸毛、皮、肉隨御者意;四者、說生、及老、病、死便受佛語,如觸毛、皮、肉、骨隨御者意。善男子!御者調馬無有決定,如來世尊調伏眾生必定不虛,是故號佛為調御丈夫。

「云何天人師?師有二種:一者、善教,二者、惡教。諸佛、菩薩常以善法教諸眾生。何等善法?謂身、口、意善。諸佛、菩薩教諸眾生,作如是言:『善男子!汝當遠離身不善業。何以故?以身惡業是可遠離、得解脫故,是故我以此法教汝。若是惡業不可遠離、得解脫者,終不教汝令遠離也。』若諸眾生離惡業已墮三惡者,無有是處。以遠離故,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大涅槃。是故,諸佛、菩薩常以此法教化眾生。口、意亦爾。是故,號佛為無上師。

「復次,昔未得道,今已得之,以所得道為眾生說;從本已來未修梵行,今已修竟,以己所修為眾生說;自破無明,復為眾生破壞無明;自得淨目,復為眾生破除盲冥,令得淨眼;自知二諦,復為眾生演說二諦;既自解脫,復為眾生說解脫法;自渡無邊生死大河,復令眾生皆悉得渡;自得無畏,復教眾生令無怖畏;自既涅槃,復為眾生演大涅槃。是故,號佛為無上師。

「天者名晝,天上晝長夜短,是故名天。又復,天者,名無愁惱,常受快樂,是故名天。又復,天者,名為燈明,能破黑闇而為大明,是故名天。亦以能破惡業、黑闇,得諸善業而生天上,是故名天。又復,天者名吉,以吉祥故,得名為天。又復,天者名日,日有光明,故名日為天。以是義故,名為天也。人者名日,能多恩義。又復,人者,身、口柔軟。又復,人者,名有憍慢。又復,人者,能破憍慢。善男子!諸佛雖為一切眾生無上大師,然經中說為天人師。何以故?善男子!諸眾生中唯天與人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能修十善業道,能得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果、辟支佛道、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號佛為天人師。

「云何為佛?佛者名覺,既自覺悟,復能覺他。善男子!譬如有人覺知有賊,賊無能為。菩薩摩訶薩能覺一切無量煩惱,既覺了已,令諸煩惱無所能為,是故名佛。以是覺故,不生、不老、不病、不死,是故名佛。

「婆伽婆者,婆伽名破,婆名煩惱。能破煩惱,故名婆伽婆。又能成就諸善法故、又能善解諸法義故、有大功德無能勝故、有大名聞遍十方故、又能種種大慧施故、又於無量阿僧祇劫吐女根故。

「善男子!若男、若女,能如是念佛者,若行、若住、若坐、若臥,若晝、若夜,若明、若闇,常得不離,見佛世尊。

「善男子!何故名為如來、應、正遍知乃至婆伽婆,而有如是無量功德大名稱耶?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於昔無量阿僧祇劫恭敬父母、和尚、諸師、上座長老,於無量劫常為眾生而行布施、堅持禁戒、修習忍辱、勤行精進、禪定、智慧,大慈、大悲、大喜、大捨,是故今得三十二相、八十種好、金剛之身。

「又復,菩薩於昔無量阿僧祇劫修習信、念、進、定、慧根,於諸師長恭敬供養,常為法利、不為食利。菩薩若持十二部經——若讀、若誦——常為眾生令得解脫、安隱、快樂,終不自為。何以故?菩薩常修出世間心、及出家心、無為之心、無諍訟心、無垢穢心、無繫縛心、無取著心、無覆蓋心、無無記心、無生死心、無疑網心、無貪欲心、無瞋恚心、無愚癡心、無憍慢心、無穢濁心、無煩惱心、無苦心、無量心、廣大心、虛空心、無心、無無心、調心、不護心、無覆藏心、無世間心、常定心、常修心、常解脫心、無報心、無願心、善願心、無誤心、柔軟心、不住心、自在心、無漏心、第一義心、不退心、無常心、正直心、無諂曲心、純善心、無多少心、無堅心、無凡夫心、無聲聞心、無緣覺心、善知心、界知心、生界知心、住界知心、自在界心,是故今得十力、四無所畏、大悲、三念處、常、樂、我、淨,是故得稱如來乃至婆伽婆。是名菩薩摩訶薩念佛。

「云何菩薩摩訶薩念法?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思惟諸佛所可說法最妙最上,因是法故,能令眾生得現在果。唯此正法無有時節,法眼所見、非肉眼見,然不可以譬喻為比,不生、不出,不住、不滅,不始、不終,無為、無數,無舍宅者為作舍宅、無歸作歸、無明作明、未到彼岸令到彼岸、為無香處作無礙香,不可見見,不動、不轉,不長、不短,永斷諸樂而安隱樂,畢竟微妙,非色、斷色、而亦是色,乃至非識、斷識、而亦是識,非業、斷業,非結、斷結,非物、斷物、而亦是物,非界、斷界、而亦是界,非有、斷有、而亦是有,非入、斷入、而亦是入,非因、斷因、而亦是因,非果、斷果、而亦是果,非虛、非實、斷一切實而亦是實,非生、非滅、永斷生滅而亦是滅,非相、非非相、斷一切相而亦是相,非教、非不教、而亦是師,非怖、非安、斷一切怖而亦是安,非忍、非不忍、永斷不忍而亦是忍,非止、非不止、斷一切止而亦是止,一切法頂,悉能永斷一切煩惱,清淨無相,永脫諸相,無量眾生畢竟住處,能滅一切生死熾火,乃是諸佛所遊居處,常、不變易。是名菩薩念法。

「云何念僧?諸佛、聖僧如法而住,受正直法,隨順修行,不可覩見、不可捉持、不可破壞,無能嬈害、不可思議。一切眾生良祐福田,雖為福田,無所受取。清淨無穢,無漏、無為,廣普無邊。其心調柔,平等無二,無有嬈濁,常、不變易。是名念僧。

「云何念戒?菩薩思惟:『有戒,不破、不漏、不壞、不雜。雖無形色,而可護持;雖無觸對,善修方便。可得具足,無有過咎,諸佛菩薩之所讚歎,是大方等大涅槃因。』善男子!譬如大地,船舫、瓔珞、大海、灰汁、舍宅、刀劍、橋梁、良醫妙藥、阿伽陀藥、如意寶珠、脚足、眼目、父母、陰涼,無能劫盜、不可嬈害、火不能焚、水不能漂,大山梯蹬,諸佛、菩薩妙寶勝幢。若住是戒得須陀洹果,我亦有分,然我不須。何以故?若我得是須陀洹果,不能廣度一切眾生。若住是戒則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我亦有分,是我所欲。何以故?若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當為眾生廣說妙法而作救護。是名菩薩摩訶薩念戒。

「云何念施?菩薩摩訶薩深觀此施乃是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因。諸佛、菩薩親近修習如是布施,我亦如是親近修習。若不惠施,不能莊嚴四部之眾。

施雖不能畢竟斷結,而能除破現在煩惱。以施因緣故,常為十方無量無邊恒河沙等世界眾生之所稱歎。菩薩摩訶薩施眾生食則施其命,以是果報,成佛之時常、不變易。以施樂故,成佛之時則得安樂。菩薩施時如法求財不侵彼施,是故成佛,得清淨涅槃。菩薩施時令諸眾生不求而得,是故成佛得自在我。以施因緣令他得力,是故成佛獲得十力。以施因緣令他得語,是故成佛得四無礙。諸佛、菩薩修集是施為涅槃因,我亦如是修習布施為涅槃因,廣說如《雜花》中。

「云何念天?有四天王處乃至非想非非想處。若有信心得四天王處,我亦有分。若戒、多聞、布施、智慧,得四天王處乃至得非想非非想處,我亦有分,然非我欲。何以故?四天王處乃至非想非非想處皆是無常。以無常故,生、老、病、死。以是義故,非我所欲。譬如幻化誑於愚夫,智慧之人所不惑著。如幻化者即是四天王處乃至非想非非想處,愚者即是一切凡夫,我則不同凡夫愚人。我曾聞有第一義天,謂諸佛、菩薩,常、不變易。以常住故,不生、不老、不病、不死。我為眾生精勤求於第一義天。何以故?第一義天能令眾生除斷煩惱,猶如意樹。若我有信乃至有慧,則能得是第一義天,當為眾生廣分別說第一義天。是名菩薩摩訶薩念天。

「善男子!是名菩薩非世間也,是為世間不知、見、覺,而是菩薩所知、見、覺。

「善男子!若我弟子謂受持、讀誦、書寫、演說十二部經,及以受持、讀誦、書寫、敷演解說《大涅槃經》等無差別者,是義不然。何以故?善男子!大涅槃者即是一切諸佛世尊甚深祕藏,以是諸佛甚深祕藏是則為勝。善男子!以是義故,《大涅槃經》甚奇甚特、不可思議。」

迦葉菩薩白佛言:「世尊!我亦知是《大涅槃經》甚奇甚特、不可思議。佛、法、眾僧不可思議,菩薩、菩提、《大涅槃經》亦不可思議。世尊!以何義故,復言菩薩不可思議?」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無有教者,而能自發菩提之心;既發心已,勤修精進,正使大火焚燒身首,終不求救、捨念法心。何以故?菩薩摩訶薩常自思惟:『我於無量阿僧祇劫,或在地獄、餓鬼、畜生、人中、天上,為諸結火之所燒然,初不曾得一決定法,決定法者即是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我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終不護惜身、心與命。我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正使碎身猶如微塵,終不放捨勤精進也。何以故?勤進之心即是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因。』

「善男子!如是,菩薩未見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乃能如是不惜身命,況復見已?是故,菩薩不可思議。

「又復,不可思議,菩薩摩訶薩所見生死無量過患非是聲聞、緣覺所及。雖知生死無量過惡,為眾生故,於中受苦,不生厭離。是故,復名不可思議。

「菩薩摩訶薩為眾生故,雖在地獄受諸苦惱,如三禪樂,是故復名不可思議。

「善男子!譬如長者,其家失火。長者見已,從舍而出,諸子在後,未脫火難。長者爾時定知火害,為諸子故,旋還赴救,不顧其難。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雖知生死多諸過惡,為眾生故,處之不厭,是故復名不可思議。

「善男子!無量眾生發菩提心,見生死中多諸過惡,心即退沒,或為聲聞、或為緣覺。若有菩薩聞是經者,終不退失菩提之心而為聲聞、辟支佛也。如是,菩薩雖復未階初不動地,而心堅固無有退沒,是故復名不可思議。

「善男子!若有人言:『我能浮渡大海之水。』如是之言可思議不?」

「世尊!如是之言,或可思議、或不可思議。何以故?若人渡者則不可思議,阿修羅渡則可思議。」

「善男子!我亦不說阿修羅也,正說人耳。」

「世尊!人中亦有可思議者、不可思議者。世尊!人亦二種:一者、聖人,二者、凡夫。凡夫之人則不可思議,賢聖之人則可思議。」

「善男子!我說凡夫,不說聖人。」

「世尊!若凡夫人實不可思議。」

「善男子!凡夫之人實不能渡大海水也。如是,菩薩實能渡於生死大海,是故復名不可思議。

「善男子!若有人能以藕根絲懸須彌山,可思議不?」

「不也。世尊!」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於一念頃,悉能稱量一切生死,是故復名不可思議。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已於無量阿僧祇劫,常觀生死無常、無我、無樂、無淨,而為眾生分別演說常、樂、我、淨,雖如是說然非邪見,是故復名不可思議。

「善男子!如人入水水不能溺、入大猛火火不能燒,如是之事不可思議。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雖處生死不為生死之所惱害,是故復名不可思議。

「善男子!人有三品,謂上、中、下。下品之人初入胎時作是念言:『我今處廁、眾穢歸處,如死屍間、眾棘刺中、大黑闇處。』初出胎時復作是念:『我今出廁,出眾穢處,乃至出於大黑闇處。』中品之人作是念言:『我今入於眾樹林中、清淨河中、房室舍宅。』出時亦爾。上品之人作是念言:『我昇殿堂、在花林間、乘馬、乘象、登陟高山。』出時亦爾。菩薩摩訶薩初入胎時自知入胎、住時知住、出時知出,終不生於貪、瞋之心,而未得階初住地也,是故復名不可思議。

「善男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實不可以譬喻為比。善男子!心亦不可以方喻為比,而皆可說。菩薩摩訶薩無有師諮受學之處,而能得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是法已,心無慳悋,常為眾生而演說之。是故,復名不可思議。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有身遠離非口、有口遠離非身、有非身口而亦遠離。身遠離者,謂離殺、盜、婬,是名身遠離非口。口遠離者,謂離妄語、兩舌、惡口、無義語,是名口遠離非身。非身非口是遠離者,所謂遠離貪欲、瞋恚、邪見。善男子!是名非身非口而是遠離。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不見一法是身、是業、及與離主而亦有離,是故復名不可思議;口亦如是。

「善男子!從身離身,從口離口,從慧遠離非身非口。善男子!實有此慧,然不能令菩薩遠離。何以故?善男子!無有一法能壞、能作。有為法性異生、異滅,是故此慧不能遠離。

「善男子!慧不能破、火不能燒、水不能爛、風不能動、地不能持、生不能生、老不能老、住不能住、壞不能壞、貪不能貪、瞋不能瞋、癡不能癡,以有為性異生、異滅故。菩薩摩訶薩終不生念:『我以此慧破諸煩惱。』而自說言:『我破煩惱。』雖作是說非是虛妄,是故復名不可思議。」

迦葉復言:「世尊!我今始知菩薩摩訶薩不可思議,佛、法、眾僧、《大涅槃經》及受持者、菩提、涅槃不可思議。世尊!無上佛法當久近住,幾時而滅?」

「善男子!若《大涅槃經》乃至有是五行:所謂聖行、梵行、天行、病行、嬰兒行。若我弟子有能受持、讀誦、書寫、演說其義,為諸眾生之所恭敬、尊重、讚歎、種種供養,當知爾時佛法未滅。

「善男子!若《大涅槃經》具足流布,當爾之時我諸弟子多犯禁戒、造作眾惡、不能敬信如是經典,以不信故,不能受持、讀誦、書寫、解說其義,不為眾人之所恭敬乃至供養,見受持者輕毀、誹謗:『汝是六師,非佛弟子。』當知佛法將滅不久。」

迦葉菩薩復白佛言:「世尊!我親從佛聞如是義:『迦葉佛法住世七日,然後滅盡。』世尊!迦葉如來有是經不?如其有者,云何言滅?如其無者,云何說言《大涅槃經》是諸如來祕密之藏?」

佛言:「善男子!我先說言,唯有文殊乃解是義。今當重說,至心諦聽。善男子!諸佛世尊有二種法:一者、世法,二者、第一義法。世法可滅,第一義法則不壞滅。

「復有二種:一者、無常、無我、無樂、無淨,二者、常、樂、我、淨。無常、無我、無樂、無淨則有壞滅,常、樂、我、淨則無壞滅。

「復有二種:一者、二乘所持,二者、菩薩所持。二乘所持則有壞滅,菩薩所持則無壞滅。

「復有二種:一者、外,二者、內。外法者則有壞滅,內法者則無壞滅。

「復有二種:一者、有為,二者、無為。有為之法則有壞滅,無為之法無有壞滅。

「復有二種:一者、可得,二者、不可得。可得之法則有壞滅,不可得者無有壞滅。

「復有二種:一者、共法,二者、不共。共法壞滅,不共之法無有壞滅。

「復有二種:一者、人中,二者、天中。人中壞滅,天無壞滅。

「復有二種:一者、十一部經,二者、方等經。十一部經則有壞滅,方等經典無有壞滅。

「善男子!若我弟子受持、讀誦、書寫、解說方等經典,恭敬、供養、尊重、讚歎,當知爾時佛法不滅。

「善男子!汝向所問:『迦葉如來有是經不?』者,善男子!《大涅槃經》悉是一切諸佛祕藏。何以故?諸佛雖有十一部經,不說佛性,不說如來常、樂、我、淨、諸佛世尊永不畢竟入於涅槃,是故此經名為如來祕密之藏。十一部經所不說故,故名為藏。如人七寶不出外用,名之為藏。

「善男子!是人所以藏積此物,為未來事故。何等未來事?所謂穀貴、賊來侵國、值遇惡王為用贖命、道路急難、財難得時,乃當出用。善男子!諸佛如來祕密之藏亦復如是,為未來世諸惡比丘畜不淨物、為四眾說如來畢竟入於涅槃、讀誦世典、不敬佛經,如是等惡現於世時,如來為欲滅是諸惡,令得遠離邪命利養,如來則為演說是經。若是經典祕密之藏滅不現時,當知爾時佛法則滅。

「善男子!《大涅槃經》,常、不變易,云何難言:『迦葉佛時有是經不?』善男子!迦葉佛時,所有眾生貪欲微薄、智慧滋多,諸菩薩摩訶薩等調柔易化,有大威德,總持不忘,如大象王。世界清淨,一切眾生悉知如來終不畢竟入於涅槃,常住不變。雖有是典,不須演說。善男子!今世眾生多諸煩惱,愚癡憙忘,無有智慧,多諸疑網,信根不立。世界不淨,一切眾生咸謂:『如來無常遷變,畢竟入於大般涅槃。』是故,如來演說是典。

「善男子!迦葉佛法實亦不滅。何以故?常、不變故。

「善男子!若有眾生我見無我、無我見我,常見無常、無常見常,樂見無樂、無樂見樂,淨見不淨、不淨見淨,滅見不滅、不滅見滅,罪見非罪、非罪見罪,輕罪見重、重罪見輕,乘見非乘、非乘見乘,道見非道、非道見道,實是菩提見非菩提、實非菩提謬見菩提,苦見非苦、集見非集、滅見非滅、實見非實,實是世諦見第一義諦、第一義諦見是世諦,歸見非歸、非歸見歸,以真佛語名為魔語、實是魔語以為佛語,如是之時,諸佛乃說《大涅槃經》。

「善男子!寧說蚊嘴盡大海底,不可說言如來法滅;寧說口吹須彌散壞,不可說言如來法滅;寧言以索繫縛猛風,不可說言如來法滅;寧言佉陀羅火中生蓮花,不可說言如來法滅;寧說阿伽陀藥而為毒藥,不可說言如來法滅;寧說月可令熱、日可令冷,不可說言如來法滅;寧說四大各捨己性,不可說言如來法滅。

「善男子!若佛初出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未有弟子解甚深義,彼佛世尊便涅槃者,當知是法不久住世。

「復次,善男子!若佛初出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有諸弟子解甚深義,佛雖涅槃,當知是法久住於世。

「復次,善男子!若佛初出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雖有弟子解甚深義,無有篤信白衣檀越敬重佛法,佛便涅槃,當知是法不久住世。

「復次,善男子!若佛初出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有諸弟子解甚深義,多有篤信白衣檀越敬重佛法,佛雖涅槃,當知佛法久住於世。

「復次,善男子!若佛初出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有諸弟子解甚深義,雖有篤信白衣檀越敬重佛法,而諸弟子演說經法,貪為利養、不為涅槃,佛復滅度,當知是法不久住世。

「復次,善男子!若佛初出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有諸弟子解甚深義,復有篤信白衣檀越敬重佛法,彼諸弟子凡所演說,不貪利養、為求涅槃,佛雖滅度,當知是法久住於世。

「復次,善男子!若佛初出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雖有弟子解甚深義,復有篤信白衣檀越敬重佛法,而諸弟子多起諍訟、互相是非,佛復涅槃,當知是法不久住世。

「復次,善男子!若佛初出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有諸弟子解甚深義,復有篤信白衣檀越敬重佛法,彼諸弟子修和敬法、不相是非、互相尊重,佛雖涅槃,當知是法久住不滅。

「復次,善男子!若佛初出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雖有弟子解甚深義,復有篤信白衣檀越敬重佛法,彼諸弟子為大涅槃而演說法、互相恭敬、不起諍訟,然畜一切不淨之物,復自讚言:『我得須陀洹果乃至阿羅漢果。』佛復涅槃,當知是法不久住世。

「復次,善男子!若佛初出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有諸弟子解甚深義,復有篤信白衣檀越敬重佛法,彼諸弟子為大涅槃演說經法、善修和敬、互相尊重,不畜一切不淨之物,亦不自言得須陀洹乃至得阿羅漢,彼佛世尊雖復滅度,當知是法久住於世。

「復次,善男子!若佛初出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有諸弟子乃至不畜不淨之物,又不自言得須陀洹至阿羅漢,各執所見種種異說而作是言:『長老!諸佛所制四重之法乃至七滅諍法,為眾生故,或遮、或開;十二部經亦復如是。何以故?佛知國土時節各異、眾生不同、利鈍差別,是故,如來或遮、或開,有輕、重說。善男子!譬如良醫,為病服乳、為病遮乳,熱病聽服、冷病則遮。如來亦爾,觀諸眾生煩惱病根,亦開、亦遮。長老!我親從佛聞如是義。唯我知義,汝不能知;唯我解律,汝不能解;我知諸經,汝不能知。』彼佛復滅,當知是法不久住世。

「復次,善男子!若佛初出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有諸弟子乃至不言:『我得須陀洹果至阿羅漢。』亦不說言:『諸佛世尊為眾生故,或遮、或開。長老!我親從佛聞如是義、如是法、如是律。長老!當依如來十二部經。此義若是,我當受持;如其非者,我當棄捨。』彼佛世尊雖復涅槃,當知是法久住於世。

「善男子!我法滅時,有聲聞弟子或說有神、或說神空,或說有中陰、或說無中陰,或說有三世、或說無三世,或說有三乘、或說無三乘,或言一切有、或言一切無,或言眾生有始有終、或言眾生無始無終,或言十二因緣是有為法、或言因緣是無為法,或言如來有病苦行、或言如來無病苦行。或言如來不聽比丘食十種肉——何等為十?人、蛇、象、馬、驢、狗、師子、猪、狐、獼猴——其餘悉聽;或言一切不聽。或言比丘不作五事——何等為五?不賣生口、刀、酒、酪沙、胡麻油等——其餘悉聽。或言不聽入五種舍——何等為五?屠兒、婬女、酒家、王宮、旃陀羅舍——餘舍悉聽。或言不聽憍奢耶衣,餘一切聽;或言如來聽諸比丘受畜衣、食、臥具,其價各直十萬兩金;或言不聽。或言涅槃常、樂、我、淨;或言涅槃直是結盡,更無別法,名為涅槃。譬如織縷名之為衣,衣既壞已,名之無衣,實無別法名無衣也;涅槃之體亦復如是。

「善男子!當爾之時,我諸弟子,正說者少、邪說者多,受正法少、受邪法多,受佛語少、受魔語多。

「善男子!爾時拘睒彌國有二弟子:一者、羅漢,二者、破戒。破戒徒眾凡有五百,羅漢徒眾其數一百。破戒者說:『如來畢竟入於涅槃,我親從佛聞如是義。如來所制四重之法,若持亦可、犯亦無罪。我今亦得阿羅漢果、四無礙智,而阿羅漢亦犯如是四重之法。四重之法若是實罪,阿羅漢者終不應犯。如來在世制言堅持,臨涅槃時皆悉放捨。』

「時阿羅漢比丘言:『長老!汝不應說如來畢竟入於涅槃。我知如來常、不變易。如來在世及涅槃後,犯四重禁罪無差別。若言羅漢犯四重禁,是義不然。何以故?須陀洹人尚不犯禁,況阿羅漢?若長老言:「我是羅漢。」阿羅漢者終不生想:「我得羅漢。」阿羅漢者,唯說善法,不說不善。長老所說純是非法,若有得見十二部經,定知長老非阿羅漢。』

「善男子!爾時,破戒比丘徒眾即共斷是阿羅漢命。善男子!是時魔王因是二眾忿恚之心,悉共害是六百比丘。爾時,凡夫各共說言:『哀哉,佛法於是滅盡。』而我正法實不滅也。爾時,其國有十二萬諸大菩薩善持我法,云何當言我法滅耶?「當于爾時,閻浮提內無一比丘為我弟子。爾時,波旬悉以大火焚燒一切所有經典,其中或有遺餘在者。諸婆羅門即共偷取,處處採拾,安置己典。

以是義故,諸小菩薩佛未出時率共信受婆羅門語,諸婆羅門雖作是說:『我有齋戒。』而諸外道真實無也。諸外道等雖復說言有我、樂、淨,而實不解我、樂、淨義,直以佛法一字、二字、一句、二句,說言:『我典有如是義。』」

爾時,拘尸那城娑羅雙樹間無量無邊阿僧祇眾聞是語已,悉共唱言:「世間虛空,世間虛空。」

迦葉菩薩告諸大眾:「汝等且莫憂愁啼哭。世間不空,如來常住,無有變易;法、僧亦爾。」

爾時,大眾聞是語已,啼哭即止,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